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076|回复: 2
收起左侧

[新诗] 一些散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10 09:3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等》
  
  更多的时候,木栅栏是寂静的
  停留枝头的鸟
  羽毛有着熟稔的颜色
  它们垂下鸟鸣,园子里花木开始扶疏起来
  我沉溺于此,等着另外的鸟相与还
  到不了春天,老树身上的枝条就会被取走
  它们相继散失在人间
  路不断输送着走近和走远的人们
  草会一直翠绿着,连同树下张望的我
  被远远投射的阳光所抚摸
  
  《殊途》
  
  在我视线所不及之处
  会有很多道路
  此时你们行色匆匆
  一如我此刻穿越雨水
  你们在风雨里仓皇
  像那些慌乱的雨滴
  没有人能承接住时光的嘀嗒声
  你们只是踩着走过,脚印随之老去
  而雨中那些干净的叶片、水润的鸟鸣
  叶尖上晶莹的雨珠儿,新生的嫩芽
  在你们远去的背影中
  一直被忽略
  
  《原地》
  
  该走远的都走远了
  火车一直咣咣当当不停
  有时带着风声,面无表情
  有时缠绵悱恻,钝割着神经
  回头看看这不能行走的生活吧
  红砖墙上方又加了几道铁丝网
  梧桐已经老得开不出有颜色的花朵
  阳光淡淡的一抹,也被它挡住了
  月亮总在无人的深夜慢慢爬上来
  出没的身影孤单而高寒
  偶尔夜行的列车也是安静的
  它的鸣叫只在远处
    
  《黑白》
          
  你与他在棋盘上相遇
  你执白子,端持着内心的瓷
  他以黑做幕布
  不时模糊着自己的身世
  你轻易就把自己折断
  疑心轮廓的接缝处沾满病毒
  你不再安心执棋
  不停打捞自己
  那些水其实是最复杂的呀
  所有的颜色都经过了它们
  白沉下去,黑就浮上来
  你不战而退
  交换的不过是各自的病例
  
  《不弃不离》
  
  我刻下这几个字
  眼看着那些树身上的眼睛
  一年年睁大起来
  铁轨每天都向远方探出身子
  大风在吹,吹走奔跑的小火车,吹走盲目的树叶
  如果风能倒着吹,小火车慢慢退回来停靠
  叶子回到树梢,草也绿得恰恰好
  誓言搁置在唇边,还没被吹散
    
  但是风不断从北来
  车轮不能遏制地离开
  许多花被风吹灭,月光被残破的枝条切割
  筛落下一地鸡零狗碎
  我在寂静无人的夜里给生活扦边
  想象你们就在我对面

    《两只鸟、一只鸟》
  
  第一次看见它时
  是个早晨
  它和另一只鸟相跟着飞过来
  白翅膀扑闪着
  在楼檐落下
  它们梳理羽毛,偶尔对鸣
  中间隔着一尺的水泥平台
  
  就在我一转身的功夫
  那里只剩下一只鸟
  它不住鸣叫着
  沿楼顶盘旋、落下
  落下,又飞起
  后来落在那里再也不动了
  
  大风吹过它
  它的羽毛颤一颤
  雨水浇过它
  它的头顶、眼角滴下水珠儿
  黑夜淹没它
  它又从黎明浮出来
  
  晚上睡觉的时候
  我突然觉得有点害怕
  似乎听见那只鸟在啄咬窗子
  然后扑棱棱飞进我身体
  
        《侠客行》

  不会用袖箭、飞镖
       行路的人只喜欢在明处
       我喂养的鸦漆黑,无杂发
       刀在鞘里,剑在匣内
       浮名都飘在水上,去了别人家
       夕阳下,瘦马络绎不绝
       去赶一场场江湖盛会
       鼓乐阵阵,血雨腥风暗结
       我掉头走开,在天涯的旁边
       开出一片园子,除除草,养养花,
       夜黑风高时,也会出外走走
       捉回几条害虫,施在田里
       南山的菊就要开了
       篱笆墙边有人走来走去
       蝴蝶飞过,洒落一地金粉
发表于 2011-9-10 10: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霜儿的文字总让我感觉那么亲近~~
发表于 2011-9-13 18:49:24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容而精致。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0-29 00:51 , Processed in 0.050791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