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425|回复: 6
收起左侧

[新诗] 在流逝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28 16:5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无锡鼓燊 于 2011-7-28 16:57 编辑


《在流逝中》


小桥头,
河水把我留在那儿看落日。
落日浑圆,年年照着这张脸。
2009,1


《在山上》


这个上午,
是一壶红茶和满坡植物替我度过。
肉身安宁,就像阳光照在山中。
2009,1,24


《在夜里》


时常在夜里,
死掉多年的人会回到我身边,
目光清澈,一声不吭。

这时,
一轮满月把我推出黑暗。
2009,1,24





《在黄昏》


那妇人在河边洗衣服,
我在洗脸。
之间隔着一条街一座桥一扇门和
由远而近的一段评弹。
老人喝着黄酒,时钟嘀嗒。
又一个黄昏,
被这些陈旧的景物占领。


我洗完了脸,低头看见
十六岁那年的孤单浮在水面上。
我想找个人说说话,
我突然有种倾诉的欲望。
2009,1,31




《在青祁路沿线》


寂静猛烈地掉在青祁路沿线,
那种感觉,万物突然慢下来的那种
清晰,很难被直接说出来。


春日晴朗,我回到这里,
眼前的一切多么叫人为难:
红花绿柳,
男男女女,车辆和浮尘,
都在一个个慢动作里向我发问。


我想逃走,
又有点儿贪恋这个片刻。
2009,2,8




《在读书时》


风过北窗,大街上好像
有人在喊我。好像是
有体香的女人秦可卿,
又好像,是邮差小吴或
土地测量员K……
也可能大街上根本就没人。


起春以来,天气越来越好了。
书籍摊在桌上,
阳光打在脸上。那么大的安静刚好
构成下午的一半。


读书时,我喜欢这两种气氛,
仿佛有很深的因果在里面。
2009,2,20


《在评弹里醒来》


睡眠里也有些窗户朝南敞开,
正对着弄堂。
评弹声是从1994年传来的,
那个徒步穿过记忆的人吐字干净,
逆光中有一张,和我相似的脸。


20路公交车来了,它默默靠近,
停住,卸下一群人像生活卸下来
一堆后果。当车子掉头离开,
有个男孩突然从我身体里跑出来,
跑向,那一年的站台……


现在我把誊写完的身世又看了一遍,
然后醒来。
我关掉收音机,关掉94年。
我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等待天亮,
我甚至盯着一面镜子吹起了口哨。
2009,5,1



《在寂寞中》


傍晚时分,暝色偏紫,
他呆坐在厅堂掐着手指数日子。
门前的马路边有树,有狗叫,
他猛然撞进回忆的那颗头颅,
在二胡声里,
也只能抵达寂静或旧时欢乐的一半。
这个时候有太多的事物
悬而未决,让他费尽了猜疑。


时间突然就来到了夜半,
哐当,哐当——
最后一班公交驶过时他站起身来。
窗外群星闪烁,屋顶拥挤,
屋顶下面,尘世的爱情,
正从男女们颤动的肉体上寻找着记忆力。


唉,谁来拉他一把呢,
一个人,跟在一群星光和喘息后头,
又能弄明白什么?我想,
今夜他是很难做到完整如初了。
2009,9,3



《在寂静中》


一只灰毛鸽从午后的寂静中飞了出去,
头也不回。


山腰碧绿而陡,类似往常。
我同往常一样走出那株塔松的
浓荫,又站定。
中年和秋天悬在头顶,
明摆着,
将有更多不确定的变化要来。


山下,俗世生活依偎着公路和田地。
而强烈的日光,
仍在持续照射开原寺的金顶。
2009,9,17




《在布局中》


灯光,星光,
印刷物,秋气,怀疑和隐喻,
养活了我身体的另一半。
而你是看不到它的。
好比现在,窗前我的一半别腿坐着。
另一半,独自远游去了,
不在任何地方,
并且秘密分泌着类似孤独的汁液。


面对这种布局,我没什么要说的。
灯光将一直亮到很晚,
在我周围,
墙壁是墙壁,镜子是镜子。
虫叫还是虫叫。
2009,9,18





《在大千世界》


我出生前,它们就在那儿了:
一块宅基地,数丛蓼蓝,
促织的叫唤和阳光,
旁边有条小河,是东西朝向。


这个奇怪的世界分给我的影子,
嗓子和昼夜,(唉,它们呀)
总在努力恢复着古老地图下流水的加速度。


到了三月,春风席卷一切,
我抓紧时间差,学习忍耐。
之后我不断遇见出生前的光和促织,
见一次,明白一点。


每见一次,我就要搬一回家。
今年夏天过后我搬到了三十八楼,
阳台上,养着蓼蓝。
和我一样,它们也都绿过了头。


绿过了头,难免被搁置在某个
角落里,静静等老。
而楼下停着清障车,笨重,陈旧,
象从我堆放了三十多年的平静里开来的。


大千世界从我的宅基地上方转过去,
转过来。转来转去的,
让我感到无奈,无处用力。
2009,10,3  




《在明暗关系里》


还是那场秋雨,在房顶
敲打瓦片。
锁好的防盗门给回忆增加了难度。
我瞥一眼锁孔,摸一下钥匙,
总觉着仅有一场雨是不够的。
但是路上行人也不多,三三两两,
走得慢。但是你来看,二十年后的人世风光
仍在照抄,二十年前的老笔法。


一种无用的平静牵引着我。
一桩孤独的事件,在这个黄昏悄悄展开着。
一把黄铜钥匙是什么时候
被磨出别样的光泽?
一个人,一杯茶。一群人和一场雨。


而仅有孤独也是不够。
茶水在玻璃杯里,我在房顶下,
行人在雨中,到底谁更主动些?
其实有一种光线,
早把万物的明暗关系交代得很清楚了。
我因此笔直站定,
不慌不忙,等待天黑。
2009,10,16



《新日子》


小河南岸,有一红一白的
两只雎鸠在问答。
早上,天空打开,
照亮她婴儿般的睡眠。


瓶里有黄花,我有幽静,
风轻,光线长,
都是些各不相干
又平衡共处的旧物件。


黑夜与白昼,此消彼长。
我要醒了,并且,
正在醒来。
我怀着一种说不出的感激之情。
2009,9,12



《当时,雨刚停》


当时,雨刚停住,
砖还湿着。
那条弄堂和它的旧被再次放回星期六的下午。
下午两点半,太阳出来,
远处那座孤峰和它的静穆,
被装回一扇又一扇
春风响亮的窗户。
光照热烈,路面积水,
钟表匠和邮递员,突然忙起来。
我推开最后一行句子,
什么也不说,
走上休息日为我准备的青泥斜坡。
这里的桃花,
每年都要红一次,仿佛那样,
才配得上我逐年递增的健忘症。
这里的声音和颜色,总是
既丰沛,又冷漠,
时刻变幻,含着某种永久的意味。
因此我心怀畏惧,什么
也不说。现在,
那条弄堂和被它隐喻过无数次的这具肉体,
突然静下来。现在,
万物丰润和心怀畏惧并不是对立的。
2009,9,8


《简单的日子》


我当然愿意过上一种
简单的生活。
开口说话而用不着撒谎。
吃素,散步,读闲书,
只同朴素的事物打交道。
我不再年轻,
当然知道安宁的好处。
比如,搬把椅子坐到人群对面,
不感激,也不仇恨,
沉默但不停止观察。
偶尔喝点酒,偶尔忘掉年龄
和这个世界的关系。


我当然愿意活得更简洁凝炼些,
不挥霍比喻,不乱花动词。
也不再给清风明月强加观念,
也不再为死亡这种事
浪费伤感,找不到睡眠。
每天早晨醒来,
我仍坚持喝粥读报,步行出门。
我那双胶鞋是草绿色的,
我将要踩到的路面和平常一样,
正被许多人踩着。
2009,5,10


《好天气》


好天气。阳光,鸟鸣,
女人和书籍,
厨房里飘来清蒸鳜鱼的香气。


又是个私密的上午。
她在朗读,户外
吹着风。户外挂满了青枝绿叶。


我想人应该有个爱人,
丈夫,妻子,或情人。
早上一道醒来,一块儿烧鱼,
倾听时专心看着她的脸,
并从那声调里听出你自己。


人还应该学会守候,
如同在安静的晚年守着一个女人
像守着一屋,明亮的光线。
翻翻相册,听听评弹,
或者享用着她
在唠叨里慢慢苍老的声调。


许多上午就这么过来又过去了。
好天气就是坐在
沙发里,默默看着她的脸。
2009,6,7



《听大悲咒》


那种悲悯,只能用逝水般平静的语调唱出。
今天气温骤降,
大街上,十分空阔,
阳光显得特别白。


而人群和黄昏
突然涌来,又分开。


我慌忙从《大悲咒》里撤出的身子,
时而朝这,
时而朝那,惊讶。左右为难。
2009,11,1



发表于 2011-7-29 11:53: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组 此在:)
在山中 在黄昏  特别喜欢!

在寂静中 这个中 改为 里 会更好些:)
发表于 2011-7-29 13: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鼓,几年不见,诗歌竟然变得如此的从容和安静。这几个细品了,都喜欢。
发表于 2011-8-2 08: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欣赏这份淡定和安宁气息
只是感觉每首的最后一段和上面都有点隔,也有点多~
 楼主| 发表于 2011-8-2 10:37: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位好!多批评。。。
都是些08、09年的旧货了。

添几个———


《在冬夜回到乡村》

今天,墓园上方的月色格外干净。
树木只剩下了枝条,
溪水下降,替河岸减轻束缚,
乡村静止不动,城市在远方,空着。
更多景物在裸出它们的骨相,
像是要,回答所有。

我来这儿是为忘掉自己的。
站上桥头,摆脱体重,聆听……
这里的静,是月光照着农舍,
农舍裹着睡眠,是一条河
要从睡眠慢慢流往一群人的老年。
2008,12



《在太阳底下》

太阳底下,
是一个寻常日子,没有遮掩。
制药厂的浓烟贴住河面向南平移。
两岸,旧仓库和档案馆
分属两个世纪,轮廓都那么硬。

寺塔在远处,
高于铁索桥,高于鸟群。
风吹过,薄而均匀,跟没有一样,
河水保持着原来的平静,
城市,还在原来的位置。

太阳照着这个日子。
太阳照着下边这些物质们的记忆。
太阳照着正在老去的男女。
……哦,这一切,我都有份。
2008,11,16


《相 遇》

我在不同上午遇到的光线,
都蘸着我活过的碎片,
都有一股,清冽的药渣味。

城市里照旧有人在恋爱,
有人落泪,有人在公墓晒太阳,
有人,在产房生第二胎。

这一天和那一天,有何区别?
青祁路沿线,我起床,
打开窗户,从他们脸上读到
我从前的表情。

唉,老是这样,
郁郁黄花说着白云苍狗的事。
2009,4,28


《黄昏 即景》

最初是一栋公寓,有多到数不清的门和
窗户,有头颅若干,死寂一片。
接着可以加上点背景:礼拜三,傍晚,
风力二级,重型吊车稳稳开过,引起颤动,
一只黑蝴蝶悬在半空……
就那样悬着,翅膀扑动,让我沉默。

入夜前的城市无比荒凉,我也一样,他们
也一样。夕阳照耀万物的颜色没啥变化,
仍叫人惊讶。就这样
悬着,蝴蝶和黑色,我和沉默。
而微风吹动虚无的动作更像生育。
我伸出右手,把蝴蝶朝我的影子挪了挪。

然后我下楼,走出公寓,
我像逃离恐惧那样跑到大街上。黑色掉下来,
没有意外,被夺走声带的那个人又是我。
2009,5


《想到她》
 
酒后我喜欢
提一壶茶去院子里坐着,
陪乌桕和香椿,等一阵风。
有时也会,想到她。

一想到她,
春天就来得仓促,不好安放。
阳光明媚,茶水碧绿,
浓荫在另一个时间醒来,
个别尘土翻越着栅栏……

一念之间,想到她,
同时看着周围这些陈旧的事物。
2009,1





发表于 2011-8-2 14: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新的.....鼓老师
发表于 2011-8-8 21:4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年不见
老鼓的大作出乎我意料的好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3 10:50 , Processed in 0.046670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