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245|回复: 3
收起左侧

仲彦自认自己最好作品:神圣地歌唱(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28 09: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神圣地歌唱(组诗)
仲彦(土家族)

《神圣地歌唱或者喊魂》

黑暗,抱着痛苦扭曲的四肢
坐在黎明

大地无言。宇宙,缓缓滑过
颤抖的低音。是什么撕裂了黑暗的呜咽
苍天无泪。生命,
煎熬的血肉,放在面前

灵魂滞留家乡。黑暗,振动着双翅
低低地飞翔。目光,一次次抚摸着村庄
割舍的深情,难以忘记,一辈子
真的好想陪稻田活完生生世世

感受得到泥土的心跳。感受得到五谷
流连的呼吸。
汗水种活的丰收
血肉养大的骨头,痛,还在疼痛

好久啊。这致命地折磨
仿佛与生俱来。天仍然没有亮光
我仍然还想让身子
匍匐着
爬过
一寸寸土地。多么肥沃啊,不愧是用血
泡过了那么多年

此时,大地种活的泥土
把身体抱起来
把头颅抱在怀里
看啊,那遥远的远方
地平线,身披熊熊燃烧的亮光
身披古老执著的飞翔
打马路过田野
“吭唷吭唷”
抬着的身体
体温捂着体温
心肝连着心肝

身边,神幡,静静肃立。光明的呼唤
开始奔跑。举头三尺,我想遇见自己的庇佑神
神明和我
流下热泪

牵着我的双手。神在村里,因为我
徘徊不去。祭神的寨子
古老的梯玛神歌,撕扯着神圣的音乐
在空中飘飞。这决裂的音符
一次次
喊痛我的乳名

死亡,仍然还在固执地
慢慢
告别着生命。命运
在旁边
奄奄一息。痛,还是疼痛

我只想睁开双眼。我只想在摇曳的桐油灯下
忧伤地听歌。我只想面朝我的大地
跪下来。黎明,把黑暗
一点点凝固,冰冻的田野
大地的心跳,无边无际

我要含泪说出
我爱
要活下来。身边,神秘的土家族
古歌仍在传唱,一件件神器
挂在村里。经幡肃立。大地无言。

呼吸,在大地,艰难地行走。神台高唱
祝福的古歌。祭祀的香烟
魂魄缭绕。神明跳下马背
轻轻敲打着我的头颅和四肢,以及
身边
黑暗的骨髓

古老的仪式,仍然十分古老。此时,一个人的挣扎
写在脸上。泪水,
无言,又无声

木头迎接着神台,和,喊神的人
黑暗,迎接着黎明
大地,无声地颤抖
做活在人间的见证者。无数条皱纹
收好一粒粒
无言的泪水。泪水无言
写满活生生地叹息。现在,
彭老嘎巴巫师
请把黑暗之中的弱小生命
在梯玛古歌中唤回来。现在,
我的魂魄,落在哪里?骨头
有没有根,在地上成长?

留念着尘世里面的血肉
我身边的亲人,你要在这一生之中准备很多活下来的勇气
一辈子甚至更久
你都要像我
坚强地活下来

黑暗,还在苦苦地守候着无穷无尽的黎明
一口气,挣扎了很久
终于回来了。此时,我身边的亲人
像一阵暖风,从尘世间走来
抚摸我心灵的伤口

孤独的时间
缓缓爬上岁月的额头
黎明啊,
骨头一样坚硬

地平线,亿万个燃烧的生命,
把黎明点燃。现在,黎明,
终于露出了笑脸。现在,
好了,守候着我的亲人
为我的诞生准备了很多光芒的笑容
歌声,一次次流下热泪
把我的心脏捧好
做活在大地的见证

尘世的歌声,
终于穿透黑暗和生死
来到黎明
我活下来的骨头
刻着沧海桑田的过去
刻着生死相依的未来

<颂 歌>

龙,屈原,傩神和树,中国
澧水这个地方,浪漫主义的四英雄
在东方苏醒。东西南北,四个方向苏醒的
天空和太阳
四座神殿
养活觉醒和大神

浩浩长天,我长啸巨人的四肢,滑过早晨和澧水

生命!小小的一块光明
穿透天空
和澧水。悬棺照耀之下
觉醒的,四座神殿的脚印
刻满沉思的额头

历经劫难的大神和祭坛
身披轮回和生死
身披全身的熊熊火光
身披燃透脊椎的天体  大爆炸
千万道汹涌澎湃的火流的
大爆炸
吞吐轮番上演的
古老
地壳运动

一堆堆黄土,一堆堆
烧焦的三叶虫的头骨
从西风中走过,风和笑容

裸露的,
巨大而创伤的岩层
展示世纪初田园和生命的
全部挣扎。好多年了,此时炽烈的地心的火焰
还在不停燃烧
光明的澧水。赤色的思想的岩浆依旧
不安极了,愤怒极了
波涛呐喊着,伸出祈祷的双手
同时也疼痛极了。

明天的大崛起
仍旧要来。凝固的固态的阳光
走遍亿万座山峰
飘扬的长发
天空,四座神殿的不安和痛楚
来自人类的痛苦
我和诗人的痛苦

英雄主义的痛苦
明天
就要来了。隆隆滚滚的群峰,面带挣扎和笑容疯狂扭动
泥石流,火山灰,石灰岩融洞
这个世界暗地里涌动的血光和火焰
涂满茫茫苍穹。血红色阳光走动的
不安和痛苦
来自生命和骨肉,四个英雄在大地的挣扎……

巨钟高悬,无边的历史的阵痛
在民族的祭坛中心高悬
坐在诞生天堂、
孕育炼狱的一处圣地
霞彩四射开来。四座历史巨轮翩翩飞翔的
火红色宇宙,单纯、敏感的地球
在赤道中心舞动
沧桑的倒影。

摇荡绿色与和平。圣歌四散开来。地平线
还在苍天面前漫漫长舞
生命和苦难,继续面朝书香和琴剑不停涌上来

今年的龙,今年的屈原,傩神和树
今年命运含泪敲打的澧水
四个英雄
沉寂于地心的澧水面朝苍天也涌了上来,下水船
涌上来,滩涂和礁石涌上来
三叶虫涌上来。
思想和哲学
勇敢地创造了很多英雄和史诗

四英雄
携手走过
太阳和神殿。四英雄沿途撒下文字和光芒
这是澧水,天空的后代
一块小小光明的后代,龙,
和龙的骨头,
站在萱草、艾叶、菖蒲之上,搅动石灰岩融洞
一处小小的莲花池

莲在莲花池塘苏醒,莲在东方苏醒
莲手中的稻谷、火种、盐巴和柴刀
在东方苏醒。莲只有诗歌和痛苦。莲
诗歌的痛苦,砍在岩层心脏
火光四射,在东方苏醒的,东方的日出,光芒四射

诗经和楚辞同时走过
光芒和宇宙
文字
炼石补天,苍天啊苍天!

血管升起来。地心的火焰,沿着大地和血管
不停升起来
一棵树,一群血管,流满预言
这处洞穴的一幅岩画
在莲花池中
写着大地之光

遗址之上,傩神醒来
手捧朗朗乾坤
在澧水两岸大声叫喊:“活人醒来,立地顶天”
  “立地顶天,活人醒来”

澧水拍着浪花和双手
小小的一块光明拍着浪花和双手
树,是英雄其中最累的一个
活人醒来。武陵群峰
在大地上打开
琴剑和书香。今年,浪漫主义的四英雄,血淋淋的
四只血肉
背负着巨大的精神和钢铁般的意志
在天上走
群峰,身上的青草和泥巴
携带着琴剑和书香
长发和胡子
越过残存的第四期冰川
明天的大崛起
在天上走。太阳和天空
携带天灯,早晨的宝莲之灯
在天上走,四座神殿在天上走,走过东西南北
四个方向
人类的挣扎

《梯玛神歌》

我泪流满面的梯玛坐在空无一人的荒野
澧水呜咽。苍天在上。悲鸣声
吹动号角。泣血的大地
把空无一人的世界撕成迎风飘扬的碎片

天色昏黄。扭曲的疼痛,长满皱纹。风,一阵
紧似一阵。神器插满身边。天的尽头,幽冥缠绕着
神鬼的飞翔。坐在幽暗中心,经幡引领着
尘世的沧桑,人,像一粒粒咒语,在深邃的黑暗里缓缓滑过。此时,
他将独自面对一生送走的所有亡魂。安抚他们告别尘世时
痛苦的思考。禁不住热泪纵横。禁不住
坐在空无一人的荒野。禁不住说:
乡亲们啦。他想他们。

梯玛,土家生活中,神鬼和人的代言者。很多的秘密
撕扯着内心的痛苦和灵魂。忍受,或是
忧伤地唱歌。这时候,黄昏袭来。地底下埋葬着伤痕累累的尸骨
森森的影子在黑暗中奔跑。祭祀的香烟,或是遇上神明
或是遇上阳光。而大地,仍然十分沉寂,无言的
呐喊的疼痛,打在身上,痛在心里

没有人清楚,生存与死亡的距离
差了几个时辰。光明,从天上跑来
黑暗,在大地深处行走。而在梯玛的内心
歌声,点燃身躯,照耀人在尘世间的挣扎。大地,
无边无际。人世间的疼痛,在四周漫延

泣血的荒原,坐在饱经沧桑的大地
澧水,推涌着岁月,冰冷的眼泪
湿透脸颊。这尘世的生活,剩下他独自一人
踏歌起舞。古乐苍凉,割开断裂的遗迹
成为看不见的灰烬,构建一桩桩低着头颅的往事

在世上行走,
转眼走完一生。一群群忧伤疼痛的黑衣人
次第穿过歌声。神与梯玛,流着眼泪,
说出宗教的秘密,说出人的疼痛
含泪的经卷,祷文散落一地

头顶
血红的傍晚
坐在空无一人的天空
苍天。一棵树的旁边坐着盛血的头颅
他的思考,他的祈祷,他的念经声
有血,有肉,有骨头


《长久和苍天对视》

突然。阵痛的苍天,风起云涌。闪电
劈开乌云,一道道裂缝。火,被血染红了啊。光
被一道道火箭疯狂地点燃。灰烬,燃烧着挣扎的骨头
此时的黑暗,瞬间出现一抹坚强的亮光,像肉,像灵魂
在尘世间艰难成长

宇宙深处,继续开放着轰隆隆的绛红和血紫。一切静止和凝结
挣脱了生命地束缚。燃烧的声音,爆炸开来
只剩下时间,一点点孕育着生命地呐喊
此时,生命的疼痛,并没有被眼前的世界真正地原谅

苍天啊苍天,真实地存在着。一粒粒愤怒燃烧的头颅
孤单地划过深邃的天空。沉重的背影
被撕得粉碎。头顶的一切
眼泪干了,还有心在跳动,还有歌声,托举着诗人
站在和苍天交换思想与痛苦的地方
站在劈开诗人头颅和血肉的地方

不要把思想者的灵魂送入无穷无尽的秘密。不要把心跳劈成两瓣。
苍天,请留下头颅,提着头颅和长发
在世上行走。呐喊的声音
已经割得十分疼痛,不要再葬下澧水
诗人的思考。奔跑着,生活着,或者跪下来
擦干眼泪。或者把骨头和血肉送进苍天
高高地飞翔,熊熊大火的燃烧

《神圣的祭祀》

像雷声,追赶闪电的脚步。轰轰隆隆
头顶的神灵,像脱缰的野风,撕开电流
此刻,我想喊出祖先的姓名。此刻,
我想骑上自己的光电
敲碎天空的骨髓,寻找古老地飞翔

远古,尘封在历史的家谱。神话的庄严
赶动电光雷鸣的天空,传说
开天辟地。我一无所有的苍茫
撑开希望的时间。孕育民族的种子
顷刻之间,倾盆而下。闪电的影子,光的脚印
长成亘古遗传的密码。我长啸亲人的四肢
一个又一个,远远而来

是啊,点燃勇气的光芒,滑过天空和历史
我想请你说出人世间的艰辛。我想请你翻阅梦想的旅程。是啊,
我人类的祖先,光明的骨头在风雨中行走
抑或奔跑,我只想遇见你,祭祀的香烟
已经燃起。家谱中的姓名,
活在人类的源头。大地
仍然,电闪雷鸣

人世之间,布满烟云。摇曳的大地
推开苍天,刻出灵魂和秘密,刻出遗留的亲人
光,仍然还在奔跑,风,也在不停地奔跑
我追不上光,也追不上风
这时候,我只能面对祖先的骨殖,敲打着人类的亡魂

  《唢呐声声》

黄昏,推开死亡,来到黑暗
冰冷的无情,席卷肃杀的荒原。天,已经很老
一片片冻土,艰难地呼吸,撕扯酱黑的骨肉
除了那只唢呐,天地,不再坚强。包括人,包括那条通往明天的道路

不远处,一堆铜锈的骸骨,住在黑暗深处,黑色,而又无助。
它的呼吸,它的呐喊,没有人看见,没有人听懂

不让人把爱,抱在怀里。石头,炭渣,铁屑,和许多历史
走路的声音,孤单地醒来。一面面旗帜,一只只黑色的眼睛
望着今生和来世。他们在想什么?他们为什么会把一点点希望
扔进恶梦的苦涩?生活真的十分无情。黑暗,下满迷雾。许多翅膀,
扑腾着跳跃的挣扎。密密麻麻的众生,推涌各种各样的欲望
在今天行走。今天,失业,失意,失恋,失去人心的
混乱中心,失去命运的选择。话题敏感而又疼痛。声音尖锐而又痛苦
眼前的一切,等待着风,等待着力量,等待着思想
点亮的光明,把眼睛点燃,把黑暗点燃

呼吸吧,尘土。呐喊吧,太阳。许多人拥挤在陌生的路上,骨肉在分离
思想在堕落,灵魂,看不见幻想。喑哑的唢呐,抱着头颅和四肢
坐在尘世的一角,一声声号角,还在等待,音符的飞翔
坚硬,固执,一面面旗帜,划动气流的声音
像雄鹰,在高空旋转。土地,现在已经
不认识眼前的人,那么多人,那么多面孔,拥来,还在拥来

看着眼睛,看着头颅,看着纷纷受伤的理想。看着鲜红的内心
人,都来了么?数不清有多少熙熙攘攘的欲望。活了那么久,
命运们等待着,观察着,不露声色,不着痕迹。
这是无心的尘埃,这是榨取鲜血和骨髓的人,这是活着的机器
这是行走的肉体,这是挣扎呻吟的贫民,这是痛苦的骸骨,
这是引领大众的思想者,这是心脏上捅刀的朋友,这是只会拜神的人
像物质,出生、繁衍,和死亡。这些小小生物,在黑暗中体会生死和恐惧

没有人在乎失去什么。拥挤的死亡,堆满时间。一群群棺椁
盛满人世的艰辛,走进黄土。很多泪水,出现了
感动的招魂。看得见唢呐,鼓动腮帮,大音吹奏着苍茫
空气,沉闷飞翔的声音,撕扯着黑暗,厚厚的纬幕
天啊,要来的,都来了。死亡,神圣的意志,顽强,不可避免

大地,唤不醒头颅,黑色的眼睛。只剩下泪水,在地底下呼吸
无边的黑暗,在死亡中静静流淌。呛血的天空,推开地心的窗户
物质消失了。尘土在繁殖。人的生命,在黑暗中散开
没有穷尽的欲望。天地之间,唢呐,怀抱着头颅和四肢
顽强掀开黑暗的一角。一切都醒来,一切都在稀薄的空气里
席卷肃杀的荒原。作为人,还有隅尔的良知,撑开漂亮的羽毛
在空中,划破黑暗,划破光,划破宇宙,物质之光。唷嗨,大地之光



<献   祭>


青黄不接的春天
火红色的风
挂在天空。云彩,漂流的地方
我的长发,挂在故乡的老树上

一枚灰树叶
不停揩着头顶的汗水。这只
狂燥的心脏,求求你
把我带到,我明天要去的地方

河流两旁,很多茅草
从村子东面
飞来,很多石头
堆积着天空和屋顶。养活天空和屋顶的
人世间的骨头
在人世,去了我明天要去的地方

好人你要送送我。波浪深处的民族根系
这些水草和石头
这些人世间少有的好人
请把我放进高高的祭坛。岩壁上
山鹰飞翔着
是我明天要去
和天空
谈论好天气的地方

我回到天空,我一个人,带着牛羊和五谷
带着骨头和四肢
从河流源头
回到天空

大地上的神歌
在故乡漫游。我走过很多乡村小道
我走过了很多
生存和死亡
走过的地方。

祭坛在身边
跪下来,炊烟和吊脚楼一直跪在
五谷神
活下来的家园,感谢风调雨顺
也活了下来

我继续在辛劳穷苦的
好人中间
为好人唱歌

<祭 酒 人>


世界上所有人当中,酒是最操劳的一个
心在天上走来走去,露珠在霞光中走来走去
踉跄走动的一朵朵炊烟
在木屋周围,不停苦苦的,慢慢上升

土地坛喝酒的地方
是五谷神
想办法好好活下来的地方
这一个祭酒人,还在遍地的祝辞中
喝着活命的水酒

这时,沧桑的民歌
如火焰
在大地上漂泊
这时脚步要去的地方
都住着
每座土地坛,里面同时住着一位怀揣苦难的大神

住着世上最沧凉的一个
祭酒人,活了大半辈子
祭酒人只有苦难,没有忧愁

这个人从哪里来
天下人
从天上来

庄稼,在天上,没有疼痛的地方
长出的青枝绿叶
匆匆遮盖好
茅草房。祭酒人常年住在这里。单纯、敏感、孤独,痛
象是天生就被命运
刻在这里

苍天已经很老了。过去的好心情,长满皱纹
白色的,长须长发
在霞光中燃烧
象大风燃烧
象旗帜燃烧成的
酒的火焰

酒在对你招手,手在对你招手,酒
的眼睛,望着你。我知道祭酒人藏有好多心事要对
苍天表达
象人一样述说

人,你说话

五谷神,你要把人
召集到
人住的地方

你要把酒召集到,酒住的地方

肉做的明天是否依然保持深深的沉默?大风
没有说话。好多天了
祭酒人,面前放着一大堆坛子
依旧没有话要对你说出来

而巨大的沉默,象雷声在走动
  酒的脚步

庄稼,绿色的羽毛无边地起伏着
象做祈祷的人
一些祝辞从心房里飞出来
把苍天击打

    <头   颅>


头颅上刻满 太阳的脚印,这一只头颅
我的大地之上
思考的恩人和朋友
在人世间行走
面前还有很多苦难。这一辈子你要消耗很多光阴
在其他人中间,此时你是无人照看的
一粒诗歌
活着并且活下来

土地拥抱的
亲亲的亲人
乳名走向四面八方,骨胳撒满阳光大地
巨大的天空的家园
把思想和火种交给你,把血和青春交给你
把我交给你

在火的中心,在苍天的光芒四周
在地的最痛处
把太阳安放在祭祀的殿堂中央
把石头堆满天空
制造了很多墓地,这群泥巴做活的兄弟姐妹
这群制造了很多火光的
活着的肉体,好多年了,依旧坐在大地和村庄
埋葬阳光的地方
我活着的地方,把我交给你
恩人和亲人
种下血红和黑暗

伤感的小木屋,这些炊烟喂养的木头和人们
盛满九九八十一难
我住着其中的一只
成为毁灭大地的见证

头颅滚动,更加美丽的头颅面朝皇天后土滚动
活着的光荣。血,
流进太阳和宇宙
这一只孤单头颅
他象太阳一样

<醉 酒 人>


波浪漫天涌来。这喝醉了酒的海,我的天神,我的天天
在天空不停飞行的
这只大地
生下许多英雄好汉
一些呐喊
抓紧天空
下面的
酒的海

喝醉了酒的海。太阳在长天
奉献真理和笑容
梦想已经诞生很久了,我的光荣蔚蓝的梦想
东方亲人的四肢
在风暴中抬起伟大浪漫的头颅
好多沉思和倦容
在人世间成长

村庄上空的纯真
骑着牛粪
遍地的香气
随风飘散
我是世上最执著的一个
在黑夜砸碎锁链和诗歌

好男人
这世上不多的
内心平静的海
海平面涌动的酒

喝酒人
醉了
不归的喝酒人,夜晚,你从稻香中
提着头颅
脚印
踏碎石头
敏感脆弱的思考
你步履匆匆走下
夜晚
这些雪地

白雪的村子,接受你应该接受的
海边
酒泡的头颅

《唱歌》

我一直住有风的房子里,面对风唱歌。这些天,我所做的
唯一事情
就是活下来。住在有风的房子里,把房子坐成
风的声音,在风中飘

叶子,振动翅膀,一节节从天空飞来。炊烟缓缓升起,村庄缓缓升起
眼前的景色
美丽而又忧伤
我忘记自己有很多话要说,我忘记自己一个人
住在这里,象墓志铭,刻在墓碑
一动不动。没有话说。

太阳,熄灭了
心中的光明
阴影,傻傻的,没傻子好。这些天我用完了所有活着的理由
这些天我把自己钉在古老的村庄
做一粒尘土
看肥料种下庄稼
看风调雨顺打马路过
我的村庄
还有一只木屋
住着我自己
和影子说话
和傻傻的话
说话

地平线,骑着东西南北的风
在地平线降下
高傲的头颅

我本来要做一个唱歌人。我本来要把庄稼抱在怀里
我本来要把一个空心的稻草人
沿着河流
背回家

做我的新娘。我觉得丰收的苦日子
越来越近,河上的乌篷船,载动我风中的歌声
越来越近。阳光越来越近,我感觉我自己要爆炸开来
我的爆炸,只是一些歌声
要我给她唱出来,只有笑声,没有泪水

我会用很多石头做比喻,我更会用很多风景做画面
我把很多古老的情话
当成我的心声
在她身上种出来
活在我无数的甜言蜜语之中她没有理由让我一个人活下来
做一直坐着的男人
做风,沿着村庄和澧水奔跑
在木房子四周飘荡


《祭 坛》

梦的诞生地。痛的诞生地。墓碑的诞生地。我亲人的诞生地
好多年了,就这样,在家乡
面对一望无际的田野
活生生地
活了下来

光明,在世上走动。黑暗,在世上走动
过往的大神
站在祭坛
朝天空跪下
痛苦和祈求的身影

四面八方的风,四面八方的风调雨顺
在田里
生下无数稻谷。很多年过去了
我活着,和死去的亲人
把丰收的稻谷装进粮仓,此时无数个神灵
是田野的精灵
在人们的心中飞翔

有无数个理由相信
生命之中
神灵,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一群人
比自己的命重

一个个祭坛,一个个
活着
和死去的的亲人
住在家乡
人和神居住的地方
梦的诞生地,痛的诞生地。墓碑的诞生地,我亲人的诞生地
神灵照耀着
我生下来,和死去的地方



通讯地址:湖南省永顺县文化局
邮编:416700
电话:13467983688
信箱:xiangfoying@163.com

作者简介:仲彦,男,土家族,1971年生。迄今已在美国、法国、澳大利亚、加拿大以及中国大陆、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数百家报刊发表中短篇小说、诗歌、散文、文学评论3000余件,获沈从文文学奖等各种奖励80余次,入选2001中国年度最佳散文诗,2003年度中国年度最佳散文诗等各种选集100余次,著有诗集《浪迹民间》、《生存归宿.仲彦诗歌选》、《把我的思考从烈火中心取出来》、《仲彦诗选(上、下卷)》、《请小心看好我的粮食和火种》、《我要为你准备很多甜言蜜语》,中篇小说集《你待我是否真的很好》,散文诗集《苍茫大地》等。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委员。




发表于 2011-9-28 22:39:04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也欣赏了一些你较长的诗作,问好
发表于 2011-9-30 14: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4_95:}
发表于 2011-10-6 08:51:3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强呵呵。长。
带有神秘色彩,第一个。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4 02:43 , Processed in 0.064788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