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730|回复: 3
收起左侧

[评论] 施世游的“秘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21 15:5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秘密】 /  施世游


跟多数人一样,我有过自杀的念头
跟多数人一样,我心怀善与恶,并还活着
没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也没有
弃善从恶,说这个世界欠我的太多
我只是渐渐模糊了这二者之间的界限
让黑夜与白昼变得有些暧昧,前朝往事
历历在目,劫后余生,光阴复来,如果你
活得比我长久,你会看见我来世的面孔
再次施以粉墨,闪现昨日黄昏的回光
如果你先行离开,我会听见天空中那群鸽子
盘旋着震动气流,发出金属质地的哨鸣
     2007.8.1



一、庄墨显版:


这首诗很少在论坛上看到。
和其他作品相比,这个,我认为是最接近“本色出演”的世游。
long long go我曾承诺要针对他的诗歌作一个总体性评论
至今却毫无进展。
有些老虎吃天,不知如何下嘴。
今揪出《秘密》来,看能不能打开世游诗歌的秘密。
至少应该包含以下三方面的秘密:
现实的秘密---世象的真实
生命的秘密---语言的余音
时空的秘密---死亡与永恒的玄机

二、“瞎话语病”版:

我从来不以为自己能读得懂任何诗歌,所以我因此而理直气壮地懒于解读——写作与阅读是一对独立共存的矛盾,分别完成各自对文字和情绪的渲染、排泄、容纳与消化。而文字,从落于笔端的那一刻起,已经脱离了任何人的主观掌控。于是,写作者、阅读者与文字本身,在各自的时间与空间里完成各自的创造,互不关联,又密不可分。
其实,这都是借口。
真相是:我无力解读。

不过,作为一个执著的三八主义者,对于施世游的秘密,我倒是想偷窥几下。
因为“秘密”,这是一个多么蛊惑人心的小妖精!当她在某些闪烁的眼神与隐晦的舌尖辗转,总是会令三八如我者,故作道貌岸然状,迈开两脚,却拉长耳朵……




“跟多数人一样,我有过自杀的念头”

这不稀奇。
几百年前莎老头儿就说: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



“跟多数人一样,我心怀善与恶,并还活着
没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也没有
弃善从恶,说这个世界欠我的太多”
这让我想起另一个人。一个年轻的老头儿。他选择以飞翔的姿势,结束自己因生存而不可回避的痛苦与困惑。
他写过这样的话:“一块对恶没有激烈反抗却有持久拒绝的石头,一块对善没有悲壮献身却有耐心执着的石头“(余虹)。
虽然这并非他为自己刻下的墓志铭,但是也许用在他的身上,用在很多人身上,用在施世游身上,用在这里,也是恰如其分的。



“我只是渐渐模糊了这二者之间的界限
让黑夜与白昼变得有些暧昧,前朝往事
历历在目,劫后余生,光阴复来”
而“持久拒绝”,与“耐心执著”,好像并没有多么清晰的界限。“暧昧”,也是一个很蛊惑的妖精,就像继续活着,还是干脆咔嚓一下死掉。“模糊”,不失为一种最佳状态,摇摆,混乱,有机会“左”。也有立场“右”,却不左也不右,节约力气。
郝思嘉都说:明天是新的一天。
虽然活着,可能是一块做坏了的蛋糕,但是即便是糟糕,也不断有新的糟糕,比起无限的机械重复,要好。


“如果你
活得比我长久,你会看见我来世的面孔
再次施以粉墨,闪现昨日黄昏的回光
如果你先行离开,我会听见天空中那群鸽子
盘旋着震动气流,发出金属质地的哨鸣”
我一直坚定地认为,施世游是一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象老练的孩子一样,眨巴着近视眼,对现实充满怀疑,和行为艺术的悲悯,并且“口水”泛滥。但是在这里,在这个毫不对立的二元世界,我赞美他的节制,和光明的小尾巴。他拖着它,如扫把星划过夜空,在另一重时空里,“口水”泛滥。
虽然……我其实很丢人地淌下几滴鳄鱼的老泪……
 楼主| 发表于 2011-7-21 15:5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庄墨显《后来,我醒来了吗?》

说实话,是先与世游有了些交情之后才开始读他的诗歌的。大约是零五年开始吧,先是在QQ上听他对诗歌的见解,后来是跑到杭州去会了两次。见面,喝酒,谈诗,还挤过两宿,先后还在他那认识了唐谈他们。那时候,他住在学院路附件的一个小区里。好像现在还是,底楼、一个小单间,十平米不到吧,倒还有个卫生间,挺方便的。记得每次去,快到的时候他就会跟我说:“记住这棵桂花树,往这进去就对了。”
   世游的诗好,这是很多网络上写诗歌的朋友都会赞同的。我也这么认为。但是说实话,世游的诗歌本身并没有使我着迷的地方。作为普通人或者一般读者,如果不是认识世游,我肯定不会主动去读他的诗歌,或者买他的诗集(如果有的话)。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一是我作为普通人,缺乏感受力和欣赏力;或者就是二,世游的诗歌没有足够的感染力和影响力。换一种说法是不能打动人。这两方面原因,可能是独立存在的,也可能是兼而有之。
   作为一名底层平民,为生活奔忙,对于纯文学的诗歌肯定存在心理上的阅读障碍――生活尚且应付不来,哪有闲情读那个啊呀哎呢。自然,不会有像看电视剧或者电影那样的过瘾的感受。这话对,又不对。因为世游也是跟我一样的打工者,而且我也写过诗歌。那么在诗歌上,我们肯定有共同点。用流行话说,由于我们还有梦想,所以我们一边生活着,一边还在写诗歌。诗歌不能为生活添油加醋,但可以给生活一丝光亮,即使是下沉,有光线伴随着就会保留着上升的渴望或希望。所以我有时候会想诗歌好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还在写着,并且试图去相互读懂对方。
   可是诗歌不是一个固定的住所,并不容易进入。相对来说,世游的诗歌更是这样,从他的诗歌中很难找到一行或几行很打人的句子。读了很多首,有的读了很多遍,还是找不到让我记住方位,可以直捣黄龙的“桂花树”。和阅读其他网络诗歌相比,我能清楚地感觉到,世游的诗歌干净,丰富,有时空的回旋,细腻,绵长,暗流涌动。也许是我们平时阅读的习惯出了问题,也许是真正的“我”还没有醒来,所以才让我无法进入诗歌,让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那时候/我还没有醒来”。
   后来,我能醒来吗?能够找到世游住处的那棵标志性的“桂花树”吗?同样,世游后来能够醒来吗?他醒来后还住在一楼吗?



                    后来 / 施世游

                    我的房间在一楼
                    房东,还没有
                    给我挂上窗帘

                    这些天,我都
                    起得很迟,应该
                    会有个人走过
                    并朝里面望了望

                    我不知道那个人
                    是谁,那时候
                    我还没有醒来


 楼主| 发表于 2011-7-21 15:56:06 | 显示全部楼层
【象】

作者/施世游



忘记落日,忘记空旷
忘记干涸,忘记跋涉
忘记与之比重的船只
忘记身后的子孙和猛兽
忘记庞大躯体最后一次的转身
忘记草原另一侧的阴影
忘记作为领袖单独的死亡
忘记现在只是一段骨
忘记雕刻的纹身
忘记杯中血、签上肉
忘记落地有声的疼
忘记纵横的田字格
忘记比喻的移动和拿捏
忘记骑在背上的天空和云状佛陀

     2007.12.5

―――――――――――――――――――――――――――――――――――

读诗者言:

象,当这个字“单独”被框定,被示意为题目时,我感觉到一种陌生感,于是不自觉的去查了字典。查到了:“执大象,天下往。——《老子》”。在我读来,诗歌离这个“大象”是很近的。而且第一次在天涯诗会,读到这首诗时,我记得我的留言中也有“大象”二字。

这里的“大象”,不是以“只”或“头”来度量的。至少不仅仅是一种动物,作为诗歌来说,这个“大象”,更主要是倾向于“大气象”的意味!虽然作者的诗中不断隐约地强调,用“庞大的躯体”、 “落地有声的疼”、“ 骑在背上”等词语,从形态、感官、作用等方面来暗示这作为热带动物的大象的“象”。

作者一方面暗示有一头实实在在的,作为动物的“大象”在,这正是作为诗歌不可缺少的要素之一的“意象”;同时也在不断地用“忘记”来提醒读者,应该有意地驱除这个物象,从而读出诗歌更核心的东西,即透过意象而阐发的诗歌意味;或许这还不是作者,最根本的写作目的。

从写,说得严重点应该是说创作。从创作这首诗的技术上来看,有点像在拆字,而且拆的正是“像”字,把事物,把景象,把表象分拆开来,或者从内心拆除掉。

忘记落日,忘记空旷

忘记干涸,忘记跋涉

忘记与之比重的船只

忘记身后的子孙和猛兽

忘记庞大躯体最后一次的转身

在这分拆的过程中,简单说来是把“像”分拆成了“人”和“象”。这个人是写作者的主体我,也可以是读者(再创作)的主体我。这个象,是所有的物象,包括这“庞大”的“转身”的历史表象。忘记这些还不足够,还得把这历史再拆解开来,那就是历史在每一个社会个体中留下的有象无象的同心感受:

忘记草原另一侧的阴影

忘记作为领袖单独的死亡

忘记现在只是一段骨

忘记雕刻的纹身

忘记杯中血、签上肉

忘记落地有声的疼

这种拆除和忘记,就像把世界放在显微镜下检视,检视完之后再一点点地拆解、抽离;又像是往一只杯子里倒酒,独斟独饮。到最后酒瓶扔掉,酒杯也扔掉,喝酒的人也不知去向:

忘记纵横的田字格

忘记比喻的移动和拿捏

忘记骑在背上的天空和云状佛陀

拆除物象,拆除感官的我,拆除主观的我,拆除历史、现实,拆除物质世界的时空界限和宗教意识的神秘象征,拆到最后如果还剩下什么,那就是你内心所得的大象,靠近老子的“执大象,天下往”。(鲁力)
发表于 2011-7-21 22:3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你的评论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2 17:23 , Processed in 0.035007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