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172|回复: 1
收起左侧

[新诗] 九首小诗:生活像一种深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12 01:0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十岁•三种兽
1.        狮惑
血尚未冷,一腔兵气
按在凝痂的指爪下
阴阳二气揉捏的原野波涌着晨昏
沉甸甸的稻穗上,少女优美得像一柄钢刀
男人的雕像,在砂粒的悲歌中
被更多疯狂追逐的风嵌入
世事,一种宽阔的孤独
迎头撞开把守多年的隘口
逝去了,爱情,纯粹,高度
只有欲望,只有苍险的目光
只有育雏者的小小怀抱
只有寂寥疆域上空禅思的飞鹰
错误依然美丽,只是有点感伤
想伏身在龟裂的血泊上
用老嗓中残剩的金音
唤回直逼天际的青草
想让走兽都以鹿的身姿飞跑
让一条河,以鱼的尾梢拨开故乡
似乎,越简单越难做到
2.豹困
一滴飞墨
划着优美的弧落在空格里
拘着漆黑的光
首尾相顾,一声不吭
上有星月,下有流水
墨在起首处,移禹步,踏乾位
俨然侠客,突入空白
这雪的大净,天的缟素
不正是它披沥肝胆的佳所
墨气悲怆,毛色幽然
指爪剥裂岩石,直达自己的内心
勾出空白底里的骨
勾出骨里的髓与魂
墨因疼痛而周身战栗
墨是高贵的,就是耗尽了自身
也还是墨,一口真气提上来,又纳入腹中
便如一种安排,不动声色地化在空格里
3.狼毒
以乱石的疑阵来到这里
以一颗孤独的白牙
退回到觅食者的行列
鬼在哭,饥饿剔骨的声音
把个人的陷阱越掘越深
可以吃的东西都想到了
想要拥有的东西都闪着寒光
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
肉欲与金元对我的侵蚀
没有什么能拉直我弓起的脊背
我蓬乱的毛发下那种无边无际的空旷
早已越过自己并完成了它或者无效的追击
我能饮下一只小鸟喉中滚出的泪水
却不能在贫贱与富贵之间
将自己放回苍茫的岁月
我能做的就是,为了亮出仅有的白牙
不惜与自己日夜对峙
                        2011-3-7
                                         2011-3-8改

        巫山巫
从遥远巫山来的打工妹芳龄十八
梳着十五年前某位故人的发型
她干净,健康,一口蜀地的乡音
这让我想起巫山的美景,自然还有那位多情的女神
在散发着泥腥的高唐之地,她是怎样挟云带雨
她省问情郎时一定戴着花环,身边有白羊玄豹与文狸
她身上一定有歌者的舒展舞者的野性祭祀者幽深的灵魂
她一定是半祼着身体,傲视着秦汉的雄关与明月
她驻立时是崴蕤之山,怀想时是丰盈之水
她让我朦胧忆起那一塌糊涂的青春岁月和故人俏丽的面影
当然,十八岁的打工妹比她的故乡给我更多具体的感动
她穿旅游鞋,牛仔裤紧绷着惑人的曲线
她在忙着恋爱,小情人是个大男孩,一脸自私和幸福的王者气概
她甘当小小王后,乡土气息里向阳花般混入了城市的灿烂
她就像女神吹散的花之一朵,被阵风送来
蓦然揭开巫山神秘的一角,让人在峰回雾绕中恍然瞥见神女绝世的容颜
当你追着花香望去,一对小儿女已两手相牵穿过工厂前面的马路
朴实而温暖,看起来她们怎么都不会错,而你
依旧是疲惫不堪的中年,当然,也并没有迷路
                                2011-3-9

       生活像一种深埋
强烈的欲望与强烈的死念
将鹰埋进天空

一阵风就是一锨土
一场内心的艳遇就是一场劫难

在五月,女人把花戴在生满荆棘的秀发上
男人在八月的高处苦涩地流淌

鹰突入视野,羔羊跌入云中
青草的疼痛在大地上静静地流淌

鹰的脸像一副收紧的棺椁
十月之后

女人沿着被捆绑和包装的路线散发金黄
男人满身谦恭,气概高古

鹰背靠天空,一动不动
听凭一阵紧一阵的风埋过头顶
                         2010-6-11

          红鞋
          ——写给那刻骨铭心的一刻
雪白肌肤的女子,红鞋的女子
缓慢的电光里摆动的碎花裙
耗尽想象来到这里
白稻穗,干净的收成
静静释放一座城市
释放秘密的中国结
通向一首老歌,通向最后的粮仓
把风暴安放在越来越小的大地上
                    2010-6-19

          暴露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已经够小心了
那些目光迎面而来
又飘然而去
我是说它们并没有溃散
只是那么优雅而冷漠地闪开身
仿佛富有的秋天为寒冬让路
我是说我在经历着这样一种孤独
以至只能像早到的冬天那样跌跌撞撞往前走
我发现自己有一点古怪的七零八落
那些目光让我触到并害怕自己
我自问这是不是他们所说的锋利
还没逼近别人自己已先暴露无遗
                       2010-11-13

               鼓手
世界上最亡命的鼓手来自石头的故乡
石质的兽开始晨唱
鬣毛就是披散的晨光
黑色的石头是魂
白色的石头是梦
鼓手从发出岁月之响的石林中起身
肩上飞越过化入风中的石鼠
脚下旋舞着窜入咒语的石狐
当一匹豹影以石质的力量逼近他
鼓手摘下脸部的石羊
掣出内心的石
一击,火花
再一击,火苗
            2010-11-20

        我把实词埋在虚词之下
把实词埋在虚词下面
做一个谨小慎微内心恣纵的人
做一个脚踏实地渴望旷野的人
把焦虑的灯拨亮,把一日三餐运到桌子中央
当爱洗成尿片,当日子苦得发烫
当青春的方阵都碎成人世不着边际的繁华       
处世之道就像厨下常用的菜刀
百味当前,你还要当心舌头被它的激情切伤
太滚烫的呼吸让人畏难,太高的风景让人目盲
走到笑容背后,弹掉卑微的泪光
做一个湿润的人,低居在风干的岁月里
做一个简单的人,跟着骚动的人群回家
把实词埋在虚词之下
把一枚炸弹的光线埋在生活的浮叶之下
                        2010-11-24

       风的帝国
          ——给老年
衰朽之灵全在午夜睁大眼睛
午夜已位移到不可思议之境
遍体流沙,到处是破碎的星体
明日之暾能否如棋子布亮窗外岂能思量
消失的圆心里下沉着少女与鸟啼
朽灵只在此时撬开蔽破无言的肉体
虽遭褫夺仍必呈示出全部的狼藉
以战栗递接着战栗,觅向幽冷的集体
并以曾有的哭泣与爱意获得暂住的淹定
朽之灵分明被某些事物连根拔起
分明在风速中点燃了别一些世事
分明以分解的力量深化着彼时的舌和心
意无所指,但缄默至深
                   2010-12-19

      地鼠的城市
            ——给房地产业
掘进天空的楼洞啸叫着
挟裹着流失的地气螺旋向上
当城市清晰在我的脚下
灰黑的舞衣里我干练而优雅
我那么小,却那样高了
生命的盛宴盈溢出我的酒杯
我可以找到去往家的方法
我可以在肉体里找到那个房间
仿佛牙齿咬过水的裙裾
死与爱混合成那么一种微笑
生活的圆桌旁,花朵都停在风中
我想我已看到智慧,看到一只鸟儿对森林的追悼
蓬松的阳光,依旧像粮仓
把往事掩埋在来时的路上
还有什么可以等待?只有这笔立的穴道暗喻着热血
在我引体如灰色的箭
如精虫游向不再蔚蓝的天空
黑暗中的逆光,瞬间照亮我妥协的目光
我是机警的,细看也并不猥琐
世界,你好好好好
                               2011-2-28
发表于 2011-8-12 21:36:5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得出是个老手,学习啦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27 13:37 , Processed in 0.037303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