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573|回复: 2
收起左侧

《芙蓉锦江》诗人出席黄龙溪笔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8 09:4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1年9月29至30日,由成都市双流县黄龙溪政府主办、四川集雅轩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承办的“2011中国当代著名诗人走进黄龙溪大型笔会”在四川省首批历史文化名镇黄龙溪古镇举行。笔会组织诗人参观了古镇风面,观看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火龙表演,在天府第一名镇艺术研究院品茗座谈,交流诗歌艺术,雅聚尽兴。《芙蓉锦江》同仁杨然、凸凹、王国平、蒋蓝应邀与来自中国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诗刊》、《星星》等全国各地的诗人吉狄马加、叶延滨、王尔碑、晓雪、高樱、梁上泉、张新泉、李少君、桑恒昌、梁平、洪烛、祁人、聂作平、龚学敏、牛放、高艳国、杨景民等一起出席了笔会。《芙蓉锦江》副主编王国平是本次笔会的实际组织者。
发表于 2011-10-8 09:5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黄龙溪笔会

9月23日上午10点一刻,我正在党校学习,接王国平电话,说是9月底有个笔会,在黄龙溪举行,问我可否参加,我说“应该没有问题”,他说“那我就替你报名啦”,我说“好”。事情就这样定了。如果市上没有会议活动安排,我会成行的。
9月25日近午时,得王国平短信:“黄龙溪报到时间地点:29号上午11:30前黄龙溪武阳客栈,请带两本你的作品集,签名后到时送给黄龙溪中学图书室。”27号下午,从书柜中找出四本书:我的两本诗集《千年之后》和《麦色青青》,《凤求凰》和《元写作》,题字皆为“送给黄龙溪中学”,前两本签名皆为杨然,后两本分别在自己的名字前加上“本书策划”和“本书作者之一”字样,一齐赠送吧。现在诗歌是这样边缘,能够多送出去几本,也是好事。
黄龙溪离冉义大概60公里路程,路都好走,出校门是水泥路,之后上铺了柏油的羊付路,再后,上新邛公路,318线老路,水泥路面,至新津,再上成雅高速,出双流收费站,一条大道直通黄龙溪古镇,一路顺风。我曾数次前往,路熟,所以期待着,只要周四周五没有校外公务,定当前往不提。
9月29日,未接到校外公务电话,安排妥校内事务,9点出发,10点半到达,停好车,入古镇。豁然开朗,眼前的黄龙溪真有了今非昔比模样,原有的水泥路面的街市全被流水小桥所取代,酒旗商铺全都呈现在柳荫翠影中,增添了诸多老家故园的温馨意趣,我有了“浸入古意”的感觉,真好。
沿“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流水小桥景区前行,步行半小时,11点在古镇核心景区找到武阳客栈,环境很好,这就是我要首先到达的报到地点,店铺老板热情,泡了杯茶要我稍事休息,“他们已安排在这里午餐和晚餐”。抽了支烟,得王国平短信:“报到地点改在:古蜀茗阁,演义中心旁。”即起身前往,问了问路,不远,仅三座石桥距离,不时即到。在《报到薄》上签了名,入住8213房间,客栈典雅,安静,好。没想到太阳出来了,热得一身汗,浴之,即得轻松。清风雅静,出客栈。已午时,肚饿,在溪边吃凉面一碗。返客栈,《报到薄》仍只有我一个人的签名,我又当了一回头一个报到者。回房,拿出本子做笔记,清闲。
客栈小楼,栏外有景。依栏抽烟,惬意自得。忽见隔壁有人,一看,是聂作平,他已到了。“张新泉他们已经下车了,”他说,“等他们一到,就可以吃午饭了。”两人在楼道边木椅上坐下,唠叨起省市作协近年来一些渣渣洼洼事,同感多多,不写也罢。片刻,张新泉上得楼来,在找他的房间,恰好与我们相邻,哈哈不得。梁平、龚学敏至,呼至楼下树荫里喝茶。兴趣所致,诗意漫谈。几支烟功夫下来,会务人员唤去午餐,步行前往武阳客栈,不时即到。
我们一伙人是先行者,凑够一桌人,梁平说:“都饿了,动筷子吧。”时间已是下午一点半,大家确实都饿了,所以先行先吃。同桌者,叶延滨,梁上泉,梁平,晓雪,洪烛,李少君,龚学敏,张新泉,聂作平,来自天南地北的诗人。其中梁上泉、晓雪、洪烛、李少君四位,我是第一次见面,所以敬酒先敬他们。喝红花郎,满桌诗人我皆敬酒。酒话连诗,诗话连酒。诗人兴会真是诗歌之缘。邻桌牛放、杨景民、祁人前来敬酒,回敬不提。
餐后,诗人乘船游览鹿溪河,观赏两岸风景。黄龙溪位于成都双流境内,我不知道“双流”指哪双流,因为双流境内的河流有金马河、江安河、杨柳河、清水河、白河等河流。而眼前,在黄龙溪古码头旁边,有两条河流汇合,一条是府河,另一条是鹿溪河,它们正好形成了古镇的“魂魄景观”。千年水码头,令人想起当年川西平原黄金水道的繁荣和富庶。行船一刻钟,上岸朝拜一寺庙,依山傍水而建,最高处有巨大的玉白色大佛座像,神的香火在这里四季不断。85岁高年的老诗人王尔碑徒步登上,精神之好,令人赞叹。令人起敬的还有80高龄的诗人梁上泉,同样白发苍苍,但同样气色很好。晓雪个高,身板朗朗。与远方来的桑恒昌相招呼,其乐融融。诗人在神与大自然之间各得其所,趁兴而返。
上岸,游古镇。水是黄龙溪的魂,龙是黄龙溪的名,而古镇则是黄龙溪的身。古代的黄金水道,风韵犹存。南方丝绸之路的水陆两运集散地,繁华更新。最引我兴趣的是它的“庙街”,也可以叫“街庙”,依稀觉得这里有些东西是可以入梦的。最近,我一直在思考“可以入梦的东西”,觉得它们可能只能是那些属于“元”属于“本”的东西。现代饮食五花八门,各种星级五彩缤纷,但一直入我梦者,仅冉义老街的卤肉摊而已,其它光鲜花样的酒店饭庄,没一个在我梦中现身。黄龙溪的“街中有庙,庙中有街”奇景,某些场面曾经在我梦中确有浮现。沿水码头环游南北两条古街,三个古寺在这里错落有致,别样呈现,它们是古龙寺、镇江寺和潮音寺。它们与古街互为邻居,融为一体,给人以“街就是庙,庙就是街”的印记。我特别在意“潮音寺”这个名字,我感到它的含太深了,折射出当年黄龙溪与府河、鹿溪河“同命运,共依存”的深刻内涵。
在“庙街”区域内的“三县衙门”同样叫我在意。据介绍,它建于清代,最初的民间称呼叫“总爷衙门”。民国以来,是华阳、仁寿、彭山三县的“联合办事处”,衙门外对联曰:“黄龙钻山伸出龙爪抱鸡翅,白马临江勒转马头望虎岩”,概括了“三县衙门”当年管辖的地理范围。“三县衙门”遇事升堂,按照“谁主管,谁负责”的属地管理原则,哪县县民有事,哪县县官坐堂,所谓中国过去年代“县衙门”历史上的一道奇观。从中可以想象当年黄龙溪水码头上是如何舟揖如林,商旅云集,一派繁荣景象。
古镇清代风格的房舍建筑保存完好,行走在青石板路上,多了古朴宁静的感觉。行进之中,与洪烛谈起了中国的现代新诗,我们在“多元、自由、平等”的诗人存在观念上取得了共识,对拥有统治者面孔的卫道诗人和拥有唯我独诗主张的极端诗人都不敢认同,甚至也可以说是不屑一顾。
在古街上见一古屋挂有《凤求凰》匾额,驻足观之,原是当年峨嵋电影制片厂在这里拍摄过历史故事片《卓文君与司马相如》,所以黄龙溪的现代居民将它保留了下来,作为新时期的新景观,却带着浓厚的古意,令我意外,也有些伤感。本来,这样的古屋,只应该在临邛古城出现的。
游览古镇,从黄龙溪的龙尾开始,逆流而上,直到龙头。美丽的龙身就是古镇境内的溪流,溪流两边是游兴无尽的仿古街铺,各种旅游情趣尽在其中。
晚餐仍安排在武阳客栈进行。可惜,我在这时接到了两个会议通知,邛崃市委郑书记提拔调任,市里为此明天要召开班子会和近期工作安排会,我请不得假,只得抽身回返。就餐时,自然不敢沾酒。同桌者,叶延滨、梁平、洪烛、雷康、龚学敏等。张新泉说:“杨然怎么总是这样,每次诗会都半途而废。”他指的是两次“罗江诗歌节”和其他几次诗歌活动,我都因公务在身中途退场。很不乐意呵,但又身不由己。
凸凹从邻桌前来敬酒,口口干,海量。他是下午赶来的。我以饮料回敬他。
王国平是这次笔会的组织者。我的四本签名诗书不能亲自送给黄龙溪中学了,只得委托他转赠。
餐后,与众诗人道别。返程。6点出发,8点回到冉义。
这次笔会的主办者是黄龙溪镇党委和镇政府,承办者是四川集雅轩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笔会的名称是“2011中国当代著名诗人走进黄龙溪大型笔会”。嘉宾名单如下:吉狄马加、叶延滨、王尔碑、晓雪、高樱、意西泽仁、梁上泉、张新泉、潘洗尘、李少君、桑恒昌、梁平、洪烛、祁人、聂作平、杨然、凸凹、龚学敏、蒋蓝、王国平、牛放、高艳国、杨景民。吉狄马加于29号晚上到达,可惜我已回冉义。要不然,我要当面向他致谢,感谢他邀请我前不久参加了青海湖国际诗歌节。
杨然2011-09-30记于斜江村
发表于 2011-10-10 15:05:4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意黄龙溪(组诗)


杨然/诗

门问

门里出现了一张嘴
这就是问。干吗?找谁?
这不用问。拾级而入黄龙溪城门
来的都是客。只有两个字:欢迎
石狮一个玩球,一个抚小孩
守的是春风,卫的是秋雨
镇的就是风调和雨顺
龙鼎久已沉入江中,武阳何来
赤水何去,这不用问
进门就见高高的水车
那是龙的传神,依然在转
千古水乡悠悠的大魂
从二月二龙抬头,到六月六晒衣服
九月九雁高飞,直到除夕和元宵
所有的安乐都是图腾
所有的祥和都是偶像
来吧,客人,进门就是主人
那高高城楼是你如归的守候


剪风

黄龙溪古风从无到有
燕子从春天开始一刀刀剪过
梁上已有温暖的窝
姐姐问:打把剪刀送给谁?
我不说。最美在溪边静悄悄梳妆
那丝丝柳条是风的头发

黄龙溪古风从长计议
酒旗成为最好看的风的面容
姐姐问:那香真的会在深巷醉倒月光?
我不答。真正醉我的还有更好的芬芳
谁都知道我的影子为谁成了涟猗
那些灯笼,是风为你睁开守夜眼睛

那就送只燕子给你去剪风吧
当心房前屋后那些交头接耳的风铃
那是风的耳朵,我的举动尽收眼底
而你还在担心燕子穿梭是累还是不累
让我明说:姐姐歇,我才歇
我的心事已经剪成满城风雨


溪家

愿我们找到一个家
一个流水小桥的家
龙头龙尾,终年笼罩雨的轻柔
云的潇洒。是个忘却烦恼的家呵
是个放松自我的家
龙身为我摆开柳荫入梦的古街
载我在美意与风情之上
浮我去游人世的光华
井市的优雅。是个方向归一的家呵
是个康乐无边的家
沉我于深巷的酒香
飘我于晨昏的烟霞
最爱这絮语不休的溪流
讲述水磨与码头的故事
是我如诗如画的家
是我去了又来的家
且让我摇身化作一条鱼
或者赖着不再走的虾
多好。我在这里无忧无虑
终年沉迷四野的花


磨语

在这里,水磨是我忘年交故人
说罢,那些早已老掉牙的话
我爱听。说说那些渐行渐远的事
靠了龙的恩赐,一条隐身的水牛
永远在拉逆来顺受的水磨
靠了你的劳动,我们有饭吃
娃儿有衣穿。过年还有水饺和汤面
最美当然是汤圆。你的磨磨蹲蹭
是我惬意之享受。你的磨牙之声
使我最踏实。说吧,玉米,黄瓜
桑叶和辣椒。无形中你最早说外语
剥了壳壳吃米米是你终身的信条
辗糠,脱壳,留下黄金和白银
成为我们一日三餐。一条软体水牛
永远躲在幕后,甘为人间烟火默默付出
而你沉重的磨盘,概括了收获的全部意义
说吧,你无休无止的转动
是这世界平安快乐的无名象征
使我想起舂对窝,自有花椒面气息飘出
黄龙溪满街葱葱蒜苗都有了精神
就连龙头也翘起,去闻回锅肉味香
唉,都远去了!但都不会忘记
现在,我们把你供奉为神
作为龙在古镇守护化身,勤劳之神呵
我会永远听你讲那滔滔往事,不绝于耳


庙街

似这样街中有庙,庙中有街
普天之下,只有黄龙溪如此
我喜欢庙街。喜欢在这里三进三出
古龙寺、镇江寺和潮音寺
最是潮音二字传神
传自双流水码头,有朋自远方来
三县衙门应运而生
“黄龙钻山伸出龙爪抱鸡翅
白马临江勒转马头望虎岩”
我自几度轮回,复来复去
复去复来。最喜入夜有月,三星相伴
潮音就在身边似有似无
这才是真正的超凡脱俗
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
街中有庙、庙中有街出神入化
出世与入世在这里随缘相逢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我在庙街有了缥缈的领悟


桥辞

或木或石,因其便通成桥
黄龙溪自此有了不尽诗意
跨过的是水,留下的是魂
图的是从此有个来回命脉
这样,我自一座座桥上走过
拱形或者直道,总是意犹未绝
一步回头和两步回头同样奇妙
三次来过和四次来过同样美感
我不是过客,我是常客
我是黄龙溪永久的注册诗人
来吧,一回生二回熟
三回四回便是这里的亲朋
我有的是灵感,因为我喜欢
我有的是快乐,因为我自在
从龙头这岸到龙尾那岸
龙身与所有来者血肉相连
桥只是过程,岸才是目的
留下记忆、赞美和诗篇
所有相机都在与桥频频亲吻
你还在远方忧虑什么?


水歌

要唱就唱双流之妙歌
鹿溪河遂与府河汇合
奉了黄龙旨意,赤水在此下注
古已有其九日之美,先民生息
兵家必争,悄然出现繁华水城
水码头潮音从此洗净两岸树影

要唱就唱黄龙之壮歌
依稀忆起屯兵牧马的南征诸葛
黄金水道脉动南方丝绸之路
翩然引领两岸亭阁楼台落户
茶自南山来,盐至西山去
老远就能闻见锦官城的竹枝曲

要唱就唱古镇之丽歌
凭了黄龙守护,火龙也来献舞
喜的是百业在此兴旺
图的是万事在此安乐
水运陆运之上,更添今日空运
条条道路相通,不老古镇更美


船梦

水车依然相伴着石磨
独桥依然张望着古井
捣衣,捣衣,捣衣依然响彻了雨巷
草船借箭成为英雄不朽的大梦
船的大梦,流水潺潺唤来桃花满岸
江岸渔火催醒明日落英缤纷
夜的黄龙溪,灯光迷离的黄龙溪
最美是船拴住两岸一家家客栈
更声传来,潮音寺晚钟不见不散
北上是风,南下是雨,西去是茶和马
东来是布和盐。这就是船
枕在江边做着美梦。青石踏踏响起
轻轻拍打着古街的茶楼店铺
最安魂是,那些从容自如的大树
牵挂古庙若即若离的青烟缕缕

     2011年10月构思于黄龙溪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4 13:54 , Processed in 0.034402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