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532|回复: 6
收起左侧

新厝刊1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17 21: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厝刊》10首
□作二

《水泥路面》

宽阔的水泥路面在春天的早晨驶过去
就像山野少女的小腹:坚。平。手感肯定好极了
一些中年的征尘可以在侧面小眯一会儿累眼
甚至一些汗水和指尖也能达到目的
只是每当我偷窥或明视这瑰宝时
她总在做剖膛破腹的特大型手术
看到的只是外翻的肌肉
没有麻醉师。看不到输液器
拉开和缝合的都是一些无需消毒的粗糙器械
这没病的患者伤口的愈合能力比朝阳还好
可当我再次驶过这些疤痕
我的技术和机器都一起颤抖
08.03.13.08:38在学校办公室

《前途》

左手肱骨骨折。右手小臂挂瓶
还来不及象重症头的伤者
仰天长啸也能吃喝拉撒睡
还没有掌握金鸡独立
和用脚解手的特技
就是再爱的人也不能涉足
粘贴性别文字的大众卫生区

一泡药味的尿不定时拳击我的小腹
为了保全撒尿的气节
把滞留在本科和研究生之间的
三不管地带的独生儿子揪回来
面对垂直的尿槽
我们父子排成最简易的纵队
我提溜着尿具
儿子在我后面高擎着药器

如果在家里
如果不撒尿
我的这点硬伤是不需要儿子的
2008.06.11.06:54

《两个老公老婆和一次骨折》

老婆是一个捡破烂的
或者唇齿阳光一些说是收破烂的
在黄塘高速路口的立交水沟上峰
再一次以摔的初级动作
从水沟底深入到更底层的水沟
膝关节以上点的股骨
蹿过一线红彤彤的闪电
那骨头的叫声被封锁在松垮的皮肉中央

白天老婆有五个儿子两个女婿
忘了数的亲戚在病床前还找不到座位
就想起山里的老家和猪仔
在夜里甚至日落之前
日升之后的一大段光阴里
74岁的老公比71岁老婆更孤独
但他嘴唇角那杨柑一样甜的憨笑
一直高高挂在老枝头
像一盏1瓦的绿灯
不分昼夜的照耀着老公
总是把倒盆端得比饭碗更有水平

28号病床是老婆的床单位
像一个冷怕了的弃妇
最紧的偎依在巨大的病房唯一的南窗下
朝阳连余光都不瞥一眼的南窗
夕阳的光辉像瀑布一样倾盆而下
沐浴了这对老公老婆
老婆平躺地支起左腿
老公裸露的脊背最阳光
这组雕塑改变了夕阳的形态
老公叫金枝
老婆叫秀华。我更愿意叫她玉叶
我们都不知道他们的姓氏
2008.07.06.07:54

《在新秋的晚霞和霓虹灯下候客的三个摩托车工》

晚霞的疲惫是可视状态
成团蜷曲在摩托后座
急于回家
提早履职的霓虹灯
想在黑暗中多领取两三个钟点的薪水

三辆杂牌的摩托车
三个用劣质烟头照亮自己眼前的男人
多么象三对相濡以沫的老夫妻
一字排开在夕阳哆嗦的目光下
在新镇政府的背后
在老洗脚城的斜正对面

他们都不是鸭
绝不可能先知春江的水暖
他们没有资历和水性做当代甚至古典的鸭
一贯的早出晚归
他们所先知的都是四季的一点冷
2008.10.21.23:30

《放雕吹鳖》

寒甚至沉疴没有资格入住
与血无关的祠堂的请假条
吆喝总是阴柔的
正当的防卫站在被告席
无纸的文字
把粗细的双腿紧贴在01路公交站牌

干净的思绪恰似新锈的线材
有些硬有些直
可这些硬和这些直
最符合制作
钢的软和弯与盐无关

是见过比雕更勾的爪
比鳖还低一些的重心
但你唇齿之间的放雕吹鳖
我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动作
角度和隐秘艺术
比强大结束得更瞬间
2008.12.07.23:17

《新闻事件》

我甚至不知道一尾鲨鲑是如何死亡的
就像一颗子弹是如何被击落的
更像法官穿戴镣铐的情景
我至今没有影像和想象

他们是一对打金子的翁某
在小半岛的木麻黄门口守护一些金属
没暝没日的锻炼
以金为生时常忘了金子的市场价格

一尾1500克的鲨鲑
学名也叫做河豚鱼
是他们向友情索要的物质
“吃鲨鲑会死人的。要杀洗清气”

提醒到告诫直至箴言
像三把密实度很高的黄花梨木隼
严丝合缝的契入金黄的沙滩
坦平如新镜

男一号拿鲨鲑做下酒菜
三个小时后鲨鲑把他的呼吸灭了
女主角至今还在急救病房
随医生的食指转动眼球

这起故意杀人案
原告雇不到律师请不了啦啦队
有人说他们以铜充金赚了侥幸钱
有人说是他们的父母收回了孝道
2009.02.19.13:11

《硝膏》

更深层的暗热正在对肌肉发动一场政变
红。肿。甚至假痒
封锁了头发的轻易扬甩
不确定的暗疾比绝症来的招数更绝
石板材比棉絮还要飘
不可能的脚踏实地
猜测和先锋霉素都败下阵来
眼睛一闭。老天就不再亮了

在针和刀进入的罅隙地带
麻药使神经整条整条的发抖
而一腔微黄的热血从命门潺潺流出
驶恁老母的!来一帖黑布的无名硝膏
一觉醒过来硝膏成为最成功的逃逸犯
伤口已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2009.04.05.14:58

《满月》

谁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没影没一迹
要不那搭配的男女固定不是夫妻
了尾聪和咸菜尾这双80后夫妇
日也搭配,暝也搭配
生目睭看看了尾聪的腰骨
咸菜尾铺邦一款的脚仓
就知道他两个男女搭配的干活累不累?

他们每日都得向黑暗签到
暗无天日就是干活的起始时间
他们是叫天亮的人
天至今还黑着的那一日
这对80后搭配吊机砖的夫妇
在底下搬运装载的是咸菜尾
高高在上驾驶的就是了尾聪
所有的事故最凄惨的还不是结果
他们的那天塌下来啦
四柱80后的腿直了弯不了三柱
出院的那天恰好洋边村有人分丁包
半斤一个的大丁包
直了双腿的咸菜尾诅了咒:
我们这双破相人若会再生,生个打捕仔
我们也分大丁包
还要搬大戏演投影

天公保庇乡下艰苦人
今暗了尾聪和咸菜尾的头胎打捕仔做满月
家门口的录像投影从暗头就开始比比呯呯
祖厝大埕的高甲戏咿咿呀呀
有气没力大声小息紧锣密鼓恰好放了炮
村路口大红充气彩门顶的双龙戏珠
一直向日葵一样找不准光源
2009.06.16.00:18

《乡下自酌》

已经把呼朋唤友的声道封闭了
自斟自酌也得在乡下靠近半暝的十点
在土法上马的厝埕西北角靠内一些
把牛舌鱼梭鲶等等新鲜得臭腥的水湄海鲜
像纸砚一般布置在欧神诺地板砖搭起的餐桌
屏住声息。把绍兴师爷像狼毫一样举重若轻
一整瓶温热墨汁就这样倒进心底
那口乌黑的底气吐出来
元宵的大月亮都不得不丢了光明的一面
有新的秘密就因为旧的秘密已经守不住
前年的苦夏我的声音最苦
在大都市橄榄绿的无影灯下无话可说
这腔经过技术处理的声学成就不了歌手
乡下的土厝埕就是瓶装的绍兴师爷
或者王朝半干白。嘘
2009.07.02.23:05

《丑时头》

丑时头被一泡身体内部温热的惠泉啤酒激醒
已经三年甚至五载没有在这个时段如此冷静
在日子的最起始阶段
孤独就像黎明前的黑暗
阴冷
而且厚重
床头壁灯率先旋开朦胧睡眼
电视贼一样说话
显示器的窗口风情万千几乎就是色情
贼们的对话只留下一叶叶脸孔
大名贼名一个个从液晶侧面堕落下来
窗口的色情只记住读音
手指已不再拥有形体或形骸的书写姿势
没意思
最后还是叫空调不再睡眠。自己继续不清醒
2009.07.27.07:50

作者简介:作二。姓陈。1962年生。福建省惠安县净峰镇洋边村新厝刊人。诗歌写作者,中学语文高级教师。福建作协会员,《惠安诗歌》主编。出版诗集《与海通行》《新厝刊》。


通信地址:福建省惠安净峰中学  陈作二
邮政编码;362142
手机号码:18960478123
QQ号码:289345876  

发表于 2011-8-18 08: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常来!
发表于 2011-8-18 10:2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二来!{:4_102:}
发表于 2011-9-3 10: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
发表于 2011-9-9 19:50: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秋快乐!
发表于 2011-9-10 00: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来的,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1-9-18 20:25:4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家。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8-4 14:09 , Processed in 0.035327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