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传灯
收起左侧

[评论] 七月读诗,家家云(又开始点名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27 21: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过各位杀猪匠~
发表于 2011-7-28 19:41:02 | 显示全部楼层
NO.1 太白酒桶
  
  ■乌云
  
  从未认真描绘过一团乌云
  天近黄昏,小河打你眼前流过去
  并漫不经心穿过这个草原
  你可能还会站在更高处
  看见河水由金黄转瞬变成一条深深的黑带
  几只狼一溜烟跑过草丘
  
  2011,7,3
末一句由静转动觉得没必要了,正切着乌云映水,也辽远得很,淡出就得了,干嘛还拉近景
发表于 2011-7-28 19:43:50 | 显示全部楼层
NO.2 紫裕含风
  
  ■与父亲虚拟的交谈
  
  既然一切都是浮云
  你浮在空中看我
  就再正常不过
  
  这流火的七月
  夜舒张着腰身
  我无数次在梦中与你相见
  谈论着白天的闷热、干旱、车祸与战争
  
  我们不再有争论
  这个世界已长满体癣
  我们的思想也已锈迹斑斑
  虽然常常在夜里擦拭
  我们已习惯于麻木地活着、死去与思念
最后一段去了还好些,但去了也还是一般,不是作者平日的水准
发表于 2011-7-28 19:46:16 | 显示全部楼层
NO.3 霜儿
  
  ■想象海港
  
  起重机从码头挪进城市上方
  围白手巾的无产阶级
  在码头上集体消失
  挺起的腰板重新弯成蚁状
  穿行于塔吊的阴影下
  清晨的薄暮里,他们骑三轮车的背影
  吆喝煎饼果子的声音
  和“从头再来”的歌声
  被海上的风,吹得断断续续

只末一句有不尽之思,前面过于想当然了
发表于 2011-7-29 08:5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改的好。收到了,谢谢。
发表于 2011-7-29 09:0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候就是这样,个人的惯性无法自制。
发表于 2011-7-29 09:35:30 | 显示全部楼层
网速慢。
发表于 2011-7-29 13: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NO.4 杏黄天
  
  ■长久遗忘之后
  
  那些被一再荒废掉的时日,那条梦中的游鱼,如今重又回来
  不过不再是事物自己,深陷其境
  而是那咸味与腥味
  找寻海水
  
  2011-7-13

似有无边之苦,苦海无边,就回头过来却又如何
发表于 2011-7-29 13: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NO.5 叶来
  
  ■她是许文选的妹妹许玉玲
  
  抬棺的人刚下山,锄头上
  还沾着新鲜泥巴
  他们经过许文选家后面的小路
  杂草隐没在暮色里,别在身上的白布块
  早就扔在路旁,悲伤被晚暮的风吹散
  在村落间,樟树叶落进小水沟
  一直流入不远处
  铁路桥下的小溪里
  偶尔有几只鸟儿鸣叫着,扑入林中
  隐身在火车的长鸣中
  田野间,老农的背影渐渐模糊
  消隐,夜色静止。北山的灯火
  斑驳得让人生疑
  吃完晚饭后的许玉玲
  提着热烘烘猪食
  在屋后给猪仔们喂食
  偶尔猪水溅在她的脸上
  弯腰的时候,
  从背影上看
  她的臀部明显大了许多
读这个我有一问,死者是许文选吗;不得不进入的文字,有种无形的压力,我不由得随着许玉玲弯腰。我爱读这样的东西
发表于 2011-7-29 13: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NO.7 石湾
  
  ■一辆卡车从店前开过
  
  一辆卡车
  从店前开过
  三个人紧抓前沿并立于后厢
  目视前方,神情庄重
  这让我想到那些年的囚车
  警笛一路长鸣
  我挤在街头送行的人群中
  看见那个五花大绑的女囚犯
  面带笑容
  听说现在行刑改成了注射
  我们是一群爱看热闹的人
  这让死刑大打折扣
  让那些死有余辜
  本打算给这个世界弄出点动静的人
  死得默默无闻
石湾好手,这个最好的地方是那一点只需意会的东西
发表于 2011-7-29 13:26:32 | 显示全部楼层
 NO.6 伽蓝
  
  ■灵岳寺,雪
  
  灵岳寺的雪说下就下来了。
  打坐的时候、读经的时候、看山的时候
  灵岳寺的雪就下来了
  下得悠闲如在纸上散步的无韵汉字
  下得潇洒如嬉皮士火辣辣的摇滚乐
  下得优雅如芭蕾舞者曼妙的影子
  下得魔幻如镶嵌小太阳的飞毯
  一直下,下到他的手上成为清凉的慰藉
  下到他的眼里成为一颗泪水
  下到他的沉思里凝成阵阵花香鸟语
  或露水在草叶上滚动的声响
  
  此刻,天空蓝得沁人心脾
  群山弹奏的旋律深处,蝉声的噪呱
  被日光慢慢拧干
  他独坐于松影里抬头看到
  松针上的寂静雪一样地落了下来
  
  2011-6-10
觉得: 下面不要才好
下得悠闲如在纸上散步的无韵汉字
  下得潇洒如嬉皮士火辣辣的摇滚乐
  下得优雅如芭蕾舞者曼妙的影子
  下得魔幻如镶嵌小太阳的飞毯
  一直下,下到他的手上成为清凉的慰藉
  下到他的眼里成为一颗泪水
  下到他的沉思里凝成阵阵花香鸟语
  或露水在草叶上滚动的声响
发表于 2011-7-30 14:3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太白酒桶 发表于 2011-7-27 21:19
谢过各位杀猪匠~

向老兄学习,也谢过各位杀猪匠!
发表于 2011-7-31 15:3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下有个想法,《国际汉诗》在八月底出第一辑,传灯兄是否愿意提供一组诗稿,就设个“传灯诗页”的板块如何?

十首以上,不设上限。版面如果排不开,就推向下期。质量第一,不必局限其他,不关乎诗人是谁,传灯兄把持“一律平等”的基本原则。

每次可以有评论,分析等内容。

期待传灯兄回复。

得声明,公益期刊,工作人员无薪水,也无法给作者提供酬劳。无论在下是周瑜也好,还是诗人们是黄盖也好,咱们都情愿才好~

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1-7-31 20:5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圣童 发表于 2011-7-31 15:33
在下有个想法,《国际汉诗》在八月底出第一辑,传灯兄是否愿意提供一组诗稿,就设个“传灯诗页”的板块如何 ...

周日也在上班,忙晕菜了,你说吧,怎么弄,多少篇幅的“自留地”,然后我挂个贴,征集,再最后筛给你:)
发表于 2011-8-1 00: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圣童 于 2011-8-1 00:15 编辑

哈,先谢传灯兄侠肝义胆!

在WORLD里编排的话,A4规格,双排每页,小五号字,十到十五个页码,这样的量(多了没关系,咱们有后续)(用ID排完,也差不多是十几个版的样子吧)。

给传灯兄添了工作量,真的有些不好意思!


另外,传灯兄有什么其他设想,尽管提出来。我的态度就是能多为大家伙儿提供些“广场”。做点快乐的义工。

{:4_98:}
发表于 2011-8-4 14:01:43 | 显示全部楼层
俺来了。。。
发表于 2011-8-4 20: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刺一 于 2011-8-4 20:21 编辑

NO.1 太白酒桶
  
  ■乌云
  
  从未认真描绘过一团乌云
  天近黄昏,小河打你眼前流过去
  并漫不经心穿过这个草原
  你可能还会站在更高处
  看见河水由金黄转瞬变成一条深深的黑带
  几只狼一溜烟跑过草丘
  
  2011,7,3
  
像欣赏一幅静物油画,我想说的是结尾略嫌恬淡了些。尤其是一些成品词的运用欠缺一点点啊

  
  NO.2 紫裕含风
  
  ■与父亲虚拟的交谈
  
  既然一切都是浮云
  你浮在空中看我
  就再正常不过
  
  这流火的七月
  夜舒张着腰身
  我无数次在梦中与你相见
  谈论着白天的闷热、干旱、车祸与战争
  
  我们不再有争论
  这个世界已长满体癣
  我们的思想也已锈迹斑斑
  虽然常常在夜里擦拭
  我们已习惯于麻木地活着、死去与思念

第二节的一二行可以舍去了,末节的一二行拿来做结句可能更合适一些。

  
  NO.3 霜儿
  
  ■想象海港
  
  起重机从码头挪进城市上方
  围白手巾的无产阶级
  在码头上集体消失
  挺起的腰板重新弯成蚁状
  穿行于塔吊的阴影下
  清晨的薄暮里,他们骑三轮车的背影
  吆喝煎饼果子的声音
  和“从头再来”的歌声
  被海上的风,吹得断断续续

这个视角很大,可惜小霜同学的后半首走空了,这个牵涉到大词的定位吧。

  
  NO.4 杏黄天
  
  ■长久遗忘之后
  
  那些被一再荒废掉的时日,那条梦中的游鱼,如今重又回来
  不过不再是事物自己,深陷其境
  而是那咸味与腥味
  找寻海水
  
  2011-7-13

取向单薄,如果这单薄多些起伏多好。这里老杏同学仅是表现了其成熟的文本控制能力。
  
  NO.5 叶来
  
  ■她是许文选的妹妹许玉玲
  
  抬棺的人刚下山,锄头上
  还沾着新鲜泥巴
  他们经过许文选家后面的小路
  杂草隐没在暮色里,别在身上的白布块
  早就扔在路旁,悲伤被晚暮的风吹散
  在村落间,樟树叶落进小水沟
  一直流入不远处
  铁路桥下的小溪里
  偶尔有几只鸟儿鸣叫着,扑入林中
  隐身在火车的长鸣中
  田野间,老农的背影渐渐模糊
  消隐,夜色静止。北山的灯火
  斑驳得让人生疑
  吃完晚饭后的许玉玲
  提着热烘烘猪食
  在屋后给猪仔们喂食
  偶尔猪水溅在她的脸上
  弯腰的时候,
  从背影上看
  她的臀部明显大了许多

叶来这首是精品,如果抛去一些重复的表达肯定是一首上乘之作。另是思考的内倾力度大了,需要再挑拨一些些上来。
  
  NO.6 伽蓝
  
  ■灵岳寺,雪
  
  灵岳寺的雪说下就下来了。
  打坐的时候、读经的时候、看山的时候
  灵岳寺的雪就下来了
  下得悠闲如在纸上散步的无韵汉字
  下得潇洒如嬉皮士火辣辣的摇滚乐
  下得优雅如芭蕾舞者曼妙的影子
  下得魔幻如镶嵌小太阳的飞毯
  一直下,下到他的手上成为清凉的慰藉
  下到他的眼里成为一颗泪水
  下到他的沉思里凝成阵阵花香鸟语
  或露水在草叶上滚动的声响
  
  此刻,天空蓝得沁人心脾
  群山弹奏的旋律深处,蝉声的噪呱
  被日光慢慢拧干
  他独坐于松影里抬头看到
  松针上的寂静雪一样地落了下来
  
  2011-6-10

四到十一行如果能简单叙述,将是一个大提高,我感觉这几行与其他格格不入,或是说舍本取末。
  
  NO.7 石湾
  
  ■一辆卡车从店前开过
  
  一辆卡车
  从店前开过
  三个人紧抓前沿并立于后厢
  目视前方,神情庄重
  这让我想到那些年的囚车
  警笛一路长鸣
  我挤在街头送行的人群中
  看见那个五花大绑的女囚犯
  面带笑容
  听说现在行刑改成了注射
  我们是一群爱看热闹的人
  这让死刑大打折扣
  让那些死有余辜
  本打算给这个世界弄出点动静的人
  死得默默无闻
  
叙述太平静了,味道发散在阅读之中联想之外。
  
  NO.8 石沈
  
  ■无题
  
  雨拍了我一巴掌
  也拍了一下那块破碎的石头
  本来它们是个整体

这个让我想起老杏那首。
发表于 2011-8-6 17:4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炎阳 于 2011-8-7 09:23 编辑

NO.1 太白酒桶
  
  ■乌云
  
  从未认真描绘过一团乌云
  天近黄昏,小河打你眼前流过去
  并漫不经心穿过这个草原
  你可能还会站在更高处
  看见河水由金黄转瞬变成一条深深的黑带
  几只狼一溜烟跑过草丘
  
——我开始认为这样的诗过于轻描淡写了,也许大伙儿都站在高处,唯独我。还有第三行韵律上显得卡。

  
  NO.2 紫裕含风
  
  ■与父亲虚拟的交谈
  
  既然一切都是浮云
  你浮在空中看我
  就再正常不过
  
  这流火的七月
  夜舒张着腰身
  我无数次在梦中与你相见
  谈论着白天的闷热、干旱、车祸与战争
  
  我们不再有争论
  这个世界已长满体癣
  我们的思想也已锈迹斑斑
  虽然常常在夜里擦拭
  我们已习惯于麻木地活着、死去与思念

——开头的三段论该受到批评。
“夜舒张着腰身”——这行跟它的后面我觉得该有那么几行。结尾也稍嫌机械。总之这一首写得不够饱满,只是点到。
——我的批评可能多了,这样的情愫要说不该受到批评,不过是熟人儿,有担待,以前也曾褒扬过她,现在,对她的期望提高了吧。


NO.3 霜儿
  
  ■想象海港
  
  起重机从码头挪进城市上方
  围白手巾的无产阶级
  在码头上集体消失
  挺起的腰板重新弯成蚁状
  穿行于塔吊的阴影下
  清晨的薄暮里,他们骑三轮车的背影
  吆喝煎饼果子的声音
  和“从头再来”的歌声
  被海上的风,吹得断断续续

——虽没有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但我觉得特解郁甚至有些解气,意味不必细说了吧,这样的诗歌既自然又耐读

NO.4 杏黄天
  
  ■长久遗忘之后
  
  那些被一再荒废掉的时日,那条梦中的游鱼,如今重又回来
  不过不再是事物自己,深陷其境
  而是那咸味与腥味
  找寻海水
  
——这样的诗背后有很多东东。还是喜欢一下吧,虽然末尾两行有些套。
  
  NO.5 叶来
  
  ■她是许文选的妹妹许玉玲
  
  抬棺的人刚下山,锄头上
  还沾着新鲜泥巴
  他们经过许文选家后面的小路
  杂草隐没在暮色里,别在身上的白布块
  早就扔在路旁,悲伤被晚暮的风吹散
  在村落间,樟树叶落进小水沟
  一直流入不远处
  铁路桥下的小溪里
  偶尔有几只鸟儿鸣叫着,扑入林中
  隐身在火车的长鸣中
  田野间,老农的背影渐渐模糊
  消隐,夜色静止。北山的灯火
  斑驳得让人生疑
  吃完晚饭后的许玉玲
  提着热烘烘猪食
  在屋后给猪仔们喂食
  偶尔猪水溅在她的脸上
  弯腰的时候,
  从背影上看
  她的臀部明显大了许多

——很具体,叙述能力真正地强,这样的诗不用批评,真正地属于阅读。

  
  NO.6 伽蓝
  
  ■灵岳寺,雪
  
  灵岳寺的雪说下就下来了。
  打坐的时候、读经的时候、看山的时候
  灵岳寺的雪就下来了
  下得悠闲如在纸上散步的无韵汉字
  下得潇洒如嬉皮士火辣辣的摇滚乐
  下得优雅如芭蕾舞者曼妙的影子
  下得魔幻如镶嵌小太阳的飞毯
  一直下,下到他的手上成为清凉的慰藉
  下到他的眼里成为一颗泪水
  下到他的沉思里凝成阵阵花香鸟语
  或露水在草叶上滚动的声响
  
  此刻,天空蓝得沁人心脾
  群山弹奏的旋律深处,蝉声的噪呱
  被日光慢慢拧干
  他独坐于松影里抬头看到
  松针上的寂静雪一样地落了下来
  
——四个“下得”有一种慢慢找寻的意味,“下得”之后的文字有些普涨奢华,然后文本的格调或旋律就变了,从激越变成了沉郁然后又变成了静思,这种过程似乎就在我们心中… …。“群山弹奏的旋律深处,蝉声的噪呱,被日光慢慢拧干”——这段游走既恍惚又快速,是一种激发,然后是激发之后的松弛。——总之这首诗写得一波三折地,有点儿像老柴的音乐作品如《第一钢琴协奏曲》,绝不是故意的做作,灰常贴合认知,让内心丰富的人找到自己的共鸣点——从这个角度上是好诗。如果非要说缺点不可,那就是某些成语的使用,但我想不这样的话表现力是跟上了,却有可能破坏诗歌的简洁或节奏,是作者的一种选择吧。
  
  NO.7 石湾
  
  ■一辆卡车从店前开过
  
  一辆卡车
  从店前开过
  三个人紧抓前沿并立于后厢
  目视前方,神情庄重
  这让我想到那些年的囚车
  警笛一路长鸣
  我挤在街头送行的人群中
  看见那个五花大绑的女囚犯
  面带笑容
  听说现在行刑改成了注射
  我们是一群爱看热闹的人
  这让死刑大打折扣
  让那些死有余辜
  本打算给这个世界弄出点动静的人
  死得默默无闻
  
——连死也变轻了,变成了人们的戏谑。作者很留意很有诗心。

  NO.8 石沈
  
  ■无题
  
  雨拍了我一巴掌
  也拍了一下那块破碎的石头
  本来它们是个整体

——写短诗难,评短诗更难,哈哈。悟性挺高的,羡慕。
发表于 2011-8-7 12:5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活动起来了,挺好 {:4_102:}
发表于 2011-8-8 15:38:53 | 显示全部楼层
仔细看了 很不错  学习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8-5 03:46 , Processed in 0.050428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