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9682|回复: 42
收起左侧

[评论] 七月读诗,家家云(又开始点名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22 15: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传灯 于 2011-7-22 18:36 编辑

名字挂上头的,都要露出你的牙齿,伸出你的舌头,咬咬、舔舔,不张嘴的,小心被贴条:)

阿襄, 罗霄山, 张鹏远, 十字阿西, 西厍, 翩然落梅, 太白酒桶, 李敢, 孤雪, 刺一, 舒雨湖, 圣童, 杏黄天, 袁魁, 夜来, 霜儿, 水剑狂刀, 琏二奶奶, 国志峰, 王笑风, 紫裕含风, 海湄, 伽蓝, 还叫悟空, 那勺, 炎阳

(我认为月度的选辑和评点,某种程度上代表着坛子的定位和取向,所以这个月度“板砖”的传统得坚持!)
 楼主| 发表于 2011-7-22 15: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NO.1 太白酒桶
  
  ■乌云
  
  从未认真描绘过一团乌云
  天近黄昏,小河打你眼前流过去
  并漫不经心穿过这个草原
  你可能还会站在更高处
  看见河水由金黄转瞬变成一条深深的黑带
  几只狼一溜烟跑过草丘
  
  2011,7,3
  
  
  NO.2 紫裕含风
  
  ■与父亲虚拟的交谈
  
  既然一切都是浮云
  你浮在空中看我
  就再正常不过
  
  这流火的七月
  夜舒张着腰身
  我无数次在梦中与你相见
  谈论着白天的闷热、干旱、车祸与战争
  
  我们不再有争论
  这个世界已长满体癣
  我们的思想也已锈迹斑斑
  虽然常常在夜里擦拭
  我们已习惯于麻木地活着、死去与思念

  
  NO.3 霜儿
  
  ■想象海港
  
  起重机从码头挪进城市上方
  围白手巾的无产阶级
  在码头上集体消失
  挺起的腰板重新弯成蚁状
  穿行于塔吊的阴影下
  清晨的薄暮里,他们骑三轮车的背影
  吆喝煎饼果子的声音
  和“从头再来”的歌声
  被海上的风,吹得断断续续

  
  NO.4 杏黄天
  
  ■长久遗忘之后
  
  那些被一再荒废掉的时日,那条梦中的游鱼,如今重又回来
  不过不再是事物自己,深陷其境
  而是那咸味与腥味
  找寻海水
  
  2011-7-13

  
  NO.5 叶来
  
  ■她是许文选的妹妹许玉玲
  
  抬棺的人刚下山,锄头上
  还沾着新鲜泥巴
  他们经过许文选家后面的小路
  杂草隐没在暮色里,别在身上的白布块
  早就扔在路旁,悲伤被晚暮的风吹散
  在村落间,樟树叶落进小水沟
  一直流入不远处
  铁路桥下的小溪里
  偶尔有几只鸟儿鸣叫着,扑入林中
  隐身在火车的长鸣中
  田野间,老农的背影渐渐模糊
  消隐,夜色静止。北山的灯火
  斑驳得让人生疑
  吃完晚饭后的许玉玲
  提着热烘烘猪食
  在屋后给猪仔们喂食
  偶尔猪水溅在她的脸上
  弯腰的时候,
  从背影上看
  她的臀部明显大了许多

  
  NO.6 伽蓝
  
  ■灵岳寺,雪
  
  灵岳寺的雪说下就下来了。
  打坐的时候、读经的时候、看山的时候
  灵岳寺的雪就下来了
  下得悠闲如在纸上散步的无韵汉字
  下得潇洒如嬉皮士火辣辣的摇滚乐
  下得优雅如芭蕾舞者曼妙的影子
  下得魔幻如镶嵌小太阳的飞毯
  一直下,下到他的手上成为清凉的慰藉
  下到他的眼里成为一颗泪水
  下到他的沉思里凝成阵阵花香鸟语
  或露水在草叶上滚动的声响
  
  此刻,天空蓝得沁人心脾
  群山弹奏的旋律深处,蝉声的噪呱
  被日光慢慢拧干
  他独坐于松影里抬头看到
  松针上的寂静雪一样地落了下来
  
  2011-6-10

  
  NO.7 石湾
  
  ■一辆卡车从店前开过
  
  一辆卡车
  从店前开过
  三个人紧抓前沿并立于后厢
  目视前方,神情庄重
  这让我想到那些年的囚车
  警笛一路长鸣
  我挤在街头送行的人群中
  看见那个五花大绑的女囚犯
  面带笑容
  听说现在行刑改成了注射
  我们是一群爱看热闹的人
  这让死刑大打折扣
  让那些死有余辜
  本打算给这个世界弄出点动静的人
  死得默默无闻
  
  
  NO.8 石沈
  
  ■无题
  
  雨拍了我一巴掌
  也拍了一下那块破碎的石头
  本来它们是个整体
发表于 2011-7-22 18:0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顶顶,我等几天就发上来,灯哥莫急
发表于 2011-7-22 21: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NO.1 太白酒桶
  
  ■乌云
  
  从未认真描绘过一团乌云
  天近黄昏,小河打你眼前流过去
  并漫不经心穿过这个草原
  你可能还会站在更高处
  看见河水由金黄转瞬变成一条深深的黑带
  几只狼一溜烟跑过草丘
  
  2011,7,3
  
结尾就一下子开阔了。这是为画者的必备素质。
桶桶的东西一如即往,细中有粗。三行一个“并”字,搞得这诗掉了些份量。漫不经心一词拟了个人,又掉了些份量。余者都无大碍。也无大喜。还算干净。如常。  


  NO.2 紫裕含风
  
  ■与父亲虚拟的交谈
  
  既然一切都是浮云
  你浮在空中看我
  就再正常不过
  
  这流火的七月
  夜舒张着腰身
  我无数次在梦中与你相见
  谈论着白天的闷热、干旱、车祸与战争
  
  我们不再有争论
  这个世界已长满体癣
  我们的思想也已锈迹斑斑
  虽然常常在夜里擦拭
  我们已习惯于麻木地活着、死去与思念

因为读过韩东的爸爸在天上看我,所以这首我读不进去。只有结尾着实打人。抱歉含风。

  
  NO.3 霜儿
  
  ■想象海港
  
  起重机从码头挪进城市上方
  围白手巾的无产阶级
  在码头上集体消失
  挺起的腰板重新弯成蚁状
  穿行于塔吊的阴影下
  清晨的薄暮里,他们骑三轮车的背影
  吆喝煎饼果子的声音
  和“从头再来”的歌声
  被海上的风,吹得断断续续

又是个画家。也算干净。只是缺了点什么。缺什么呢?缺个性。泯然众人。

  
  NO.4 杏黄天
  
  ■长久遗忘之后
  
  那些被一再荒废掉的时日,那条梦中的游鱼,如今重又回来
  不过不再是事物自己,深陷其境
  而是那咸味与腥味
  找寻海水
  
  2011-7-13

狠点儿!再狠点儿!
  
  NO.5 叶来
  
  ■她是许文选的妹妹许玉玲
  
  抬棺的人刚下山,锄头上
  还沾着新鲜泥巴
  他们经过许文选家后面的小路
  杂草隐没在暮色里,别在身上的白布块
  早就扔在路旁,悲伤被晚暮的风吹散
  在村落间,樟树叶落进小水沟
  一直流入不远处
  铁路桥下的小溪里
  偶尔有几只鸟儿鸣叫着,扑入林中
  隐身在火车的长鸣中
  田野间,老农的背影渐渐模糊
  消隐,夜色静止。北山的灯火
  斑驳得让人生疑
  吃完晚饭后的许玉玲
  提着热烘烘猪食
  在屋后给猪仔们喂食
  偶尔猪水溅在她的脸上
  弯腰的时候,
  从背影上看
  她的臀部明显大了许多

意思很好。中间缠绵于表达了。

  
  NO.6 伽蓝
  
  ■灵岳寺,雪
  
  灵岳寺的雪说下就下来了。
  打坐的时候、读经的时候、看山的时候
  灵岳寺的雪就下来了
  下得悠闲如在纸上散步的无韵汉字
  下得潇洒如嬉皮士火辣辣的摇滚乐
  下得优雅如芭蕾舞者曼妙的影子
  下得魔幻如镶嵌小太阳的飞毯
  一直下,下到他的手上成为清凉的慰藉
  下到他的眼里成为一颗泪水
  下到他的沉思里凝成阵阵花香鸟语
  或露水在草叶上滚动的声响
  
  此刻,天空蓝得沁人心脾
  群山弹奏的旋律深处,蝉声的噪呱
  被日光慢慢拧干
  他独坐于松影里抬头看到
  松针上的寂静雪一样地落了下来
  
  2011-6-10

多好的东西。可我不明白前面那几行排比是干啥用的。徒伤节奏。
  
  NO.7 石湾
  
  ■一辆卡车从店前开过
  
  一辆卡车
  从店前开过
  三个人紧抓前沿并立于后厢
  目视前方,神情庄重
  这让我想到那些年的囚车
  警笛一路长鸣
  我挤在街头送行的人群中
  看见那个五花大绑的女囚犯
  面带笑容
  听说现在行刑改成了注射
  我们是一群爱看热闹的人
  这让死刑大打折扣
  让那些死有余辜
  本打算给这个世界弄出点动静的人
  死得默默无闻
  
有意思。不语。
  
  NO.8 石沈
  
  ■无题
  
  雨拍了我一巴掌
  也拍了一下那块破碎的石头
  本来它们是个整体

那我呢?这是个问题。
发表于 2011-7-23 09:45:33 | 显示全部楼层
NO.1 太白酒桶  ■乌云   
有题目那两个字在,第一句就显得多余了。
NO.2 紫裕含风 ■与父亲虚拟的交谈
  第二节或许可以不要,或许可以简化成一句,近来越来越喜欢干脆的东西,也可能是我的问题。
NO.3 霜儿 ■想象海港  太过含蓄,而显得情绪不够饱满
NO.4 杏黄天 ■长久遗忘之后  就差那么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就能把我的情绪勾起来了!那一点点在哪呢?
NO.5 叶来 ■她是许文选的妹妹许玉玲  我是极喜欢这种不动声色的东西,但中间的描写确实过于臃肿了,可以精简一些。

NO.6 伽蓝 ■灵岳寺,雪  我是野路子, 对一些文字上唯美的东东,极少感冒。

NO.7 石湾 ■一辆卡车从店前开过  这个属于我感冒的那类。“我们是一群爱看热闹的人”要么换个地方,要么干脆不要了。

NO.8 石沈  ■无题  哦,这个太玄了!它们?我们!或者那石头破碎了,那雨就不应该拍了它们一下。
  




  
发表于 2011-7-23 12: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太白酒桶 于 2011-7-23 12:31 编辑

  ■乌云
  
  从未认真描绘过一团乌云
  天近黄昏,小河打你眼前流过去
  并漫不经心穿过这个草原
  你可能还会站在更高处
  看见河水由金黄转瞬变成一条深深的黑带
  几只狼一溜烟跑过草丘
  
  2011,7,3

关于这个,接受国国和狂刀的意见。因为过于松弛,忘记了某些准则。

  
  
  NO.2 紫裕含风
  
  ■与父亲虚拟的交谈
  
  既然一切都是浮云
  你浮在空中看我
  就再正常不过
  
  这流火的七月
  夜舒张着腰身
  我无数次在梦中与你相见
  谈论着白天的闷热、干旱、车祸与战争
  
  我们不再有争论
  这个世界已长满体癣
  我们的思想也已锈迹斑斑
  虽然常常在夜里擦拭
  我们已习惯于麻木地活着、死去与思念

我对“浮云”和“流火”这样的词汇基本上避而远之,除非它们可以把诗歌的质地擦得闪闪发亮。

  NO.3 霜儿
  
  ■想象海港
  
  起重机从码头挪进城市上方
  围白手巾的无产阶级
  在码头上集体消失
  挺起的腰板重新弯成蚁状
  穿行于塔吊的阴影下
  清晨的薄暮里,他们骑三轮车的背影
  吆喝煎饼果子的声音
  和“从头再来”的歌声
  被海上的风,吹得断断续续

这个让我想起伏尔加河上的纤夫。但少了那份色调。

  NO.4 杏黄天
  
  ■长久遗忘之后
  
  那些被一再荒废掉的时日,那条梦中的游鱼,如今重又回来
  不过不再是事物自己,深陷其境
  而是那咸味与腥味
  找寻海水
  
  2011-7-13

似乎就抵达了,似乎就那么一层纸。

  
  NO.5 叶来
  
  ■她是许文选的妹妹许玉玲
  
  抬棺的人刚下山,锄头上
  还沾着新鲜泥巴
  他们经过许文选家后面的小路
  杂草隐没在暮色里,别在身上的白布块
  早就扔在路旁,悲伤被晚暮的风吹散
  在村落间,樟树叶落进小水沟
  一直流入不远处
  铁路桥下的小溪里
  偶尔有几只鸟儿鸣叫着,扑入林中
  隐身在火车的长鸣中
  田野间,老农的背影渐渐模糊
  消隐,夜色静止。北山的灯火
  斑驳得让人生疑
  吃完晚饭后的许玉玲
  提着热烘烘猪食
  在屋后给猪仔们喂食
  偶尔猪水溅在她的脸上
  弯腰的时候,
  从背影上看
  她的臀部明显大了许多

中间的部分本来也说不上坏,说不上臃肿,只是少了根线条。

  NO.6 伽蓝
  
  ■灵岳寺,雪
  
  灵岳寺的雪说下就下来了。
  打坐的时候、读经的时候、看山的时候
  灵岳寺的雪就下来了
  下得悠闲如在纸上散步的无韵汉字
  下得潇洒如嬉皮士火辣辣的摇滚乐
  下得优雅如芭蕾舞者曼妙的影子
  下得魔幻如镶嵌小太阳的飞毯
  一直下,下到他的手上成为清凉的慰藉
  下到他的眼里成为一颗泪水
  下到他的沉思里凝成阵阵花香鸟语
  或露水在草叶上滚动的声响
  
  此刻,天空蓝得沁人心脾
  群山弹奏的旋律深处,蝉声的噪呱
  被日光慢慢拧干
  他独坐于松影里抬头看到
  松针上的寂静雪一样地落了下来
  
  2011-6-10

排比的繁复运用确实打乱了节奏。雾里看花,不如花海里看雾。那些清新透亮的,被修饰裹住了。

  NO.7 石湾
  
  ■一辆卡车从店前开过
  
  一辆卡车
  从店前开过
  三个人紧抓前沿并立于后厢
  目视前方,神情庄重
  这让我想到那些年的囚车
  警笛一路长鸣
  我挤在街头送行的人群中
  看见那个五花大绑的女囚犯
  面带笑容
  听说现在行刑改成了注射
  我们是一群爱看热闹的人
  这让死刑大打折扣
  让那些死有余辜
  本打算给这个世界弄出点动静的人
  死得默默无闻
  

这个念头让我一哆嗦。

  
  NO.8 石沈
  
  ■无题
  
  雨拍了我一巴掌
  也拍了一下那块破碎的石头
  本来它们是个整体

比拟还是到位的。如果没有最后一句,可能更好些。
发表于 2011-7-25 05:39: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上面都是咬人的。
发表于 2011-7-25 08:49:16 | 显示全部楼层
评得不错,很好,很好,继续努力!{:4_95:}
发表于 2011-7-25 09:41:22 | 显示全部楼层
■乌云
  
  从未认真描绘过一团乌云
  天近黄昏,小河打你眼前流过去
  并漫不经心穿过这个草原
  你可能还会站在更高处
  看见河水由金黄转瞬变成一条深深的黑带
  几只狼一溜烟跑过草丘
  2011,7,3
   
     一个画面,  刚进入,便结束了

  
  NO.2 紫裕含风
  
  ■与父亲虚拟的交谈
  
  既然一切都是浮云
  你浮在空中看我
  就再正常不过
  
  这流火的七月
  夜舒张着腰身
  我无数次在梦中与你相见
  谈论着白天的闷热、干旱、车祸与战争
  
  我们不再有争论
  这个世界已长满体癣
  我们的思想也已锈迹斑斑
  虽然常常在夜里擦拭
  我们已习惯于麻木地活着、死去与思念

----同意酒桶,“浮云”和“流火”阿紫可以转换下,如此更好。

发表于 2011-7-25 10:04:31 | 显示全部楼层
■乌云
  
  从未认真描绘过一团乌云
  天近黄昏,小河打你眼前流过去
  并漫不经心穿过这个草原
  你可能还会站在更高处
  看见河水由金黄转瞬变成一条深深的黑带
  几只狼一溜烟跑过草丘
  2011,7,3
   
      "从未认真描绘过一团乌云",这一句似乎可有可无
发表于 2011-7-25 10: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NO.6 伽蓝
  
  ■灵岳寺,雪
  
  灵岳寺的雪说下就下来了。
  打坐的时候、读经的时候、看山的时候
  灵岳寺的雪就下来了
  下得悠闲如在纸上散步的无韵汉字
  下得潇洒如嬉皮士火辣辣的摇滚乐
  下得优雅如芭蕾舞者曼妙的影子
  下得魔幻如镶嵌小太阳的飞毯
  一直下,下到他的手上成为清凉的慰藉
  下到他的眼里成为一颗泪水
  下到他的沉思里凝成阵阵花香鸟语
  或露水在草叶上滚动的声响
  
  此刻,天空蓝得沁人心脾
  群山弹奏的旋律深处,蝉声的噪呱
  被日光慢慢拧干
  他独坐于松影里抬头看到
  松针上的寂静雪一样地落了下来

“下得悠闲如在纸上散步的无韵汉字
  下得潇洒如嬉皮士火辣辣的摇滚乐
  下得优雅如芭蕾舞者曼妙的影子
  下得魔幻如镶嵌小太阳的飞毯”

这几句强行介入了,不如不要

发表于 2011-7-25 10: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NO.7 石湾
  
  ■一辆卡车从店前开过
  
  一辆卡车
  从店前开过
  三个人紧抓前沿并立于后厢
  目视前方,神情庄重
  这让我想到那些年的囚车
  警笛一路长鸣
  我挤在街头送行的人群中
  看见那个五花大绑的女囚犯
  面带笑容
  听说现在行刑改成了注射
  我们是一群爱看热闹的人
  这让死刑大打折扣
  让那些死有余辜
  本打算给这个世界弄出点动静的人
  死得默默无闻
  
这个让我想起独化的一首诗
发表于 2011-7-25 10:26:07 | 显示全部楼层
NO.5 叶来
  
  ■她是许文选的妹妹许玉玲
  
  抬棺的人刚下山,锄头上
  还沾着新鲜泥巴
  他们经过许文选家后面的小路
  杂草隐没在暮色里,别在身上的白布块
  早就扔在路旁,悲伤被晚暮的风吹散
  在村落间,樟树叶落进小水沟
  一直流入不远处
  铁路桥下的小溪里
  偶尔有几只鸟儿鸣叫着,扑入林中
  隐身在火车的长鸣中
  田野间,老农的背影渐渐模糊
  消隐,夜色静止。北山的灯火
  斑驳得让人生疑
  吃完晚饭后的许玉玲
  提着热烘烘猪食
  在屋后给猪仔们喂食
  偶尔猪水溅在她的脸上
  弯腰的时候,
  从背影上看
  她的臀部明显大了许多

这一个我感觉是这组里面最好的
发表于 2011-7-25 14: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了,有空就胡乱砍一通。{:4_95:}
发表于 2011-7-25 14: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字不挂上头的,可以随时来捣乱,不帖卦条。

NO.1 太白酒桶
  
  ■乌云
  
  从未认真描绘过一团乌云
  天近黄昏,小河打你眼前流过去
  并漫不经心穿过这个草原
  你可能还会站在更高处
  看见河水由金黄转瞬变成一条深深的黑带
  几只狼一溜烟跑过草丘
  
  2011,7,3

————白描?
          “乌云”来了,“河水”“转瞬变成一条”“黑带”;天顿时黑得好可怕,吓得“几只狼”都“一溜烟跑过草丘”躲回窝里去了。


           
发表于 2011-7-25 14:30:53 | 显示全部楼层
NO.1 太白酒桶
  
  ■乌云
  
  从未认真描绘过一团乌云
  天近黄昏,小河打你眼前流过去
  并漫不经心穿过这个草原
  你可能还会站在更高处
  看见河水由金黄转瞬变成一条深深的黑带
  几只狼一溜烟跑过草丘
  
  2011,7,3

——“我”躲得远远的,以至模糊不清。这画静中有动,肌理清晰可辨,我的想法是,希望酒桶抱着一只酒桶再站近一点,画只是“我”的一个背景。    
  
  NO.2 紫裕含风
  
  ■与父亲虚拟的交谈
  
  既然一切都是浮云
  你浮在空中看我
  就再正常不过
  
  这流火的七月
  夜舒张着腰身
  我无数次在梦中与你相见
  谈论着白天的闷热、干旱、车祸与战争
  
  我们不再有争论
  这个世界已长满体癣
  我们的思想也已锈迹斑斑
  虽然常常在夜里擦拭
  我们已习惯于麻木地活着、死去与思念

——这类表达似乎见得太多,如何出新是每个人这样写时必须思考的问题。我是肯定这个语调的。

  NO.3 霜儿
  
  ■想象海港
  
  起重机从码头挪进城市上方
  围白手巾的无产阶级
  在码头上集体消失
  挺起的腰板重新弯成蚁状
  穿行于塔吊的阴影下
  清晨的薄暮里,他们骑三轮车的背影
  吆喝煎饼果子的声音
  和“从头再来”的歌声
  被海上的风,吹得断断续续

——“围白手巾的无产阶级/在码头上集体消失”,我喜欢这一句,也是这一句似乎暗示结尾该有一个出其不意的东西,但是结尾处没有爆炸出来。向霜姐致意,很久未见到啦。。。。。
  
  NO.4 杏黄天
  
  ■长久遗忘之后
  
  那些被一再荒废掉的时日,那条梦中的游鱼,如今重又回来
  不过不再是事物自己,深陷其境
  而是那咸味与腥味
  找寻海水
  
  2011-7-13

——“咸味与腥味”出现得好突兀,让期待变成模糊的临界,因此失望了。  

  NO.5 叶来
  
  ■她是许文选的妹妹许玉玲
  
  抬棺的人刚下山,锄头上
  还沾着新鲜泥巴
  他们经过许文选家后面的小路
  杂草隐没在暮色里,别在身上的白布块
  早就扔在路旁,悲伤被晚暮的风吹散
  在村落间,樟树叶落进小水沟
  一直流入不远处
  铁路桥下的小溪里
  偶尔有几只鸟儿鸣叫着,扑入林中
  隐身在火车的长鸣中
  田野间,老农的背影渐渐模糊
  消隐,夜色静止。北山的灯火
  斑驳得让人生疑
  吃完晚饭后的许玉玲
  提着热烘烘猪食
  在屋后给猪仔们喂食
  偶尔猪水溅在她的脸上
  弯腰的时候,
  从背影上看
  她的臀部明显大了许多

——“斑驳得让人生疑”,这句为界,可以分为两个部分。就是说,可以写成两首诗。不过这或许不是叶来兄要的。我喜欢这个语调,包括看过的一些叶来兄的诗。
  
  NO.6 伽蓝
  
  ■灵岳寺,雪
  
  灵岳寺的雪说下就下来了。
  打坐的时候、读经的时候、看山的时候
  灵岳寺的雪就下来了
  下得悠闲如在纸上散步的无韵汉字
  下得潇洒如嬉皮士火辣辣的摇滚乐
  下得优雅如芭蕾舞者曼妙的影子
  下得魔幻如镶嵌小太阳的飞毯
  一直下,下到他的手上成为清凉的慰藉
  下到他的眼里成为一颗泪水
  下到他的沉思里凝成阵阵花香鸟语
  或露水在草叶上滚动的声响
  
  此刻,天空蓝得沁人心脾
  群山弹奏的旋律深处,蝉声的噪呱
  被日光慢慢拧干
  他独坐于松影里抬头看到
  松针上的寂静雪一样地落了下来
  
  2011-6-10

——与上面几位的意见相同。    “下得悠闲如在纸上散步的无韵汉字  下得潇洒如嬉皮士火辣辣的摇滚乐  下得优雅如芭蕾舞者曼妙的影子  下得魔幻如镶嵌小太阳的飞毯  一直下,下到他的手上成为清凉的慰藉  下到他的眼里成为一颗泪水  下到他的沉思里凝成阵阵花香鸟语  或露水在草叶上滚动的声响”
——这部分完全可以不要了。
  
  NO.7 石湾
  
  ■一辆卡车从店前开过
  
  一辆卡车
  从店前开过
  三个人紧抓前沿并立于后厢
  目视前方,神情庄重
  这让我想到那些年的囚车
  警笛一路长鸣
  我挤在街头送行的人群中
  看见那个五花大绑的女囚犯
  面带笑容
  听说现在行刑改成了注射
  我们是一群爱看热闹的人
  这让死刑大打折扣
  让那些死有余辜
  本打算给这个世界弄出点动静的人
  死得默默无闻
  
——喜欢这个。结尾包袱抖得恰到好处,前面似乎还可以再顿挫一点,再准确一些。譬如“这让死刑大打折扣”这样的句子。 

  NO.8 石沈
  
  ■无题
  
  雨拍了我一巴掌
  也拍了一下那块破碎的石头
  本来它们是个整体

——“石头”和“我”究竟有什么关系呢?我想这个关系非常重要。
发表于 2011-7-26 09: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NO.1 太白酒桶
  
  ■乌云
  
  从未认真描绘过一团乌云
  天近黄昏,小河打你眼前流过去
  并漫不经心穿过这个草原
  你可能还会站在更高处
  看见河水由金黄转瞬变成一条深深的黑带
  几只狼一溜烟跑过草丘
  
  2011,7,3
  
  如果说文本是对乌云的描绘,我觉得费解。所以我就想,这瘦瘦几笔,和“乌云”有什么关联呢?注意到时间是“天近黄昏”,就是说天要擦黑了。如果说天是“乌云”擦黑的,那很牵强。天将暮,大地渐渐进入黑暗,这不是乌云效果,这是既定的事实,不可逆转的结局!而枯立黄昏的人,望着大片的灿烂阴暗下去,潮水般退后,这时候会升腾起一种未知的忧虑,比如:“明天将是怎样的情形”?这种忧虑聚拢到一块,便形成了心头的云,“乌云”。
       第一句,或可省略。太白先生这瘦瘦几笔,勾勒出来的意境,寂寥、旷远!末句“几只狼一溜烟跑过小丘”,更具落寞。


NO.2 紫裕含风
  
  ■与父亲虚拟的交谈
  
  既然一切都是浮云
  你浮在空中看我
  就再正常不过
  
  这流火的七月
  夜舒张着腰身
  我无数次在梦中与你相见
  谈论着白天的闷热、干旱、车祸与战争
  
  我们不再有争论
  这个世界已长满体癣
  我们的思想也已锈迹斑斑
  虽然常常在夜里擦拭
  我们已习惯于麻木地活着、死去与思念

   很庸常的语调,弥漫出幽幽的低闷。活着、死去与思念,都在麻木的状态下进行。末二句不如这样“尽管常常在夜里擦拭/我们还是走不出那些麻木/比如,思念、死去与活着”


NO.3 霜儿
  
  ■想象海港
  
  起重机从码头挪进城市上方
  围白手巾的无产阶级
  在码头上集体消失
  挺起的腰板重新弯成蚁状
  穿行于塔吊的阴影下
  清晨的薄暮里,他们骑三轮车的背影
  吆喝煎饼果子的声音
  和“从头再来”的歌声
  被海上的风,吹得断断续续

       这是一张黑白胶片,它承载现在,也有历史的微缩。变迁与递进是时代的主题。那些声音,被上海的风吹得断断续续,结尾就像水面的涟漪,一圈圈地荡漾开去,绵延渐远。
  
  
NO.4 杏黄天
  
  ■长久遗忘之后
  
  那些被一再荒废掉的时日,那条梦中的游鱼,如今重又回来
  不过不再是事物自己,深陷其境
  而是那咸味与腥味
  找寻海水
  
  2011-7-13
   
         形象、精妙的哑谜。
  
  NO.5 叶来
  
  ■她是许文选的妹妹许玉玲
  
  抬棺的人刚下山,锄头上
  还沾着新鲜泥巴
  他们经过许文选家后面的小路
  杂草隐没在暮色里,别在身上的白布块
  早就扔在路旁,悲伤被晚暮的风吹散
  在村落间,樟树叶落进小水沟
  一直流入不远处
  铁路桥下的小溪里
  偶尔有几只鸟儿鸣叫着,扑入林中
  隐身在火车的长鸣中
  田野间,老农的背影渐渐模糊
  消隐,夜色静止。北山的灯火
  斑驳得让人生疑
  吃完晚饭后的许玉玲
  提着热烘烘猪食
  在屋后给猪仔们喂食
  偶尔猪水溅在她的脸上
  弯腰的时候,
  从背影上看
  她的臀部明显大了许多

         我还是认为文中不要直接出现许玉玲的名字,宜用一个“她”代替。
  
NO.6 伽蓝
  
  ■灵岳寺,雪
  
  灵岳寺的雪说下就下来了。
  打坐的时候、读经的时候、看山的时候
  灵岳寺的雪就下来了
  下得悠闲如在纸上散步的无韵汉字
  下得潇洒如嬉皮士火辣辣的摇滚乐
  下得优雅如芭蕾舞者曼妙的影子
  下得魔幻如镶嵌小太阳的飞毯
  一直下,下到他的手上成为清凉的慰藉
  下到他的眼里成为一颗泪水
  下到他的沉思里凝成阵阵花香鸟语
  或露水在草叶上滚动的声响
  
  此刻,天空蓝得沁人心脾
  群山弹奏的旋律深处,蝉声的噪呱
  被日光慢慢拧干
  他独坐于松影里抬头看到
  松针上的寂静雪一样地落了下来
  
  2011-6-10

       二律背反滴说,这感觉更多来自第二节。因为下雪的天通常不会“蓝的沁人心脾”,甚至没有“阳光”与“松影”。但是,这确确实实写的是灵岳寺,和灵岳寺的雪。此雪非彼雪!彼雪是天之雪,此雪是僻远于红尘的内心感喟,是哑然于喧嚣里的宁静,自我冷凝之后又寂寞散碎。
  
NO.7 石湾
  
  ■一辆卡车从店前开过
  
  一辆卡车
  从店前开过
  三个人紧抓前沿并立于后厢
  目视前方,神情庄重
  这让我想到那些年的囚车
  警笛一路长鸣
  我挤在街头送行的人群中
  看见那个五花大绑的女囚犯
  面带笑容
  听说现在行刑改成了注射
  我们是一群爱看热闹的人
  这让死刑大打折扣
  让那些死有余辜
  本打算给这个世界弄出点动静的人
  死得默默无闻
  
     “我们是一群爱看热闹的人/这让死刑大打折扣/让那些死有余辜/本打算给这个世界弄出点动静的人”和“死得默默无闻”有点不对气氛。我是这么想:有一群爱看热闹的人送行,这死就不那么默默无闻,甚至很有慷慨赴死、英勇就义的况味。押一个囚犯上刑场,这本身是警惩,严肃的,但因为有一群嘻嘻哈哈爱看热闹的人夹道送行,那份庄重就戏剧地瓦解了,本来的“默默无闻”倒有那么一点轰轰烈烈。


  
  NO.8 石沈
  
  ■无题
  
  雨拍了我一巴掌
  也拍了一下那块破碎的石头
本来它们是个整体

    雨和碎石本来是一个整体,这里面很有意思,它们分开来,雨拍了我一掌也拍了碎石,这或许更有意思,蕴含某种冷峻的法则吧,姑且。  
 
发表于 2011-7-26 18:3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雅克 于 2011-7-26 21:25 编辑

       问好诸位兄弟姐妹们,久违了!对兄弟们下手狠些,言重之处一笑了之,权当胡话。兄弟们呢也不要手下留情。揖手夏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NO.1 太白酒桶
     ■乌云:太轻,无重,或者说,没有不能承受之“轻”。即有景有情无意,有肉没骨头,有感无“觉”。酒桶自选的《大路朝天》中的任何一个,都比这个好许多许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NO.2 紫裕含风
   ■与父亲虚拟的交谈:你谈论的事既与你无关,也与父亲无关。即便一切都是浮云,我们也要给浮云以色彩,而且是我们希望的色彩,这就是活着。生者对逝者的思念,正是给浮云以自珍自爱之色彩,也为活着找一个自己确信不疑的理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NO.3 霜儿
   ■想象海港:很虚假,很矫情。果真是想象的海港,而不是现实的海港。其实我们都需要的是虚构的海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NO.4 杏黄天
   ■长久遗忘之后:存而不论,所谓医不自治。欢迎兄弟们继续扔砖头,能一砖拍死更痛快!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NO.5 叶来 
   ■她是许文选的妹妹许玉玲:喜欢!细节呈现了不愿言说的意图。其中两处:1、斑驳得让人生疑;2、她的臀部明显大了许多。落于草率取巧,让诗歌少了应有的“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NO.6 伽蓝
   ■灵岳寺,雪:我留下我觉得必要的部分:
  
  灵岳寺的雪说下就下来了。
  打坐的时候、读经的时候、看山的时候
  灵岳寺的雪就下来了
  
  他独坐于松影里
  松针上的寂静也雪一样地落下来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NO.7 石湾
    ■一辆卡车从店前开过:一切都是为了最后两句,但前面所述并没有予最后两句对等的场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NO.8 石沈
     ■无题:还少一句,由前两句转换到第三句的那个必要的“痛”。
  
  
发表于 2011-7-26 18:43: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雅克 于 2011-7-26 22:02 编辑

顺便再回一下,如果我再次读时,我的观点改变了,我会继续修改上面的胡话哦。也欢迎各位给胡话扔砖头啊。握!
 楼主| 发表于 2011-7-26 23:38:34 | 显示全部楼层
        NO.6 伽蓝
   ■灵岳寺,雪:我留下我觉得必要的部分:
  
  灵岳寺的雪说下就下来了。
  打坐的时候、读经的时候、看山的时候
  灵岳寺的雪就下来了
  
  他独坐于松影里
  松针上的寂静也雪一样地落下来了


这弄得干净!
酒桶那个,自选都7月前的,哈哈,所以找了这么个:)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3 00:13 , Processed in 0.053112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