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298|回复: 3
收起左侧

小诗一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25 10: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首诗》

沿着你长长的腿的长廊
我想在你温柔的腹部
寻找到我舒适的卧塌
在你神秘的闺房,幽深的
水帘洞,我想作一次畅游
我还想在你乳房的阳台上
看一看星星点灯。然而
你却以一个闪亮的转身
领引我来到你光洁的背的客厅
又带我来到了你嘴唇的厨房
吃完了最后的晚餐。后来呢
在你泪水涟涟的眼的卫生间
我写下了给你的一首诗


《低语》

爱你笑声里的唇红齿白
也爱你夜里流泪的双眼

爱我两手空空的富有
也爱我风霜雪雨的晴天

轻抚月色 紧握阳光
我们的心宁静而又温馨

怀着最初的梦想喃喃低语
在诗笺上写下最后的家园

让我们飞越世事烟云
沉入一生的爱 现在和永远


《远距离爱你》

爱是一场战争
保持距离
这是我们唯一的自卫方式
爱人 你目光的子弹
在途中纷纷落地
我手势的枪口
在想象中把你俘虏
一次次的刀光剑影
一场场的枪林弹雨
但我们不会真的死去


《感觉》

昨夜梦见了血光之灾
今天果然心身分离

可剜出的心仍在跳动
只是跳得有些怪异

腰斩的身子仍在行动
可行动得有些诡秘

我无法说出这些感觉
阳光割断了我的喉咙


《平安》

好人一生平安。
是祈祷?是慰籍?
还是自欺欺人?
是白色的讽刺?
是黑色的幽默?
还是彩色的谎言?
我不要做好人,
是好人做我。
我也不要平安,
我流过浪,坐过牢,
我能吃能睡,
也能折腾。
好人一样幸福,
坏人一样平安。


《走》

我很想出门走走
能随便走走
这是一个真实的幸福
路在我的脚下
脚在我的腿上
我是一个健康的人
我很想出门走走
不乞望撞上财神
也不幻想什么艳遇
只是想自由自在地走
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
走在人流里


《无题》

党政机关
有武警战士站岗
企事业单位呢
有保安、保卫人员值班
就连我居住的小区
也聘请了几个老头守门
在农村,农民兄弟
会喂养几只狗
来看门护院


《网络》

我并不认为网络是虚拟的
虚拟的只有自己的一颗心
还有敲出的虚拟的一首诗

而网络的真实超越了我的
想象。就象我不能理解的
宇宙。充满了神秘的黑洞

但它并不能下载我的命运
而我能点击给你的也只有
真实的生活和虚拟的故事


《遗忘》

看过的书
如果不是书上
画满了圈圈杠杠
我不记得我曾看过

去过的地方
也没有任何印象
如果不是照片为证
我不承认我曾去过

曾经认识的人
我也忘了
一张名片从书中掉出
但我不知道是谁


《诗人》

(一)
是鲁迅笔下的苍蝇
只要能飞鸣就偏要飞鸣
给舒服者一些小不舒服

是杨朔笔下的蜜蜂
虽然,酿的是蜜
但也会拼死一蜇

是沉戈笔下的蚊子
针砭时弊,一针见血
嘤嘤嘤,嗡嗡嗡

(二)
是安徒生笔下的小男孩
是一个不会说谎的孩子
是为真理而献身的布鲁诺

是高尔基笔下的丹柯
是一颗燃烧的青春之心
是被缚的普罗米修斯

是海明威笔下的渔夫
是老人与海,是鱼死网破
是推石上山的西西弗斯


《历史》

第一历史
即历史上发生过的事情
连鬼都不知道
但有神会知道

第二历史
即成功者钦定的历史
连鬼都不相信
但有人会相信

第三历史
即一个人的历史
一个人的心灵历
鬼神夜哭 我将大笑


《馒头中国》

俺们现在不吃血馒头了
知道人血馒头治不了痨病
治不了愚昧的中国病
能治病的还是西医西药
中医中药却有个泻下法
因为现在俺们中毒了
俺们吃了毒馒头了
吃了掺合着这个剂那个素的毒馒头
从毒米毒面毒油毒菜毒果……
直至老百娃吃得最为普通的馒头
也成了毒馒头
直至俺们吃成土馒头
吃成一个又一个的土馒头
连绵不绝如祖国大好河山
如馒头中国 中国馒头


《毒馒头》

原来白面馒头是加增白剂的
原来玉米馒头是用柠檬黄染的
原来甜馒头是添了甜蜜素的
原来馒头统统都是要加防腐剂的

原来做馒头的是不吃自己做的馒头的
原来负责监管的官员都是不管事的
原来特别能干大事的“特色大国”
是不屑干好“食品安全”之屁大的事的

原来毒馒头都是给俺们老百姓吃的
原来吃出来的病是可以吃回去的
原来毒馒头是可以当做以毒攻毒的食疗的
原来心情好胃口就好吃嘛嘛香


《西瓜爆炸》

不是地球爆炸
也不是地雷爆炸
而是西瓜爆炸
是大棚里的西瓜突然爆炸了
是植物膨大剂用多了
是国家对这些植物激素至今尚无管理办法
是专家各说各的理,振振有词
是瓜农们血本无归,废物利用
是把爆炸的西瓜喂给猪吃
是猪把吃下的瓜毒藏在肉里
是俺把吃下的肉毒藏在心里
且投毒社会:以一首毒草诗
污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时代》

保姆,前面再加个小字(或老字)
小(老)保姆,不就是当仆人嘛
那是旧社会,人剥削人呀

现在改称家政服务员了
时代在进步呀,说不准
服务之余,还真的能
当当家,理理政呐

如果,一不小心
成了人民公仆
那就被人民服务了
注意,还要全心全意哟




通信地址:432000 湖北省孝感市九十六信箱 沉戈(沈革)收

手机号码:13995857517

电子邮箱:chenge.2006@163.com

一句话诗观:  诗是什么?我不知道。

发表于 2011-8-25 21: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沉戈
 楼主| 发表于 2011-8-26 09: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问好!
发表于 2011-9-3 10:0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3 18:28 , Processed in 0.039212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