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897|回复: 9
收起左侧

[札记] 和冰言闲聊诗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24 11:44: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施世游18:19:13
  这样吧我们开始吧
  
  小二哥18:19:18
  恩
  施世游18:19:26
  谁先来
  
  小二哥18:19:35
  其实对诗歌我了解的不算多
  施世游18:19:42
  (标点符号,全部加好。)
  
  小二哥18:20:44
  好的我现在有种强烈的感觉,诗歌写到一定层面上,最重要的是个人修养了,慢慢培养精神气质
  施世游18:20:44
  我们开始吧。
  
  小二哥18:20:48
  恩
  施世游18:21:02
  是的,一种气。
  
  施世游18:21:48
  我把你加在我的“十一刀手”连接里了,为求四个字,所以原来的“意气十刀”改成了这样。
  
  小二哥18:22:03
  呵呵
  施世游18:22:19
  到了一定层面,拼的其实就是这种积淀下来的品质。
  
  小二哥18:22:39
  我能感觉到心平气和对一个诗人的重要性
  施世游18:22:54
  当各种手艺都玩过后,认真而不局促,放松而不松垮,其实就是靠这种气来的。
  
  小二哥18:23:22
  恩,其实我最喜欢的是陈先发和汤养宗
  
  施世游18:23:30
  我也喜欢他们俩。
  
  小二哥18:23:44
  特别是陈,我觉得他的诗歌就有种精神气质
  施世游18:24:05
  汤很大气,陈洋溢着内在精神。
  
  小二哥18:24:11
  恩
  小二哥18:24:36
  我对杜牧羊说诗歌可以用颜色来划分
  
  施世游18:24:41
  汤往往在中间容易落入绕的圈套,但大气陈比不了。
  
  小二哥18:25:11
  是的,所以我一直觉得汤的诗歌还不算成熟
  施世游18:25:21
  可他们的个人品质却是非常突出的。
  
  小二哥18:25:35
  恩,我就是喜欢这点
  施世游18:25:48
  另外要提到一些人,比如姚风。
  
  小二哥18:25:59
  其次我还比较喜欢雷平阳的诗歌
  小二哥18:26:08
  姚风是澳门的吧
  小二哥18:26:21
  很少接触他的诗歌
  施世游18:26:40
  另外,比如张玉明、湖北青蛙、张作梗、弥塞亚、徐小爱克斯。
  
  小二哥18:26:58
  弥赛亚我比较喜欢
  
  施世游18:27:06
  恩,澳门的,他给我寄过本薄薄的,但分量不轻。
  小二哥18:27:13
  呵呵
  小二哥18:27:30
  其他的湖北青蛙有些诗歌我也喜欢
  小二哥18:28:02
  张玉明、张作梗、徐小爱克斯我没有读他们的诗歌
  
  施世游18:28:01
  津渡去年开始的,我也喜欢。
  
  小二哥18:28:19
  哦在若缺看过一些
  小二哥18:28:41
  女诗人我比较喜欢叶丽隽的诗歌
  施世游18:29:12
  风事,我有她的诗集。
  
  施世游18:29:20
  要了两本,给了一本朋友。
  
  小二哥18:29:42
  呵呵我朋友帮我要我还没有给她地址她们是同学
  
  施世游18:29:46
  上次老青蛙过来,风事、心木、谢君、游离等一起喝茶来着。
  
  施世游18:30:14
  风事让我们直接去书店拿的。
  
  小二哥18:30:20
  谢君的诗歌也大气
  施世游18:30:38
  恩,非常好。
  
  小二哥18:30:47
  我只能读短诗长了我读不进去比如他那个南方之书
  施世游18:30:55
  见魏晋气度。
  
  小二哥18:31:09
  有人说风事是女陈先发
  施世游18:31:22
  呵呵。
  
  施世游18:31:27
  不一样的格调。
  
  小二哥18:31:31
  恩
  施世游18:31:50
  风事的东西多了纯然,而少诡异。
  施世游18:32:04
  陈往往出诡异招数。
  
  小二哥18:32:09
  孙慧峰的诗歌多数我读不进去
  小二哥18:32:45
  恩我觉得陈把气韵二字运用得淋漓尽致了
  施世游18:32:56
  老孙有些东西也是相当好的。
  
  小二哥18:33:14
  恩他写得太多了
  
  施世游18:33:27
  他的《第二日》真是好东西,其他还很多。
  
  
  小二哥18:33:36
  呵呵
  施世游18:33:48
  就是产量太高,难免有些粗糙,有些。
  
  小二哥18:33:55
  我喜欢他那首一件中午的事
  施世游18:34:11
  读着,有时候还很伤脑筋,如果不静下心来读的话。
  
  小二哥18:34:17
  对
  小二哥18:34:41
  我习惯了网络读诗很多时候都是囫囵吞枣
  施世游18:34:56
  作梗,有些也是如此,西诗的经典目前好象是他摆脱不掉的影子。
  
  小二哥18:35:12
  但是把孙的诗歌放在纸上,效果会不一样,
  施世游18:35:30
  是的,其实读者也是有一定责任的。
  
  小二哥18:35:38
  呵呵,早期的西川也是如此
  施世游18:35:52
  读进去会弥漫开来,其实也是一种享受。
  
  小二哥18:36:08
  现在西川的那些东西,也很不错了,在语言上有大改变
  施世游18:36:25
  早期的西川,我又把他的带上来了,偶尔翻翻,感觉西化的厉害,呵呵。
  
  小二哥18:36:53
  就是我是最不喜欢读西诗的,所以西川早期的诗歌我并不喜欢
  施世游18:36:54
  现在的西川走的很诡异和荒诞,也很好玩。
  
  小二哥18:37:11
  恩,我也很喜欢西川现在的那些诗歌
  施世游18:37:28
  我一直以来喜欢欧阳江河的东西。
  
  小二哥18:37:37
  我最近读得最多的是苏轼
  小二哥18:37:52
  欧阳江河的诗歌我打印了不少
  施世游18:37:59
  哦,回到旧体里去了,呵呵。
  
  施世游18:38:14
  我喜欢两李一杜。
  
  小二哥18:38:21
  恩
  施世游18:38:32
  李白,李贺和老杜。
  
  小二哥18:38:35
  在诗歌中我是如此
  小二哥18:38:47
  我也比较喜欢词
  施世游18:38:54
  学习白之气,杜之骨,贺之奇。
  
  施世游18:39:01
  各偷一点零星。
  
  小二哥18:39:14
  恩,这一点我在你博克中看见过
  施世游18:39:32
  呵呵。
  
  小二哥18:39:40
  我觉得很好
  小二哥18:40:06
  弥赛亚就属于奇一类
  施世游18:40:13
  现在回头来看陈和汤,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施世游18:40:25
  那就是你前面提到的精神二字。
  
  小二哥18:40:26
  什么现象
  小二哥18:40:32
  哦
  小二哥18:40:34
  呵呵
  施世游18:40:55
  上接汉唐魏晋,国人精神。
  
  小二哥18:41:10
  恩
  施世游18:41:20
  各有所好,乃至气象不同。
  
  小二哥18:41:27
  有道理
  小二哥18:41:51
  汤养宗2000年以前的诗歌我没有看过
  施世游18:42:00
  恰恰是以西诗的经典写作为圈套而不肯出来的,还没有形成自己的特色和格调。
  
  小二哥18:42:44
  哦
  施世游18:42:52
  五四,开始的时候,其实胡适的路子走的很正的。
  
  施世游18:43:15
  后面的一直在西化。
  
  小二哥18:43:25
  在我的印象中他的诗歌有口语倾向
  施世游18:43:40
  中间的很多流派林立,其实不过是西方哲学的末梢。
  
  施世游18:44:13
  而口语诗可以看作是一种对中唐元白诗派的回归。
  
  小二哥18:44:20
  毕竟新诗是从无到有的过程
  施世游18:44:37
  口语,使得诗歌又走到道路中央来了。
  
  小二哥18:44:41
  元曲多口语
  施世游18:45:09
  旧体里,其实不口语的不多的。在那个时代来讲。
  
  小二哥18:45:20
  恩
  施世游18:45:30
  往往是恰到好处。
  小二哥18:45:46
  呵呵,现在的口语诗人很多
  施世游18:46:14
  韩孟诗派,走得太险怪奇拙。
  
  施世游18:46:30
  江西诗派是其滥觞。
  
  施世游18:46:45
  而口语其实一直占据大流。
  
  小二哥18:46:57
  呵呵有段时间我写得太滑了,我就主张拙钝
  施世游18:47:04
  回到现在,其实口语开端很早。
  
  施世游18:47:16
  不过走了不少弯路。
  
  小二哥18:47:23
  恩,志摩就写过口语
  
  施世游18:47:39
  郭小川、田间他们就走得太俗了。
  
  小二哥18:47:50
  确实
  施世游18:47:51
  甚至现在看来有点恶搞。
  
  小二哥18:48:07
  新诗常常走极端
  施世游18:48:11
  服务的东西嘛。
  
  施世游18:48:29
  而后朦胧,其中不乏口语力作。
  
  小二哥18:48:54
  恩你觉得余怒的诗歌如何
  施世游18:49:00
  直到伊沙,让词语的自由得到无已复加。
  
  施世游18:49:26
  带来词语空前的自由,同时也带来没有法度的危险,也就是词语的狂欢。
  
  小二哥18:50:01
  呵呵,伊沙的诗歌比较好读
  施世游18:50:08
  余怒的东西,力足如匕首,但匕首容易单薄。
  
  小二哥18:50:10
  我读得也少
  施世游18:50:23
  无大气象者使然也。
  
  小二哥18:50:42
  对,我觉得他差不多走进死胡同了
  
  施世游18:50:47
  老沙的东西,九成很糟糕,但剩下的一成绝对是金子。
  
  施世游18:51:04
  后面的下半身,其实也不乏力作的。
  
  小二哥18:51:18
  我06年的时候有段时间喜欢余怒的一些诗歌
  施世游18:51:21
  其实下半身,也是可以找到影子的。
  
  小二哥18:51:28
  呵呵
  施世游18:51:33
  有些艳情诗就也很不错。
  
  施世游18:51:44
  他们是他们的祖宗。
  
  小二哥18:51:49
  恩
  施世游18:52:29
  口语的自由,危险大家都看得到。
  
  小二哥18:52:39
  伊沙,徐江他们太自大了一些
  施世游18:52:40
  但口语是正道。
  
  小二哥18:53:08
  你说的也很符合大解的观点,他觉得口语化是必要的
  施世游18:53:35
  口语,很容易口水,所以其实对于写作者来说难度是增加了,如果不这么看,那么出来的东西就肯定是垫底的货色。
  
  小二哥18:54:32
  贾薇说诗歌写作是一个难度不断加大的过程
  施世游18:55:19
  给你牛肉、海鲜,做成一道唯美的汤菜不算什么。只给你口语这么颗白菜,要是整出一桌滋味各样的东西来,那就不一样了。
  
  施世游18:55:35
  难度,不是在不断加大的。
  
  小二哥18:55:49
  恩,贾薇的诗歌有很多就很不错
  小二哥18:56:19
  最近读了几首她发表在诗歌月刊上的
  小二哥18:57:53
  我经常注意的诗人就只有10来个,此外还有山东的孙磊夫妇,湖北的田禾
  小二哥18:58:52
  还有一个叫阳yang的诗人啊,这个字我不会打
  小二哥18:58:59
  很乡村的诗人
  施世游19:00:03
  难度,其实是自己在给自己增加的。
  
  施世游19:00:45
  对词语的手艺来讲,上手后,其实就不成其为难度了。
  
  施世游19:00:55
  后面拼的其实是消耗。
  
  小二哥19:01:10
  恩,其实诗歌本身是很悖论的
  施世游19:02:16
  所以如何保持内心的平衡和充盈,才是最难的。
  
  小二哥19:02:37
  呵呵
  施世游19:03:05
  很多人,写不了的,然后就去看书,从经典书籍里抠一两行出来,就是一首,写得很好看。
  
  小二哥19:03:11
  我发现我最能写的时候就是刚离开一个地方的时候
  施世游19:03:18
  但写着写着,其实就不自信了。
  
  小二哥19:03:26
  
  小二哥19:04:33
  公子秦以前的诗歌我觉得还是不错的,现在,不知道怎么搞的,越写越正了,越写越没以前那样的好感觉了,我读不出他太多的好来了,但我一直比较敬佩他,很节制
  
  施世游19:04:57
  所以内在的充盈,还是得去体验,而至超然。这时候写多少就不是很重要了。养气其实很关键。
  
  小二哥19:05:37
  恩,我觉得他还是在养气,但他走了一条与以前相反的路子
  施世游19:05:38
  蜀道周,也是很节制的。
  
  小二哥19:06:04
  呵呵,这个人我认识,差点去他所在的公司上班
  施世游19:06:09
  如果能做到放松,才会上升,如果不能让词语放松,那么节制很容易拘谨的。
  
  小二哥19:06:35
  公子秦我感觉就是拘谨了一些
  小二哥19:07:13
  呵呵其实自己身上也有很多毛病,老挑别人的不是
  施世游19:07:20
  词语的彻底放松,容易留于无节制,所以既放松,又节制,节制在谋篇,放松在词语,才是上策。
  
  小二哥19:07:49
  你的见解很有道理,我觉得
  施世游19:08:40
  我现在不太敢让词语太放松,或者说做不大到,所以写的时候,总感觉无法去发挥到最佳状态,今年。
  
  小二哥19:08:56
  恩
  施世游19:09:14
  我自己感觉得到的。
  
  小二哥19:09:31
  呵呵,很多都是自己才能体会到的
  施世游19:09:41
  我可以让词语在很短的状态下彻底放松。
  
  小二哥19:09:43
  我很多时候无节制,太放松了
  施世游19:10:01
  但放松后,不是无节制,而是小家子气。
  
  小二哥19:10:09
  哦
  施世游19:10:11
  所以,我需要调整自己的气象。
  
  施世游19:10:33
  今年我的目标是使自己写的只用几笔而至开合。
  
  小二哥19:10:47
  呵呵
  施世游19:10:59
  等这个练好了,我再放松。
  
  小二哥19:11:05
  向武华
  施世游19:11:09
  这也算是种策略吧。
  
  小二哥19:11:13
  恩
  小二哥19:11:32
  向武华的诗歌有的就很短,也很开阔
  施世游19:11:48
  这是我要上的第三个台阶。
  上去之后,应该又是一番景象。
  小二哥19:12:00
  韩少君的某些诗歌我也喜欢,虽然世俗味特浓
  施世游19:12:08
  我一直在做自我调整,外界的影响对我很少。
  
  小二哥19:12:16
  恩
  小二哥19:12:20
  内心的稳固
  小二哥19:12:44
  我现在还做不到,容易浮动,特别是当心情特别沮丧的时候
  施世游19:12:46
  我一直相信气象打不开,写多了整得会都很零碎的。
  
  小二哥19:13:10
  恩,边子的诗歌你读么
  施世游19:13:28
  李玉宁嘛,读过。
  
  小二哥19:13:34
  不是
  小二哥19:13:46
  是湖南人
  小二哥19:13:49
  现在在广州
  施世游19:13:49
  哦,牧子,呵呵记错了。
  
  施世游19:13:55
  边子,看过不多。
  
  小二哥19:14:01
  恩
  小二哥19:14:13
  很多人很喜欢他诗歌
  施世游19:14:19
  我可能需要再写个五年,才能真正达到成熟和老辣。
  
  施世游19:14:33
  现在,还不成哪。自己知道。
  
  小二哥19:14:36
  呵呵
  施世游19:14:50
  真的。
  
  小二哥19:14:54
  我说的再也十年也许能写出自己满意的作品出来
  小二哥19:14:58
  我相信
  小二哥19:15:10
  十年磨一剑
  施世游19:15:50
  自己满意的作品,经常会有的。
  
  小二哥19:16:03
  呵呵我对自己要求很高
  施世游19:16:05
  出来一个成一个,还没有达到,呵呵。
  
  小二哥19:16:16
  边子的
  
  ■乡村晨景
  
  一夜,都感觉有拖拉机在心里突突地。
  念起放在院子西南角的泥鞋子
  下半夜咳嗽不已,一直梦到桃花
  开在油菜田里。有人坐在树杈下
  蜜蜂们都大胆极了
  发情,采蜜,扯着翅膀嗡嗡地叫
  有两只黄狗从油菜丛里追出来,抖落一身黄色的新蕊
  天蒙蒙一片,田埂上没有一个人
  这个春天,容易患细软之疾:头疼,心生异音
  我迟迟不敢下地,坐在屋檐下安生叹气:
  有鸟自远方来,尾如剪,叫声啁哳。
  
  ■与母亲书
  
  在今夜,你招呼着人们。有孩子摔碎了瓷碗
  有乡人顶着暮色,推开你的木门。
  你坐在堂屋。乡村的夜
  散发着寥若晨星的村光。
  你的儿子有罪。他现在做了同谋者
  写诗人,瘾君子,假隐士,农民工
  殉道者,忧郁症患者,盗匪
  流浪汉,酒鬼,一个一塌糊涂而韬光养晦的不孝之子。
  这些年,他编织着这些身份
  游荡在祖国的群楼中间
  游荡在群河群山的南边
  时而望流云兴叹,时而抚着酒瓶唏嘘
  这一刻,他唯一想做的是
  不要让你们一起,在世上分隔两地而声泪俱下。
  那些记忆又从暗黑的河底浮上来
  小山村的三月,牛蚊子到处飞
  坡上开满了黄色或淡紫的小杂种花
  他因贪玩弄丢了父亲起早摸黑用双手搓成的羊绳子
  他站在奶奶的腿上紧捏小鸡鸡把尿撒在你用柴刀砍伤的手指
  他在初中的校门口接过你卖葱和菜换来的伙食费。
  雨过天晴,风暖草生,这尘世的日子
  总是愈过愈混淆不清
  像你石钵里的草药,集体与你坐在三月的院子:
  夏枯草,薄荷,蓖麻子,糯稻根,穿心莲
  金银花,鹅不食草,小茴香,黄连,青蒿,臭梧桐叶
  那些细嫩和粗糙,那些高贵和土野。
  母亲,我的一字不识的母亲
  今晚我平躺在寓居的房间里,日光灯发出丝丝的响声
  我想着就要回来,我想做一个守在你身边的老男人。
  
  (于2007年三月十三日,农历正月二十四,母亲五十八岁生日。)
  
  ■过年诗
  
  在院坝上,侄儿们各拿一块木柴头放烟花
  小黄狗尾随其后。我坐在木椅上想念一个人
  父亲在一旁杀公鸡
  父亲老了,拿刀的手纯熟而颤动
  后来,他们渐渐离我远去
  这村子里,我只听到砍木料的声音
  从我的体内传来
  还有人挑水,脚步轻快地从院坝过去。
  
  
  施世游19:17:10
  最后一个真好!前面的两个都太罗嗦了。
  
  小二哥19:17:28
  恩
  小二哥19:17:37
  他的诗歌节奏比较快的
  施世游19:18:16
  要是每一个都像最后一个那样,就又上升一个台阶了。
  
  施世游19:18:26
  所以目前,我们都在第二台阶上,呵呵。
  
  小二哥19:18:38
  他很少修改,与我正好相反
  施世游19:18:41
  所以过江之鲫。
  
  小二哥19:18:49
  很多人从来不修改
  施世游19:19:19
  能活的还得靠自己去调整,去仰望这个虚拟的高度。
  
  小二哥19:19:22
  我99%得修改,以前也不喜欢修改,后来慢慢习惯了修改
  
  施世游19:19:25
  我修改的。
  
  小二哥19:19:39
  而且不少是大修改
  施世游19:19:47
  为什么不修改?我很纳闷,那证明什么?
  
  小二哥19:20:00
  一气呵成
  
  小二哥19:20:02
  呵呵
  施世游19:20:11
  难道证明自己有急才,证明自己才华横溢。
  
  施世游19:20:30
  证明自己,不如去证明文本本身的无缺憾!
  
  小二哥19:20:52
  恩,我也基本不临屏
  小二哥19:21:05
  其实我的诗歌大多是电脑上打下来的
  施世游19:21:12
  我从不临屏,玩不来。
  
  小二哥19:21:41
  我觉得玩起来太差,我得慢慢写
  
  施世游19:21:49
  我需要沉到底,然后捞起,才成。没到底一出手,就废了。
  
  小二哥19:22:02
  
  小二哥19:22:30
  心境的节制
  施世游19:22:37
  恩。
  
  小二哥19:22:56
  陈先发就是
  施世游19:23:07
  我们需要于旧时精神对接。
  
  小二哥19:23:19
  恩
  小二哥19:23:39
  我觉得我需要找"根"
  施世游19:23:41
  自在于闭合宇宙。
  
  施世游19:24:00
  根是不需要去找的。
  
  施世游19:24:07
  寻根反而无根。
  
  小二哥19:24:12
  呵呵
  施世游19:24:21
  汉语其实就是根。
  小二哥19:24:39
  我指的是情怀或许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根
  施世游19:24:51
  从文字里散发出来的,我们去采集、收拢,而后季后挂出,那就是收获的果实。
  
  小二哥19:24:56
  一个中国人的情怀
  小二哥19:24:57
  恩
  小二哥19:25:06
  当然这不是能找出来的
  小二哥19:25:16
  也得自己慢慢去积淀
  施世游19:25:26
  还是要靠积淀的。
  
  小二哥19:25:36
  恩
  
  施世游19:25:47
  以这种态度去写,我想很多自杀者也就不会写到自杀了,呵呵。
  
  小二哥19:26:07
  
  施世游19:26:10
  也就不会自杀了。
  
  小二哥19:26:17
  呵呵
  施世游19:26:27
  古人自杀的可没几个,被诗歌给折腾死的。
  
  小二哥19:26:44
  呵呵内心太狭隘了
  小二哥19:26:58
  基本属于愤青
  施世游19:27:19
  也不是狭隘,气候使然。
  
  小二哥19:27:27
  
  小二哥19:28:12
  欧阳江河的手枪我很喜欢还有玻璃工厂在汉英之间
  施世游19:28:26
  拿自己跟别人比的结果,说到底。
  
  小二哥19:28:36
  呵呵
  
  施世游19:29:03
  自己跟自己比,寂寞只有自己知道,有人受不了,受不了其实还是跟别人比的结果。
  
  小二哥19:29:14
  恩
  施世游19:29:23
  我几年前,就感觉自己很不如很多人。
  
  小二哥19:29:32
  呵呵
  施世游19:29:40
  我总感觉自己进步不了。
  
  小二哥19:29:51
  我好象这样比
  施世游19:30:05
  我就去尝试各种手法,各种题材。
  
  施世游19:30:15
  每次都自我调整。
  
  小二哥19:30:18
  我好象没有这样比
  施世游19:30:28
  现在回头看看很多人,都被我甩后面去了。
  
  
  小二哥19:30:35
  呵呵
  小二哥19:30:43
  我有点喜欢反思自己的不足
  施世游19:30:43
  有时候,想想很好玩,他们在干嘛呀?
  
  施世游19:31:40
  现在,感觉高手在身边的很多,但感觉自己只要自我调整,他们如果没有悟到这点,那么超越过去,不过是个时间问题罢了,呵呵。
  
  施世游19:31:59
  发现掉队者很多,哈哈。
  
  
  施世游19:32:16
  很好玩。
  
  小二哥19:32:52
  呵呵
  施世游19:33:23
  不过跑累了,也需要补充营养,去游历游历很有必要,静下心来读点东西也很有必要,重温下以前的更有必要。
  
  小二哥19:34:02
  我开始写诗的时候很多人比我写得好得多,自己看他们都傻眼了,特别是在论坛上,有坐标在那里,现在感觉他们似乎还在原地
  施世游19:34:19
  是的,这种感觉很好玩。
  施世游19:34:38
  呵呵,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在调整。
  
  小二哥19:34:39
  翻旧东西,我也有,不是修改,就是看哪儿不满意
  施世游19:35:34
  调整,让手更熟!!!!!
  
  小二哥19:35:44
  呵呵
  施世游19:35:48
  手熟,拿刀才利索!!!
  
  小二哥19:35:57
  对了你怎么看狠劲
  施世游19:36:06
  整天就两把势,很容易被人砍死的。
  
  小二哥19:36:37
  
  施世游19:36:44
  狠劲,如果只表面凶狠,很容易走向便锋,最后自己砍自己。
  
  小二哥19:37:00
  呵呵
  施世游19:37:15
  狠劲如果在骨子里,那么是太极。
  
  小二哥19:37:31
  呵呵
  施世游19:37:33
  一个是横练外家功,一个是内修。
  
  施世游19:37:50
  你说哪个高明?
  
  小二哥19:37:52
  我经常反对诗先锋那些人说诗歌需要狠劲
  小二哥19:38:00
  狠劲如果在骨子里,那么是太极
  小二哥19:38:06
  这个高明
  施世游19:38:20
  狠劲是要的,不过如果是字面狠,那么就没意思了。
  
  小二哥19:38:26
  因为他们说的都是表面的狠
  施世游19:38:51
  内狠,需要不动声色。
  小二哥19:38:58
  恩
  小二哥19:39:10
  气息
  施世游19:39:43
  庄子死了母亲,还唱歌,可就不是什么狠不狠的问题了。
  
  施世游19:39:56
  而是化狠为忍了。
  
  小二哥19:39:59
  呵呵
  施世游19:40:09
  忍是狠的上道。
  
  小二哥19:40:16
  恩
  施世游19:40:21
  狠无化为忍,不过小狠。
  
  小二哥19:40:31
  
  施世游19:40:49
  忍而隐忍,直击人心。
  
  小二哥19:41:05
  画语的诗歌就有狠劲
  施世游19:41:10
  如果只残忍,不过小忍而已。
  
  施世游19:41:26
  画语越写越好了。
  
  小二哥19:41:32
  恩
  施世游19:41:40
  当别人说你的诗歌有缺点的时候,应该高兴。
  
  施世游19:41:49
  这说明,还可以再上升。
  
  小二哥19:41:53
  呵呵
  施世游19:42:05
  怕的是,已经到顶了,自己都无法调整了。
  
  小二哥19:42:12
  假如人人都象你这样想人人皆可观
  施世游19:42:14
  成定势了。
  小二哥19:42:49
  我只能做到不反驳然后问自己他说的到底对不对有则改之无则加冕
  小二哥19:42:52
  嘉勉
  施世游19:42:56
  呵呵。
  
  施世游19:43:05
  那是当然!
  
  施世游19:43:19
  有些,在自己的预料之内,基本不做理会。
  
  小二哥19:43:24
  很多人写得不错的时候就开始骄傲自大了
  施世游19:43:54
  开车的都知道,如果不看前面五十米外,车开起来都是歪来歪去的。
  
  小二哥19:44:00
  本少爷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我最不喜欢他的为人
  施世游19:44:30
  本少爷写的不错的,不过有被甩后面的危险了,如果再不上升的话。
  
  小二哥19:44:47
  他是不错,他一直没什么进步
  施世游19:44:50
  本少爷,陈小三可都是好手。
  
  小二哥19:44:56
  恩
  施世游19:45:09
  现在看他的东西,已经找不到当初的感觉了。
  
  小二哥19:45:13
  呵呵
  施世游19:45:24
  现在一些人代替了我们去给他们鼓掌,这也很好玩。
  
  施世游19:45:40
  当我们不在其内的时候,有些东西就看得刚清楚了。
  
  小二哥19:45:48
  我没有说他一句好坏,也没有批评他一句
  施世游19:46:02
  这两个家伙,也是好家伙。
  
  小二哥19:46:06
  批评他他听不进去
  施世游19:46:08
  呵呵。
  小二哥19:46:22
  陈小三,我觉得他更谦虚一些
  小二哥19:46:28
  也更沉稳一些
  施世游19:46:52
  后面的人越多,越要跑得快。
  
  
  小二哥19:47:01
  呵呵
  施世游19:47:20
  跑到头了,然后看他们跑,很好玩的。
  
  小二哥19:47:28
  呵呵
  小二哥19:47:38
  那就慢慢跑吧
  施世游19:47:48
  如此一来,什么争吵呀,基本跟我们无关了。
  
  小二哥19:48:05
  恩
  施世游19:48:10
  当别人说我没进步,而自己感觉在调整就可以了。
  
  小二哥19:48:18
  呵呵
  小二哥19:48:41
  我去得最多的论坛是诗先锋
  小二哥19:48:48
  但是我很少看哪儿的诗歌
  施世游19:48:54
  哪能天天进步呀,有时候回头看一眼别人跑的怎么样了,如果他们都慢,就慢慢跑吧。
  
  小二哥19:49:02
  恩
  施世游19:49:09
  只要别掉队。
  
  施世游19:49:24
  还有五十圈哪,不能太快。
  
  小二哥19:49:32
  
  施世游19:49:34
  边跑要边养气。
  
  小二哥19:49:43
  恩
  
  施世游19:49:55
  这是“体力活”。
  
  小二哥19:50:00
  呵呵
  施世游19:50:10
  停下来听别人吵架是最要不得的。
  
  小二哥19:50:13
  和你聊诗真高兴
  施世游19:50:29
  我都扯淡的。
  
  小二哥19:50:36
  我们跑我们的,他们跑他们的
  施世游19:50:42
  对头。
  
  小二哥19:51:00
  他们停下来吵架,就让他们停下来
  施世游19:51:18
  最后,收拾一下,如果好的存货超过一百首,就乐死好了。
  
  小二哥19:51:23
  吵架的人多是些心浮气躁的人
  小二哥19:51:32
  呵呵
  小二哥19:51:36
  有道理
  施世游19:51:45
  很多人讲超前,其实一点也不超前的。
  
  小二哥19:51:53
  
  施世游19:51:56
  手法新,有人会比你更新!
  
  小二哥19:52:09
  那是
  施世游19:52:27
  词语狠,有人会比你更狠!
  
  小二哥19:52:40
  
  施世游19:53:01
  但做到隐忍之后呢,别人可就不定能比得过你了,呵呵。
  
  小二哥19:53:06
  每个人的文字气息是不一样的
  
  施世游19:54:22
  我的一位小时候玩伴入过黑社会,他告诉我,一般情况下看你不顺眼的就想抽你的一般是小兵,你踩了对方一下脚,对方只笑笑的在我们中间的,就是老大,很好认。
  
  小二哥19:54:41
  有道理
  施世游19:54:58
  话虽粗,但理同。
  
  小二哥19:55:07
  我发现是
  这样的
  小二哥19:55:40
  我居然没有在界限注册冰言
  施世游19:55:48
  上善若水,水其实有两种属性。
  
  小二哥19:55:54
  
  施世游19:55:56
  一柔软,一霸道。
  
  小二哥19:56:10
  恩
  施世游19:56:55
  波澜不惊而暗涌,没有到一定的精神内修,很容易自己把自己被击垮,忍的上限是承受力。
  
  施世游19:57:26
  一个人的承受力越大,越是举重若轻,轻到无物,方能拿捏自如。
  
  小二哥19:57:35
  
  施世游19:58:13
  这需要长期的磨砺和调整,直到“麻木”的边界。
  
  小二哥19:58:23
  恩
  施世游19:58:44
  所以神鬼其实同途的,都需要大磨难。
  
  小二哥19:59:05
  
  施世游19:59:14
  我们调动起每个词语,都回感觉是在抄起沙砾。
  
  小二哥19:59:24
  第一次听人这样说呢
  施世游19:59:25
  疼啊!
  
  小二哥19:59:29
  呵呵
  
  施世游20:00:06
  当疼不疼的时候,那就是我写你读,我已经不疼了让你读着疼,然后看着你疼我偷着乐。
  
  
  小二哥20:00:32
  
  施世游20:00:35
  那就是一种无法言表的愉悦感了。
  
  小二哥20:00:48
  有点旁观者的心态
  施世游20:01:32
  读者说,哎呀,疼啊作者呀我同情你呀。作者其实道早已不疼,不过以内劲伤伤人。
  
  施世游20:02:13
  这就是庄子为什么死了母亲,还高歌了。
  
  小二哥20:02:29
  
  施世游20:02:43
  大忍不记小疼,大恸同于大喜。
  
  小二哥20:03:18
  恩
  施世游20:03:20
  大喜,在于认识自身。
  
  施世游20:04:11
  说是容易的,呵呵练手还需要一番时间和功夫的。
  
  施世游20:04:31
  所以革命尚未成动,同志扔需努力。呵呵。
  
  小二哥20:04:40
  恩
  施世游20:05:21
  晚上先这么着吧,有时间了再聊聊具体的手艺。
  
  小二哥20:05:54
  好
  小二哥20:05:58
  我先回回帖子
  施世游20:07:00
  整理写,挂博充数去,有时间自己也归纳下自己的想法和观点,当素材了。
  
  小二哥20:07:14
  
  小二哥20:07:43
  我最近不忙动笔了等那种必须写就写的感觉有了再写
  
  施世游20:13:51
  对头的!
  施世游20:14:01
  强写必败!
  小二哥20:14:05
  恩
  施世游20:14:25
  好了,今天先到这,有空聊。
  施世游20:14:30
  88
  小二哥20:14:32
  好
  小二哥20:14:34
  8
  

该贴已经同步到 传灯的微博
发表于 2011-7-24 12: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4_91:}围观看人聊诗歌
发表于 2011-7-24 12: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闲聊一会,心情不错,呵呵
发表于 2011-7-24 12: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这样聊诗的,太少了啊
 楼主| 发表于 2011-7-24 12: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07的了:)
发表于 2011-7-24 12:24:13 | 显示全部楼层
哦,那时候我在玩游戏,咔咔,现在也玩,咔咔,不过,稍能分出点精力捣鼓捣鼓文字了,以后,老大要多批我的哦,写得不好更要批,不然不理你,咔咔卡{:4_99:}
发表于 2011-7-24 12:25:03 | 显示全部楼层
传灯 发表于 2011-7-24 12:22
07的了:)

现在马上就12了,抓紧时间疯狂一下,多玩玩吧,咔咔卡
发表于 2011-7-24 12:35:04 | 显示全部楼层
{:4_98:}
发表于 2011-7-24 12:4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彷徨。孤独。苦闷。无以为继。
之后,大雨滂沱,电闪雷鸣。
之后,大雨戛然而止。峰回路转。
发表于 2011-7-24 20:5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四年前的黄浩如此说。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8 01:10 , Processed in 0.049493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