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989|回复: 7
收起左侧

[新诗] 在铁盖草原—送别牧马兄弟(八月的几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8 08: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还叫悟空 于 2011-8-8 08:28 编辑

《在恰卜恰外围的山道上》

夕光强烈,山坡上的牛羊要么背过身去,要么低垂着头
那些草是无所谓的,它们生来就把眼睛交了出去
累世的流转,如同——
白云缓缓移动,汽车拐来拐去
几个红衣喇嘛骑着摩托,一直跟在后面
在一个挂满经幡的垭口
他们腾空而起,而我们沿着坚硬的山路一直向前


《在塔尔寺——》

一声低沉的法号,有着鲜为人知的秘密
一堵墙内外,尽是磕长头的
一棵树,在幽暗的殿堂被反复包裹
一列石阶,被一对男女占据
一群鸽子,在金黄的屋脊上落下又飞起
一个打往远方的电话,无人接听
一个汉人,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
一大堆白云,趴在塔尔寺上空一动不动


《青海湖边的白牦牛》

身后的湖水,我不曾望过一眼
那么多人头漂浮在岸上
山谷后面,远远传来兄弟们的铃声


《在恰卜恰,一上午的时光》

一上午抽了十二支烟,烟灰缸里的烟蒂
有三支是站着的,九支是躺着的
本来,我可以让它们全站着,或躺着
(站着的玉树临风,躺着的玉体横陈)
可我没有那样做。现在,快两点了
烟灰缸里应该有十八只烟蒂了
(十八只烟蒂,十八只飞天,或白度母)
我没有数,我是推算出来的
烟盒里还有两支,而且从早上到现在
我哪也没去,我就是坐在椅子上
听他们操着青海话说笑
偶尔起身,去一趟洗手间
把喝进去的水又排出来
一上午到底喝了几杯水?我还真的忘了数


《作为一个准藏民》

外面正下着雨,窗玻璃上几只苍蝇营营嗡嗡的
尽管我讨厌它们,可是今晚我不会赶它们出去
兄弟,你来了,我得表现出无限的爱意
你知道我在青海呢,看惯了蓝天白云
作为一个准藏民,我就想跟你到冰冷的雨中
再坐一坐,躺一躺,并且数一数彻夜不归的牛羊


《在铁盖草原—送别牧马兄弟》

从恰卜恰到西宁、兰州,有条河该多好
兄弟,我多希望你涉水而去
直抵皋兰山下
就像咱们在铁盖草原上遇见的那匹白马
那时,风从山上吹下来
油菜、青稞、绵羊、牦牛,包括我
似乎都在瞬间变形
只有你们保持了原来的模样
咱们搂在一起,拍照
而它,甩开蹄子跑向对面白云下的山岗


该贴已经同步到 还叫悟空的微博
发表于 2011-8-8 08:4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靠,真得支边了:(
一切安好

诗,头尾两首很打人
发表于 2011-8-8 18:45:33 | 显示全部楼层
“垭口”是山与山之间的空隙处。文字没有呈现出这个空间或者场景,所以,这个词一出现时,让人感到了突兀。或者上来就用这个词奠定整体的空间也可以。
此外,无用的词太多,能节俭最好节俭。“过紧日子”是诗人的一向的态度。
发表于 2011-8-8 21:4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觉得首尾不错
发表于 2011-8-10 14: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年好像收获不多。
发表于 2011-8-10 23: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准藏民哦~神往~
发表于 2011-8-11 10:38:18 | 显示全部楼层
夕光强烈,山坡上的牛羊要么背过身去,要么低垂着头
那些草是无所谓的,它们生来就把眼睛交了出去
累世的流转,如同——
白云缓缓移动,汽车拐来拐去
---感觉第一个,这四句就够了
发表于 2011-8-15 17:3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圣童 发表于 2011-8-8 18:45
“垭口”是山与山之间的空隙处。文字没有呈现出这个空间或者场景,所以,这个词一出现时,让人感到了突兀。 ...

“过紧日子”是诗人的一向的态度。--------------------受益。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3 10:32 , Processed in 0.043925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