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643|回复: 5
收起左侧

[评论] 北岛的错误因果逻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14 13:4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岛的错误因果逻辑

北岛是名人了。因此,名人的错误便也拿出来当“道理”来用了。这是谁的逻辑呢?

北岛引用里尔克的那句话的前后内容是什么?断章取义本身就是一个制造错误逻辑的最佳前提。北岛如此,北岛们如此,还有更多的北岛奴们也如此。

北岛引用完里尔克那句话之后, 便开始了他的错误逻辑演绎。“对一个诗人来说,困难的是如何保持和生活的距离”,其中至少有三个名词北岛必须明确,然后才能向下演绎:诗人,生活和困难。
什么叫诗人?这个定义界定不好如何下结论?此诗人与彼诗人能一样吗?此诗人可以写出诗歌那种分行的东西,但转身就为了利益把朋友亲人出卖了;彼诗人则为了灵魂的纯净宁可丧失生命。这两种人在面对同样一种问题时,结果会一样吗?处理问题的态度和困难度能一致吗?
什么叫生活?同样需要定义。A生活是生活,B生活也是生活。花天酒地是生活,清贫如洗也是生活。人们可以选择,也可以放弃。将外物视作普通存在材料时,花天酒地和一贫如洗不会在这类人的心里产生不平,或者产生什么感受,甚至很可能是相反,对花天酒地产生厌倦。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完全由个人的价值观念决定。不喜欢物质生活过于繁复的人,根本就不会去为本质的诗歌创作去努力,他怎么会遭遇花天酒地呢?
什么是困难?这个定义更需要因人而异,是不是在北岛眼里,放弃奢华很困难呢?但对特雷莎嬷嬷那样的圣人来说,奢华是罪孽,会困难吗?拒绝还恐来不及呢。呵呵!
说到这里,就可以看出来了吧,北岛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没有好日子却向好日子奢望,有了好日子就担心写不出困难悲悯愤怒的诗歌来了是吗?诗歌写作难道就是这类含义吗?

如果一个人能够写出好的诗歌,你给他什么奢华的生活,他也依然能写出来。如果奢华的生活对这样的诗人产生了负面影响时,这样的诗人就会自动选择放弃奢华的生活而回归他喜欢的赤贫中去。这有什么困难吗?

有豪宅的人是喜欢豪宅并为之奋斗的人,他们怎么可能为诗歌去奋斗呢?而既可以为诗歌奋斗,又可以为豪宅奋斗的人(我们假定有这种人),那么他是不是就该两不误呢?能因为豪宅而放弃诗歌写作的人,从最初的诗歌写作动机恐怕就出现了问题。这也是我在该博客中与其他网友进行交流时会反复提醒对方追问自己:诗歌写作的动机到底是什么?如果是虚荣,最好别干这事儿。这事带不来这种东西。

其实,写不出好诗歌作品来是因为自己对世界,对生活的认知深度不够,对生命的理解深度不够。跟赤不赤没有因的关系。而且这个关系刚好该是反过来的,是因为对生活理解的不够,对生命认知的不够,对世界本质的领悟不够,才会出现精神赤贫,才会出现危机,才会去为奢华的生活忘乎所以。

我们见过不少放弃奢华生活而去过苦日子的人,刚刚说过的特雷莎嬷嬷就是一个伟大典范,此外,还有维特根斯坦这样的哲学家(不是很多人就爱搬弄这些名人吗),甘愿放弃自己的财产到贫苦的地方去过他希望的生活,而在临死前告诉他的朋友说:他认为他的一生过得非常精彩有意义。

人的行动不是受外界直接作用的,而是受作用于自己的思想甚至心灵的直到力量。这是根本,这是因,在这样的根本和因的作用下,才会有一系列的外在行动。某天,这个人忽然选择了与他之前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时,那说明他内心世界产生了变化。

事实上,北岛要说的那个东西,当是如此:一个希望过奢华生活的人基本上不会热爱诗歌,更难以创作出优秀的诗歌作品。因为,他们选择那样的生活说明他们在对待生活的态度上是与诗人的生活态度相背离的。

上面这句话不是我想说的,而是如果按照北岛的“逻辑”来摆正的一种逻辑关系。

诗人决定选择过什么样的生活不是根本的,根本是他能不能再过那些奢华的生活同时不被奢华所动,明白奢华的生活不过一种表面的样子,是给本人看的,幸福与否是自己的个人真实感受。真正的诗人,在诗歌创作时需要的可能是笔,纸,或电源,电脑之类的工具,至于身处何处,他们都会瞬间忘怀。

逻辑问题是很多人自身存在的问题。这个问题的最大害处就在于他们根本不尊重逻辑,更不知道什么是逻辑,总是“我认为”,“我相信”……事实是什么,他们才不管呢。

之前曾经强调过,逻辑就是遵从客观,让存在去决定意识,而不是用意识去决定存在。

北岛的逻辑是用在用他的意识去分析存在。

先说到这里,没那么大工夫分析他后面的错误了。这个错误都存在了,后面也就没的可看了。

我真为他所在的那所大学感到脸红,更为他所教的学生担心,这样的人,怎么能教好其他人呢?不过,他如此,其他人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呢?

悲哀!

(有错字,没时间改,回头吧。抱歉了)

附原文:




北岛:精神赤贫才是最大的危机 (阅371次)
2011-08-11

在刚刚结束的香港书展上,近年处于“半隐居”状态的诗人北岛与读者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交流。年过花甲的北岛身着浅灰色西装和白色衬衫,他神情平静,事先准备了讲稿,以缓慢语速向全场数百名观众演讲。
  
    生活与诗歌难以兼得
  北岛援引了奥地利诗人里尔克在《安魂曲》中的诗句:“因为生活和伟大的作品之间/总存在着某种古老的敌意”。指出“对于诗人来说,困难的是如何保持和生活的距离”。对于何为“古老的敌意”,他给出了这样的解释:“从字面上来看,古老,即指原初的,带有传统意味的,甚至可以追溯到文字与写作的源头。敌意,则是一种诗意的说法,其实指的是某种内在的紧张关系与悖论”。

  “如果里尔克安居乐业,拥有三五套房子,甚至是大房地产商,挥金如土,他能写出像《秋日》、《杜伊诺哀歌》这样的传世之作吗?如果卡夫卡从未生活在父亲的阴影中,而少年得志、婚姻幸福,一本本出书,整天忙着数版税,他能写出《城堡》、《审判》这样改变世界小说景象的作品吗?”在北岛的假设中,安居乐业与伟大的作品两者似乎就如鱼和熊掌,难以兼得。他用华莱士·斯蒂文和歌德的例子说明:在表面的优渥生活中,平静的表象之下,同样可以看到这种潜在的古老的敌意。

  北岛曾经历过二十多年的漂泊生活,做过六年的混凝土工、五年的铁匠,他笑称自己曾经是个“抡大锤”的。当年,他与一群知识青年被抛到社会底层,彻底改变了生活方式,开始反省,对语言变得敏感。而漂泊中“在不同环境中写作,就是古老的敌意”。同样的,他因此“有一个更大的地图,和更复杂的文化现象对话”。诗人在演讲最后指出:“可怕的不是苦难与失败,而是我们对于自己的处境浑然不知”。比起生活的动荡与漂泊,精神赤贫才是最大的危机。
  
    作家与母语关系紧张

  在演讲中,北岛指出,古老的敌意包括三组紧张关系:“一个作家和他所处时代的紧张关系”、“一个作家和他母语的紧张关系”、“一个作家和他本人写作的紧张关系”。他还对这三组紧张关系进行了通俗的概括:“作家不仅要和世界过不去,第二要和自己的母语过不去,第三还得跟自己过不去”。他认为作家必须如此,自己和自己较劲,“这是最后一道防线,如果这道防线都没有,就算是对这个世界彻底投降了,同流合污,无可救药”。而“一个严肃的作家,必须对自己的写作,保持高度的警惕和反省精神”。

  回想起三十多年前,北岛说,当时汉语面临巨大的危机,那时“官方话语几乎禁锢了每个人的思想和表达方式”。他举了一个例子:“年轻人已经不会谈恋爱了,所有恋爱的语言已经消失,不像现在是泛滥了。比如,如果你要向一个你爱慕的人表达微妙的感情的时候,你会写道:‘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着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的。’”他认为,当时“诗歌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挽救汉语的作用”。因为“诗歌向僵化的官方话语提出了挑战”。

  北岛同时指出,今天汉语所面临的新的困境,“在去意识形态化以后,现代汉语陷入了新的危机,可以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斥着语言垃圾的时代”。一方面是行话无所不在,“包括学者的行话、商人的行话、政客的行话”。行话同样渗透到了高等教育之中,“写论文就是一个把行话具体实现的过程”。另一方面是“沉渣泛起的语言的泡沫,包括娱乐语言、网络语言和新媒体语言。在所谓全球化的网络时代,这种雅俗结合所构成的最大的公约数,正在简化人类语言的表现力”。我们的语言再次变得苍白无力,北岛倡议所有的作家面对这样的现实,“超越语言的垃圾,恢复汉语的丰富、敏锐、新鲜,重新为世界命名”。
  
 写作与孤独相伴而生

  北岛把写作比做手艺:“写作是一门手艺,与其他手艺不同的是,这是一门心灵的手艺,要真心诚意,这是孤独的手艺,必一意孤行。每个以写作为毕生事业的手艺人,都要经历这一法则的考验,唯有诚惶诚恐,如履薄冰”。

  在他眼里,网络这一新兴而势不可挡的新媒体是很好的传播的媒体和工具,也是一场灾难。“诗歌像酿酒,埋在黑暗中,却很长时间才可能成为好酒”。他觉得现在仍然应该读诗,读纸书,而不是把生命的三分之一甚至更多奉献给网络。

  当下的文坛人声鼎沸,喧嚣四起,娱乐化、商业化与写作渐渐关系密切。部分作家的高频率曝光与出镜,与深居简出的北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对于近年来作家的粉丝成群现象,北岛言辞犀利:“粉丝是商业化的阴谋”。他把粉丝现象比做“小邪教”,认为其中“充满了煽动性与蛊惑色彩。教主就是作者,骗钱、骗色,教徒,就是粉丝,得到不同程度的心理安慰”。“这本来是娱乐圈的事,现在扩展到文学界和文化界,这和我们整个文化的低幼化倾向有关”。在他看来,这一“低幼化”的后果与表现是:“作家不再引导读者,而是一再的降低写作水准和标准,为了迎合更多的读者。这是一种恶性循环,由于作家与读者形成的共谋关系,导致我们的文化(严肃、娱乐)都不断的粗鄙化、泡沫化”。他坚定自己的立场是“反粉丝”的,作家应该是一个非常孤独的职业,“诗歌是文化的标高”,不会拥有大众的读者。他建议那些所谓的粉丝也需要古老的敌意,怀疑他崇拜的作家,监督自己所热爱的作家。

  北岛坚持着他的孤独,他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成功的人,因为失败与古老的敌意紧密相联。作为作家,获得奖金这样看得见成功都是非常表面的。他真正看重的是自己内心是否承认自己的作品以及同行的认可。诗人需要和生活保持距离,写作与孤独紧密相连,面对着古老的敌意,北岛说幸运的是自己从未放弃写作。




作者:潘懿敏  来源:文学报


发表于 2011-8-14 16: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诗人的生活逻辑是否一脉相承,这很重要。你可以系统分析一下北岛的生活逻辑。
 楼主| 发表于 2011-8-14 16:4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圣童 于 2011-8-14 16:57 编辑

谢麦田!我特喜欢你的名字,我有部电影短片的剧本就是这个名字《麦田》,原来叫《都市麦田》。

生活逻辑属于价值观系统,在我日后的《神性本体形式逻辑哲学》中会涉及。诗人的生活逻辑,我认为在于对诗本体的认知上,这个问题已经在《神性本体哲学》和即将出版的《神性本体诗学》一书中解决。
至于北岛本人的生活逻辑,我真的没兴趣,他构不成我们生活时代的重量,这枚砝码更不足以浪费我的时间去考察。只是他解读里尔克那句话的逻辑错误实在让人难以下咽,所以才点一下。里尔克那句话中的“敌意”很令人质疑,首先它的汉语翻译和原文的意义是否等价是个问题,其次如果理解这个“敌意”是另一个问题,诗歌在应用词语时对词语进行的越位性使用是第三个问题。
中国人有个大毛病,凡事要提别人,要提名人,名人和我们没关系,拉大旗作虎皮不过是狐假虎威而已。

北岛完全可以写他自己的东西,谈他自己的体会,弄出个里尔克有什么好呢?何况里尔克这个人本人又存在多少值得批判的东西呢?崇洋媚外,似乎在很多人身上都这么牢固地存在着。

北岛在国外呆了这么多年,似乎根本没有了解国外学术或艺术创作的最重要标准:要有你自己的独到见解,别人的观点只是在界定你所研究问题的“独立空间”时作为清理的依据来使用,就是说,提到别人,就是告诉大家,这个问题已经有人说过了,研究过了,因此,这个部分不在我的研究范围内。我要研究的一定是没有人研究过的,或者别人研究过了,但研究得出现了问题,我对这个前人研究过的问题有重新的修整内容。这是学术论文的“绪论”所常常完成的任务。

显然,北岛对这个一窍不通,他根本就没进入过西方的学术圈。

学术问题是完全的西方产物,中国的学术是对西方学术观念的一种极不到位的引入,引入过程进行了特别可怕的篡改。今天中国学术界产生的诸多问题都与此有几大的关系。

好了,越说越麻烦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8-15 00: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圣童 于 2011-8-15 00:55 编辑

很欣赏黑环难得糊涂的处世态度(我见过糊涂的,但还没见过像黑环这么糊涂的)。特别是那种是非不分的态度,特别中庸,颇有儒家风范。

只是本人学不来。只好远远欣赏了。

但有一点需要跟黑环讨教,既然黑环认为话语这东西不需要那么逻辑,黑环干吗还要表达自己的观点呢?黑环的观点难道不是一种基本的逻辑表述吗?似是而非可能对黑环来说比较好,黑环有必要用自己的一家之言要求别人不可以一家之言吗?黑环又是表达了一种什么真理呢?

话语这东西到底要不要严格逻辑,这件事我看还真由不得黑环一个人说了算。比如,723发生后某些领导表达出的那些“话语”,都是通过不讲逻辑的方式表达出来的。结果是什么,我想黑环知道吧。若黑环将上面这段话拿到那个场合去说出来,黑环能料到百姓对黑环做出哪种反应吗?按黑环的不必太逻辑的观点,恐怕会遭遇不测的。

还有,法庭上的那些“话语”,黑环若也说没必要那么“逻辑”,黑环认为原告和被告,律师和法官谁会听黑环的“劝慰”呢?

说到这里,黑环可能会反抗说:这又不是723,更不是法庭。没错。但黑环可能不知道,723,或法庭,都是因为不讲逻辑不严格讲逻辑才发展出来的结果。所以,防患于未然,逻辑早点讲,总比晚点讲要好上很多。如果黑环不信,可以花点时间四处沿街打听打听,看看满大街无聊的人会怎么回答黑环。

网络当然可以胡天,但网络并不总是胡天。在不该胡天的时候去胡天属于一种大家都不赞同的行为。

需要告诉黑环的是,“话语”的本身就是逻辑,不要逻辑也就没有“话语”了。这一点,无论我说还是别人说,都是真理。所以,才有瞎话存在嘛。不过“缺乏逻辑的话语”,我们通常是把它当废话看的。黑环不是想婉转表达北岛是在说废话吧?要真是那样,我确实没看出来,实在不好意思!

谢谢黑环的直言!祝黑环愉快!

而且还想劝一句,黑环切莫因为北岛遭到了批评而感到不快,他是北岛,您是黑环。这比“话语”和“逻辑”之间的“距离”还远。黑环都不在意“话语”和“逻辑”之间的关系,就更不该在乎自己跟北岛之间的关系,当然也不该在乎我的帖子跟北岛之间的关系,以及我的帖子与黑环之间的关系,黑环是个不喜欢玩“逻辑”游戏的人,因此,在看别人“玩”这种游戏时,用黑环您的话来说,有必要跟着着急吗?

 楼主| 发表于 2011-8-15 21:5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圣童 于 2011-8-15 22:14 编辑
黑环 发表于 2011-8-15 18:48
针对你的论述,回复下列几点  


针对黑环没有逻辑的回复,再回复一次:

1.针对你的论述,回复下列几点

我尊重任何人,特别是陌生人,称黑环为“您”。这里依然延续对黑环的尊重,还是用“您”,尊重别人是尊重自己。一个人有无逻辑是一回事,没有没有修为,懂不懂得平等是另一回事。没有修为,不懂得尊重他人的人,首先应该做的是建立起自己的修为,然后再去与人交流,交往。  





1   既然黑环认为话语这东西不需要那么逻辑,黑环干吗还要表达自己的观点呢?   

   不需要逻辑,难道就不需要表达了。表达自己的观点是自由言论。我不认为表达观点非要是合乎逻辑的。
    我表达的是非逻辑的话语。

回复:逻辑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无礼地表达自己的观点结果会怎样,黑环自己清楚。黑环有不讲逻辑的自由言论权力,难道别人就没有逻辑地言论自由的权力吗?这难道就是黑环不讲逻辑的目的吗??黑环不认为什么,这不重要,黑环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黑环干涉不着讲逻辑的人使用逻辑的方式交流。黑环是在搞言论封锁吗?黑环在这里有什么行使言论封杀的特权吗?要是有,不妨说出来,看看谁可以服从黑环的特权!

2     黑环的观点难道不是一种基本的逻辑表述吗?似是而非可能对黑环来说比较好,黑环有必要用自己的一家之言要求别人不可以一家之言吗?黑环又是表达了一种什么真理呢?

不是逻辑表述,而是语言游戏,根本就不必扯上什么真理。对于真理,我从来就不相信。也不会说自己表达的是真理。


回复:黑环在跟谁玩游戏?谁在跟黑环玩游戏?即便黑环喜欢跟谁玩游戏,也得征求对方的意见,至少本人没那个兴趣跟黑环玩游戏。黑环不想扯什么就不扯什么吗?黑环不喜欢的,别人就都得避而不谈吗?黑环有多大的特权可以命令别人这样或者那样?
黑环不信真理,能代表全人类都不信真理吗?黑环不信真理就不信,跟信真理的人有关系吗?黑环的意思是黑环不信,别人信了就该死掉,该闭嘴,该服从黑环这样的暴力行为吗?


3   话语这东西到底要不要严格逻辑,这件事我看还真由不得黑环一个人说了算。比如,723发生后某些领导表达出的那些“话语”,都是通过不讲逻辑的方式表达出来的。结果是什么,我想黑环知道吧。若黑环将上面这段话拿到那个场合去说出来,黑环能料到百姓对黑环做出哪种反应吗?按黑环的不必太逻辑的观点,恐怕会遭遇不测的。

还有,法庭上的那些“话语”,黑环若也说没必要那么“逻辑”,黑环认为原告和被告,律师和法官谁会听黑环的“劝慰”呢?

政治话语和文学话语能一样吗,政治话语和文学话语的逻辑能一样吗?

回复:谁命令政治话语和文学话语是不同的话语本质?黑环是制造话语的上帝吗?黑环不讲逻辑,怎么又就讲起逻辑来了呢?那么,黑环到底是讲逻辑还是不讲逻辑?是想讲逻辑就讲,不想讲就不想。想自己讲就讲,想不让别人讲就不让别人讲吗?

黑环如果认为i自己有学问,什么都知道的话,就该知道文学和政治之间的关系,就该知道话语诗歌什么东西,政治话语是个什么东西。更该知道北岛本人就是搞政治起家的。北岛的文学与政治从来就没分开过。这个黑环都不知道吗?既然这个都不知道,还在这里讲什么呢?黑环是在拿自己的无知当武器横行霸道吗?黑环无知,别人就一定要跟着黑环无知吗?无知是无知的通行证,无礼是无礼的通行证,强权是强权的通行证,对吗?因为黑环无知,因为黑环无礼,因为黑环强权,黑环就可以肆意妄为是吗?



4     需要告诉黑环的是,“话语”的本身就是逻辑,不要逻辑也就没有“话语”了。


话语的本身是逻辑。 那么这意思说话语就是逻辑了,那么就是说, 说什么话都是逻辑了!

话语就是逻辑,不敢苟同。


回复:本人并不认识黑环是谁,这里是自由贴帖子的广场。黑环苟同不苟本人根本就没在意。不懂就去学习,不是站在那里跳脚地叫,无论怎么叫也还是不懂。本人实在没时间没义务在这里教黑环话语的本质是什么。黑环想知道就去学,不想知道就不学。自由自在。但也没有干涉别人自由自在的权力。

5      不要逻辑也就没有“话语”了。
我看中国古代的许多话语没有逻辑,不是照样有话语吗。
圣童最好考察一下逻辑的历史及其谱系。逻辑并不是形而上学地就在那静静地存在着的,逻辑是演变的,变化的,就像真理一样。

回复:本人不得不再次提问:黑环是什么?黑环的看法可以决定一切吗?这个世界是以黑环的一切观点为标准的吗?圣童想不想考察跟黑环有关系吗?黑环如果有见解可以自己贴帖子吗?圣童邀请过黑环来这里权威吗?没有吧。是黑环自己来的吧。

圣童研究这类问题的时候太早了。现在已经不玩这种小儿科了。更不需要黑环来告诫。但还在这里礼貌地向黑环说声:谢谢!

黑环知道什么叫形而上学吗?形而上学是静静地躺在那里吗?黑环的形而上学是谁的形而上学呢?是孔老二说的那个还是亚里士多德说的那个?是笛卡尔意指的那个还是德里达摆弄的那个?

黑环不是不扯真理吗?怎么就扯真理了呢?是黑环想扯就扯,别人提都不可以提是吗?这特权到底是谁赐给黑环的呢?难不成黑环是上帝了?

逻辑的问题,有资格讲的人不多。


6  而且还想劝一句,黑环切莫因为北岛遭到了批评而感到不快,他是北岛,您是黑环。这比“话语”和“逻辑”之间的“距离”还远。黑环都不在意“话语”和“逻辑”之间的关系,就更不该在乎自己跟北岛之间的关系,当然也不该在乎我的帖子跟北岛之间的关系,以及我的帖子与黑环之间的关系,黑环是个不喜欢玩“逻辑”游戏的人,因此,在看别人“玩”这种游戏时,用黑环您的话来说,有必要跟着着急吗?

这就是你的逻辑游戏吗,我就是不合你的逻辑地来玩了。这就叫反逻辑。

回复:再重复一遍,本人不在这里哄别人玩。没那个时间。想玩的话,来这个帖子那是找错人了。

黑环说的那句话就不觉得不好意思吗?“我就是不”,黑环这是耍蛮横吗?黑环不就不吧。黑环不又怎样呢?再“不”,圣童不是也已经把话都说出来了吗?不是把北岛的毛病指出来了吗?黑环有没有能力将圣童说的这些话打扫干净呢?肯定没这个能力。这一点不光圣童确信,想黑环自己也该信。

蛮横是最无知无礼无德的表现。黑环喜欢什么,本人干涉不着。但黑环要明白,黑环也干涉不了别人对类似行为的判定!


谢谢黑环的坦率。也谢谢黑环将自己的大无畏特权表现的淋漓尽致。

最后说明,对黑环的回复到此为止。谢绝黑环的继续!
 楼主| 发表于 2011-8-16 17:30:1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绝恶意者介入。望自重!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3-1 00:44 , Processed in 0.041983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