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876|回复: 0
收起左侧

【收藏22】《芙蓉锦江》第8期编后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16 13: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八期《芙蓉锦江》就这样出来了。《平原或者峰峦》将编委的作品集中起来展示,以期作为创刊三周年的纪念。他们当中,树才早已声名远播,在中法文化交流中卓有贡献,荣获法兰西共和国骑士勋章。蒋蓝在思想理论上多有建树,自成一个当代自由文化符号。胡亮躬耕于“元写作”建筑,梦想般构建着他的诗歌理论和诗歌史记王国。朱晓剑在随笔创作上自有做法,聚沙成塔,独成一景。黄仲金精于诗书画,在艺术三界穿行,屡屡得手。周世通诗歌更加圆熟,文旦、彭毅的诗诚如其人。三年了,他们为《芙蓉锦江》做了许多事情。无以回报,就算薄酒一杯也机会难找。好在大家都是同人,每年出个《芙蓉锦江》一二,即可心满意足。此事自乐。
《望江楼》推荐了野松的诗,诗的价值,有朱子庆先生评论,本刊也认同。《芙蓉锦江.成都诗歌论坛》刚开坛时,乐趣币甚少,野松没日没夜每天忙着帮论坛挣乐趣币,着实为论坛的早期活动立下了汗马功劳。而这回,野松除了拿出一打好的诗歌,还拿出了一打人民币。他的赞助,使得本刊聚餐又见了一回烟火。芸芸诗界,我们总是这样,不缺巧妇,只等大米,李白太多,汪伦太少。野松做了一回汪伦,李白们自然其乐融融。
《新锐诗人11家》是由编委投票产生的,按得票多少为序,取前十名,由于出现了并列,结果取了十一名。投票只是一种手段,由它来决定诗的选用,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由于人情世故,真正的好诗也许会得零票,就像当前诗界评奖、评选“十大”“十佳”什么的,游戏规则就是这样,姑且听之,信不信由你。11位诗人作品自在,依我看,好诗不少,大多可取,值得展示。
《诗人地理》展示了当代成都部分诗社的诗人作品。凸凹的意思,应该把“西南汉语诗歌”诗人的作品也展示出来。实际上我早已收集了不少这方面的作品,如二毛《1990,在病中》、翟永明《剪刀手的对话》、石光华《政治高手》以及小安、何小竹、杨黎、吴克勤、吉木狼格等诗人的诗,他们自办的“成都《诗刊》”是当代诗界最有份量的诗歌民刊。问题在于,这事要与石光华他们商量征得同意后才能出手。目前只能先计划在这里,希望有一天能以隆重方式在《芙蓉锦江》推出他们的优异作品。
《诗人之碑》是为纪念我所不认识的诗人陆恒玉而专设的,这位英年早逝的诗人,在生前,曾多次到《芙蓉锦江.成都诗歌论坛》张贴作品。而今,“肉体消失,美玉永恒”(寒江醉舟语),我们从论坛上找到了他的八首诗,刊在此,以志永记。
在论坛上,描写《芙蓉锦江诗人印记》的文字很多,我们选发了几篇,涉及到《芙蓉锦江》几个主要办事人员。我的想法比这个要大得多,那就是:期待今后有机会专门出版一期《芙蓉锦江诗人印记》。等吧,等另一个汪伦出现。



“千古临邛路,飘然偶独游。病身那迫老,远客更禁秋。水退桥未葺,渡闲船自流。飞腾付年少,回首思悠悠。”没想到写过“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陆游陆老夫子,在他踏上通往邛崃的《安仁道中》,竟然写出了如此苍凉的诗句。这位平生著有近万首诗词的古代爱国诗人,在巨大无比的“千古”面前,于瞬间领会了“独游”的滋味,在我,多少有些意味深长的刹那同感。虽然诗中出现了“飘然”、“渡闲”、“自流”、“悠悠”等好看的字眼,但它真正的落脚点是在“回首”二字。陆老夫子最骄傲的“飞腾”岁月早已远去,与他更加亲密的是“铁马冰河入梦来”的晚景,直至他感悟“死去元知万事空”的《示儿》绝唱,一个诗人走完了他的一生,四川的成都、崇州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包容性很强的天府之国的人民还为他建立了陆游祠,也就是现在崇州的罨画池。一个诗人在他的身后拥有这样的“回首”,在古代林林总总的诗人群体中,实在是不可多得。
就想起五月初一个试探性的电话打给野松,没想到给“山重水复疑无路”的《芙蓉锦江》带来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生机。在这之前,有人张口要给《芙蓉锦江》几个钱,而且这是当着龙泉诗会众多诗人的面说的,说得仪表慷慨。但我知道他是在玩嘴皮子,大家听后也就笑笑,事实上他也没有当真。而《芙蓉锦江》并不是得不到钱,怕的是得来的钱很可能要抽《芙蓉锦江》的底火,使它成为一本变了形的诗刊,改变了《芙蓉锦江》诗性方向,在我,是宁愿不办,也不要去得那些钱。
因此,我曾向几个诗人流露出“《芙蓉锦江》办一期算一期,走到哪里算哪里”的忧虑。好在近几年还不至于走到这一步,起码,就我而言,以独资的形式,每年至少还可以办一期。
洛带诗会期间,凸凹的意思,等这期刊行后,《芙蓉锦江》要放缓一下脚步了,这话于我,正中下怀。因为我也巴不得少一些琐碎事务,以免占去我大量时间和精力。这样,我就可以大部或者至少是局部恢复我在冉义乡土上“飘然独游”的好日子了。眼睁睁看着一些书籍在我房圈内起了灰尘,有时也真想狠狠收拾一下自己。但琐碎的事务总得有人去做,虽然我眼前还不至于“病身那迫老”,但繁重的公务常常使我在各种大小会议上偷偷在小本子上写随笔,偶尔也写点诗句,终归,我的本性还是属于自私的,并不具备大公无私的高尚品质,所以,对于《芙蓉锦江》的繁琐事务,我内心还是想尽量少去沾惹。能够躲的应酬,尽量都躲。可以不端的酒杯子,坚决不端。知点内情的诗友就晓得,我对瞌睡很贪。某日到席永君家过夜,当他开始处在兴奋状态读写时,我已呼呼大睡,这就是证明。
另外还想不厌其烦说的是,这期版面有限,自然少登了不少好诗,对此,诗人们今后大可不必理会我,于我,也没啥话可说。反正,这期是以“诗人专号”的形式出来了,得失皆已注定,既然“水退桥未葺”,那就“渡闲船自流”吧。
最后要做的是,狠狠敲打自己的颈啊肩啊什么的,因为它们实在太酸痛了。
杨然2009-06-03暮色中于斜江村(发表于2009年6月《芙蓉锦江》总第8期)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4 02:40 , Processed in 0.036260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