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214|回复: 0
收起左侧

【收藏4】《芙蓉锦江》第2期编后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29 08:5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的是做事
——编后记

001
《芙蓉锦江》创刊后,“向度”与“门槛”成了诗人向我发问的两个关键词。“你们芙蓉锦江要干什么?”“你们芙蓉锦江要成什么诗派?”等等,使我感到自己似乎早已逝者如斯乎,仿佛“芙蓉锦江”不知是哪个朝代的尘埃,不幸落在了现代,背名误事,遭人嘲哄。要干什么?这还用问么?我在《创刊词》里早已写得清清楚楚:“传承成都接纳天下诗人造访的包容性”,“愿《芙蓉锦江》成为天下诗人之家”,就这么两点,说它们是“向度”,也可以;说它们是“门槛”,也行。无度之向或者无向之度,没有门槛的门槛也是门槛,成了《芙蓉锦江》问世之日起就抹不去的胎记,在这两个关键词的剌目下,我更愿意多做事,少开腔,用文本代替一切,不亦可乎?
002
话说多了仿佛就在做文字游戏。《芙蓉锦江》的向度是没有向度的向度,从任何一个方位看,成都都在盆地中心,是“天府之国的肚脐”,决定了我对所有好的诗歌都一视同仁,不管它属哪个门派或者没有门派。《芙蓉锦江》的门槛是没有门槛的门槛,决定了我对所有好的诗歌都敞开大门。任何一个海拔都可以当门,那是无门之门,众妙之门。所以我在《创刊词》中说道:“我非常怀念清花亮色的锦江。小时候在河里洗澡,天高皇帝远。”在这里,既没有皇帝,更没有领袖。或者说,每个诗人都是皇帝,每个诗人都是领袖。
003
《创刊词》中还的几句话:“当我在锦江洗澡的时候,一本名为《野草》的民刊正在地下活着,为了说真话,诗人冒了掉脑袋的危险。到了20世纪70年代末,另一本名为《锦江》的民刊从望江楼出发,把苏醒的花雨洒向人间。”“‘锦江春色来天地!’一位古代诗人早就这样说了。他说出了中国诗歌的宿命。”这些话的范围是“天”和“地”。天地决定了《芙蓉锦江》的存在,在这里,替天写诗、替大地抒情与替自己写诗是融为一体的事情,不分彼此,“天人合一”。成都诗人的最大特点就是天人合一,我行我素,开创了天下诗歌许多门派。一个诗人,不管他心志再高,才智再重,秉赋再远,最终都被天地笼罩着,为自己写诗,终究还是为天写诗,为地写诗,不管他愿不愿意,承不承认。所以古代诗人历来都是以天为我,以地为己,听天由命,赋得好诗。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读者是决定诗歌存在的最大世界。
004
天生我才必有用。“那些诗歌本能所离不了的真实思想与感情,那些自我、人性、心灵和与世抗衡的自由表达,从诗歌出发,又归宿诗歌”,应该是我们写作的共同祈盼。所以我说:我们的论坛叫做《芙蓉锦江.成都诗歌论坛》,严格地说,她其实是“天下诗歌论坛”。凸凹说:“这里是中国诗歌最低处。百川汇流,有容乃大。”从最低处到最高处,五湖为家,四海之内皆兄弟。凸凹把它概括得很好:“作为网络论坛,《芙蓉锦江》是周而复始的民主围坐,是门槛最矮的诗歌展厅,是诗歌的底部——它居于诗歌的最低处,像大海居于所有江河的最低处。”“作为一个诗象存在,它是所有流派、圈子外边的生态环境和美丽风景——他们总是扒开窗户将它了望、想象,并开门出行。它是一个场,气场、人场、诗场、聚场、居场、生场、磁场、射场……”
005
丙戍年的一个冬夜,凸凹和我在冉义中学的值班室里隔床睡梦,却在长时间的交谈中夜不能寐。从我们口中不断冒出的,是“芙蓉锦江”与“芙蓉锦江诗派”两个词。尤其是“芙蓉锦江诗派”这六个字,如一颗脆弱的火苗,照耀着两张若明若暗的面孔,以其微弱的焰力坚强地支撑着外面巨大的寒冬世界。我们相约:一定要在今年内写一篇“芙蓉锦江诗派”的文章,把我们的诗歌理念和创作愿景展示在《芙蓉锦江》的同仁面前,使这弱小的火苗演变为一个诗歌星座,从此占据中国诗意的一片天空,不可替代。我们为有这样的直觉和预感激动起来,而楼上凸凹运来的100本创刊号正在静悄悄地耐心等待我把它们邮向全国。
006
创刊号出来后,我们首先是忙分刊,尽快把样刊送达作者手中。分工:彭毅负责在他的“里约咖啡”向成都地区作者分发样刊,凸凹负责向龙泉、德阳、绵阳、内江等地作者分发,我负责向外地作者通过邮寄送达。事情就开始忙了起来。
007
创刊号264页,42万字,每本成本费20元,总支出13500元。文旦首先掏腰包5000元,彭毅掏1万元并又弄来3500元广告费,所以结余5000元,延为本期编印费用。分刊份额严格:主编、副主编各5本,执行主编20本,执行副主编:10本,重点栏目主持人各2本,作者各1本(共287位作者,600多首诗)共约300本,市文联市作协20本,编委各1本,诗歌委员会委员各1本,其中“身兼数职”的诗人(例如:王国平,副主任,副主编,委员,编委,副版主)只领一次,不重复计领。赠送全国兄弟诗歌论坛、诗歌报刊、有真实理论水平的诗评家、图书馆、重要诗歌支持者及其他《芙蓉锦江》友人约200本。杨然、凸凹、彭毅三主编签名本仅4本,已于2007年1月23日下午5时“沉隐”于世。三主编会晤于双流县中和镇龙鹰鸭王火锅店举行。夜7时结束。文旦因公未至。丁乂、王国平在外地未至。但杨然手头的三主编签名本后来因工作需要送给了邛崃市常务副市长徐耘,目的是想让《芙蓉锦江》将来在邛崃有更大充分发挥作用的天地。
008
邮寄样刊期间正是学校“两头忙”的收尾季节,3天统考,1天阅卷,1天统分和试卷分析,1天结算和审计,1天考核和评奖,1天行政总结和全校大会,1天散学典礼和经费发放,学校“两头忙”的9天收尾工作终于忙过,可以心平气和一点一滴邮寄样刊了。
009
每天早晨的懒觉照睡不误。但又必须按时起床,这就使我在长期的摸索实践中得出一整套紧密统筹时间的好方法。比如“刮胡10分钟”:1、电动剃须刀启动;2、边刮边走,步向办公楼(办公楼离我寝室直径距离为50米);3、打开办公楼卷帘门;4、打开办公室门;5、开灯;6、开电脑(开始自动杀菌扫描);7、泡茶;8、进入电脑桌面,让电脑再次进行江民杀毒;9、关门、下楼。以上9个步骤,分秒上环环相扣,错不得位。再次返回寝室,胡子也刮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事是洗漱、吃面,再次回到办公室,茶也冲出佳味了,电脑也平着方脸等我操弄了。
010
第一个跟贴的作者是张世明。我以给他寄刊为例,摸索出以下紧密统筹邮寄样刊的步骤(才知道邮寄样刊手续何其烦琐!):1、下载地址;2、打印地址;3在大信封上打印“印刷品”红印;4、粘贴地址;5、装刊;6、胶水封口;7、在大信封上十字架形贴透明胶(大信封纸脆,防止邮寄途中破损太甚);8、贴邮票(事先买好的);9、最后是跑邮局。以上9个步骤,也是分秒上环环相扣,错不得位。动作起来,很费时力。由于这期间,我还有一些市上、局上、片上、镇上的会议、活动要参加,只能抽空给大家邮寄。所以每天只能邮寄出10本左右,速度太慢,拖延了大家构建和谐社会以科学发展观统览全局德智体美劳全面大发展的好时光,实在对不起啊,我属虫(这是一条东方诗歌巨龙给我的定位),只好“慢慢来,不要招急”。最烦恼的是:我目前收刮到大信封只有80来个,尚有一部分作者装样刊的大信封我还要抽空到成都去找。所以,从今日起,只好按照跟贴先后顺序,《芙蓉锦江》创刊号样刊开始陆续寄出。先寄出一部分。每本邮资:6元。好吓人!
011
黄仲金2月7日发来邮件说:“今天收到一本,可能是后来寄的, 幸好封了两条胶带,不然整本书都不知破到什么地方去了,可能是路途远的原因,前面寄的,没有收到。另外,我这本的第一个印张的28、29、36、37、40、41页没有印有内容,发生了漏版。不知其他的人拿到了样刊,有没有这种情况,但愿只是我这一本,其他的设计与制作都很统一,感觉舒服、大气、安逸!”想来这真是天意,迄今为止,只有这一本错版,非他莫属,他是创刊号的设计者,该他收藏,羡慕他了。
012
创刊号出来后,各种意见纷至沓来,电话、交谈、书信、贴子等等,尤以桃都别园、愚木等诗人意见最为真诚,极多中肯,但由于刊中刊《走进诗意平乐》占了很大篇幅,所以有些栏目只好延期。
013
从本期起,特邀黄仲金先生为本刊副主编。本刊创刊号,从封面设计到版式设计,黄先生倾注了大量心血,水平高超,深得好评。身为诗人、画家、书法家的黄仲金先生,同时也是网络高手,为本刊的论坛运行出了许多好主意,做了许多实事,获得同仁赞赏。为此,特邀黄先生为本刊本坛副主编副版主,只望先生继续支持我们,使我们的诗歌工作更加出色。
014
办刊经费一直是我们操心的事。平乐政府出资主办了首届“走进诗意平乐”笔会,又出资出版本刊本期,主持平乐党政工作的邓蔚、曹映友二位诗歌热爱者,荣任本期执行主编副主编,情理均在,谢谢他们。
015
栏目分工是件很费心的事。我们在分工消息中写道:“《芙蓉锦江》创刊号在大家的努力下得以问世,影响较好,谢谢大家!创刊号拥有的优点这里不再复述,存在的问题却要引起大家的重视。其中一个问题,是几个栏目的组稿没有遵守截稿日期,这多少要拖出刊的后腿。本期不能再出现这样的问题。其他问题主要是有些组稿中个别作品水平不高,有的栏目组稿纯属‘临时抱佛脚’,准备不足,影响了组稿质量。这些不足,要在今后组稿中认真改正。”诗人参加组稿,担任栏目的主持人,最重要的就这两条:一是按时交货,二是质量要高。我们求助诗人参加组稿,就凭这两个标准。
016
两位副主编本期组稿较少,原因是王国平龙体欠安,周世通是“节后便北上南下忙至春运结束……烦呢!”,所以减轻了他们的编务。其他几个版主早已忙着过春节,北上的北上,南下的南下,所以我只好“春节闭门不出”,多做点事。
017
几首长诗首度进入《芙蓉锦江》,孙慧峰《第二日》、吴雪峰《2007:梦呓或献诗》、谢银恩《献辞》、曾令勇《返回》等等,占了大量版面,挤走了许多短诗的发表量。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宁愿少发作品,也要让好诗隆重凸现。太泛滥地发表作品,有伤《芙蓉锦江》身子。所以本期作者量明显减少,但我相信:好诗比率有较大提高。这正是我们的愿望。
018
有时候,不是作品质量影响了入选,而是格式。许岚等几位诗人的长诗无法进入《芙蓉锦江》,主要是因为它们用了长排句,我在编稿时无法用两栏式把它们编好,只好忍痛割爱。
019
本期编稿时恰逢过年,“春节期间又来麻烦大家组稿,甚为不安,但又无奈,主要是赶时间。本期埋单方(平乐政府)希望本期增设的刊中刊《走进诗意平乐》最好赶在旅游旺季到来时出版”,所以编印得很紧。好在凸凹、黄仲金、树才、胡亮、蒋蓝、席永君、王国平、陶春、发星、胡应鹏、李龙炳、胡仁泽、周渝霞等诗人都愿意牺牲自己的节日时间,使得本期得以出手,谢谢他们。
020
重要的是:做事情。这比任何牛皮都重要。正当编务甚紧之际,杜甫草堂博物馆谭暘打来电话,他们要在正月初六举办“杜甫杯”赛诗会暨“杜甫与当代诗歌”研讨会,真是忙中出忙,而我那天恰好有市上接待抽不开身,幸好王国平他们辛苦一场,活动搞得还不错。冉云飞、柏桦、何小竹、牛放、席永君、孙文波、朱晓剑、马明林、张凤霞、晓曲等诗人作家汇聚一堂,为今后草堂跟《芙蓉锦江》联办诗歌活动开了个好头。我的看法是,即有其一,自有其二,活动难免没有秕漏,只要注意纠正,将来会有更多事情可做呵。若在侧边高瞻远瞩等现货,也许永远只能一事无成闹嚷嚷。
021
冉义邮所春节期间邮票卖光,创刊号封贴好几十本堆在桌面上,几天都不能行走。跑了许多趟总是一句话:“分局没取货。”如果到城里卖,那就只能到城里寄,每天要多出6、7元邮资,很不划算,只好耐着性子等。一直等到正月初九,才把第六、七、八批样刊寄出,耽误了多少朋友的期待时光,甚为不安。好在样刊终于寄完。下一回,该哪位来承担这份苦差事,我心里也没底,弄不好,还是我揽着。总之两个字:做事。
022
不知不觉柳绿许多天了。今年我是头一回错过看柳绿的时光。
023
窗外春光明媚,黄昏跟培培去散步,满目雪白花黄,空气中夹杂着花粉的清香与野草的鲜味,心旷神怡,她说:双休日无论如何不准你做事,跟我出去春游。我唯唯诺诺。3月1日向远望去,川西平原宽广无比的油菜花开始进入高潮期,令人心潮澎湃。我把第6、7、8批创刊号样刊60本寄出,松了口气。这时收到一个手机信息:“《芙蓉锦江》诗刊已发放完毕,幸好我多拿了点,否则远不够需求,最后我得了2本。祝新春新喜。彭毅。”这位彭老总,不仅为创刊号出资万元,而且跟我一样,默默承担着发放样刊的重活。他发放了成都地区一百多位作者的样刊,辛苦他了。再次谢谢他,谢谢诗人彭毅。
024
统稿过程中,发现所有栏目都超过了预定的页码,如果不加以协调,适当减码,原汁原味统上去,本期肯定要比原计划多出至少200页。这当然是不行的。因此,第一个删下50%的,是《杨然创作年表》,主要删掉了诗歌活动和影响方面的文字,创作方面的文字则删掉了一半文字来丢。第二批删掉的,是作者重复的作品。凡在《走进诗意平乐》中有作品的作者,其他栏目原则上不再出现。这样协调的结果,自然要得罪一批诗人和栏目主持人。为了确保刊物如期出版,我只好厚着这张老脸,一个人承当得罪人的活路。(后来栏目主持人胡亮坚持不删杨然文字,另当别论)
025
统稿过程中最烦恼的是许多稿子是栏目主持人直接从网上下载来的,没有作多少加工,就甩给了我。格式上的水土不合是常有的事,常常在分栏时就发生可怕的粘扯,在行与列上大闹别扭。在这方面,我恨透了李龙炳发星凸凹他们,因为他们发来的稿子在这方面表现最为出色,害得我耗费了更多时间。特别是《独立专辑》,弄了几次都没弄伸抖,甩给胡应鹏去整,他比我能干,很快就把它们摆平了。好家伙!
026
截稿了。栏目稿件都超编了。王国平的栏目迟迟未到,只好下期用了。胡亮的《浣花溪.诗歌自由谈》延至下期用。胡仁泽还有三人诗稿未到,无法等了。周世通这期算他忙于春运,下期就要让他多干点活了。郑兴明等编委的稿子一直没有收到,也无法再等下去了。还有好多话没写完呢,不想写了。总之,更多的是做事:芙蓉锦江,成都诗歌,天下诗歌。
杨然丁亥年正月十八于斜江村(发表于《芙蓉锦江》2007年总第2期)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3 19:57 , Processed in 0.056437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