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380|回复: 4
收起左侧

[新诗] ◎高速公路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27 16:02: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高速公路上

我试图描述一下,高速公路上的土豆
这些土豆是被车轮驱赶着,匀加速的圆实

它们清楚车身海蓝色的重量。摩擦碰撞的泥土
落下。其中的一个,可能被甩出脱离了群体

雾起的时候,是因为迎来了一条江,或者
仅仅一条支流。紧缩的根状茎果实挣扎,并借机翻身

此时,新安堡里的土豆。绝尘而去
担负着许多相似的命运。它们永不能被太阳照耀

一群土豆要去汇合另一群土豆。麻袋上缝着一个女人
潦草的一生。日夜兼程。霜降已经,不声不响地逼近

◎途说

1.
我有一块墓地,风景大好,爱我的人都曾来过
他们帮我豢养豹子,长江,还有一万英尺外的雪山

贴着蕨类的耳朵,我有地衣的心跳。如果我不能比植物更美
阳光将照耀多年,并倾其所照

2.
看一头牛流泪,再看一头牛静静吃草。绿色
便有了伤害的属性。整片的青稞更像麦子。棕黄的圆饼在墙上

密密麻麻。巴桑说,牛粪可以生火做饭、取暖。“一朵金蘑菇”
他温和,并有物哀之心。黑暗中,他的牙齿很白

山谷寂黑。没有狗吠。拂过的风有酥油茶的气息
上路后我要佩一把牛角小弯刀。念念有词。当只有一个人

3、
把背包放在木头上、把墨镜放在木头上。帽子手套缰绳和稍后升起的茶香
把整个的身体放在木头上。包括这具身体之前在马背上的颠簸

此前这些木头是直立的,有发达的根系和水分。有充足的
叶绿素。缝隙里洒进的斑驳的阳光。麂子跳跃划过的印痕

年轻的时候,一棵树以这样的姿态出现过。任何爱都是生长的
请磕掉靴子上的泥巴。请猎枪停止。请让蟋蟀歌唱

4.
天光尚早,女巫不适宜坐在枝头,面向东南
进入指云寺前,纳西人全部郑重下马。数粒微尘开花

空,是一座庙宇独守深山。苍生与浮云
空,是寺院前的台阶被雨滴一级级扫亮。在雾中上升

5.
村子里的人习惯蹲着吃饭。大门口,或者水井边
微风吹来。有人说起那一年的过客。经过桂花树

有人会看上一眼。他们说“谁没见过花花世界呢”
我捧碗不语。可不懂其言下之意。从始到终。从忧愁到麻木。

6.
枫树被记住是因为叶子的形状。柞木是因为颜色
但不能一开始就是红。火烧火燎的红。

秋霜之后,一些植物开始凋谢。而另一些蛇信。舔舐河道
落日将越来越烫
2011-2-16 03:14
  
◎新安堡里的乌鸦
  
一只乌鸦的重量,就是新安堡的重量
  
一只乌鸦背着这个村庄
从荒草中飞回来
它在黄昏中先是清理了自己的羽毛
而后,细数了一遍草房子上的炊烟
从喉咙里吐掉了白天
那些曾目睹的令人作呕的事情
胡二用鞋底抽打了他没生育的女人
村长的亲戚拉票
一头牛暴病后被宰割注水
……
一只乌鸦因此失声
一只乌鸦因此整夜不睡,想吵哑着说话
  
许多石头子在新安堡的上空飞起
树枝从白杨树上被折下
一个诗人的预言和一只黑色的鸟凝在一起
  
新安堡里的乌鸦也有过最美的时光
夕阳西下,它的婚纱是金色的
它从不祈望人们歌颂它如歌颂一只喜鹊
它从生活的底色里飞出来
多像说谎者的仇敌——
  
一只乌鸦此前,被上帝扔进天堂
新安堡里的乌鸦
一生的黑暗都已经走完

发表于 2011-9-28 22:44:12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性与泥土,在诗歌的路上结伴而行,不分你我
发表于 2011-10-5 08:4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散大中带利落 利落中带闲致!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3 09:3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朋友们!~
发表于 2012-9-14 23:00: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群土豆要去汇合另一群土豆。麻袋上缝着一个女人
潦草的一生。日夜兼程。霜降已经,不声不响地逼近
喜欢这句!尤其是“麻袋上缝着一个女人潦草的一生”!很有生活味,有力道。

它从不祈望人们歌颂它如歌颂一只喜鹊
它从生活的底色里飞出来
多像说谎者的仇敌——
赋予乌鸦一个清醒者,甚至是赤子的姿态,挺有创意的,乌鸦似乎成了黑夜中独立的思考者,努力护卫我们的灵魂底线。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9-24 17:41 , Processed in 0.037992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