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814|回复: 3
收起左侧

[札记] 故人往事(14)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26 14:04: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野菜 于 2011-7-26 14:09 编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7bfe440100rfnt.html#comment1


    看到这两幅图,拚命想着童年时的记忆。

    想来,在故乡是幸运的。故乡那么闭塞,人们的一切消息来源都靠村头那个大喇叭的广播。谁家来信了,听广播去取;哪天放电影了,听广播去看;甚至地震时的消息,也要靠广播来提醒。平时没事时,那个广播并不是总响起,邵村是宁静的。但邵村又是大的,是个大村,方圆有多大呢,也实在说不清楚,反正在夏日的中午那些负责吹口哨的男生,光把邵村所有的大小胡同跑过来,也得跑它半个小时。邵村的人口有多多,也说不清楚,光是从夏日的夜晚到村子最中心的大街上乘凉的人来看,那是一条贯穿邵村东西的大街,最东到学校门口,最西到村西的野地,跑步也得有十多分钟吧,每个夜晚到那里闲坐的大人孩子就总是挤得密密实实的,一点儿不比天上密密麻麻的星群稀少,何况还有那么多在家里坐着、在村北河边坐着、在房顶上坐着的人呢,反正邵村的人多,总是能从夏日里感受到,反正你脚步所到之处,这里那里,到处都是村人。而村人最多的时候,还是有什么大事的时候。

    什么是村里的大事呢?一是每个月在村里放电影的时候,全村人都出动,孩子们提着板凳、大人们扛着条凳,那规模,就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冬夜里也能感受出来。二是游行的时候,那个年头,什么事人们都游行,谁偷了东西、某个庆祝的节日、甚至外村里抓住了什么犯人都要来游行,全村老人孩子都出来,人山人海地看也看不清什么。

    记忆里还有一次大事,惊动了全村的人。当然外村人也有到这里来看热闹的,比如那个高邵村,简直就和邵村隔着一条街,何况还有那么多到邵村来上学的外村学生。记得那是个中午,哪个季节的中午实在想不出,人们穿着长衫还是短衫也不大清晰,那时自己上没上学也没弄多大懂,反正就是不上学,也是在村里跑来跑去、一点不比上学的孩子离家的时间短。记得邵村每个胡同里都挤满了人,因为大街上、胡同里到处挂满了古人的头像,它们被高高地吊起在长长的铁丝上,就像我上小学时学校里每年要把孩子们优秀的作业本子在校园里做展览一样,有很多年轻的女讲解员们(是不是都是女的,实在也记不得了)在每个头像下做讲解,记得自己记住了什么法家、儒家的称呼,好像法家是最得推崇的。印象最深的是几张古代女子的头像,个个都是红红的脸庞,分外美丽(小时候,村人只是在演村戏时才在脸上涂抹油彩,把脸蛋儿涂红,就代表着美丽),只是记得自己正巧站在了吕后的画像前,讲解员正讲得慷慨激昂,说吕后是法家的代表。当然,我只听了几句就随着潮水般的人流往前拥和挤着看其他新鲜去了。

    在邵村没有看过大字报,连小字报都没看到过,那时候,纸张太金贵了,我们是连包点心、带着油渍的纸都拿来当学习的草稿纸的。

    记忆里,是听老师讲过张铁生和黄率这两个人的,张是白卷先生,黄是什么一点印象也没有了。记忆里,邵村太闭塞了,好像历史上多么巨大的运动,都离这里十万八千里。

 楼主| 发表于 2011-7-26 14: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七月七日的雨:


      7月7日是返校的日子,小丫头要返校,我们学校也要开最后一次全体会。早上五点钟,天就黑了脸,这让我头痛得就更厉害。六点半钟时,小丫头起床,她要坐7点的车,这比往日要晚半个小时,但老天爷一定还是按照他以前的记忆做的,他又在六点半钟这个往常小丫头出门的时间隆隆有声,然后密密的铜钱般又大又圆的雨点就直落在了露台上,不一会儿就积了厚厚的水层,而且水面上涨起一个个白色的水泡,每个水泡溅起时顶部看上去都像插着根细管,仿佛只要捞起它们就能把它们吹得更大更圆,风带着土腥和水气,透过敞开的窗口冷冷地袭来,我打起了赛颤。

    快八点半了,小丫头走了一个多小时了,我们上班的时间也到了,但雨依然没停,雷声还在远处隐隐地轰鸣。雨还没落在我身上,心就先发了冷,于是请了假。可能是老天爷看到在他的面前终于有人退缩了吧,十分钟过后,他竟慢慢地缓和下来,露台的水面上虽然还在闪烁着白色的水泡,但却不再见到气管和泡囊。既请假了,我就放下心来,踏踏实实地望着这雨发呆。

    在学生时代,每年的7月7日都是期末考试后下分的日子,而几乎在每个年头的这天都要下雨、下大雨、甚至暴雨。在故乡的这个时候,邵村校就到了四地联校付诸行动的时候,学校敞开大门迎接来自三个邻村的初一生,热闹的场面,大过我刚刚入学的场面。那一天啊,邵村校往日里宽阔的操场,这里那里到处是人。师生们在大雨中忙着集合和分班,分了班后又忙着站队忙座位。同伴中有个叫满的,比我们大了好几岁,她会把她们分成甲乙两班的同学合影给我们看,我们看到韩村的女学生个个都很漂亮,记得其中一个女生额头上有好几道皱纹,满就告诉我们说那是抬头纹。于是,我们也盼啊盼,盼着快快升到初一,也像满那样迎来自己的外村同学。而那年,我们终于要升入初一了,我们心中兴奋着。7月7日那天,邵村又落了雨,只是落的是毛毛雨,像秋雨般迷朦和下个不停,操场上和围墙上都长出了新一茬儿的绿绿的毛毛草。我们也终于看到了那人声鼎沸的场面,外村学生又分为了三个方块阵,加上我们这一群,大家都扒头探脑地向另外的方阵看,仿佛在看和谁比较投缘。校领导们忙碌了一个上午后,下午终于分了班,我、香、君、晓、沾、汝、荷等分到了甲班,而珍、娥、捆等分到了乙班。而我们班分来的三个外村的女学生,特别是韩村的,像芬、红、另一个叫香的,竟一个比一个漂亮,芬的辫子老长老长,香的发丝高高吊起,因为乡间实行生留级制度,所以大家的年龄往往就相差很悬殊。而那次的雨,竟持续了很几天,我的同座——来自西九村的香艳同学,就有雨漏过教室屋顶落在她的淡白色衬衣上,而那年,我的藕荷色花衣也已洗得发白了。本来就邻里邻村的,备不住谁就是谁的亲戚,于是,那几天里,村人就忙着认亲戚和走亲戚。漂,认着来自高邵村的乙班女生高素哲是亲戚;荷,认着同在甲班的韩村的芬和红是亲戚;男生选,认着来着同在甲班的韩村一个叫子房的是亲戚;而来自韩村教我们图画和数学课的尹老师,急着要认我的姥姥做亲戚,当姥姥要认时却被舅母给拦下了,从此尹老师就对我神情淡淡的啦……

    那年七月的雨,下了好长时间。从那时起,我喜欢坐在院门处看雨,看夏雨、看秋雨,看雨点一个连一个地落下,看水泡一个接一个地冒起,雨天里发生的往事就会随雨点和水泡在眼前一个又一个地浮现,而那刷刷的雨声,又是落在我心头上的无边落寞和声声悲喜。  







发表于 2011-7-26 23: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也在这盖个高楼吧:)
 楼主| 发表于 2011-7-31 15: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上。

昨夜的雨

昨夜的雨直下到了今天早上,然后,就像有人大发慈悲地叫了声“停”,它们嘎噔一声就停了。外面凉风习习,如同到了暮秋。路上积了那么远和那么深的水,我站在水边,运了半天气,还是抬不起脚走进去。如今,胆子越来越小了,这还是那个童年里的我么?那时候,如果下了雨,就是路上没有了积水,我也要绕村北、绕村东地去找那坑坑洼洼来,穿着凉鞋,尽情地来回趟个够哇。趟过水的脚因此被水泡得粉粉白白的,干了后,如果你拿小柴棍在脚面上一划,就会显出一个白道子,仿佛我们用石笔在石板上划的。那时候,学校是严令在汛期下河游泳的,那时的小河水面会暴涨几米。班主任书铺老师在盘查时是毫不客气的,他就像一个侦探,平日里看我们那慈爱的眼神变得就分外犀利起来。他拿着一个小柴棍,每个男生在入教室前,他都得在他们胳膊和腿上划一划,如果出现了白道子,就是下过河水的嫌疑犯,都得被他严厉地斥责一通。也许是用着习惯了,老师的教具有时就是小柴棍了,他会把它们摆成不同的图形给我们讲智力题。当然有时看到有学生上课没精打采时,他也会大声地喊道:那是谁的眼睛又睁不开了,拿这柴禾棍给支上!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7 02:22 , Processed in 0.040671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