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864|回复: 8
收起左侧

[评论] 无端落木潇潇下:欧阳江河与《寂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24 11: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传灯 于 2011-7-24 11:31 编辑

作者:施世游

      让我们先来读一下作品——
           
                  站在冬天的橡树下我停止了歌唱
                  橡树遮蔽的天空像一夜大雪骤然落下
                  下了一夜的雪在早晨停住
                  曾经歌唱过的黑马没有归来
                  黑马的眼睛一片漆黑
                  黑马眼里的空旷草原积满泪水
                  岁月在其中黑到了尽头
                  狂风把黑马吹到天上
                  狂风把白骨吹进果实
                  狂风中的橡树就要被连根拔起
                                         ——欧阳江河:《寂静》
    我的创作,除了博尔赫斯[他教会了我使用时间]和希尼[他让我回归到了王维和孟浩然]的影响,就是欧阳江河了[这是对我影响最大的现代汉语诗歌作者,古代的是杜甫的骨,李白的气和李贺的奇]。在我所接触的诗歌作者中[我放弃使用诗人的称谓],他对词语的切割能力是无以伦比的。他有名的作品不少,而我独钟爱《寂静》!我想我的分析还是用施世游的分析方法来得更加顺手——第一句的突出特点,是整个场景布置的基点,提供了地点。同时请注意,这一句的韵律——“站在冬天的橡树下我停止了歌唱”,很朴实,但也很厚重,甚至是埋伏机关的——歌唱的内容。大家读一遍,能感觉到“站”字起句而“唱”字结句的两个第四声和整句搭配的力量。第二句,一个很普通的比喻句,然而它的力量被为数不多的形容词“骤然”挑起,时间被顿然“收拢”以大雪的速度降下,一种被笼罩的空旷倾盆而来。使普普通通的第二句不再普通。更厉害的地方,在于第三句,使一场想象的雪,成为了一场现实的雪,我们可以解读为想象一场大雪的时候,就下了一场雪。也可以解读为雪并没有落下,作者不过运用了魔幻的手法,但却是可以“触摸”的。第四句,是对第一句的回旋迭进,同时“没有归来”却又顺承了第三句的时间。第五句,是个变焦,突然缩小,把歌唱中的黑马又给实体化了。然后,又突然扩大为第六句。第七句,有一个词语是需要注意的——“岁月”,它的容量需要从时代背景来看!而八九两句,一黑一白,天空是黑色的,果实是以白骨“支撑”的。到这时候,好象作者是越写越远,越写越不着边际了。然而一句以“狂风”开头的顺承而下的收尾“狂风中的橡树就要被连根拔起”就把时间和场景又给收了回来,仿佛放出去的一只风筝终于安稳地落向了地面。但是,就内容而言,那个“就要”却是没有“停止”的!读完才明白过来,作者不过是站在一棵树下,观看着起风日子里空旷的寂静,叶子纷飞如雪!但寂静之外好像还有什么东西是暗涌的。整首作品,作者对于词语力量的使用,已是炉火纯青,作者不是以动词来作为撬动的杠杆,而是以布景取胜,成境外有境的技艺更值得吸收!作为他的后进者,斗胆胡言如上几句,以致敬意。

                                                                    2005。9。13


该贴已经同步到 传灯的微博
发表于 2011-7-24 11: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分析得当。读完感概啊~
发表于 2011-7-25 09:4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圣童 于 2011-7-25 09:48 编辑

欧阳江河不懂什么是诗歌。他对词语的破坏是令人惊讶的。他不懂得诗意自然的节律与天韵。他想表达的无非是一种人脑的思想,甚至政治。而这与诗意无关。诗意是宇宙自身的存在,政治只是这个地球上人类一个阶段性的堕落现象。这个扭曲与错位让诗歌蒙羞,让人类蒙羞!
另外,中国唐朝的所谓诗歌不过是一种带韵的小文章,与诗意无关。特别李白这类人,只是一副小人未得志后的假潇洒。
发表于 2011-7-25 09:48: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的很多名诗人是伪诗人。谅解那个时代贫乏造成的损失。但不会因此宽容他们的不知。对已经著名了的诗人进行审视目前相当必要。

诗人是与诗意的呈现工作直接相关的,与世俗的功利权威一点关系都没有。
 楼主| 发表于 2011-7-25 11: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圣童 发表于 2011-7-25 09:43
欧阳江河不懂什么是诗歌。他对词语的破坏是令人惊讶的。他不懂得诗意自然的节律与天韵。他想表达的无非是一 ...

你朝欧阳扔扔砖头 我们欢迎哈
你扔唐诗 扔李白 估摸着我得保留意见了 :)
发表于 2011-7-25 12: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圣童 发表于 2011-7-25 09:43
欧阳江河不懂什么是诗歌。他对词语的破坏是令人惊讶的。他不懂得诗意自然的节律与天韵。他想表达的无非是一 ...

这说法似乎不新鲜。全盘否定一个人,需要极大的勇气。除了勇气,还需要可靠的理论依据。
发表于 2011-7-25 13: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白玉京 发表于 2011-7-25 12:09
这说法似乎不新鲜。全盘否定一个人,需要极大的勇气。除了勇气,还需要可靠的理论依据。 ...

言重了,一个人是不可能被否定的,跟别说是全盘了。否定的是他的诗歌写作。

他还搞很多商业演出呢,像谢霆锋之类的,我没否定过他的这些谋生存的行为。

理论依据并不缺乏,首先必须明确什么是诗意,诗歌写作的本质为何。语言与诗意之间处于一种怎样的对立关系。如何处理这种本在的对立关系。

这些,在下的博客上已经贴出不少了。
发表于 2011-7-25 13: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传灯 发表于 2011-7-25 11:20
你朝欧阳扔扔砖头 我们欢迎哈
你扔唐诗 扔李白 估摸着我得保留意见了 :) ...

当然,传灯兄能保留意见我感到特别欣然。过几天吧,我给传灯兄在这里贴几篇小东西。这几天太忙了。见谅!
发表于 2011-7-25 13:5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菜 于 2011-7-26 05:14 编辑

门主,这是我三年前回的呢。早忘了。现在再找出来一看,我那时多闲啊。说的那话,也多么没有含蓄量啊。现在帖出来捣捣乱。



              

   
这是我能看得进去、看得懂、并且觉得暗合了我理解诗歌的一种分析思路。


1、先来学习文章的开头。

       我的创作,除了博尔赫斯[他教会了我使用时间]和希尼[他让我回归到了王维和孟浩然]的影响,就是欧阳江河了[这是对我影响最大的现代汉语诗歌作者,古代的是杜甫的骨,李白的气和李贺的奇]。在我所接触的诗歌作者中[我放弃使用诗人的称谓],他对词语的切割能力是无以伦比的。他有名的作品不少,而我独钟爱《寂静》!


——作者交待自己要分析该诗的缘由。    

       原来,该诗的作者是对作者写诗影响最大的。而在自己学习他所有的诗作中,对《寂静》一诗又情有独钟。

  这个开头,是成功地吸引了举凡所有喜欢和识得作者诗歌的人目光。作为读者的我就是其中的一个。不由得精神一集中:诗人多次提到过引他走进诗歌大门的欧阳江河,那人的作品究竟是怎样的好呢?别人是否也能从他的作品中能学得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呢?反正我是带着这一系列的心理活动来急着向下看的。

   
2、再来学习诗作者对自己喜欢的诗作的分析。

        我想我的分析还是用施世游的分析方法来得更加顺手——第一句的突出特点,是整个场景布置的基点,提供了地点。同时请注意,这一句的韵律——“站在冬天的橡树下我停止了歌唱”,很朴实,但也很厚重,甚至是埋伏机关的——歌唱的内容。大家读一遍,能感觉到“站”字起句而“唱”字结句的两个第四声和整句搭配的力量。
——作者对第一句的分析。非常全面。特别是作者提到了朗读,我以为这是分析诗歌不可或缺的。有时候,我们看诗的美,就是基于这一点的。如果读者觉得读着都不上口,那诗是不能算成功的。

  第二句,一个很普通的比喻句,然而它的力量被为数不多的形容词“骤然”挑起,时间被顿然“收拢”以大雪的速度降下,一种被笼罩的空旷倾盆而来。使普普通通的第二句不再普通。

——但我看来,它就不是普通的。我反而把它看作是一个夸张句。试想,“天空”能“骤然落下”啊!这马上就让我杞人忧天了呢。

  更厉害的地方,在于第三句,使一场想象的雪,成为了一场现实的雪,我们可以解读为想象一场大雪的时候,就下了一场雪。也可以解读为雪并没有落下,作者不过运用了魔幻的手法,但却是可以“触摸”的。

——嗯。从这句里我看到了本文作者学习该诗作者诗作的影子了。从我读到的诗人的《静夜思》等诗篇中,我看到了这种手法的运用。所以作者称此句为“更厉害的地方”。

  其实,在我所理解的修辞手法上,这样的写法更像是双关联想的写法呢。

  第四句,是对第一句的回旋迭进,同时“没有归来”却又顺承了第三句的时间。

——这才是典型的施氏评诗。一语中的。

      第五句,是个变焦,突然缩小,把歌唱中的黑马又给实体化了。然后,又突然扩大为第六句。
——再赞。如果是我,不知又要哆嗦了到什么地步了。而作者你只用一个“变焦”“突然缩小”“又突然扩大”,就解决问题了。哎,功底啊。

  第七句,有一个词语是需要注意的——“岁月”,它的容量需要从时代背景来看!

——这一句又是典型的施氏评论。但,我以为不能让人满意。作者你是那么熟悉该诗作者的诗歌,想必也了解了不少他写作的时代背景。所以,我以为,你应该在这里给读者们解读一下。也就是细述一下。否则如我,就要这样一个疑问:怎样的时代背景呢,当然这主要是我们懒得去搜索。

       而八九两句,一黑一白,天空是黑色的,果实是以白骨“支撑”的。到这时候,好象作者是越写越远,越写越不着边际了。


——好对,读者如我看到这里,也真是这样的看法呢。

  然而一句以“狂风”开头的顺承而下的收尾“狂风中的橡树就要被连根拔起”就把时间和场景又给收了回来,仿佛放出去的一只风筝终于安稳地落向了地面。但是,就内容而言,那个“就要”却是没有“停止”的!读完才明白过来,作者不过是站在一棵树下,观看着起风日子里空旷的寂静,叶子纷飞如雪!但寂静之外好像还有什么东西是暗涌的。

——非常好的分析。
  到这里,把读者对上句的疑问,既形象又合理地解析了出来。非常令人信服。

       只是乍一看,如我,就有了一外疑问:这是写人家站在“冬天”的树下呢,风再大,怎么能“叶子纷飞如雪”呢?
  再细一想,这是“橡树”,是南方的树。南方的冬天的橡树,在狂风中,应该会“叶子纷飞如雪”吧。
  至此,再回视文题《无端落木潇潇下》,化用这句杜甫《登高》中的名句,竟是那么准确而形象呢。



3、再来学习文章的结尾。


  整首作品,作者对于词语力量的使用,已是炉火纯青,作者不是以动词来作为撬动的杠杆,而是以布景取胜,成境外有境的技艺更值得吸收!作为他的后进者,斗胆胡言如上几句,以致敬意。
——这是从诗歌的整体进行总结。同时,也指出自己要从中“吸叫”的营养之处。

       通过读这篇分析,再看了这首《寂静》,觉得,不讨厌欧阳江河的诗歌。
  向诗作者、诗评者,都致以敬意吧。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3-1 00:33 , Processed in 0.046787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