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001|回复: 1
收起左侧

[新诗] 《缓慢的穿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17 10:5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慢慢地》

   
多年后,风在水面的笑纹不减。
笑纹不减,应该是一个慢的修辞。
慢慢地,流过的水带走镜面。
慢慢地一部书的主人公陡然失去方向。
是的,陡然。他的牙齿和身体渐渐分开。

蛋壳里冲浪的人,烟圈里的乳房。
“明天还是慢慢来吧!”
在这个时代,慢是一个快乐的秘诀,
双臂慢慢合拢,嘴唇慢慢关闭。
留下液体的人也是最后被慢慢擦掉的人。


二、《夜读米兰·昆德拉的小说<慢>》


空中有仿佛之音,模仿千山万水。
万水千山不如一个花园。
花园的砾石小径上,谈话人就是探花人。
花园之外是小亭子,
小亭子四面露风,适合宽衣解带
古堡里的密室密不透风,风声缓慢,枕头里传来鱼的笑声。

悬在空中的蛛丝,颤栗从未停止。
多么艳美的花在秋天都只有死路一条。
在多年后,还有什么风景值得惺惺相惜?
到底谁是一本书的主人公?
是摩托骑士,还是
颠鸾倒凤的时代?
花园颓废,照片里的人在发愣
纸上的野兽,在一片荒诞之下冷不防冒出来的正经:
“在我们的世界里,悠闲蜕化成无所事事。”(米兰·昆德拉)


三、《垂挂的天性》

   
在花园散步的那个男人,有两个cock
一个垂在胯下,
一个悬在心里。

他牵着她徐徐散步
温文尔雅的伎俩,骗过了枝头的监视者。
绕着圈子,培养情调,快与慢早晚都是一个发生。
发生表明:道德审判被悬置,也恰是道德一种。


四、《风车》


仅仅因为他手里举着风车
所有的风就都向他冲来。                       

一个英雄的对手永远是英雄
“你冒犯一个人,就是冒犯所有人。”

一个笨蛋的对手只能是另一个笨蛋。
“一个人恨你,就是所有人都在恨你。”

偏执者有着逆时针的顽固性
对那些奢谈悲哀的人不屑一顾。

风车的对手永远是下一场风。
风的对手永远是下一个风车。


五、《转瞬即逝的美》


我看见一只手套经过街道。
我看见一个人的身体里面滑落一枚硬币。

身体渐渐生病,
被拥抱忽略,被衣服扔掉。

在春天和洁净之间,总是有一点碎屑。
全部角色都是虚构的,被时间埋得那么深。

此时不分彼此,彼时是不是就能拥抱在一起死去?
总是有戏剧及时来临,分开粘在一起的两个人。

在另一个时间里
我放下证据。无法说出的事情,碰伤转瞬即逝的美。


六、《穿越》


未必就只有一个人向往旧日的散步。
未必就只有一只野鸟落进
雪地上的无。
我未必就莫衷一是。

每一分钟都在分崩离析。灵魂渴望一公斤纯粹。
我忽然醒悟,以前不在这儿的
那到底在哪里?
在走廊上,在空地上,在海上,在螃蟹壳里?

匿名者避开公共的羞涩,在羽毛的掩护下,偷偷伸过来针尖。
郊外的火车拉响进站的汽笛,
又有谁穿越时间的隔断,活着回来?


七、《谁能带着走廊去车站》


谁能带着走廊去车站
迎接一个喜欢散步的人?
一滴千年的露珠。时间的钟面顽固不化。

吉普赛人说:“时间是用来流浪的,
身躯是用来做爱的,
生命是用来遗忘的,灵魂是用来歌唱的。”

在车站之外,什么都不缺,除了继续。
蝴蝶带着花丝巾飞过废墟。
脱壳而出的象牙,衣衫凌乱的杯子。

动物园里充斥着野兽,这是对的。
街边的雕像不是我,这也是对的
在走廊深处,一个孤独的人在风筝上刻字为生。


八、《平安夜的夜晚》

平安夜的夜晚,
孤独和欢乐相提并论。

还在嘴硬?
爱的泪水里有一个晶莹的国度。

一个疾病收藏者避开药贩子。
不可见之事,不可口诉。

冬夜是一只黑暗的冰箱
里面冻着寂静的电话机。


多年之后,花园里的笑声已不再裹着丝绸。
我不要希求一把失踪已久的钥匙,忽然打开门。

一支柔和的歌回到旧唇舌上
我在阴郁的天空里捡到一封鸡毛信。


九、《太迟了》


太迟了,
发光的刀子已经切开苹果。

太迟了,
风声毁掉了一片云的城市
留在冬天的候鸟,用雪花为温暖投票。

太迟了,
已经无法将一个人压回一场惊醒了的梦里。
冬眠的熊才接到猩猩的邀请,去观看秋花的绚烂。

太迟了,用羽毛抬着的石头。
太迟了,已经从脸上除下了面具。

太迟了
创伤里住着一只骷髅形的钟。
石头之夜,塑料鸥鸟,停止呼吸的花瓣。


十、《在春天到来之前》


“请问,春天在哪里?”

几只鸭子相约去池塘。
一只骆驼独自去往沙漠。
那些羊继续吃草。

被空虚磨秃的夜晚
陶器的脚,站在光滑之上。


十一、《十二月之夜》

麻雀闭着眼睛找到了十二月之夜。
散步的人带着一身寒气回来。
他试图水滴石穿,终是半途而废。
他把时间挤了又挤,还是没有挤出身体里的水分。

春夏秋冬循环轮换,现在停在冬天。
总有自己存在,记忆因此得以缓慢而生。
用于浸泡对最初纪念的偏废:轮胎陈旧,挂在空中。
飞机快如一滴水,只是今夜不曾降落于此时此地。


十二、《地球停转之日》


地球停转之日,我骨头里都是你的影子。
骨肉孤独,人生可叹。

变声的女伶。脱壳而出的象牙。
无错可揪的树懒。

我在夜里又听到了鹦鹉的哭声
那哭声如人类的一样扁平而庸俗。

有高雅的哭声吗?
鸷鸟不群。芭蕾无声。

一串假脸。身体如钱币。
时间的自动售货机。爱情的纤维制品。

在没有苦难者那里,苦难从来不曾炙手可热。
谁是那个在风里等待着风声悠扬的人?

地壳错动,用一层石头盖住昔年的土。
我们喜欢看着的和喜欢看着我们的并无一致。




十三、《最后的清白》
         ——向扬尼斯·里索斯致敬


有不清白的微笑吗?没有。
好!那么就只有清白的微笑,
在浑浊的社会里;
有最后的衣服吗?最后的衣服
能掩盖住肉体的清白吗?
不能。
回答得好!那么请收好这一幕:寒冷的深冬里,
一个男子赤裸着上身
坐在照片当中,“在一种最后的清白里微笑。”(扬尼斯·里索斯)



十四、《暗哑》

在我没出生的时候,他就写下这样的诗句:
“他一丝不挂,面对墙上的黑色女人。”

在我出生两年的时候,他又写下这样的诗句:
“他孤零零地赤裸着双手,背对着墙壁。”

在我已经出生三十年的时候,他写下这样的诗句:
“他轻而易举地穿透墙上的女人,到了外面的世界。”

在我离出生更远,而离死亡更近的时候,
他写下这样的诗句:

“他的单簧管充满忧伤,
垂在门后,等待惟一的一只公鸡回来。”



十五、《阿赫玛托娃的大理石披肩》


阿赫玛托娃的大理石披肩。
滴水成冰的生活。

一根手指
举在风中,目不斜视的秘密流传。

月亮在天上敲着一只不出声的鼓。
河虾弓腰在水中前行。

生而精神劳苦,
手掌上越来越清晰的山水图纹。

这是一个证据不成为证据的时代:
一生的抚摸,都未将指头磨光。



十六、《黑夜之黑》

塑像上的时钟是停的。
黑夜团结如混凝土,拥抱如水泥。

星光占领的屋顶。
雪样的辩论,基本的凄凉。

道路太多,这也导致无路可走。
每一条路都能走到天黑,但是并非每一条路
都能走到冥想的水边。

当他们滑着舞步进入了花园
“为什么他不把手掌搁放在她的膝盖上呢?”(米兰·昆德拉)


十七、《恍兮惚兮》


“恍兮惚兮,其中有象。”
寂静的露珠,纯洁的国家。

杏花留疏影,流月动无声。
空虚,床单,黑暗,睡眠的软。

卡在咽喉的奶牛。
花园里,到处是藏污纳垢的色彩。

青蛙们排队爬上梯子,离开花园。
一张叛逆的照片里,一只老鼠在为粮仓忏悔。

多少人在灯光不明的地方继续用皮肉相亲?
只差一个扛着木板的人,转过街角而来。

所有椅子和床虚位以待,
门关着,镜子一脸寂静的海。



十八、《马不停蹄的忧伤》


钻探日常之乐:去掉各自的血肉,
骨头直接敲打骨头。

没有虚荣,只有不顾头脸的颠踬。
没有风度与斯文,只有血液的逆转。

一度丰收的,在相续失传。
不是因为厌倦,而是因为生之忧伤马不停蹄。

三十年后,胜景不再抢眼。
松弛的皮肤是停息了的琴弦

无非是开头和结尾
无非是墓碑上有一个乌鸦的唇印。



十九、《风声不减当年》

月亮是一块真正的石头,又圆又亮。
浑圆的臀部,独自发明了一个天堂。

石头如书。在宿命中打转,
只有风声不减当年。

南方的蜘蛛小腿穿着短丝袜
北方的木偶拖扯着一条麻木的假肢。

能有多慢就保持多慢。
慢慢地,石头弯向水面。

春天慢慢睁开花的眼皮。
海边梳头的人,在身体里慢慢地养着一声耳语。



二十、《纪念碑》


一只手永远小于气候。
青春不再。但只活一次是不够的。

乌鸦从树上坠落。
流言喂养了镜子的背面。

星光的肋骨过于细瘦
一种与众不同的奉献,其实是一无所有。

月色无人领取。颤巍巍的台阶。
暗中的纪念碑像停转的一匹木马,一动不动地缓慢而来。

在失望的花边缀满纪念碑的身体之前。
从假唱者身上洗掉虚假的歌声

在一个正确的梦中
一张温和的脸是智者的屋顶
悬在疲倦者的睡眠之上。

慢慢地,一切都将归还:
每一个秋天的情人都买断了冬天的忠贞。
每一个尚未成年的帐篷,都支起在花未开的春夜。
发表于 2011-9-17 23:37:16 | 显示全部楼层
快与慢早晚都是一个发生。
孤独和欢乐(可以)相提并论。


真能写,也真生猛呀。这些个东西里,有好东西。学习。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9-28 23:49 , Processed in 0.035788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