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680|回复: 2
收起左侧

[评论] 06年2月点校梅花落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27 20: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按:去年,第一次读到梅花落的诗,是在《撒娇》,印象深刻,但后来没机会再读。今日,进入我兄弟李明的钝一代论坛,突然发现一首《烟花纵》极好,另见一集中小贴,顺便就复制到文档做一仔细阅读。总体上讲,梅花落的诗歌非常富有灵性,用词任意飘然,非常佩服。当然,其中也有些粗糙的地方。梅花落的诗歌有个特点,开首便进入的不多,往往是二三行之后才突然来神,而收尾却是首首干净、利落。下面不过是老施第二次阅读时一些草率的想法,写于方括号之内,见笑了。

  漂流在天空的另一边
  ——写给萧红
  
  天空还是天空[废话了]
  手术刀在喉咙里翻腾,欢迎波浪起伏的维多利亚港湾[翻腾二字是不太准确的。]
  我谦恭地形容一丝亮光,太阳正对着眼睛转动[谦恭,这时候才精准起来。]
  堵住了红色,烧死的呼兰河[这一句总体上有些空。]
  我不想要再醒过来,拆开血管的肺[“要”字是多余的,拆开也是不大精准的。]
  倾听着烟花迎风的声音[这句很漂亮,“烟花迎风”四字见精神。]
  十八岁是铁的痕迹,锈蚀了我[这句不平实。]
  战火纷飞的中国。我是一团漆黑的角落[前半句有些空大,后半句词语搭配有问题。]
  我是女人,一生流浪于一篇未写完的小说[这句见话外音,好句。]
  在病床上留下自己的故乡[这句的“留下”也是不太精准的。]
  我们不能挽救的事情太多[说白了。]
  长椅子支撑着我晃动的尘土,我将东北奉送给一堵墙[“晃动”二字也有问题,后半句好。]
  我们互相往石头里渗血[很有力量。]
  我又怎能不承认这是灿烂?[问号!]
  刀仍在骨头里走得很慢[一个“慢‘字了得!]

  小按:整体上讲,这首有些硬,处处见痕迹了。
  
  本色
  
  绿林在江湖的支流苟且偷安,正当好汉被买卖到市场的那儿做起生意[“的那儿”三字多余。]
  北斗星就瞧见了眨着眼睛的兔子,红得让我吃惊的不止是戴在脚上的宝石[不止,后面呢?]
  我对风尘的书写局限在一句发过的毒誓,我继承了大雪的抱负[“在”字不如“于”字。]
  就委婉于纷纭的梅花,在性格中承受踏过尸身的野马[“性格”,还有空间?]
  抡回的是锤子和文化,那一条路上的死鬼![应该有比“文化”更好的词语与“锤子”并列。]
  
  宛如萧声的呜咽,拔刀相见,只要月光洗白群魔的爪?[这句也空大。]
  洗黑的就是我放马的年龄,在乱舞的南山[年龄也能洗黑?]
  我早已看不见人心和前途是何物,这大错特错的八千里路![这句开阔。]
  然而鸟毛在光阴的如飞中都是自然[“的”字应该移动到句尾更好些。]
  一片花瓣是我他乡使用过的呼唤[“呼唤”使用的不到位。]
  随手掉下云端,我在祸害中打捞生命的最后一个铜板[“随手”二字好极!]
  一些想法忘乎所以,使我忘记了我披着的人皮[很精悍!“的”字可有可无。]
  连海豚也佩服我飞得很低[不具可比性。]
  我教它们把脑壳撞在铁门上玩,熊猫教我跟很多受过训练的狗打招呼[这句罗嗦。]
  四川盆地的麻绳很粗,完全有可能抓住我庞大的孤独[这句很形象。]
  我又踏上滚过的刀口,被西风支配于落叶的迟暮[随意而自然。]
  学问仍有被弓虽女干的嫌疑,一棵树牵涉着不相干的冲突[有意为之了。]
  如书中的旌旗摇动了麻木的政府[同上。]
  
  我在世面上挖土,挖我的泥巴挖出蚯蚓[想象力极其好。]
  我这没有修养的畜生!满脑子都是监狱啊螺丝钉啊[呵呵,有趣。]
  我把情人统统钉进想得出的文字,不让他们从句号里活着出来[好玩。]
  有兴趣我就退到逗号的旁边,修理知识踢出的问号[用的很顺手。]
  只不过是一些粗浅的拳脚罢了[结尾总能出彩,举重若轻。]

  小按:整体过于花哨,还是有点硬。
  
  蜀中与李白

  四川惬意的在力气里巡逻[“惬意”与“力气”不和谐。]
  三国陪我一路,把撵跑的烽火劝进飘雪的空杯[好玩。]
  一帮李白的诗歌在长江中游负责揍我[继续好玩。]
  在八十年代和我恶战好几回合[有意了,这句可以不要,更简洁。]
  然后挥手赶走了我,游客从熟睡中关上一层层窗户
  挂满浪漫的衣衫,是胸襟里远行的帆船[“胸襟里”也是多余,“挂”了。]
  我们打开拔出的街道,已终身放弃了奋斗的目标[“拨出”也多余,后半句理气太重。]
  你提着唐朝向部队问好[“唐朝”,应该还有更合适的古代的兵器可以代替。]
  蔬菜和水果就在各个角落奔赴前线[这种手法用的多了,就小技巧了。]
  在从军的旅途中追求真理[“旅途”输“生涯”。]
  在内心交代杀人的动机,我有时只是一颗芝麻[这句突然来神。]
  在命令里包含着落空的四川,我正是这样执行我接到的任务[后一个“我”多余了。]
  擦过家乡的李白,把我逮住的晚饭捏成一个球[“搬过”二字不准确,后半句不好玩。]
  那段雪让我如今还笼罩在主人上头[称谓搭配的有点问题。]
  一呆就是七天[难得短句!]
  我长期在三国中识字[“三国”二字以一当百!]
  抱着态度混进化妆的脸盆[又小技巧了。]
  吕布纷纷跑到笔下解决事故之后的残局[明白吕布的意思,但依然想在后面加个“们”。]
  我们关心蔬菜的工作,不敌于挥手的空虚,竹子开花[前三分之二空大了。]
  熊猫的血流完教科书的最后一节[流完?]
  经典原来就在毕生的黄昏涂脂抹粉[一个还是多个黄昏?]
  我翻过了高墙[再见短句!]
  八哥一样出现在陶醉的汽笛声里[“陶醉的”多余了]
  学习普通话写作[结尾总是这么漂亮!]

  小按:小技巧过多。

  纪念乳房
  
  黄河的口水在烟囱升起的地方收养了祖先推翻的城墙[繁复。]
  语言行不通防卫的刀具在长城的前方,请求怀孕而死[不清。]
  弟弟每天都在抄袭哥哥的兴趣,挟持收集的脸皮分析厚厚的缺点[不自然。]
  你确定母亲的责任是你使用过的理论[空大。]
  不肯出让岁月的领土哪怕一天![再空大。]
  无可否认狂风的判断究竟来自哪一滴泪珠[继续空大。]
  原谅了亲戚的虐待[不怎么样的短句。]
  在建设的广场中撕下标语,贴在雪白的二楼[除“雪白”二字尚可,其他有意。]
  纪念相反的方向说明正确,铁路运完私奔的煤炭[矫情而别扭。]
  运不完的就是乘着炮火的恋人[还是不舒服。]
  像断线的风筝再也不肯经过春天的大山[继续不舒服。]
  脚印模仿你前夫,让求婚的孩子也已流产两次了[既有“已”何必“了?]
  矛盾就是朗诵玩着鼠标的阴影填写历史,来源于制服想要解开的难题[不舒服着。]
  你是错了的谜却执意要免费爱我[除“免费”二字外,依然不舒服着。]
  海回收了鱼如同云回收了雨[“鱼”、“雨”谐音。]
  当垃圾从喉咙里翻出来又活活被塞进发誓的嘴[刚舒服一句,接着就不舒服。]
  果子吃果子,红领巾吃红领巾,作家们一律花光了解放前的想象力[有意了。]
  趴在岸上回忆伤心的男人[长不长,短不短,好不好,坏不坏。]
  回忆是你青春时期的愚蠢[同上。]
  这是法律的伤口只为一阵风开放,这是1[逗号前见痕迹。]
  还会有2和3与你们抱在一起[轻轻舒服一下。]
  快速的渗透你,切割你灯光分离的面孔[咳!]
  并没有什么能比时间伟大[总算舒了一口气。]

  小按:花样过多,非常不自然。
  
  
  还是锤子

  一顶帽子戴了五千年,终于轮到我头上[五千,呵呵,算得这么准?]
  不锤子都不行了,你说得对[“子”是多余的。]
  你的说法简直是我晚上闻到的香水[尚可。]
  请代我向大王问好[没才气整不出这句!]
  我不能再醉了,超过六十度[前半句好,后半句与下句衔接不严。]
  用十年的恐怖蹂躏伤口,鲜花还要延续一代人的革命[又有意了。]
  秋天之外的任何男人都是我付了钱的,每个月我都真诚地爬到二楼[前半佳,后半劣。]
  传播这种笑话[小可,大不可。]
  我将与我无关[再见佳短。]
  打开水笼头在十二点钟[“在”不自在。]
  洗个愉快的澡[浪费了一句。]
  过年了,我并不因我而背叛对人们的祝福[再次浪费了。]
  只禁止个人的纯情是不够的[不精准。]
  你不自觉地使我震动了好久[“震动”也不到位。]
  我对我的统治基本都是来自你的一角[都是短句的展开,但没飞起来。]
  五千年平静的都过去了[“的”字可以往前走两“步”。]
  我咳了一声,就感到没有胃口[前半句一字千金,后半句跳楼价。]
  麻烦你送给我的剩菜,引来俯视人间的孔子一只只飞来[有意思,但有意,“麻烦”很麻烦。]
  想象远超过我不该意外的现实[别扭。]
  世界将以纯粹的拇指按下纪念性的图画[“图画”不如“快门”,也不如“画面”。]
  地平线一望无垠[小可,小不可。]
  锤子是你的权利[大不可。]
  是秋天放飞的帐目[雕虫了。]
  为了发财,我同意照你的意思干[“干”字真好。]
  我们铐在一起就是家就是钱就是花就是管不住的毒苗[且看下句。]
  就是讽刺就是癌症就是喜剧就是风靡一时就是找不到问题的答案就是品德[再看。]
  就是时尚[继续看。]
  就是社会就是穿花衣服的少年就是农民就是大师就是学校就是想交个朋友[接着看。]
  就是人人有份的享受啊[功力!]

  小按:不和谐的地方很多。

  •垂腰

  要你的命把身下的鸟儿赶到树梢上[难得开头好玩!]
  水边的梅花就病入膏肓,鬼都累了,只有不想活的人[接着好玩。]
  把垂着的眼皮递给刀子。我再冲过去就是大海[疲惫了。]
  天黑得快[短句不短!]
  手指咬着瞌睡,云烟却都消散在碎玻璃中[可惜长句不长。]
  弯下的腰肢极端无比,在天空之间[继续不长。]
  决心去自杀。雪吹光千篇一律的头发[一个“光”字了得。]
  鸟儿湿漉漉地梳洗着儿子,只有你了解我褶皱的梅花[与下,衔接不妙。]
  我便什么都飞不见了[好是好,可惜被浪费了。]

  小按:开合有度,可惜优点和缺陷都过于明显。
  
  •梅花老窖赠李牌大曲
  
  洗脑要坚持,我不晓得把才气押在哪一首诗上[“押”的见精神。]
  在身体里搬运酒瓶[再见精神。]
  在兄和弟的惆怅中划拳,我梦见地球的灯光是远走天涯的叶子[前雕虫,后空大。]
  一片一片落在我赊来的果园[“赊”而不欠!]
  我被南方在考试中填空,原始社会就我的形状来讲[不顺畅。]
  实在是最值得怀念的一段,朋友是炸开的鲫鱼[“炸开的”可有可无。]
  顺水漂到我的网中[飘然!]
  我的高歌顶多也就值几片叶子,这些朋友是从诗歌里来的[后半比前半好。]
  他们在深夜陪我喝一会儿,天亮就又回到修辞里去[好个长句。]
  我十分随便地把我的大船停在意象中休息[当真好个长句!]
  每次经过他们身边,我都打个旋儿[短了依然长着。]
  更美的事物周而复始,而我将从误入的歧途喝光整整一箩筐字[赞。]

  小按:想象极其丰富,虽有瑕疵,然受赠人不亏本,赚了。
  
  •通行证
  
  前辈洞穿先机,后人的感情[一般进入。]
  冒着藏好的风险,待雪花结果[继续一般着。]
  一致卑鄙的思念月亮,两个举头的人亲切的望着楼上[很不满意!]
  我沿长江缓缓而过,像去年那样低沉[方见精神!]
  看在岛哥的份上,就冲动的答应了做人的条件[“岛哥”?后半真好。]
  健康建议我动手术[小手术了。]
  美丽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有浪费的嫌疑。]
  期间我的名字不停地在重庆上空抽烟[大雕虫。]
  抽到上海又呼呼的睡了,面朝大海的白云[“的”与“地”]
  我每时每刻都痛恨你的挣扎[“挣扎”?]
  赌博那么疯狂,雪花不朽到如此的地步[前半刺眼,后半老到。]
  哼着小曲儿的月亮,拽着诗歌的天赋[小雕虫。]
  把我介绍给没见过的世面[好个“世面”!]
  几万只手湿透了自己,我永不能原谅的这辈子[“雪”下得不小。]
  很像一只天上的鹅[勉强。]
  在它们的地盘怪叫[很勉强。]
  妇女在劳动中浮起春节的微笑[“浮”了。]
  凝神在潦草的一月扑倒下去,我顿时发现人生来得很快[前一般,后大好。]
  幸福是没有根据的[妙!]
  我通过老练的麻雀纠正沉默[真妙!]

  小按:起承转合,有问题。
  
  身世
  
  他六神无主的兴奋[搭配别扭。]
  搞得神仙别扭[“搞”字有趣。]
  不想回头吞噬,刚煮熟的饭。禽兽不客气地提醒他完了[后三分之一好!]
  一千个理由就此肯定残暴的红色[空!]
  他的风格分裂我的风格,又砸下一个帝国[空,空。]
  不归的烈火就这样解放了嚎叫[空,空,空。]
  他的价值才是教育的价值[空,空,空,空。]
  拒不接受后世的忏悔,曾经我们谁也没能把仇报得很漂亮[五个空。]
  他掏出来那句自白,横行了几个省[难得不空。]
  伤算不了什么[中。]
  也许毒也算不了什么[中上。]
  至死方休的崇拜,而我已经不能再瘦了[“经”字可去。]
  在这个鸡狗成群的家族[神采飞扬!]

  小按:两句就可成篇。
  
  •落入秋天的母亲

  今天的月亮真好啊[“废话”。]
  就是风有点大[“废话”不要紧。]
  一只眼睛在滚[咳,不“废话”了。]
  一只不关我的事,去吃肯得基[不“废话”,却当真废话了。]
  十块钱的路追着我[很不自然。]
  没地方发泄的神经病[继续不自然。]
  我后半生的错字纵横了空中的流星[一个好想象。]
  刚刚够这个晚上用来想你[承接的顺手!]
  几根响脆的骨头[短而不太精,欠到位。]
  把我浇油的另一半用来下酒![小可。]
  我怀揣打包而回的激动彻底粉碎了黑暗飞来的抢救[罗嗦。]
  想到秋天的乱跳[“跳”得很“乱”。]
  吹风就吹灭了岸上的妈妈[前一“吹”多余。]
  我永不幸福在童年的长河中[“在”字不到位。]
  我的遗体离我更近[鬼话说的好。]
  在古往今来的雅鲁藏布江流域[形容可以不形容。]
  问候哺乳动物的病情[小雕虫。]
  提着头发爬起来[典故在里面。]
  我就是东方的狮子[可以的短句。]
  而非茁壮的阿根挺少年[可以。]
  我的土地踢我的球[大可以。]
  总不至于陷害以前打过的鸟吧[小可以。]
  可口可乐销魂的感觉喝得冷的心知道胃[不太可以。]
  比任何人疼你但我的痛[不太可以。]
  又是什么东西[[连上句,问的好!]
  顺便歌颂一下祖国[从容!]
  又调过头来歌颂别的[从容得过头了。]
  一只秋天的袜子多么平易近人[过头着。]
  像我父亲投胎的子宫[继续过头。]
  却从不睁眼看看咒骂的颜色[非常过头。]
  果然报应在你身上的无非就是秋天给我的血统[峰回路转。]
  我打倒的一个零![柳暗花明的好句。]

  小按:水分多了些。
  
  •计划经济时代

  圣诞节的柜台上我用过的帐单已经积累到26元[很平稳。]
  一分钱就可以收买我的一年[很会计算!]
  我饲养的宠物曾是我造成的战斗机[科技发展的后现代。]
  直接把我投进地平线,在巨蟹座还没长大的那边[天文。]
  我只能看到亡命的鲸鱼[天文。]
  比今天还要多。那年结婚是一颗蛀牙[后半句突兀了。]
  他端枪的姿势像个杀手,在社会上行动。歼灭认识和不认识的同志[中间弱,两头强。]
  2006的钟声几乎能将我整死[妙不可言。]

  小按:开头平稳,结尾有趣,中间想象丰富,然有仓促的地方。

  •对月
  
  你自江湖而来[语调不一般。]
  沿关山如雪而去[“关山如雪”?]
  看漫山的红花儿女情长[呵呵,有趣。]
  你看不够的美,把你舞成妖娆的花[实在有趣,只是可惜连用了两个“花”。]
  那雪中的嫣红如何能不是羽毛?[有趣。]
  我竟因你而醉,为你而飞[大有趣。]
  
  白舞蹈了我的黑色[“色”字多余。]
  设想哥哥和一盘下不完的棋局,是胸中四伏的危机[前半不到位,后半大妙。]
  在墨迹中逐鹿[可。]
  中原抛在身后的兵马[“抛在”二字多余。]
  
  我又在深宫抚琴[很形象。]
  词意里的牡丹都在等你[非常有趣。]
  二月迎来了江湖[不太有趣。[
  月色送走了公主[被上句糟蹋了。]
  
  煮酒的日子一去不返[典故。]
  旧日的青梅被寺外的薄霜轻点眉黛[化用。]
  一切全由你穿越那座山[不舒服。]
  风吹里[偷得真见功夫。]
  马和牛都是不相及的[再化。]
  我们相逢一笑[化得不露声色!]
  
  小按:虽转合不畅,然趣味盎然。
  
  
  •戒
  
  春天来了[慢慢来了。]
  要打猎了[慢。]
  要死在酒里[突快。]
  我们用心击毙了一瓶一瓶的酒[前四行很见力度感。]
  心很舒服地追随着爱情不要的玫瑰[绕口了。]
  爱情当头,你反而仇恨你在恋爱[很放松。]
  酒好,酒量就好[好放松。]
  任酒意狂飞[紧了。]
  锻炼生活没有尽头[过紧了。]
  酒美,灿烂岁月的嘴[不太放松。]
  酒绑走了英雄[见下句。]
  使每一匹马都发了疯[见上句,互现神采。]
  奔驰在苍茫的颜色里,大呼小叫[画蛇了。]
  酒是怎样的虚无[问得不对头。]
  一场世事[不带感叹词的感叹句。]
  春天啊春天[带感叹词的非感叹句。]
  你缠绵如吻过的湖泊[“你”后应有“的”。]
  对视着久远的鱼[一个动词,一个形容词,灵动十足!]
  醉中的姬妾[好个比喻!]
  你这个忧郁而辉煌的男人[[两个形容词对调更好。]
  要打猎了[来的好快。]
  要死在酒里[快的不突然。]
  
  小按:首尾兼顾,很见力度,尚待打磨。
  
  
  ==光明顶上
  就当江山已定
  教主在悬崖边放纵于习武
  乱发如草,一肩的枯叶落在山上
  云横贯山腰
  而艳却是寂寞的杜鹃
  在伊的转身中柳暗花明
  深爱一个爱不得的人,他父亲的血统
  是他的宿命
  伊在一脉秋水中对他吟唱
  下弦的月亮
  伊是白衣的女郎
  推开浅浅的哀伤
  远方,那片树林有没有人走近?
  坐在叶子的旁边叹息红颜
  月已深了
  一点声音就能刺破伊的皮肤
  夜色高远,那是母亲或银饰的光泽
  被伊佩带
  在一曲短短的歌里
  在伊来过的地方
  回忆人间,加入帮派和斗欧
  野兽被绘于瓷瓶
  而镜面的腊梅很凉
  在渺茫中追逐他未知的路途
  此刻,昆仑的雪一旦想一想
  就势必狂乱如花
  但天山的白莲又怎能与伊的名字相媲美
  伊才是宿命的咏叹
  伊,当你被一枝长萧在睡梦里轻轻吹奏
  你如此可爱地垂下眼帘
  在初春的吟唱中慢慢哭泣
  无知的少年就曾经是他
  一声长叹,还是让遍山的杜鹃开了又谢吧
  他是大侠
  他马上就要从光明中带走伊
  在九月九日轻取伊的人头
  小按:排版原因,句后跟竟乱格式,故只简短一句:格调清、雅、奇。
  ===芳菲
  人间四月是桃花
  公子写得一手妙文
  她老在寺院
  她老了翠竹一片
  夕阳是不能杀的
  水果也能让她惆怅浮云西去
  她就是桃花
  四月是这么的美过
  众生不语,只有流年如鱼
  夫人,你是回不去了
  那些遥远。她没有天长地久

  小按:同上:如读小令。
  
  •大路
  
  跟随着你,跟随着你
  一条像你的路很亮
  我深情地妥协了多年
  更深情的你因为受不了我的深情
  只能继续和我混在一起
  你是这么静悄悄,你是
  鱼调皮,吐着泡泡
  好像在欣赏我竖起的每一根手指
  我的天哪,我来回移动的那扇窗子
  探出宇宙外唯一能透过空气的某个房间
  几乎脱口而出地就看见了我
  我就爱怎么走就怎么走了
  
  我吩咐我发达的四肢一定要走到一种遥远的状态
  并绝不喊着你的名字
  我走出江清月静走出门了
  我就是要强迫我是忠于自己的
  不能解决的那部分,你不必激动
  更不必奉劝我别这么干
  我的旅游不需要理由也能成为充足的理由
  我喜欢把我搞成站不住脚的样子算啦
  我决定走
  我再也不想引起你的注意了
  要求你赞同我目前的想法
  
  我要走到石榴长成裙子,我要走到千山万水的前面
  举起电话就问一条河你认识我是谁吗
  至少我在开始关心我想不起的什么
  它扯得太远,我敢保证
  它也不知道,它只是你的名字
  分别在大路的两边碰见我在步行
  我走到原先君子之交的狗尾巴草上孤独地停了一下
  我就这样用我的四川口音沉默的爱他
  
  2006年,我走得高看得远
  我甩了甩我的头
  我走着走着就走成了虚线
  我把文学的读者越走越窄
  我把发动战争的权利发动为个人的问题
  我是要走到下一代去吗
  跟随着你,跟随着你
  你知道我一直希望你能够支持我
  干点有意义的事
  
  那么整个青藏高原的风都将支持一个情同手足的妇女
  我的腿绊翻我在500米以外的中国
  世界原来是这么多陷阱啊
  我跑题的时候我在表达
  你的头发,我在脱离我看到的东西
  才能进入一个思考的过程
  我默默地暸望着你在自告奋勇中过活
  我越看越看不清楚我走了多久
  天空啊天空
  你的棉袄已经露出了破绽
  但是白色的棉花又是什么样的云呢
  纵横在我的头顶
  我是一年四季喝醉的蓝天
  跟随着你,跟随着你
  
  我是女诗人想起歪歪扭扭的丈夫
  我亲爱的男人啊,今晚的月亮比你们还要善解人意
  你们是手机里的燕子
  我挂在脖子上的短消息
  我很快就走完了纸和笔,葡萄酒和夜光杯
  2006年,你可能是我兜着圈子
  在烟囱上跑
  在历史的忽悠中
  与一些鸡毛的哥哥
  以及蒜皮的妹妹产生共同语言
  我在东西的中间胡说八道
  我走死我自己的人格绰绰有余了,这大路
  走不穿天涯
  我走在哪里
  背走我百年前的行囊
  但我现在是走在哪里
  像辛弃疾一样写诗呢
  
  小按:同上:一个“任”字。
  
  
  •烟花纵

  有的是秀丽的女子
  赖在桥头,弄得柳絮飞扬
  砸破你你也只有认了
  扬州的滋味溅起弱水三千
  你到是一着好棋
  落在梨花的手里
  你读完的书朝跑来的脸上扔去
  慢悠悠的雪
  下在最远的桌子
  近的都说了,远的就更远
  挥鞭的手拂柳如秋
  给一张纸片你就去飞
  一大堆女子眼睁睁地照着镜子
  桥下的梨花仍旧不多
  被水握着
  水在别的春风里是酒
  你把扬州拿下来
  这一天的残阳才算归去
  而西边的栏杆被人抓住不放
  手是攸关于顷刻的生死
  飞把桥头隔成了两段
  一匹快马取决于你的内心
  读到桥头的你比读到堤畔的你
  更是轻的

  小按:同上:倒数第六行捏得很紧,倒数第五依然紧着不太满意外[这个意见是我朋友唐谈提的,我很同意,捏紧的拳头要收回来再打出去才有力量],其他处处见精神,当真佩服。
  
  2006.2.28凌晨于寓所
  

该贴已经同步到 传灯的微博
发表于 2011-7-27 21:36:25 | 显示全部楼层
莽汉。
发表于 2011-7-27 23:24:06 | 显示全部楼层
评得仔细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6-19 11:50 , Processed in 0.048395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