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866|回复: 1
收起左侧

[新诗] 城(1——14)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1 10:2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伽蓝 于 2011-10-1 10:25 编辑



1、

墙   透明的    吱吱呀呀   在喘息

某人  左摇右摆   蹄声得得   很无聊

走进去    出来   一群

汽车   晃着   羊毛般的厌倦   任秋声卑微


快开门     人民   被合成   粉红的  梦

当  孩子   红烛  和   爱  再次  介入  你  

出来了    老人   灰烬   与  女病人

但   这  无关紧要    必须  保持微笑   

2、

铁蛇   运送    闪电  在   词儿   上

闪电里的人   它们的心   雨点的心   

一样尘土   捕捉   惊雷里命运  的  影子

与  瞬间   光亮的  荣耀   


大理石  不理它们     柏油路   不理它们

灯   噪音  不理   它们  鸟不理  狗不理   

而  它们   手脚并用  翻越着   白昼  的   钢铁


当铁蛇  忙着   下蛋   在各个站点上   

蛋生人  人去  公主坟  

天下雨   雨    雨到  八宝山   

请  撑起黑伞   慢慢走吧   这生活  咿呀


3、

某日   是   动物园

参观者的  下午茶   它们   看    它

爱  交配   破坏   它们  笑了


露出一口    抑郁症   飘雪

在手心里   它们笑   脸不知道

手不知道  心不知道


但是   它们笑  一直  黑得可以   

被埋  于  永昼  的   音乐模式  

一枚   按住  世界   的   图钉  松了又松


4、

柴科夫斯基   从音乐枝丫里   下来  打柴  

它的   秋天   在路边   被码得  整齐  

看到了吗   那些   眨眼的   春光  溜过去了

和落叶  一起   陌生了   一寸   它说


一个   交通警   在指挥  流窜  的   焦虑

风  在  吹它  肚里的牢骚 和  外面的黑制服

等不及了   也要再等   

回家  不会容易   一个胖司机握着方向盘  说

至少  比减肥难  


5、

哑剧   太阳一样发光    坐   在谎言中间

仿佛  皇帝受难   它紧握巫术  和  盐

让  权杖  发芽   用盐  奖励  那些

摘它的手腕   和   日子  


哑剧  灯火通明   多幕   普通   很不处女

闭眼   有必要    那些   演员   

羊头人身    舌头  被    月亮  镀了铜

低头舔   草上的   噪音   与   失声的  情节


6、

揉核桃的   转动   核桃   像   扭转  乾坤  

它的手    在手套里  它的  梦一样  的  手

孵  一个   信仰   不必   担心


这些   胆小鬼   在变红  红气球

在收起   逃跑   的   记忆带

它们  说的话   花白胡子   满脸皱纹


像藏族老爷爷    唠叨    格萨尔王

流水   洗着   里面   的  沙子  和   夕阳

步履端庄   假模假样



7、

狗    撒尿    对着   一棵

小梧桐   它憋了   很久

的  流浪  浇灌    某种   等待

没有   凤凰  也  没有   乌鸦    一直没有


而良禽   是一种鸡   生长  四十五枚

月亮   出笼   尸体很白    价格看涨

超市里的   流行乐   在闲逛  

像  无聊  的   天气    咯咯叫

像  个   盲人   无端端  嚎了几声   

风   乱撞   小梧桐   纹丝不动

   
8、

天快黑了   黑眼圈   的   小贩

钻胡同   平板车   一跳一跳

车上的   菜   一跳一跳

小贩   也   一跳一跳

灯亮起来了   黑眼圈的   小贩

在胡同里   喘气   它的心   一跳一跳

没动静   它笑了   一口白牙

真静  真好  胡同里的小贩  一手老茧

又转出来了  平板车  一跳一跳

车上的  菜  一跳一跳   
  
还很新鲜   还能  攥出  摘它的  早晨

  
9、

黑鸟  越飞越慢   背上的光    变淡

眼睛   像高窗    永远   陌生   

里面  的  乌云  越飞越柔软

乌云  来自  一个  眺望   少女  的背影

一耸一耸  的   肩头    和   它那   倾盆的  爱情

这  也  让人想起  一个   老人  的  心绞痛

它的  浮沉   与    沧桑  扶着   一扇  木门   吐痰  

在   黄昏   在它  最后   的   光束   里

当它   抬头   看见  一只   黑鸟  穿越   此刻

渐渐  融入  天际  凝固的   山影

它   似乎  微微晃了   一下   它  一定  

想起  了    什么  或  忘记  了   什么
  




10、

站   在法庭   上  它  沉入  扩散   的   懊悔

从它发光的秃头   可以看出   月亮   堕落的

一个夜晚   漆黑   它怀抱   湖水般的  情人

现在  它懊悔    像  岸上的   草鱼   吐泡泡

法官  从那些泡泡  里  往出掏   掏啊   掏出

一个少女   最终变成   贪婪的   妇人  

掏啊   从妇人   的肚子   掏出  一座  金山

从金山的  魅惑里  掏出    了    一座   发光的  牢房

从  那牢房   的   四壁  掏出   一些    粘糊糊的   孤独

它  沉入  懊悔     还有   它   称之为  祸根  的

红颜   脸上   的泪花    一闪    它只当   没看见

时间  正  使它   迅速  衰老   到  天涯


11、

它  爱上  它的   钱   房子   和  当官  的父母

于是  它爱它    它的  丑陋   病痛   与  彻夜不归

它爱   在那个  空荡荡   的  镜中  林林总总  

的  精致的   寂寞   它爱  忍受着  

它带回的   那个   同志  把  柔软的手

一次次  搭  在  它的   肩头   巧笑

它  想  要    一个   孩子    它们的    未来  所谓的

但是  它不想   它  有时候  看月亮   隔着窗  

想起了  什么   更多时刻   它独自   被黑暗   

抓住   像   巧克力  一样  融化了
  12、

在利比亚    白昼  有   一颗   数学   脑袋  

它的牙齿   真  白  卡卡响  

它说  人  有   一种   命   叫  正方形

当  这人  进入  利益数学   它  将  被

逻辑   撞   得    浑身是包

每个包  都  发亮   傻里傻气   像

埋在皮肤下面的   灯    整天  亮着  

红色   它  最终会   被  撞碎   骨头  

丢掉  性命  但是  它  不走开   

离开  的   齿轮   停滞了   它不走开

这人   的   倔强   像  一面   将要

擦鼻涕  的   白旗   挂  在   晾晒   

炮声  的  铁丝上   而它  将  把  抗争  当  抹布

擦   战争的  桌子  和   民族   的  皮鞋

或者  当成   盖  自己   的    尸布


13

镜子   好静   它   看着  自己   在  镜子  里

吸烟  秃头   眼睛里有   赶不走  的  死神

让  它   无法   放下   手中   的  刀

那  把   杀   父母  的   刀   那把

杀   妻子  与  妹妹  的  刀   那把
杀  两个  儿子   的   刀    一个    七岁

一个  一岁半   


它   完全     被  镜子  控制了  

只能   看到    嘲弄   的    悬崖    在   自己   的   身上

长   成    噩梦   让   血琳琳   的   爪子   掐住   

希望   的   喉咙    让   它   几乎   窒息  

它  手上    的   刀子   滴着  血   和   命

亲人   的    血   和   命   永远  都在  闪

像   镜面   上  水银   的   叫喊   和   狞笑

而  它  自己  像   人造的  地狱    在  崩塌   


一年后    在   行刑   的  早晨   它  平静

地  告别   人类    去   找    它的   那些   亲人   

也许  它会  去  道歉    也许   它会   再次  杀害  它们   

让  它们   早点  转世  成人


它  知道   路   会   很长   很黑    所以  临行前

向   狱警  要    一碗    红烧肉   那  一向  是

它的   最爱    或者   枪声  响起   的    那个   时辰

知道   它   曾经   有些    抑郁   却  无法   抒怀

只不过   想  在家里   得到   一点  所谓的  尊严  

但   最终   得到   的  只是  一颗   毁灭的  子弹

穿过   早晨   瑰丽的  霞光   与   新鲜的 空气  
14、

它  现在   有些   疲倦    真的    三十多岁   

疲倦  就   这么多   它想  找个   没有文件  与  任务

的地方   睡上一觉    像  青蛙  的  冬眠

它真的   找到了   在家里   它一手摸着   妻子的乳房

一手  想   在下面   不老实   在冬眠  之前  

但是  不能够   它  无法  爬上  这座  充满义务  的

小丘   即便   里面  埋着   它喜爱  的  宋词

它  脑海   里   翻腾  着  九个  太阳   相当麻辣

让它   的   疲倦  亮  如白昼    却  无法  坚挺

当  妻子  终于   和  它的   懊恼  一起   背过身

它  才  睡着了   迷迷糊糊    所有  的   部门

领导  都   在指责   它的梦   点头哈腰   很快  被   堆积

如山   的文件   与任务   塞满    它   似乎  看见

大河  在   这些   文件 与  任务  间   向东   奔流
发表于 2011-10-5 08:54:5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组 搞实验呀?哈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9-17 03:59 , Processed in 0.039478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