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045|回复: 1
收起左侧

[新诗] 孙广科的诗(国际汉诗投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6 11:4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妈妈,我是您受伤的孩子(外四首)


妈妈,我是您受伤的孩子
请不要在下雨的时候 为我打伞

妈妈,我是您受伤的孩子
在今夜这样一个北方的漫漫长夜
大风吹过中国的大地和炊烟
请不要在思念我的时候 彻夜不眠

妈妈,我是您受伤的孩子
在您的十月怀胎中慢慢长大
在一家人的注目和倾听中 我来到这个世上
是为了香火长存或者耕种土地
请不要在离开我的时候 眼望窗外
请不要在雨声淅沥中 赶鸡群上架
或者在纳鞋底或者在绣手帕或者在剪纸
或者在为我做饭的时候
请不要用手擦掉眼泪

妈妈,我是您受伤的孩子
在外边奔波受尽风吹雨打
请不要在我伤心的时候 为我写信
提起这一年的收成
提起父亲 和一家人的健康

妈妈,请不要在下雨的时候 眼望窗外
妈妈,我是您受伤的孩子
请不要在下雨的时候 托人给我捎来雨伞
和裹着您体温的米饭

妈妈,我是您受伤的孩子
双手沾满尘土和鲜血、眼含热泪
请不要在我疼痛的时候 为我带来安慰
或者用故乡的止血草,蘸着蜘蛛网和绵绵土
覆盖在我受伤的四肢和心脏
请不要为我叫魂和念经 不要为我祈祷
北方的星空下到处是我的家乡
请不要在我回家的时候 为我接风洗尘
为我打开这一夜的酒瓶和话闸

妈妈,我是您受伤的孩子
躺在异乡的病床上苦度光阴
请不要在我呻吟的时候 心痛如刀
风会停雨会止彩虹会挂满天空
请不要在我好起来的时候 一病不起
或者我在异乡的病床上泣涕涟涟
喷嚏不断 那是您想起了我

今夜我在北方,妈妈
我是您受伤的孩子
北方的夜里特别安静
我坐在一夜的灯光下 远远地看见了你
就是我明天的道路上
写满了思念和简简单单的祝福

就让我在离开的时候
再一次回到从前 请在下雨的时候
不要为我打伞
这一次我就要去远方寻找未来
请不要在我回头看你的时候
看见你也回头
看见大雨就要来临了 而你没带雨伞

妈妈,我是您受伤的孩子
请不要在下雨的时候 为我打伞
这一次我就要去远方寻找未来
请不要在下雨的时候 为我彻夜不眠




我还要写下去

我还要这样写下去
我还这样一直不停地
纵马驰骋或者踏花归去
我还要这样咬紧牙关
一直不停地预见和回想
以此远离人群
以此高高站在生活之上

我已预见到我的失败和死亡
因此在今天
我要把酒杯、鲜花和王冠高高举起
为这样一个命定的时刻
为你这个流浪艺人接风洗尘
并预先安排好他在尘世间生活的一切
直到晚霞覆盖面颊
直到我冰凉的身子上 再也开不出葵花
再也没有北斗七星的昼夜轮转

我会在农人的马匹和明日的旅行中
对你微微颔首或者倾情微笑
我会在你所能记住的每一个岁月的分路口前面
为你写好前行的路 为你立上坐标
在陌生的城市里 我会一直等你
穿过了人行道走过了车马喧嚣的时代
才把这灯笼 为你高高挂起

在誓言的火焰和欲望中
我也不曾奢求得到那一个美人儿的垂青
我要徒自走出自己的地平线
迎接太阳的升起 在新的一天里
我会和你们一起活着
我会在真理和语言的战场上
凯旋归来 手里高举祖国的红旗
和敌人首领的头颅
我会在那种狂热而悲伤的时刻
静静地闭上双眼吧

因为属于你的荣耀 已经余日无多
因为太阳 正在一天一天地暗淡下去
我听见天父暴怒而坚定的召唤
我听见露西亚天国里那众神狂欢的宴会
此刻他们已经吃饱喝足
我却因为你们而行程一耽再耽

在离开的时候
你不要泪水长流
你不要心存眷恋
你要学会说声再见
你要高高举起自己的双手
我必将和你们一一道别

但在道路面前我还是会义无所顾
我会像那些曾经走过的人们那样
一无所惧地走上我自己的道路 我想我不会回头
我想我会一面挺进一面歌唱
在断断续续的 随时来袭的仇敌面前
我要坚硬到底
因为父亲的儿子已经长大
他需要独自外出自谋生路开创一番事业

那么就让这王座底下压上千万颗带血的头颅吧
他不能只挥刀杀向自己
你要学会残忍和无情
你要学会直面未来 才能被载入史册
人们才会看到你的伟大和形象的丰满
你才会拥有自己的一角席地或者整个天下

在意象纷呈的身体的表面
你要学会和朋友们分享它们带给你的荣耀
在冰冷的睡眠和玫瑰花瓣上黎明来临的时候
你要睁开眼睛
你要重新检视疾病和发生过的一切
并把它们重新播撒在你王座四周的麦地里
它们成长起来了
你才能更加完满和不虚此行
它们硕果累累儿孙满堂万世不衰
你才能躺下继续休息
你才能化作它们中的灵明或者良心的神祗
把黑夜看穿把黎明扶立起来




离别的歌

就让那些悲伤的歌再放一遍吧
离别需要在醉酒之后 你静悄悄地走了
你没有看到我为你摆在桌上的诗歌
你没有对我极言挽留或者轻言生死
就一个人顺着火车开过的地方走了

在陌生的城市里 有灯火陪伴你度过五月
有太阳和月亮整日整夜地照着你
我想你就不会孤单得像秋海棠那样
在季节的变更中落寞地收起自己的誓言

等到花已落水已冷心情稍为宁静一些的时候
你会看到那些细小的果实在初冬的第一场雪里裂开身体
只有对着雪后初晴的天空的我
沉默得像一把虎头钳那样无言无语




道......路的延伸和中断
——会有新的一天,会有的

你像那些逝去的船只
孤帆远去
你像那些滑翔的海鸥
悄悄消逝 在岁月的港湾
在那些流血漂橹的事实——大河和历史的正中央
新的太阳终会升起 你终会和我们
古中国和古巴比伦、农神和饥饿的儿子
你终会和我们站在一起

在那些穷兵黩武的国王中间
不,我并没有走远 我还需要擦亮自己的宝剑
在尼罗河和黄河、长江和亚马逊河河水泛滥的日子里
我只想站在古埃及法老和玛雅人平民的金字塔顶
或古中国高高耸立的城墙上
为你朗诵中国的稻田和麦浪、阳光和花朵
为你仰望长空,留住关于星辰和酒的意念
留住去向 在未来的传说上面
在大禹治水和诺亚方舟抵达的山头
会有青草铺满眼帘,会有农业丰收
会有河伯和太阳王的车轮碾压过岁月的尘埃
会有赫淮斯托斯黝黑的铁锤和阎王锻打囚犯的火光
会有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和三千儿童
会有义军的头人和领军杀伐的将军
会有神坛祭祀的先祖和后母硕德的传说
会有仓颉造字和摩西十诫的语言
像暴风雨,在这一天 道——路的延伸
路的延伸和中断 像哑默的土地
黑铁的光 爱人的嘴唇,像小鸟
像勤苦劳动的 我们故乡的父老和乡亲
像此刻万年长睡的岩石 蠢蠢欲动

会有新的一天,会有的
这是宗教和农业,战争和和平,出生和死亡的日子
会有佛陀的拈花一笑和老子的骑牛出关
会有湿婆的《罗摩衍那》和恒河的圣水
会有吉普赛人少女、耶路撒冷和梵蒂冈
那里的城墙高高筑起
那里的太阳恒久日新

会有的 会有爱斯基摩人白雪覆盖的屋顶
和俄罗斯船舱陈年的老酒
会有赤道附近、几内亚和巴布内亚的国民
会有大高加索山脉之西,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昼夜不息的河水
静悄悄地流着 像沿岸的沙漠和垂柳
会有伊甸园里行走的百兽和鸣禽
会有故宫内夜半时分皇帝的思念和冷宫内嫔妃们夜似的叹息
会有参天的大树和人类思想的丛林
会有猿猴的啼笑和鲲鹏的蝉变
周天子的墓穴和秦始皇陵的兵马
会有呼啸的西风穿过宙斯黄金铸就的圣殿和巴比伦的空中花园
会有拜伦和雪莱的歌咏、李白和杜甫的吟唱
会有北冰洋冰冷的抒情和大西洋咆哮的怒喝

会有的,会有的 会有人
从印度洋上孤筏重洋
抵达远古人类的篝火和恐龙雪白的骨骼
会有太平洋上面蔚蓝的天空、海沟里成对的鱼群和火山
会有渔夫无边的夜晚和玫瑰红的黎明
会有大风起兮、尘土飞扬的北方
和小桥流水 唱着《采莲曲》荡舟归去的江南少女
会有多瑙河纯情的歌手和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会有康桥上空 越来越浓的云彩

会有的,会有的 会有人
在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敕勒川和霍去病燕然勒功的石碑
从项羽的乌江边一直唱到岳飞的满江红
你唱的神采飞扬 会有秦腔的拖调和唢呐的呜咽
会有人打着火把去寻找雨水和灯火
会有人从十字军东征一直走到伊利亚特诸神征战的疆场
会有放马南山和夜阑卧听风吹雨的无奈
会有太阳神的战车和后羿的箭射十日
会有刚果盆地、一个个黑炭般矗立的清瘦儿童
和非洲热带草原上飞奔的雄狮和大象,野牛和响尾蛇的嘶叫
会有海天一色的上午和黄昏降临的村庄
会有风云变幻的历史和战马嘶吼的岁月
会有雨打芭蕉和风吹竹叶的孤独
会有沧海桑田的誓言和海枯石烂的盟约
会有永不瞑目的眼眼睛和矢志缄默的嘴唇
会有流浪艺人的诗歌和瞎眼阿炳的二胡
会有初一十五的月圆月缺和岁初岁末的忙碌
会有人……活着 并无限富有
他在晨光熹微中推开窗子 说:
这是我的早晨 会有的,会有新的一天
黎明,无比久远而神秘

会有的 会有接下来无穷无尽的年岁和收成
会有爱人的泪水和亲人宽阔温暖的手掌
会有无边的草原和阡陌 就在脚下
路,延伸或者中断 抛弃或者拥有

在那一个早晨 你推开窗子
你再次呼吸,再次说:
我 无比富有无比贫穷
无比沧桑无比青春
命运的喉咙勒紧 我说:
会有的,会有的,会有新的一天
黎明,无比久远而亲切
像飞扬跋扈的将军和人类思想的暴君 刚刚卸下头盔
刚刚 从战场上下来



谎言

(一)
像我在穿过大草原的时候
你早就骑走了我的马

(二)
风吹过拉萨的时候
你的一只眼睛闭着

(三)
我看着星星上的你
你看着天上的星星

(四)
你在佛前微笑的时候
我或者已经走远

(五)
明天我在窗台上放了一杯水
昨天我来看它的时候它干了


孙广科:(1990——) 甘肃省兰州市兰州大学08级文学院汉语言文学在读本科生,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会员。热爱诗歌创作,喜欢天才型浪漫主义抒情性诗人的诗作,在对生命的描写和内心的体悟中,他用接近神性的朴素语言在捍卫自己内心的那一份诗歌圣地,他还在路上,他渴望与你们一起成长。
联系电话:15117289390
邮箱:343104514@qq.comsungk08@163.com
联系地址:兰州市兰州大学医学校区学生公寓1#418
邮编:730000


发表于 2011-8-7 11:54: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属于重贴了。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27 13:26 , Processed in 0.038527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