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3937|回复: 5
收起左侧

[新诗] 新厝刊7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18 20:2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二新作7首

作二。姓陈。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学高级教师。已出版诗集《与海同行》《新厝刊》。
362142福建省惠安净峰中学  作二

■新路记

在右拐了几十次的地段,左拐
这次左拐不是失足,更不是躲闪不及
一枝道路,从后澳港生长到这高度
分出三个可以行驶的枝杈
以前近的,现在陌生了
老早不熟悉的,未知的,目前就在眼前
一条已竣工,未剪彩的硬路
一枝已分杈,正酝酿抽穗的木麻黄
我像一只熟练飞翔的蚂蚁
正从它叶尖的新绿,驶向根部
蔡其矫老诗人说:
路是新的好,爱情旧的难忘
驶在这新新路上,两袖海风
浑身咸水味,爱情独缺
2011.08.15.15:32

■好人与坏人论

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比好人坏,比坏人好
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和好人在一起好,和坏人在一起坏
你是坏人还是好人
和好人在一起坏,和坏人在一起好
你是坏人还是好人
比好人好,比坏人坏
2011.08.16.11:29

■读小说记

阳光早晨就伸入卧室
被东窗的铝合金窗棂,打折了
抬不平,垂不直
伤口照亮了地板瓷砖
一把真正假的藤椅,倚在石窗台
倦偎在座位上,默读一本年度小说选
人物命运一个比一个凄惨
故事情节一篇比一篇好看
女小说家写死亡
男小说家写性
在死亡和性扶持下,我把自己读丢了
丢在字里行间,丢在纸背页面
成为小说人物,成为作家签名
那些纸外的苦难
就再也晒不着我,淋不着我,吹不着我
我不饿,不冷,不吃,不喝
右半脸是鬼怪,左半脸是神仙
清风是我的手,把最后一页关上
2011.08.22.21:14

■晨练记

南玛都是贵宾,他的大钱包都是雨资
恭候已经几个暝日,他还在台湾海峡
兴风作浪,耀武扬威,跺脚顿蹄
没收白帆和马达声,特赦大浪头
有胆量,没有分量,作陪
施伟施旋父子走在嘉庚学院的高速路上
爱人在镇政府领薪水,昨晚不回家
先把普度晚宴的古战场,清理干净
剩菜,空酒瓶,已是垃圾
酒杯洗了两遍,滚水再烫一次
煮粥,炣牛尾鱼,热黑木耳炒三层肉
打开客厅电视时,刘翔的奖牌已是银色
更上一层楼,写诗,就是不读大家的诗
写出来的,才疑似我自己的笔迹和手势
2011.08.30.10:05

■水中毒

不是我哭了,我不敢再雪上加霜
是天哭了。黑天暗地,没暝没日
一个眼眶,倾泻的是黄河
一个眼眶,滂沱的是长江
海绵吐了九次,番薯叶臂折了,肿了
水泥公路快被涮见内肌肉
野菊花满眼都是泪水,头越低越底
木门户的脊骨软了,摩托车已是潜艇
润了白粉笔,淹了玩具。普天之下,
只留一颗心没有中毒,还在焦虑,
那一颗心,滴水不进,水泼不入
2011.09.01.09:01(401室)

■北上记

天光就出发,北上抗日去
裕仁天皇投降了66年
我还得空手赤拳,北上抗日去
不渡金沙江,不渡大渡河,不渡赤水
驶过金沙溪,驶过林辋溪,驶过木兰溪
驶过乌龙江,再驶过闽江
不爬乌蒙,不爬五岭,不爬六盘山
穿过石牌山,穿过相思岭,穿过雷打坪
不走两万五千里
只走三个小时
没有国民党的围追堵截
只有体内的红色分子,迫使我
三更准备粮草,天光就出发
其实鬼子没在北方,鬼子曾在我的声音
怕就怕比鬼还鬼的小鬼子
化了妆,把飞机大炮铸为暗器
潜入我方府邸,偷袭我的国器
危前不懂居安思危
危后居安思危,亡羊补牢
我的前敌指挥所在北方,在总院
我的指战员都穿白军装
兵器就是形形色色色的针剂片剂,和医嘱
2011.09.14.21:37

■不可能说

在巅峰,建一个池塘,养三支荷叶
在海沟,置一方空间,供一个呼吸
把思想,滑动在喉结
把情感,凝华在指尖
把彻骨的语言,说给眼睛
把入耳的歌喉,唱给眼睛
把自己的错,盖上公章
他们的走,都有设计的起跑器和助跑器
我的赛跑,迎面的风是计时器
我在,山可能不存
如果水长流,我可能天长地久
或者转瞬万变
2011.09.17.21:31
发表于 2011-9-23 08:49: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传灯 于 2011-9-23 08:49 编辑

天光 也许只有我们闽南语系 或 闽地区 才比较听得懂:)

我感觉 作二兄 如果把 事转向 物 然后事与物相互结合 通过物来事 会更好:)
发表于 2011-10-13 21:4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施站的建议我没有弄明白。
更偏爱这个:■新路记
 楼主| 发表于 2011-10-31 22: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炎阳 发表于 2011-10-13 21:48
施站的建议我没有弄明白。
更偏爱这个:■新路记

问好炎阳。我也没有弄明白!
 楼主| 发表于 2011-10-31 22:12:58 | 显示全部楼层
传灯 发表于 2011-9-23 08:49
天光 也许只有我们闽南语系 或 闽地区 才比较听得懂:)

我感觉 作二兄 如果把 事转向 物 然后事与物相互 ...

可细说。
发表于 2012-3-9 20: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3 09:37 , Processed in 0.04169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