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946|回复: 3
收起左侧

[评论] 马路明读施世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24 11: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施世游作品
  
  
  《拉面馆》
  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
  走了进来,坐在电视机旁
  一个要了碗冷面
  一个要了碗粉丝汤
  男的问:你冷不冷
  女的在椅子上扭起了腰肢:
  好不好看,好不好看嘛
  
  我照例点了盘蛋炒饭
  在一本武侠小说里
  有个杀手就喜欢这蛋炒饭
  杀人前吃一盘
  杀完后再来一盘
  我不是杀手,所以
  我在认真地看天气预报
  
  
  《连琐》
  连琐说:相公,半夜了
  你该休息了,我说:娘子
  等我再写三行,就三行
  
  三行未完,梦就醒了
  门外的鸡啼,狗吠
  醒来后我逢人便叫:相公
  
  
  《太湖归来的车上》
  在越国途中
  和一女子闲聊
  她来自于楚国
  我们都在
  回南宋临安的
  同一辆车上
  
  聊着聊着
  她打起了瞌睡
  我也假装瞌睡
  这没有什么不好
  
  车,已经
  过了孙权的故里
  进入拱墅区时
  她醒了过来
  指了指窗外
  告诉我
  证券交易所后面
  那幢深色的房子
  是她两月后
  新婚的房子
  
  窗外,落日隐入
  渐渐弥漫开来的
  大雾之中
  东风还没有来
  
  
  《发须》
  柴胡、薄荷、厚朴花
  砂仁、荷叶、青陈皮
  白芍、枳壳、川楝子
  香附、郁金、合欢皮
  当归、云苓、黑发须
  亲爱的,郎中今天给我
  开了十五味药,亲爱的
  我加第二十回水时
  月亮就爬上终南山了
  郎中说,一定要用黑发须
  没有你的青丝
  我用我的白发须代替
  亲爱的,去年你出门时
  下的那场鹅毛大雪
  到现在,台阶上
  还有薄薄一层没化掉
  另外,忘了告诉你
  小青正在屋子里蜕皮
  一直喊疼,我不知该怎么办
  
  
  我的阅读:
  古今写作,不外两种情形:一种是:“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式的;一种是苏东坡、李渔式的,把写诗写剧,当作人生至乐,以为在文字里就可以过把人生种种得意的瘾。两种写法都可以有大作杰作出现。我想古今读诗也不外两种情况:一种是严肃的、辛苦的、皱眉头式的;一种是欢快的、娱乐的、自在的。前者展卷在手,常常神情专注,态度认真,一副办公室的小职员面对上司、彩票要开奖的表情,更有甚者,好像上帝老人家或是诗人卡布斯在《致青年诗人的十封信》的序言里说的“百年一遇的人物”要发言了,仿佛只要亲耳聆听一番,自己的人生境界就立即有了大幅度提升,比二零零七年基金涨幅还快十倍百倍。后者呢,则从容大度,有时还嘻嘻哈哈,不屑一顾,仿佛大款看电视上自己一小股股票的行情、一个情场老手见一位小家碧玉,有收获则好,没收获就立即走开,毫不恋栈,因为他们没有死死抱住非要讨到金子的决心,因而也就没有过度的欢快或是泛滥的失望。
  我不知道施世游以怎样的方式写诗。我读施世游,却是很随意很快乐的。
  施世游的作品颇肖武侠小说。如果要在一部武侠——哪怕它是金庸大师的——和世游的诗歌之间作一抉择,我宁愿读施世游的诗歌。用很短的时间得到与读一部武侠一样的快乐,这种经济的方法,我还没有笨到拒绝的地步。
  《拉面馆》里三个形象,个个生动,个个有“看头”。第一个男的是其中最幸福的角色,他体贴,温存。第二个人物是全诗的“亮点”、核心。如果一首诗是一座舞台,这个女子就是舞台上最大最红最惹人嫉妒和注目的“名角儿”,好比是现如今阿娇、张柏芝一类的红人儿。这个角儿最亮的一面不是她的身段或是他与某某有了瓜葛而勾人魂摄人魄。她的“亮”具体体现在一个动作一句话上面:
  
  女的在椅子上扭起了腰肢:
  好不好看,好不好看嘛
  
  正是因为这两句诗,全诗多了看点。一个“嘛”用得妙极了。去了此词,女子的柔媚或是狐媚之态就减色不少,全诗也就光彩大失。这与一个女人一旦少了可爱少了清纯少了温柔,满口的庸俗气息,满脸的脂粉色彩,她不很快变成“足球”,也要变成“篮球”了。这诗里的第三个角色(我们也可以按文学评论的常用术语叫他“抒情主人公”),在全诗里不是“电灯泡”,而是一个衬托角色,但是也不能说他是跑龙套的。在我看来,这个人物是幸福的见证人。他的模样儿,也可以说他的可笑、不合时宜,给这对人儿的“幸福”增加了高度也增加了厚度。可以说,如果没有这个吃着蛋炒饭、心里想着杀手、表面“认真地看天气预报”实则被人家的亲热弄得心神不宁的男人的出现,那对男女的凡俗的幸福,就得不到渲染,好比如果没有不幸者的不幸,幸运者的幸运就不能更加明显地凸现。
  《连琐》、《太湖归来的车上》、《发须》以及《拉面馆》,就是四胞胎,各自性感,各自迷人,叫人血脉贲张、浮想联翩。她们的爸爸也真是床上功能强大、床下福气多多,她们的妈妈生育力好得没得说。这对爸爸妈妈雌雄一体。这爸爸妈妈就是名不见经传、我们许多读者都素昧平生的——施世游。
  

该贴已经同步到 传灯的微博
发表于 2011-7-24 12:03: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戏作倒也精彩。
发表于 2011-7-25 05:42:23 | 显示全部楼层
破结尾。
发表于 2011-7-26 09: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雌雄同株挖!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2 18:33 , Processed in 0.05286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