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430|回复: 3
收起左侧

[新诗] 再发一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17 12:5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为一个准藏民》



外面正下着雨,帐子里几只苍蝇

营营嗡嗡的。我讨厌它们

可是今晚我不会赶它们出去

亲爱的,你来了

我得表现出无限的爱意

你知道我在青海呢,看惯了蓝天白云

作为一个准藏民,我想跟你到雨中

再站一站,看一看

并且数一数那些刚刚归来的牛羊

隐隐轻雷,伴着闪电

一头白牦牛把脖子探出围栏

今天下午,在西边的什乃亥草场

就是它盯着我看了好久

我不知道做错了什么

除一大早,多看了做饭的卓玛两眼




《故乡的棉花》



在恰卜恰,见不到玉米、棉花、大豆、高粱

那些我所熟知的作物。漫山坡上

只有青草。间或,有一小片一小片的青稞

好长时间,我把它们当成了小麦

已经立秋了,它们还没熟呢

这时节,在鲁南、在苏北

棉花们已经白成了一片,模糊了两省的界限

广袤的田野里,到处都是拾花的女人



《夏拉日干山顶上的晴空》



山顶上的晴空浮着几只苍鹰

鱼漂一动不动。风若有若无

几只小羊跳来跳去

总是捉不住自已的影子

一群牦牛涌上路基

黑的、白的,一言不发

老何停车示意它们通过

拐过一个垭口,他才回过神

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我没问为什么

也跟着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在什乃亥草原》



驱车两小时,就是为了在什乃亥草原

迎风喝下,一杯杯青稞酒

平措的女人偶尔转过身来看看

随后又低下头去拔弄炉火

平措家的羊群也是埋下头去

在湖边吃草。似乎早就忘了

它们当中的一只卧在硕大的搪瓷盘中

身上洒满了青葱。不远处

湖水波光闪闪,白鸥上下翻飞

风中的哈达发出低沉、轻快的啸声



《恰卜恰的雨》



可能是在半夜,下雨了

我听见雨敲打着窗子

它们肯定也在敲打别的什么

只是我没有听见罢了

以往这个时候

睡在里屋的祖母总是问

把窗子关好了没有

今晚,在恰卜恰

我确实忘了把窗子关好

我能听见它们啪啪啪地

打在水泥地上

不时有水屑儿飞溅到脸上

窗子就不要关了吧

反正没有多久天就该亮了



《雨中的经幡——》


在恰卜恰,所能看到的经幡大都出现在垭口、山头

状如门楣,或松树。八月的雨

说来就来。当它们湿透了,卯足了劲儿

那就是一根根绳索——

捆住一个人上山的路,捆住山下大片大片的草场

雨水敲打着车窗,留下难以捉摸的手印



《听多杰讲述五百只羊》


下雨了,它们没理会;打闪了,它们也没理会

昨天,在塘格木有五百只羊死于雷击

后来,山洪暴发,把它们冲了下去

再后来,乌云渐渐露出白云的模样

巨大的彩虹占据了大半个草原

多杰说起这些,脸上的麻点似乎也露出了霞光




该贴已经同步到 还叫悟空的微博
发表于 2011-8-19 09: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都喜欢,多么淳朴。
发表于 2011-8-19 15: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多么自在。
发表于 2011-8-22 09:5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乡的棉花》《听多杰讲述五百只羊》,优秀。

《在什乃亥草原》

驱车两小时,就是为了在什乃亥草原
迎风喝下,一杯杯青稞酒
平措的女人偶尔转过身来看看
随后又低下头去拔弄炉火
平措家的羊群也是埋下头去
在湖边吃草。似乎早就忘了
它们当中的一只卧在硕大的搪瓷盘中
身上洒满了青葱
风中的哈达发出低沉、轻快的啸声

我帮你删了两句,哈哈哈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7 02:42 , Processed in 0.038158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