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734|回复: 5
收起左侧

王国平:诗谭何人不识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12 11: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国平按:近日,我的朋友谭宁君兄欲出一诗集,嘱我作序。论辈分,我是后辈;论年龄,我是晚生,论诗龄,我是70后,但盛情难却,只能惶恐而为,汗颜写下这些文字。
  
  《诗谭何人不识君》
  ——序谭宁君先生诗集《土地与梦想之间》
  王国平
  
  一
  最早知道新都,不是因为新都历史上的名人。
  
  二
  当然,新都有很多人值得我因他们之不朽著作而记得新都。
  比如杨慎,垂虹掣电,振耀宇内,他十九岁乡试夺魁,二十四岁高中状元,声名之隆,历明朝三百年,无人出其右。
  比如费密,经历离乱,出入兵戈,虽然人称跛道士,却足迹遍神州,一句“大江流汉水,孤艇接残春”成千古绝唱。
  比如吴虞,单枪冲锋,只拳迎敌,凭借《吃人与礼教》成为新文化运动的健将和“四川只手打倒孔家店的老英雄”。
  比如周太玄,醉心文学,献身科学,青年时与李大钊发起组织“少年中国学会”,晚年为中国腔肠动物研究之泰斗。
  比如艾芜,飘泊一生,灿若星辰,一部《南行记》写尽世间冷暖,人世苍凉,成将一位影响遍及海外的流浪文豪。
  
  三
  我之所以知道新都,是因为诗人谭宁君。
  
  四
  谭宁君兄祖籍重庆开县,大半时间在新都度过。假如不出意外的话,几十年后,谭兄很可能最后会吟唱着杨慎的《临江仙》或者抱着自己的诗集《土地与梦想之间》终老新都。
  再以后的某一天,某人翻检新都历史的时候,会从那些斑驳的文字里找到源自谭宁君笔下的一些滚烫的诗句。
  比如“让温暖和美丽顺着长发流淌渗透/让两岸的树与树永远并肩站立/让枝与枝叶子与叶子花与花果子与果子/紧紧挨着 永远不寂寞不寒冷更不害怕/是我一生无悔的执著”(《新都云外楼晨思》)。比如“端坐在爱恨交织的结局里/你的眼中,湖水般盈盈贮满那/破译人生真谛的哲思警语”(《艾芜墓》)。
  
  五
  1997年,我是四川都江机械厂五车间的一名优秀搬运工。
  那时候,最期待的莫过于一份叫做《大众消防报》的报纸。报纸很小,四开对版,且是内刊,印刷粗糙,但它每期的副刊却让我偷偷地关注,因为我已经向它投了无数次稿了,总希望奇迹会出现——某一天的报纸副刊上会出现我的名字。
  但遗憾的是,三年过去了,我握笔的双手已经准备向生活缴械了,而我的名字一次却都没有在该报露过脸。反而是让我记住了另一个名字:谭宁君。几乎每期都有他和一个叫张新楣的自贡诗人的作品“无情”地霸占着《大众消防报》并不丰满的版面。
  我当时异常羡慕这个叫谭宁君的诗人。当然,偶尔也暗地骂过他:“龟儿子谭宁君,运气咋这么好哦?回回都有他的作品。”
  
  六
  14年过去了,时光如水,往事并不如烟。
  当年的《大众消防报》主编李仲彬已经成了四川省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报纸好象已经停刊,编辑们大多已退休,作者张新楣已经故去,另一作者谭宁君已经担任某公司的副总……
  但是,那一段关于诗歌的往事,却已深深地刻进了我记忆的唱盘,在某些寒冷的夜晚悄然响起,温暖我冰凉的内心。
  
  七
  至于我跟谭宁君兄如何相见的,我已无法准确地说出时间了,总之场景里肯定少不了已经去世的廖永德兄。
  记得当时正在都机厂当门卫的诗人廖永德兄把我和马及时喊到一个河边茶铺子里,指着一个戴着眼睛、长得很帅、样子斯文的青年人说:“这个就是新都的谭宁君,人非常巴适!”
  我当时大吃了一惊,久仰大名的谭宁君原来如此年轻!
  可惜我当时是一个相当内向的人,所以也没有跟谭兄唱个“久仰”之类的肥喏,只是面带羞涩的埋头喝茶,尖起耳朵听他们摆文坛上的那些事:杨然又咋子了,龙郁又咋子了,王敏又咋子了,蒋荣又咋子了,阳光和又咋子了,周渝霞又咋子了……
  那天下午,我发觉我一下子长进了不少。
  
  八
  不可否认,谭兄当时也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他本来想与我在“内向”这个单项上一较长短的,结果,他一看我内向的程度便自惭形秽,主动丢刀,自发站到第二名的位置上去了。
  其实,我当时只不过因为看到一个接近四十岁的端茶的“年轻美女”时,脸唰的一下子红到了手指头尖尖上。
  见此情景,谭兄只有自叹弗如了。受此打击,谭兄便主动放弃内向的美好品德,向活泼开朗的外向发展了。如今,我不敢保证,他当年像女孩子贞操一样宝贵的内向还剩下几分。
  
  九
  谭兄斯文尔雅、温良如玉,有谦谦君子之风。
  从他身上透露出来的那种气质,让许多自视清高的君子们只有不停地掏出手巾擦汗。他那种含蕴儒雅的风仪,就像桂湖里千年荡漾的淡泊与宁静,足以洗去尘世中的铅华与喧嚣。
  实际上,谭兄就是桂湖里的一尾鱼,在那些平平仄仄的波纹中散文诗般地游弋,那些随口吐出的泡泡是他的诗、梦和理想。
  
  十
  结识谭兄后,以前清风哑静的生活便有了些许温暖。
  每次谭兄从新都过来,永德兄便像过节一样,呼朋引伴,传呼打烂。马及时、汪浩、何民、王培和我这些都是必然出场的招牌人物。当然,有时候,战场还会扩大,战线还会拉长,甚至可以延伸到彭州的舟歌处,成都的蒋荣等处……然后就看见舟歌在永德兄的催促责骂声中一路飞叉叉地打的按过来。
  仅仅是以诗歌的名义,仅仅是为了兄弟的感情。
  舟歌经常在电话里喘着粗气说:“不要紧到催,我打的来了!”
  
  十一
  2002年,谭宁君、廖永德和我一起喝茶。谭兄说,我有一个文友在都江堰,她的名字叫殷波。我当时大感意外,在小小的都江堰,居然还有我认不到的作家。几乎不可能!
  十分钟后,殷波出现了。
  后来,我和殷波成了好朋友。再后来,我和殷波合著了《现在的我们——“5•12”大地震都江堰幸存者口述》一书,社会反响不坏,我和殷波的情谊持续至今,不是姐弟胜似姐弟。
  
  十二
  我认识很多人,落魄时视文学如生命,随时可以为之献身;得意时视文学如粪土,生怕沾到自己身上被人嗤笑。
  但谭兄不是。
  在他年轻时,或许女朋友曾经换过无数次,但是对文学,他却一往情深,矢志不渝。无论是以前在开县竹溪公社春秋大队插队落户当知青,还是在国营七七九厂子弟中学当老师,无论是在旭光公司当中层干部,还是在成都凯赛尔电子有限公司任行政副总。他的工作换了一个又一个,生活越来越美好。但是,他心中紧紧抱着的,除了他的夫人,便是那一个叫做文学的女子。
  当谭兄开着小车,奔向美好前程的时候,他会在某个路口轻轻地刹一脚,停下来,泄洪自己心中汹涌澎湃的诗潮……
  捧在你手中的这本诗集,就是谭兄30多年来忠于诗神的见证。虽然没有“结婚证”,但与诗歌30多年的相爱已是事实婚姻。
  在此,我必须向谭夫人致敬,30多年来,她居然没有因为文学这个“小三”的出现而改变对谭宁君的无悔之爱。
  
  十三
  就像一条大河不可能只有一条支流一样。
  诗歌只是谭兄激情奔涌的一条支流。而他横溢的才华,充沛的精力,注定了一条名叫谭宁君的文化河流将从此泛滥成灾,仿佛1933年的叠溪海子或者1998年的长江洪灾。
  
  十四
   其实,谭宁君最早是以小说走上文坛的,他的许多作品曾经在《今古传奇》等刊物发表,作为一个《今古传奇》的资深读者,只恨当时没有看作者大名的习惯。而他最近的一个短篇小说《当家》荣获了中宣部、中国作协等七部委主办的中国人口文化奖。
   谭宁君的散文清新隽永,笔触优美,《最忆故乡偷月情》《邛海一日醉》《美丽的尾巴》《彩云之南纪行》等皆是脍炙人口的佳篇,当年曾经被许多女生小心翼翼地抄在笔记本上,至今仍偷偷地保存在箱子最底层。
  谭宁君的散文诗亦成就不俗,在散文诗坛倍受关注,许多作品成为人们记忆中的珍藏。
  谭兄在音乐方面的天赋也是出类拔萃的,曾经,笛子、扬琴、手风琴、葫芦丝……一众管弦只要到了他手里,皆可成为悦耳的声音。而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谭兄多年前还曾经为开县中学校歌作词,至今被开县中学的学子反复传唱……近来,在晓曲兄的游说下,谭宁君兄又加盟了在华人界卓有影响的国际诗歌与音乐协会,把他的黄喉和音乐作品直接快递到了海外。
  一个人才华如斯,夫复何求?
  
  十五
  谭兄的才华还体现在他的诗词吟诵上。
  2008年4月28日,我们一行走在都江堰市已有两千多年的松茂古道上,城堞隐现,残阳如血。此时,一个苍茫辽远、抑扬顿挫的男声部穿越古道、西风、瘦马,斗然而来;“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那就是谭兄的吟唱,随后,诗人晓曲、边凌雪、陈维锦等应声而和。
  那一段松茂古道因此而被我们此生记忆。
  
  十六
  谭宁君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从他饱含深情的诗歌便可窥一斑。而我记忆深刻的是,我们共同的朋友永德兄去世以来,几乎每年清明,谭兄便会从新都赶来,为永德兄点上一炷香,表达深深的思念,此举令我和马及时、汪浩、李铣等倍受感动。
  永德兄能交上谭兄这等朋友,九泉之下也应欢喜。
  
  十七
  在如此长的一篇序言里,居然很少谈谭宁君的诗歌,很多人会忍不住问出那两个优雅的字:“不解!”
  其实,在读者眼里,诗歌就像美女,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每个人都能从谭宁君的诗歌里读出属于自己热爱的美。
  因此,我万万不敢有以“小我”之心帮到大家欣赏美女的奢望,况且,美女如云,岂是我所能尽数欣赏。
  
  十八
  谭兄让一个比他小近20岁的人为他的诗集作序,其实是给了我一个向自己尊敬的老师、兄长和诗友致敬的机会。
  当然,我身上也有一些东西值得谭宁君兄仰慕。
  不过,我理解谭宁君的郁闷和痛苦,因为即使敲破脑袋,他也不一定想得出向我表达敬意的方式。
  是为序。


该贴已经同步到 朱晓剑的微博
发表于 2011-9-12 12:4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序言当也以破格为妙!有人喜欢的序言
发表于 2011-9-13 08: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谭给我的印象:他的绅士风度和诗人的雅。
发表于 2011-9-20 21:3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并谢谢晓剑!问好绪胜和桃都!
发表于 2011-9-21 09:55: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序言有意思哦。呵呵,问好
发表于 2011-9-21 09:55: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序言有意思哦。呵呵,问好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4 13:24 , Processed in 0.040534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