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570|回复: 2
收起左侧

[评论] 施世游:读《希尼诗文集》摘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27 20:3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这一切回到我身上,我便对空气、高度和光线拥有了一份感觉。

•文学性语言,英语诗歌经典中那些文雅的表达,是某种被迫接受的东西,由于远离我们的经验而不能使我们激动;其正规华丽的措辞也不能再现我们自己的口语。

•与我们自己争辩的是诗歌,与他人争辩的是修辞。在直面当下的的诸多事件之时,过多的意志较之于处理的手段,往往会扭曲我写作进程中的节奏感。

•……在精神的铸形之中,一个人感受力的一半是来自于他置身的处所,他的血缘、历史、或文化,无论他愿意如何称呼它。然而,与自我相关的认知和争辩,皆源于劳伦斯所称的“我的教养之声”。

•成为一个诗人的奥秘无论是爱尔兰诗人还是其他类型,都存在于对词语活力的召唤之中。但我对定义的渴求,或许是追述性的,诉诸的却是我所出生之地的活生生的口语。

•艺术与生活对任何一位诗人的形成都有着重要的作用,两者都需要热爱、尊敬和服从。但是人们经常认为生活和艺术之间矛盾重重,而诗人能始终和谐地承受这种矛盾。

•“真正的诗人必须诚实。”

•诗歌,无论多么负责,总是有着一种自由无碍的因素。在灵感的内部总是存在着一定的欢欣与逃避责任的东西。那种解放与丰富的感觉是与任何限制与丧失相对的。为了这个原因,抒情诗从心理上感到在一个明显是限制与丧失的世界上需要为自己的存在辩解。

•像自然一样,死亡自身就是创造性的和自我证明的。

•“读她一百次,”他如此谈到真正的诗。“它绝不会丧失它曾经为原由的惊异所揭示的意义。”

•诗歌反而是在将要发生的事和我们希望发生的事之间的裂缝中注意到一个空间,其作用不是分神,而是纯粹的集中,是一个焦点,它把我们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到我们自己身上。

•而你作为作家所走的第一步就是有意识或无意识地模仿那些注入你耳中的声音。

•我认为技巧不同于技艺,技艺是你能从其它诗歌中学到的东西。技艺是制作的手艺。

•我认为技艺就是让大脑围绕一个字、一个意象或一个记忆的最初激动逐渐清晰显现的手段,这清晰显现不一定在于辩论或解释,而在于它本身和谐的自我繁殖的潜能。

•关键行动是先于语言的:能够容许以一种模糊或不完善的方式感知到的第一警觉或诱惑作为一种思想或主题或短语去扩展与接近。

•因为在人的天性中,语音和感觉密切相关。

•显然,爱国主义或宣传意图远远不能成为诗学成功的担保。但是,在现行的文化中,朝向肯定与明确的一种个人意识的斗争,即使不与之相连接,也可能是与一种朝向自我定义的集体张力相类似;在一种新传统的构成与个人天资的自我塑造之间,有一种共同的敏感性。

•个人的力量通过一种审美距离得到转移,而在一个任何事都能发生的空间,被渴望的事就可能经由偶然性而产生,抑或可能经由老一套的限制而受到阻碍。

•诗歌的力量总是比它声明的含义更加深邃。

•……你突然领悟到世界是光,是明亮,这就是始终留在我们最初的自然诗中的核心,一份独特的遗产。

•我们也许可以说,那些有意识地拒绝着公共意识的潮流撑船的诗人会得到缪斯女神的奖励,她奖给他们潜意识能量的发轫和对共同困境的真正的诗的表达。

•如果一个诗人必须把忍耐变成进攻,他得去追寻一次毁灭,并在他的生命和作品中准备承受后果。

•……为了使人类创造出自身栖居其中的最美好的环境,诗歌的重要性在于它提供的显示视域应具有改造能力,而单纯地摹写既定的时空场所便显得无关宏旨了。一个要成为最充分意义上的诗人的诗作者必须尝试一种在观照环境之时又超越其环境的写作方式。

•“一个诗人不会带给我们任何真理,如果他没有在他的诗歌中为我们引见那些有问题的、痛苦的、无序的、丑陋的东西。”

•“其一——去创造你个人的风格。其二——去摧毁你个人的风格。第二项任务是为更困难的,也需要更多的时间。”

•……如何生成场景,如何投射出主观事物的形式和能量。

•“我觉得,整首诗的缺陷在于缺乏某种明锐的个人回忆。(当然,不是用来解释,而是为了从表面之下的深井给予能量。)”

•个人诗歌的旋律在能够像既定而不可避免之物被聆听之前,必须再次展现这种声响。

•……最伟大的作品只有在达到了确定的自我遗忘,或至少达到了一种为普拉斯所拒绝的充分的镇静自若之时才能出现。

•“一切好诗都是强烈情感的自发流露,这是不错的;可是凡有价值的诗都并非因为题材的多样,而是由于作者具有非同寻常的敏感性,而且经过了长久的沉思。”

•“一首诗应该等于/而非忠实。”

•……“既忠实于外部真实的冲击,又敏感于诗人存在的内部法则”的秩序。

•“和平不过是残忍力量决定性的运行之后残留下来的废墟。”

•不朽的暗示来自童年时期。

•……重要的是某种抓住你耳朵的诗意的东西。

•你不能设计一首诗。

•诗的要求就是不明言,不直接说出来,不要让语言毁坏了诗。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真的被一首抒情诗感动,那是因为有某种东西在表层下盘旋,它的边缘被显示出来了,但没有被毁坏,没有变粗俗,只允许走到那儿。




该贴已经同步到 传灯的微博
发表于 2011-7-27 21: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太白酒桶 于 2011-7-27 21:17 编辑

有时候,我觉得条条框框在大脑里太多,也会限制文字的呈现。
发表于 2011-7-31 15: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朽的暗示来自童年时期。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6-19 12:03 , Processed in 0.038886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