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473|回复: 3
收起左侧

[原创] 随意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14 11:5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将口语与事象进行到底

马家滩随意诗

1、

我让她去合肥。合肥雨大着呢!她可以久旱逢甘霖
她问我怎么知道的,我说天气上说的
嗟,早已下过了,六十年一遇,或七十年一遇
也好,六十年的安稳,朝代不迭
留一群老妃子端坐说弦宗。青砖缝里的长安也只不过是充其量是
十三朝古都。弱冠的书生啊,春风得意,一朝跑遍
那老贡生就算了

2、
我说为她劈柴、喂马。她说她只知道做饭、缝衣。我们都只是
国家的仆役吗。她说不如去草原
日夜不停。嗟,得得得,嗒嗒嗒……
我这耳膜,它怎么能受得了。人困马乏,人困马乏啊
那栓在槽柱上的两匹枣红驹嘶咬了起来
这构思多俗啊。管它呢,烛影摇曳
摇曳啊……戴花镜的老头在签署新宪法颁布一号令。赵家村
老李爷临瓮牖扒大裤腰乘凉、借光、抓虱子

3、
北京的雨也大,广州的雨也大,重庆的雨了也大
有人在马胡路口处被冲走了
这城市经不起雨。娘的,不只是城建的事
最根本的是这雨下白瞎啦!不只是
颓废的白发将军孤卧。都后半夜了,亮灯的有
4单元501,7单元902,1单元2401
退信的理由可以简单成查无此处。只有窗玻璃上的雨纹
可以要多从容有多从容
随意得很

4、
马家滩衰败了。我不伤感,它的繁华我也没见证过
我来了它是这个样子,我走了
它也是这个样子。全国都处都是没落的镇子
我担心马家滩没有正规的妇产医院,接生婆双手乌亮如煤
她手里抓的猫崽子,不堪瘦弱




八月同题:

1、《幽寂之所》

抱着头也许像名雕“思想者”。阳光明不明媚是靠心情的
趁三暑天没过,母亲把旧年的黄豆炒熟
浸渍,微微发酵;再匀摊在上草席上,晾晒
我去野地里打一种叫黄麻蒿的野草,它有一种怪怪的臭异味
母亲会用它来覆盖半干的豆子上。半个月后
一粒粒熟豆子都裹着长长的绿醭衣。紧跟着天凉了
下到坛子里,放些别的作料。十月开坛
酱豆子就做成了。黄麻蒿丛生的地方是幽寂之所;裹着长长绿醭衣的豆子
是幽寂之所;天微凉的坛子是幽寂之所;如果一个人
就一碟酱豆子嚼着黑窝头,那个院子甚至
半个省份是幽寂之所;抱着头想着那些沉逝于
黑暗的旧物什,草席、笸箩,想说给你而你又不懂
我是多么幽寂的幽寂之所
母亲也是

2、《挖个坑,埋点土》

挖个坑,天没黑之间,把小坑挖好。做什么?尿窑子!
挖个坑,天都黑透了,我要挖小坑。做什么?刨石头!
无数个春天里,我挖小杭种柳树
无数个夏天里,我挖小坑养泥鳅
无数个秋天里,我挖小坑建房屋
无数个冬天里,我挖小坑掘地鼠
那些个寂寞而漫长的冬天男人们被迫去挖河,女人们扎堆在草垛旁做针线
邻村的孩子下地窖取红芋死了
自然老师给我们讲科学:下窖之前,点个蜡烛续到窖底
如果蜡灭了……我挖个坑潜藏在下面试
肺活量。老了我无聊透顶,总想着
挖个坑,又埋点土。扯闹不清的还有那道数学题:
一虫从井底往上爬,日爬半米
夜下滑40个公分

3、《僵尸毒》

“家后有个芝麻杆,刺着牙瞪着眼”,这是哥哥拿来吓堂妹的话
俗话所说的月黑头加阴天,小鬼出来闹翻翻
堂妹吓得直往桌下钻,煤油灯的灯苗
开始摇荡不定。嗨,小时候我应特大胆,走夜路唰唰的
唯一害怕的是鳏夫黄老虎,头发蓬乱
牙齿外露,不爱言语,总拿凶巴巴的眼神盯人
应是黑五类分子。我和哥哥把死掉的狗崽送给他
后听别人说那只狗复活了,想朝他索回
他站在屋门口叫我们自己屋里取:操,屋里黑洞洞的
卧室也是厨房,厨房也是卧室!他有剁狗腿的斧头
让哥哥和他理论去吧。我撒鸭子就跑……这个老僵尸跟了我好多年
早些年过他的坟地,后背还毛缨缨的。总感觉
地里有风,旋着霜打过的乌黑的干芝麻壳子,干芝麻叶也乌黑的
相撞着,哗啦啦地响

4、《不死身》

——题解:同个故事的两个版本,向光看背光看会不一样的。

生产赵队长后半夜酒归,路过后台田棉花地。地里有响动
有人偷地,潜进去!那小偷太专心了
赵队长己站到他背后,说声起来吧他才惊魂未定地
停止了偷棉活。嘿!这马老四是全村
有名的老实人,你怎么做这个!赵队长说你快走吧
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赵队长的感觉是第二天田里依然阳光透亮
马老四讲的是一个月黑头的晚上,八月底了
天也凉得很,北台田里的棉花大絮大絮地开着
老婆让他偷弄点好过冬,孩子缺棉衣。撞上鬼了
赵队长真他娘的鹰眼!包产到户好多年后马老四还是怕赵队长
怕去北台田。雨水大的时候,台田沟里也有草鱼
到死马老四也没弄清弄出动静的是猫还是黄鼠狼,更不解的是
这草鱼是什么变的,是什么变的呢?都干四、五年了,一遇水年
鱼还是挡不住地生

5、《琵琶骨》

把她比喻成一条河吧!现在正是盈水期,身子散发着无限活力
象五月的棉花苗一样蓬勃着,汁液象河水
我还可以想到棉花或云朵。靠,当目光相遇时
我溃退到弦窗外,大片大片衰败的
浮云啊,它抵不住任何意外的晃动或闪失。如果意外
我想起了那个商丘开,从高台上投下形若飞鸟
哎,河水,河水,河水哗啦啦地;哎,河水,河水,青盈盈的水来蓝盈盈的天……
是句戏词。我只能象个面相丑陋的老人叹: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当我们谈起古河道,它有过
多次剧烈的尾摆,为什么呢?它不再丰盈
没有了沿岸丰茂植物,那时候的野花比星河璀璨。我看到了它的肩胛骨
一个叫石破天的人故意卖给了我个关子,其实
琵琶骨就是肩胛骨,形也似神也似,够绝的,够妙的
孤单的破旅馆里透彻了这比喻,不禁
黯淡神伤

《让诗歌再次死掉》

如果把诗歌写到仅剩骨头,没血没肉,那么诗歌可以死掉了!那就让诗歌死掉吧。这半年日子过得半死不活的,什么也没有激情,没有兴奋点。如果没有激情,没有兴奋点,这日子就灰秃秃的。诗歌也沉闷得很,除了玩几个同题基本没有写的冲动。也许这个破钟,零件老化,或者需要外力拧弦?由着它去吧,该死掉的就让它死掉
发表于 2011-8-14 14: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把她比喻成一条河吧!现在正是盈水期,身子散发着无限活力
象五月的棉花苗一样蓬勃着,汁液象河水
我还可以想到棉花或云朵。靠,当目光相遇时
我溃退到弦窗外,大片大片衰败的
浮云啊,它抵不住任何意外的晃动或闪失。如果意外
我想起了那个商丘开,从高台上投下形若飞鸟
哎,河水,河水,河水哗啦啦地;哎,河水,河水,青盈盈的水来蓝盈盈的天……


汪洋恣肆,自由自在,“将口语与事象进行到底”!好东东——
发表于 2011-8-15 17: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随意,自如。
发表于 2018-2-2 18:3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行域内 于 2018-2-2 18:43 编辑

提赏佳作,,问好诗人,,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3-6-5 08:39 , Processed in 0.052731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