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156|回复: 1
收起左侧

[新诗] 六个无题和一首烂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25 13:5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无题

垂柳有硕大的脑袋,青铜的光
河岸上我独自走着
风声不止
浩荡的陆地是一块破布。

不远处的工地上,机车轰鸣
这时空的睾丸,以威武而勇猛的姿态奔向时间的深渊。

无题

暮晚的夕阳必定有一条颓败的轨道
一直延伸到天际。星辰升起来,仿佛一颗秃头上
长出了痱子。月亮被割去一半
这是谁的唐朝?

谁的宋朝?他的古书影里
隐隐泛起叹息和潮声。

无题

走进废弃的园子,就走进了一条隧道的阴谋
鸟窝暗示什么?
鸟蛋和鸟粪
一只鸟停在树梢,它的悲鸣壮硕而高亢

当然不止有鸟,亲戚照常忙碌
血缘就是一根隐秘的脐带。

无题

在夏天我会一事无成
阳光徒劳地照耀我,我内心有一处深井
绳子在谁的手中?请交还给它的主人。

在一片叶子上发现,捆绑的秘密。
无须多言,我已看见汗水自神像上流下
沟渠里的败絮,有着历史一样严肃的气味。

无题

血液一滴一滴,垂直落体
灰尘被吸附,最后如和尚头上的戒疤
皈依如此艰难
四处游荡的魂魄怎么办?怎么办?

一匹儿马吊起硕大的生殖器狂奔
对于神灵它暂且不提。

无题

银河里也很喧嚣,谁在弹奏音乐?
巨大的乌鸦挂在树梢上。
巨大的嘴里吐出预言
一圈一圈的黑话加重了夜色的浓度。

一个青年果敢地拿起枪,装上肉体的子弹
他将在他的国度用一场战争忏悔并躬耕其事

1999年的冬天


下过一场雪,再一场雪
我依然在异地修行。白色的山顶
白色屋宇,白色的神烧掉了最后一页经书
1999年冬天,依然有人出生
有人死亡。非正常天气
预示着厄运降临,乌鸦彻夜鸣叫
野鬼拄着雪光赶路。
他们的晚宴将要开始,先生们
女士们,高音提琴喑哑,鼓点沉闷
音乐会被迫搁浅,我们还需要呼吸。
雪片撒下最后的盐粒
覆痛了谁的伤口?
需要想起炊烟中、神龛上
祖先肃然,望着空旷的原野
他们的表情被陈旧的岁月带走
有如干枯的木头,刻满了隐秘的箴言
我们要谨记符号般的仪式
跟着父亲念念有词,
箍紧节气的余温,获得赦免。
1999年冬天的雪片,与1995年的
一样大。我在1999的冬天
想起1995年的雪。那年我13岁
目睹雪片大如篓席,铺满祖父的墓园。
今天,我想起这两个时段
仿佛一场大雪找到了降临的路径
它们重又在我体内下起。
发表于 2011-7-26 09: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句颇多。比如:
垂柳有硕大的脑袋,青铜的光
浩荡的陆地是一块破布。

暮晚的夕阳必定有一条颓败的轨道
一直延伸到天际。

走进废弃的园子,就走进了一条隧道的阴谋

但是:“一匹儿马吊起硕大的生殖器狂奔/对于神灵它暂且不提”,这样化典有点旧。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6 12:56 , Processed in 0.034854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