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6714|回复: 7
收起左侧

[评论] 08年6月为杏黄天的敦煌诗社做的一期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27 20: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总按:感谢各位兄弟、姐妹们赐稿,从中摘录每人作品一首(进行到一半时,我发现这样的选择是自讨苦吃,因为多选可以使得自己的论述更加简便,而独选一作兼论其他却导致难度陡然增大,可已开始了……索性继续),并贾雨村言片语,如不当之处,望多指教。



【刀子】

⊙草川人

黄河在星光和阳光下
闪闪发亮
把兰州像西瓜一样切成两半
南边人群拥挤,到处都是写字楼
商场,进口汽车,阴谋,天然气
北边经常缺少人民币
也不断有毒品游荡
有一日,你跳进了黄河
此后,我每天从西走到东
从东走到西
一直在不停地寻找你


■ 从草川人贴的四个阶段中看来,我是这样认为的——四个阶段并无大的差异, 基本保持同一的写作手法。在开头部分以场景展开,然后视角跟进,所观则有所感,最后收笔。应该说这没有什么不妥。有点遗憾的是贴的这些作品中,我没有看到一首特别完美的,从我的阅读角度看来,总是或多或少存在瑕疵。《西藏组诗》其中光线、质感是出来了,但是有些词语依然由于修饰的缘故还是走虚了,词语与词语之间只有碾压,才会逼迫出那种“粗砺”感来。《梦里洛阳》第二段的“并且”这样的连词在其他地方也同样存在连接或转折不当的情况。而《纸上的抒情》开头两行则存在时间性名词的范畴问题,《寂寞的夏日》中间的叙述可以更加简洁一些,《想起前些年》则给我的感觉有好篇,而好句不多(收尾相当漂亮)。《雪夜里出生的两只小羊》叙述上还是很不错的,但是谋篇布局上过于平整了。《疯狂的桃花》第四句是偷懒的笔法,不得不批评一句!《雪闯进了木屋》、《春天的牛车》、《事件》、《我不想去唐朝》总体上特色都不是太明显。《你叫什么名字》是我喜欢的一个作品,同样喜欢的还有这个《刀子》。可惜的是《你叫什么名字》失之油滑,而〈刀子〉的凌厉不够,最后落入了惯性思维。但这并不影响我依然认为草川人是一个优秀的诗歌写作者!



【无色悼词】

⊙杏黄天

不,一个都不宽恕

他领走他的孩子
孩子无罪
他把我们留下
好自为之


■ 对于地震如此天灾,我们都仿佛不知道如何写了,因为太多的诗歌写作者仿佛一夜春笋冒出了地面,包括我自己写的,我也不看好。杏黄天贴了三个作品,其中〈越过暧昧的空气〉过于生硬,而〈第三层:之外还有〉则偏淡了些。反而是这个短的,一个复沓,一个神经质的收尾,感觉语无伦次,但又张力很足。我发现他的作品里经常有一些很神经质的语句,那些语句往往从他力求阐述的理念中挣脱出来,不被塞满,很是空灵,这个应该引起写作者的注意了。



【磊】

⊙牧马

空气松驰 击石而歌

草滩上的羊膻味
上升 我拥抱灵魂
羊们放弃善良
落日咯血 时间
时间渗入石头
等待在某个黎明迸裂


■ 牧马的作品让我想起想起了我的一位写旧体的朋友,唯美而又舒展,同时细节又有立起来的点。〈磊〉不是其中最有特色的一首,但在中文写作中却有着独特的意义——对汉字的拆解。我其实更喜欢的是其他篇章中一些击中人心的句子,比如“那丁点的金光正中我软肋”。我只想说一句:抒情需要压低嗓子,需要直接,需要让灵魂战栗。



【阳光下的青鸟】

⊙陈宗华

村庄的青鸟
在一阵白烟之上
象太阳的黑子
灼焦了我的眼睛

六月,如熔铁
落入河中
一声脆叫
一轮蓝波


■ 宗华总共贴了十首作品,我一一看过来,感觉都比较清新,但问题恰恰也出在了清新之上。短作需要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出人意表而煞笔。比如这首收尾就放出了空间,但同时其他很多首却是自我封闭的。而就在这一首中,比如第一段,也是封闭的,特别是三和四两句,如果去掉,则留白会更佳。宗华需要在留白上多加留意了。



【青铜】

⊙相逢一笑紫陌

一生只流三次泪
出生、入死
还有一次要留给你
初相遇或行将别
其余的时光
就让我来熬煮
一些汤药
治疗咳嗽、失眠或无端癔想
汤汁越来越浓
尘世越来越淡
饮下去
千年的风雨
不过是一尊青铜
在夜里流下的浅浅泪痕


■ 相逢一笑紫陌贴了25首作品,几乎每一首都很出色,这是一个成熟的诗歌写作者!读他的作品,可以感觉到一份对于文字的执着和从容,用笔细腻、感觉入微。当我读到某处觉得开始走虚时,往往不会让我失望,相信作者会在细节处把握住,收好官子。当然,是否也可以这样想,如张开的两翼,在空中滑翔,总是有一个打开的过程,而这个过程稍微有点过于细致了,就比如枝叶过于茂盛就难免使枝干隐入百叶之中,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青铜〉绝对不是其中最好的一首,甚至可以说是其中相对稍弱的一首。希望兄台不要见怪,其他相当出色的作品,比如〈临江仙〉这组的其他几首都没选,而偏偏选择了这一首。这首作品让我想到了李贺的《青铜仙人辞汉歌》,我以为到“尘世越来越淡”就可以收笔了,当收则收比当写则写是更为重要的一种写作意识。



【四行诗选】

⊙缪立士

老虎分二种:饿的和饱的
人有两类:钱多的和钱少的
也可归为一。像老虎一样
追逐、攻击,在欲望的丛林


■ 立士是我的同乡,以前没有交流过,我也是首次读他的作品。〈现实就是如此〉很有冲击力,但依然觉得可以处理的更开豁些。十个作品全部看下来,依然觉得还是空间的问题,不能把自己要说的塞满、堵死。比如这四行,最后六个字“在欲望的丛林”我以为是可去的。特别是“欲望”二字不可说出,重心才可转移。



【初冬】

⊙孙光利


我站在这里 这个无法命名的地点
等待你及一场雪的来临
阳光被风吹得很薄很薄
轻轻滑过我瘦弱的身影
只不过是一瞬间 它便不知去向

而风 从来就没有家
它只在我的身前背后
时时刻刻 追赶我 逼近我


■ 光利贴了十四首作品,我看了一遍,感觉问题很多。主要还是表达的问题,表达在清晰之后,需要追求一种涵义的模糊!一个点应该形成光源效应,产生辐射面。



【尺子】

⊙又绿江南岸

一把尺子
量对象
量爱情的厚度

量了大半生
婚姻始终
短了一节

你对我说
我就是那把尺子
将你害惨了


■ 这是我今天晚上读到现在读的最开心的一首作品!写东西要有乐趣,阅读也需要有乐趣!这就够了!至少,这首够了!所谓任意、任气、任性乃写作上上之道,不须赘言,只是其他作品略微欠如此作光辉了。

(注:以下为第二批次阅读。)



【祼足的舞蹈――给杜青】

⊙王晓忠

我仿佛来过――
七月,大片大片的荔枝林熟了
紧抱炊烟的晚风
就此轻松睡去
有人见惯了别离
还有一些人,在台风来临之前
仍在为沉重的理想奔波

相聚是暂时的
夜凉了。故乡遁水而去
青草更高
低矮的灌木丛多么耐心
那些赞美偶然相遇

一粒灰尘,紧紧拽住大地的心脏
谁在抄近路,返回舞蹈的中央


■ 晓忠的诗歌给我感觉很沉重,他的《文明中路》标题中有“文明”二字,收尾却有“杀戮”字样,《我的一生都在爱着》、《恐惧》、《我就要离开了……》等等,甚至连《瓦尔登湖》这样的在梭罗笔下原本空灵的一个湖泊都是深沉的。但从技术层面来说,应该是有轻重缓急的,就比如我所选的这首,第一段临到结尾就过于重而走虚了,过于用力难免破纸而出了,同样第二段的结尾也不甚理想(这里比如赞美一词是走轻的,同时也是走虚的,理想、赞美这样的词汇不应该如此表达,举例:比如西川表达迷茫,他不说迷茫,而说他看见四匹马奔向了四个方向),反倒是最后一段的收尾相当漂亮。对比一下,会发现言说或者议论的句子从来是不如具象之词的,而具象之词又不如情感生气灌注的表达。



【向往】

⊙凭栏


佛祖从不肯放弃
拈花、微笑、这暧昧的火焰啊
使我愈发向往
你所抱守的姿势


■ 凭栏一词,令我想到稼轩、武穆词句。我没有选《帝国风景》(结尾感觉可以更好些)、《往事》(中间部分有些拖泥带水了),特别是《月光曲》,在阅读中我对《月光曲》非常欣赏,因为这是一首几乎可以说没有什么瑕疵的作品(如果说有瑕疵,那就是一些语序略微显得有些生硬了)。这十五首首首都很老到,一一读下来,我慢慢的形成了三个印象,第一个印象是开始读的时候形成的,那就是拟人的手法略微显得过多了些,而拟人容易造成句子不稳,拟人是一种以一物象比拟另一物象的手法,它可以让清晰的更加具体,但也容易使原本清晰的变得模糊。第二个印象是有些篇章的中间句式过于“文”了,所谓文质彬彬,就是文与质应该是相当的。第三个印象是一些结句把空间给闭合掉了,这也是我为什么选择这首《向往》的原因,因为文本的结构需要形成一个闭合的环,但在文本之外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则应该是无环的开放,使环如眩晕的光,别样的称谓叫做致幻,从而达到如真如幻。



【河闪渡】

⊙朱良德

西出长官司,我们顺河而上
这是2006年的夏天,乌江的上游
一只游船在早晨的露珠中行驶

在神仙洞与鸽子洞之间
一台挖掘机将声音压得很低
并不影响它继续向下挖掘
悬在半空的草木被山上滚落的碎石
击打得东倒西歪
它们悄悄地生长嫩嫩的叶子
三只洁白的羊或一群白色的光芒
游移在奔跑的岩石上
河流躺过夜的腹地,把浪花弄得很响
儿子扔下的一个饮料罐
漂在河面,转了一个圈
缓缓地漂向远方
我们有理由相信
它能游进更大的江河和湖泊
我希望这是一首诗的开始

如果这条河流在天黑之前被截流
消失的将不是空间和时间
消失的将是我,和整个峡谷

山顶的小煤窑被关闭
留下坡脚废弃的厂房
低飞的两只白鹭,像慢下来的词语
停泊在岸边,摇晃
我们的船摇晃了一下
便离开了河闪渡最后的风景


■ 在良德的十二首作品中,还有一首《稻草是怎样运回家里的》(有些修饰的形容词去掉就更好了)也是我所喜欢的。良德的这些作品用力都很均匀,这是一个成熟的写作者的表现。不过很有意思的是,同样我在第一首发现了拟人手法运用的不稳当,比如“天空的伤口那么白”这样的句子是非常矫情的。比如《鼻炎》最后收尾的平淡。第三首《一位老人的忧伤》有些拖沓,从第四首《稻草是怎样运回家里的》开始,才味道慢慢好了起来。但基本上除了《泉都城之夜》其他几首收尾都见用力的痕迹了。当然在这个顺序中,《河闪渡》是另当别论的,这首作品中间有些句式可以调整下语序,从目前看来个别句式的“的”字句排列过于“工整”了,写作到了一定程度,对“的”字句要求有很高的自律调整才行!而我还想说的,却是这首诗歌的一个特色,那就是叙述语调的平稳和从容,这也是我读到现在选的相对较长的一首作品,我只想说的一点是叙述需要语调的绝对平稳和从容,需要入得场景又置身事外,显然这首在这点上是做到了。

(注:以下为第三批次阅读。)



【低垂】

⊙花盛

夜幕低垂,那个佝偻着身躯
仍在忙碌着收拾垃圾的女人
她的旁边是呼呼作响的风
和艰难的呼吸,还有铺下来的夜色
但我分明看见她沧桑的脸上
写满一天的收获。那些易拉罐、纸箱
啤酒瓶、碎铁块……
这些被主人喜欢之后遗弃的孩子
无家可归。我看到那么多低垂着的脸
在她精心营造的三轮车里
像一个个听话的孩子,低垂着脸
安静地等待着回家


■ 我用很慢的速度,也许说很细致地读了花盛贴的这十首作品,并同时看了花盛的简介,发现这位兄弟是个藏族,且以散文见长。而我想说的更多的却是从我自己的理解角度来说,也许是得罪了。总体给我的感觉是在我用很慢的速度“推进”时我依然感觉到了行文的某种“停滞”,或者说行文的过于讲究到了某种面面俱到的密不透风,这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了诗歌的弹性和阅读接受空间,使得“象外有象,境外有境”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困难。比如这首《低垂》,我以为只留前面三行和第四行的后面半句就足够了,就大好了。



【乌衣巷30号】

⊙北城

我选中个地方住下
在江南,走进了一条
铺着青石板的深巷
深巷悠长,撑着一把油纸伞
细雨中的行人是稀少的
碰到的姑娘满面阳光
微笑的热度,穿透了单衣裳

乌衣巷30号,很巧
门牌号和我的年龄一样
灰瓦叠叠的房间
散发出古典的力量
我的青春有着太多的
忧郁。像泛黄的纸张
托起,发脆的忧伤

踏过青石的心跳
从骨子里亲近老街
握住经年的民居
门楼飞檐斗拱之下
红漆木柱之上,吉祥的
雕饰,化为精致的词牌
浣溪沙、钗头凤、醉花阴
绿罗裙、点绛唇、蝶恋花
氤氲着阴性的气息
聚合成贤淑的素装少女
轻摆衣袖,冲淡早春的寒意

庭园墙壁上嵌有《兰亭序》
每个宁静的清晨
羲献父子会准时赴约
我牵着他们的手,边喝茶
边吃美点,边切磋书艺
偶尔讲讲书坛的现状
引来一番捶胸扼腕
孩子般,挥舞着情绪

出了茶馆,每人摇把折扇
穿过小桥流水,在一片
萌发新绿的草地上对对联
输了,就去吻一下刚露出
小脑袋的柳芽。一会
柳枝就和我们打成一片
调皮地摩擦,我们的脸

这个春天,我坐在木格子花窗下
用工笔小楷整理出第一本诗集
王羲之题签,王献之作序
扉页的小照是顾恺之画的
他也是诗人,后来成为
乌衣巷30号的常客,他的痴情
被我长久地攥在手里


■ 北城这次贴了三首作品,为《江南梦》组诗。三首的风格是一致的,基本存在同样的问题,一是时间的处理上是平铺的,所以空间上同时也就出来个一个问题,那就是忽略了空间的缩放,空间感比较破碎,基本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走到哪里写到哪里的感觉似的,主心骨没有拎出,也许作者会说“我是精心构局的”,但显然散了,因为视角都是平视的!第二个问题是很多具有传统积淀的物象,没有用一个故事作为主心骨去架构它,然后翻出新意,所以推陈出新上也就产生了一些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北城应该可以写得更好的。



【最后的房屋】

⊙甘肃•沙砾

也会掉牙
一颗
二颗
三颗
最后和我一样只剩下
牙床

也会入土
一寸
二寸
三寸
最后躲进我的记忆
发芽

也有孤独
和我一样在人海中
找寻


■ 沙砾贴的九首作品,我依次读过来,发现都存在一个问题,开始都能带像钉子一样把语言按结实,这很不错。但写到一半的时候就开始疲软了,到最后钉子都是只敲一半,另一半浮在板子外面。最后给我的感觉是爆发力始终不够,比如这首,到第二段的后半部分就开始进入窠臼了,如果让坚硬的物出现一个大的翻空该多好——比如“烂”掉。爆发力来自于大空翻,来自于思维在逻辑上的回马一枪。



【与一条鱼相遇】

⊙朱武军

素未谋面
只是在旷野的一条小溪
偶然相遇
我在岸上
你在水里
你的嘴巴一张一合
和我说话
水熟悉你的语言
我保持沉默
对比鲜明
我更安静
水更干净


■ 武军的这组作品非常清澈,比如这首。这首是六首中的第一首,我读的时候在想,为什么要用第二人称“你”,如果用第三人称是否更客观从容些,那样的话,先“我”和“鱼”各自分开,把“对话”的“机会”降到最低,这样可以最后的阐释就更加富有哲学意义上的内涵。接着读下面的,我就明白了,物我两不忘,所以通而不感。



【远处的雪】

⊙黄吉元

曾是一种向往,抑或欢欣。远处的山
如同深夜之后长久的寂静,雪落无声

我曾说这些是美,是成熟,是前进的光
是岁月抬起的一张脸。你在眺望什么
对于世界的坚持,我们从来不多也不少
只是一个男人:瘦削、倦怠,更接近于你

用渴望生活的方式期待,我听见你说
睡下了吗?然后背负落日,关上沉沉的门


■ 吉元其名我在论坛和聊天室间时常见到,但并不曾交流过。这也是我初次阅读他的作品,整体给我的感觉是很有自己的思考。但在读吉元的作品时,我的脑中突然冒出来一个词汇:议论的圈套。这个词语是套用一个叫“叙述的圈套”,可能这样的张冠李戴并不准确。我想说的是,吉元的作品给我一个很深的印象就是——意先行,而象后跟上。所以在布局上是先有结构,后在结构上展开,这使得在一些具象展开的过程中,议论给人很生硬地插入感,在整体的圆融上始终欠缺了一点,皮与肉成了两层,中间的血脉气息流转受制于强大的思维,而非词语的自然流向。从而给人的感觉是开头和结尾部分都很漂亮,中间一些句子也出来的不错,但在这些之间总是有些句子过于粗糙和轻飘了。相信吉元会越写越好的。



【那年】

⊙商希恒

春节退潮了
梦想被一辆火车抱着
第一次南下

棟棟高楼是谁伸出的只只巨臂
举起 孩子一样兴奋的惊叹
和 牛一样的羡慕

一阵风气喘吁吁 爬上
一棟正在修建的高楼
站在 高高的脚手架上
鸟一样 神采奕奕地瞭望

工作的恐惧 忽然
撞到稚嫩的双脚上
让向往 不由自主地
晃了一晃


■ 希恒兄的作品关注自身,同时也关心民生,整体读来视野是很开阔的。不过在一些细节的处理上,给人的感觉还是有点粗糙感。《很多树忽然间摔倒了》由于立起来的点没有,所以略微显得有点平铺了。《春天的树枝》、《春天的挖掘机》又略微显得太满,结尾如果能提前几行结束,也许效果会更好。下面的几个,也都存在收尾收尾把多层次给突然压缩成了单层的感觉。《公交车上的刺绣女》题目当真是好,如果能够换个角度,从局外的角度通过细节去挖掘心理的话,也许会更好。回到这首《那年》,我感觉“工作的恐惧”这样的表达过于直接了,所以也就显得粗糙了,没有具象化开来。对于兄台的作品是初次阅读,可能不是太深入,多多见谅。



【春风】

⊙笑笑点

风从冬天的山岭
吹过来
风从狭窄的沟川
吹过来
风吹到了一个叫柔远镇的
小县城
裹挟着寒冷
扑打在行人的脸上
料峭的春风
从大地深处
唤出了若有若无的
绿色
春风吹过柔远镇
径直向北而去


■ 《在山里钓鱼》给我的感觉是上下两段有点脱节了,或者说是紧扣题目的,但“各自为政”了,如果处理成一组里的两首,也许会更好。《春雨》、《初春》跟《春风》是比较接近的(稍后说)。后面的两个相对长篇幅的,感觉有点拖沓了。《春风》给我的感觉,真如其题:耳目一新。让我想起了我的朋友风过之痕的写作手法,以点带出空间。不过遗憾的是“从大地深处”和紧跟着的两行想表达某种理念,反而写砸了。使得本来可以通过无效而达有效,却在无效之间突然插入了有效,无效没有成为无效,有效却成为了常识。希望看见更好的!



【昨天】

⊙山东海烟


日历渐渐泛黄
可以象捧一本书
在池塘边坐下来
此时波平如镜
余音不再缭绕
此时,不能往湖面投石子
“一石激起千层浪”
不是夸张
不信
你打开心底的音响
反复播放
那首歌


■ 海烟是我看着进步的,也是老朋友了,本来是怕砸贴的人少,来支持的,没想到的是就是这么点的帖子却让我看了三个晚上,有点力不从心了。不过,既然来了,就一视同仁。发现海烟贴的这些作品简洁是做到了,但依然还是过于求平稳了,好象生怕别人看不懂,最后总会补上几句,其实没有必要的,反而把自己给“卖”了。比如这首,写到“不能往湖面投石子”就可以了,诗歌的收尾要“神经质”一些!



【大雨如期而至】

⊙吴英文


大雨如期而至
我这样写时
大雨还没有落下
说明我在虚构一场大雨
从近期的迹象看
天热得很不正常
说明大雨将至
我这样说是有根据的
今天晨报有关临省遭受冰雹的
新闻再次
映证了我的想法——
大雨如期而至
早晨起床我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抬头望见天空,真像一张报纸
大雨正要从那条短消息的三百来个字眼里
漏下来
我还是像往常一样
拧紧一夜之间松垮的身体
准备上班
关门,反锁
空手走到大街上
吃早餐


■ 这个人我不认识,但我想说的是,这个人对于口语的驾御能力非常娴熟,具备写作上足够的潜力。读的他诗歌有一种过瘾。不过,很遗憾的是,看着很多这么好的东西却到处存在影伤,当真有点心疼,仿佛心疼自己的东西一般。《嫁接》的截点相当好,但结构和表达的有问题。《窗外有鸟飞过》结尾自作聪明,毁了。《容器》过于平板,语感没有全部生发出来。《黄昏》的结尾也毁在了故作领悟状上。《姐姐》的收尾缺少了伏笔,从而失于平淡……归结起来,最大的问题就是自作聪明,故作领悟状,还有就是在自然的口语叙述中愣是怕人看不懂,加进个别词语挑开“窗户纸”,仿佛在喊“看哪,看哪,其实我想说的是这个意思”。兄弟,需要藏着写!前途无量!



【望雪】

⊙木羊

此季,淡漠,无所事事
看花飞,叶落
仅仅一瞬间

枝头渐渐白了

除了哭泣,此刻,我什么也不想说
你不会理解尘埃,就像你不会理解我


■ 木羊具备有一种深沉、绵厚的玄思品质。读他的东西往往会被打动,比如《望雪》。他擅长于抓住物象的一点,然后架构起场景进而托出,这是他的长处。当然整体读下来,依然发现了某些思考的句子还是过于直了些了,比如“它死去,带着多少虚幻的梦?”这样的诘问其实是没有什么需要的,比如“我点的蜡烛在心脏里”这样的句子也在思考上过于用力和干枯了,比如“在投入烈火之前”这样的句子意图太过明显了。



【黄梅雨季】

⊙河东

雨积聚顺着沟瓦淌下来
成一条条细线
柔软得,像初恋的心情
把身子往前蹭,多想嗅及那从未有过的秘密
微风拂面,它便蹿到了脚尖前
急忙后退。于是脸上便触到丝丝冰凉

黄梅雨季,下一月
思念便长了一截
用檐前的细线穿起,成碎乱的散珠
匍匐在窗台上,窗就蓦地高出几许

远山,佝着腰
承受着四面八方的朦朦胧胧


■ 我一直认为叙述需要站在局外,但同时又身在其中——心在其外,身在其中。河东的作品给我的感觉是观察很细致,而且结构也很完整,但是心却时进时出。比如“思念便长了一截”这样的句子插入是很不合适的。《堆粪》也是一首很不错的作品,可惜的比如“一中年妇女”这样的表达太过粗糙了,空间感被彻底摧毁了。另外观察者,不但要调动起听觉和嗅觉,还应该有触觉,眼、耳、口、舌、鼻、耳,在叙述中需要充分调动。我想,河东是明白我的意思的。



【次第者】

⊙状发子


路以伸展的方向拜谒天庭
长跪者佛就在自己的俯伏地
土地的亲昵莫过于虔诚
雪铺天盖地地下过
阳光一照
泥土已是湿漉漉的
路思索深空又重来


■ 这是状发子后来补贴的三首其中的一首。整体上看,眼界放得很宽,但我以为大处着眼,更应该讲究细处。举个例子,用一根栋梁托住一个盘子是不如用一个牙签撑起一个盘子的。眼界需要放宽,但需要以立起来的细节点按住这股神意,才得自如,所谓精骛八极,须游刃有余。与状发子共勉之。读到这里,已经是身心疲惫了,好在终于完成了。一定存在很多的谬误,各位海涵了。



※施世游于2008年6月5日凌晨


该贴已经同步到 传灯的微博
发表于 2011-7-27 20:26: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东西很好的。
发表于 2011-7-29 15: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目光如炬,呵呵
发表于 2011-7-30 14:3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怀念旧时光,制造新生活!握!
发表于 2011-8-2 20:32:30 | 显示全部楼层
足见功夫,慢慢学习~~~
发表于 2011-8-2 20:32:40 | 显示全部楼层
足见功夫,慢慢学习~~~
发表于 2011-8-4 02:0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见。。。。。。。。。。。。
发表于 2011-8-6 11:04:33 | 显示全部楼层
评的蛮好的,应了那句“世事洞明皆学问 ”~赞一个~
〈青铜〉好质感!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6-19 11:44 , Processed in 0.047367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