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603|回复: 6
收起左侧

[新诗] 这些年。执迷,非美声唱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9 11:3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些年》

在年轮上造宫殿。第一层青铜;
第二层热泪;第三层,是困惑。

在宫殿里养蝴蝶,喂它们时间和梦。
在梦里写诗,写博客,
每日更新一次,但保留涂改的权力。

在首页,在长江下游多雨的天空,
用力刻上“血”、“循回”
和“觉悟”等字眼。然后骑着蝴蝶外出,
去发楞,去远离宫殿
的缓坡上做个旁观者,一言不发。

这些年的落日时有变化。
这些年,血的流向
因为觉悟不来而转不出年轮的曲线。
2008,1




■■■《执迷。非美声唱法》 ■■ ■■■■■


1,
亲人陆续走失,
我还在这里,执迷,原地打转。
看到春水绿了,秋果熟了,
我修炼多年的清心寡欲身备受煎熬。


2,
有时候我左手
洞若观火,右手执迷不悟。
自我不可把捉……


3,
在清晨,
死而复生是一桩奇异的事。
鸟声转动锁孔,日光进来,
一间旧屋子,露出原形仿佛自我。
外头一定有好天气。


4,
天色多亮堂,周围是房屋,
老人打梧桐树下走过,
一名少女走上台阶,台阶上有了歌声。
光线,一直在变换角度……
我忽然意识到这是又一个清晨,
我忽然忆及
我沦落人间的许多清晨。


5,
阳台上坐着一个俯瞰街市的人,
椅子,像往常那样靠在窗口。
下边已是秋天,
过往行人各怀心事,默默走过。
我不开口,他们就不会转身。
我若开口,人群中突然消失的
那个人,他是谁?


6,
面面相觑,两个相反的人,
隔着镜子在较劲。
记忆像门一样打开,剃胡刀从相反的方向
伸过来。他不动声色,我刮我的短髭,
对于目前,我们仿佛有不同看法。


7,
望望远处,看看眼前,
我喝茶的时候,不爱想事情。
司机把客车开出中午,
女人在檐下,擦洗一只旧砂锅,
光影中我并拢的双膝一片清澈。
我仿佛已在这儿静坐了半生,
身前竖着车站,身后是屋舍。


8,
午睡后,窗外的虫叫日色和秋气,
还在往下掉。
半掩的木门和白墙壁,构成一个角度。
凉风扑上桌子,被拎起的书页和视线,
构成一个角度。我决定出去走走,
在河边,落叶有更大的忍耐。
斜坡和我笔直的脊背构成一个角度。
堤岸裸露、弯曲,它缓慢的线条
与远处高耸的楼宇,构成一个角度。


9,
特别是午后,在河边,
一阵又一阵的风使我恐惧。
吹拂,流淌和照耀,
同时到来,让我窥到时间的秘密。


10,
落日送来晚课,我站立,
把椅子让给惠山寺的钟声。
一条街,在附近,从落日到祠堂。
一个不愿老去的人在附近。


11,
今岁我命犯天蝎,寝食难安,
她们说,
那是因为我五行缺火,肝气旺。
盛夏走后我迷上了劈柴,
我劈柴,喜欢在有月亮的晚上,
身边得放上一缸清水。
我想要什么,她们都知道。


12,
夜半,锁孔咔嚓一声裂开,
一阵月色,尾随清风从外头进来。
两颊微凉,四壁斑斓,外头
是十月。我蓝格衬衫上跳着故乡的白,
擦掉一块,又长出一层,
多么像神经质的孤单在变形。
我左手摸着右手,右手扶着窗沿,
感觉到真实。
但此时不是那时,这里已非那里。
窗外月光新鲜,照着我越来越清淡的脸。

■■ 2008,9~11月 ■■■  ■■■■





《红砖灶头》

放下这个念头,
我准备放过自己。

又一年从身体里漏掉了,
又一道减法得出的青紫色暮辉
挂上我额角。

墙外人声鼎沸,
让我倍感孤独,
那里,有我的红砖灶头。

都活着,
都在一个个念头里。
2009,1,8



《孟春吟》

春天,草木都有一颗至绿的心。
你设色偏艳,
翻新了老江山的浑浊元气。

如果,峰峦再厚一点,溪涧再深一点;
如果屋舍和那些曲折向上的枯荣,再淡一点,
卷起我敬畏的云烟再薄一点;
如果我,秘密栖居的天空再低一点;
黏土烧制的村庄再靠我近一点。
这全景式的描绘,
这令人生倦的画面,同样有颗至绿的心。

你勾勒的烟尘了无痕迹,你撰写的碑文,
转眼被落日拖进泥土。白鹤一只
接着一只,跃出我的眼珠,画面登时动了。
如果,家乡的松柏能接纳我的疲倦
和腾跃,我也有一颗至绿的心。
2007,3,16



《戊子年,立春》

三十六年故土,我能够放弃的修辞,
一年比一年多了。她们唱:
“胭脂落,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唉,抬眼看去,丁亥的积雪未化,
我难免要再一次提及沦陷,和五步之内
这一场不可终结的宿醉。

又逢立春。窗外木叶苍绿,远山的寺庙
还蹲在远山。暮鼓连着响了七下,
河水、痴望、钢索桥,无声抖动。
这就说明循回依旧。我们,被物和虚无
反复确认的身份依旧。
她们唱:“明月如钩,最是寂寞岸边客。”

唉!三十六年沦落身,我难免要再一次
说到沉湎、警觉。梁溪河水慢慢地流。
说到影子、钟声、
青祁路。春风在春风的怀抱里。
2008,2,4~2,6     



《下山,或其他》

下山的时候,
我是
不爱说话的。
鸟们替我说,
东边一句,南边
一句。不可把捉。
怀此寂静,
我虚空在手。
同石阶和鸟儿
相互淡忘着。直到
晚钟忽起,
树木惊讶。
我在方向的两头
同时涌出来,
扑通一声或
倏忽一闪。
我想这下完了
:山呢?
2008,5



《虽然这样》

左边,
蟹爪兰紫得
叫人叹息。
右边,河水上涨,
悬索桥笔直。
风轻,
身重。
胡思乱想。
驳船载着货物驶往远处,没影了。
噢宁静。五月。上午。
虽然这样,我知道我是在浪费着。
噢喧嚣。疲倦。下游。
虽然那样,
我懒得去琢磨身后
石堤是否依然曲折。
这里,
我和鱼儿一样,是
微不足道的。
2008,5






发表于 2011-8-9 16: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差点搞错了
发表于 2011-8-9 16: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非美声值得再读

下山和虽然是我更喜的
发表于 2011-8-9 16: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老的

最近的......
 楼主| 发表于 2011-8-10 00: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无锡鼓燊 于 2011-8-13 21:21 编辑
那勺 发表于 2011-8-9 16:19

又是老的


那老师吉祥!


并问好刺一老师!
):是烟火的杨刺么?




发表于 2011-8-10 00:23: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杨刺
多年前和你遇上时
我大约是叫风重那个名字
 楼主| 发表于 2011-8-13 21: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无锡鼓燊 于 2011-8-13 21:23 编辑
刺一 发表于 2011-8-10 00:23
不是杨刺
多年前和你遇上时
我大约是叫风重那个名字


问好!比较有印象。
^_^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30 15:17 , Processed in 0.040296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