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284|回复: 4
收起左侧

[新诗] 寻回一个旧贴(2007):意气十一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21 14:5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选发者言语:新年新气象,哥俩的东西各取三把破玩意,整一刀架,下酒。
  
  ■阿角
  
  [有关海量]
  
  口水。风雨。枯枝败叶
  从空中吐到大地上
  水流,从高往低
  冲刷。清洗
  干净一些
  更干净一些
  成年累月
  马不停蹄
  积水囤积,成了海
  我说到的海量
  已包含了巨大的忍耐和怜悯
  
  [雪在飞扬]
  
  冬天已无法改变它的身份
  即使无雪
  我也一厢情愿
  把鹅毛大雪盖在它的身上
  这是我多年养成的恶习
  我不奢望更改
  雪给冬天带来了姓氏
  它姓冬
  仅仅一个词
  就让我忆起它的全部家史
  我已多年没见雪
  但在冬天
  我看到和想到的
  全是纷纷扬扬的雪
  和雪光里沉寂的大地
  
  [戒指]
  
  翻出箱底和口袋
  还有什么可以指认
  还要戒备什么
  才是五指应该伸展的方向
  房门没锁上
  钮扣没扣上
  这么多年来,一片潮湿的落叶
  落在敞开的窗台上
  而戒指,这虚无中植下的树
  枝叶繁茂,闪着光
  戴上它,在年终
  它的韧性连接上骨头
  让我想起金属
  毫无声息的腐蚀和铮鸣
  
  
  ■唐谈
  
  [仓央嘉错1745年的情人]
  ——命运会很幸福,我们都做大海。(题记)
  
  蓝色的阿塔吉雅。白发的美人
  十指牵连春天,日出,以及
  草原四周打鼓的马匹
  篝火中,沉睡着你的末路英雄
  
  藏珠滚动。狼群穴居
  的沉默令你通体寒冷,而雀鸟透明
  以往,你的牙齿与银杏树相同
  是颗高傲优美的歌,是太阳的森林
  
  肩上两支血红的琵琶多么喑哑
  你骨头里隐藏有风
  风吹来,影子碎裂了满地。
  我的蓝色。阿塔吉雅,你该转身
  
  如果头发是大海的风暴,已淹没星光
  召唤大日如来的人渐成雪莲花的伤口
  经轮。胜幢。吉祥结。右旋的海螺壳
  今夜用想象埋葬高高的布达拉宫
  
  羊群来了夜晚却走了
  青稞酒照不见你绝世的情人
  逼仄的酒器说:你眼睛必将干涸
  那些失散的牦牛;遗弃的家园;
  雪山冷落你的额头。一世的坦诚从此荒芜
  
  [李义山]
  
  从落日必经的长安出发
  那唐朝少年
  牵动的马匹被桃花大声朗诵
  他钟爱的女子换下唐诗和绸缎
  就能把时光雕刻成青草
  
  将青草禁闭的乐游古原
  将月亮铺成灰烬的乐游古原
  她的影子像那把唯一钥匙
  长长开启了白云以及巴山雨夜
  
  蔓延一生的雨定然比青草还多
  如她发上,青翠欲滴的鸟鸣
  闪着惊喜与沉默的光芒;
  又一丝垂到眼前。灯火
  一开口说话,就丢了舌头
  
  更远的南方盛满更多的雨水
  月亮挪动了果实,影子滋长成石头
  他的脚步越来越重,白云越轻
  
  [杀人者古龙]
  
  当年你买不起马匹我练就了轻功
  印刷术日新月异,影子被道路收购
  我埋伏在故事里两手空空,不知道
  
  ——许多年后,骨头还将继续行走
  故事的比例是金属与血,你的比例是碳和水
  用碳或者水或者这些比例制造江湖
  
  情节是断裂的。先从水里抽出一把刀
  杀你之前要喝一杯酒,杀你之后要
  卸一根骨头,支撑一节青草从地上站起
  
  我背着天空与风雨周旋,你轻轻倒下
  今后你身着蔚蓝的柔软将河流照亮
  今后你将进入梦中把自己叫醒
  
  你能谋杀自己,我能谋杀时光
  在时光的梯子上,你得意洋洋地看到
  女人为你酿酒做饭织布裁缝撒稻谷喂养鸡鸭
  
  
  ■李建明
  
  [说说好现象]
  
  意思是说大家的生活现在都好转了
  又有房子,又有车子,又有票子,在城里
  逛KTV、酒吧、夜总会
  但三陪小姐还是原来的
  
  她们陪你喝酒,唱歌,跳舞,解闷说开心事
  完了你付钱,她用这些钱
  拿一半给乡下的母亲买米买莱,油盐酱醋
  拿一半回家,穿穿超短裙,养养小白脸
  
  [事故]
  说到杀人,我拿起水果刀
  说到放火,我卷起袖子
  说到那些当官的
  我深深低下了头
  仿佛自己当真是个流氓
  
  [要杀就杀农民]
  
  富人又买保险,又雇保镖
  不容易下手,又不容易逃脱
  
  要杀就杀农民,我要让他们统统奔小康
  种很多很多良田,备很多很多棉袄
  
  我要让他们不是死在粮仓
  也得死于稻草
  
  
  ■水剑狂刀
  
  [迅速爱上的女人]
  喝第一杯酒时她的脸就开始发红,发烫,
  我确定,这个女人在一分钟内爱上了我.因为
  其中关于温度的描述,来源于
  她把我的手,放到了她的脸上
  
  然后,她很自然的叫我亲爱的,用舌头
  舔掉小龙虾上辣味,放进我的嘴里
  她微笑着抓起我的酒杯,用眼角的余光看我
  把酒一点一点地喝下去,把脸又一点点地烫起来
  
  我确定,爱上我的,是个很有修养的女子。
  我问她名字时,她伏在我的怀里,悄悄地告诉我
  我递给她一百元钱时,她低声的说谢谢
  
  [怕黑的女人]
  
  她怕雪怕雷,怕一眨眼就黑的天
  怕影子一点一点的短,怕影子一点一点的长
  怕爱上穿黑袍的人,怕他赶一大群的石头,跑过来,
  垒她的家。圆的家,生不起烟火。
  怕生起了烟火,烧一些灰。怕黑的灰飞不起来
  怕飞起来的灰,飞得太远。怕认不得来时的路,
  怕指路的人弄断手指。怕弄断手指的人不喊疼
  喊贝贝,喊一声,第二声咽下去
  
  [刺青]
  
  要刺就刺深些,
  弯九曲,深九尺
  刺九九八十一针,
  从大唐开始,
  刺高八千八百四十八米的白发,
  高到西天。西天只剩一个妖精
  双目带血,喊圣僧:
  “奴家来啦。”
  
  
  ■风过之痕
  
  [午夜的马群]
  
  马背连着马背
  响鼻接着响鼻
  某人梦境千里
  河床干裂
  马群徒步穿越街市
  
  从荒地到荒地
  过路之马蹄声轰响
  于众人美妙的睡眠之外
  于远方平行而动的水岸之外
  
  如此多的古旧鞍辔
  如此沉重的鼻音太息
  在楼宇间推进
  势必引起一场陈年风雪
  有路人在六月莫名白头
  愁得惊慌失措
  
  而窗里窗外是同一场雪
  斯人午夜惊起
  以死者的勇气掌灯盘查身体里
  最柔软的村庄
  发现竟没有一个人
  是无辜的
  
  [端午祭父]
  
  早上母亲包粽子
  她没说要给你
  她只是多包了很多
  我来了,我对着你的名字抽根烟就走
  就像当年你出去干活
  从不告诉我们一声
  明天屈大夫要去江里接粽子
  他要忙不过来了
  而我只摆十几个在你门前
  而我只祝你身体健康
  
  [吉他手]
  
  他坐在一只凳子上
  低头调弦
  屋子里没有别人
  音乐注定要成为
  这个下午的一部分
  他反复练习两种
  复杂的和弦
  他想把它们混合在一起
  用来配合一种若有若无的
  哼唱
  远处驶过一列火车
  并且拉响了汽笛
  他知道那是长长的
  汽笛的开始部分
  他突然按住琴弦
  望向窗外
  一棵树的影子正从窗子西侧
  慢慢斜进来
  窗子旁边的桌上
  放着一杯水,一只打火机
  和一个空烟盒
  他感觉到一种
  最为细致的安静
  正从琴弦上散发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
  他再一次拨响琴弦
  汽笛才跟着响起
  
  
  ■王梦灵
  
  [野兽]
  
  它们的声音低低地掠过林木,拍打
  那些微凉的皮肤。它们有干净的面容
  脆弱,困乏。流离于灯光间隙
  它们垂下眼皮。白色的衣领
  像旗帜,吐出摹拟人类的虚词:猎猎
  让晚宴中的杯盏,被虚像吸引。
  
  [捕鼠人]
  
  早年,那些小东西
  总是牵动剧情和勃发的身体
  和他相会。
  
  他眯起眼,享受游戏的快乐
  先放一些饵,然后下注
  ——规则是寂静。
  
  多少个白日,我看到他在时间中打洞
  留下了一堆堆忧伤的新灰
  
  五十岁,时间不偏不倚
  从他的腰身穿过。
  ——杀戮的念头渐渐空了
  
  那些啮齿兄弟
  丝毫不理会他的忧愁
  
  有一天他闲散的步子轻轻打滑。
  “啪”地一声,酒瓶落地
  
  他背过身,钻入黑暗丰盈的洞穴
  寻找落进果园的女儿
  
  [起重机之死》
  
  我曾看到你在独步,像猛虎
  离开了山林,山林离开了林木,
  林木离开了沉重的雪,
  那么多的雪,含在草粒之中
  
  
  ■赖伟华
  
  [水溅花]
  
  雨水从屋顶的瓦当流下来
  几十年如一日地敲击
  天井里的砖头
  砖头上已经出现几个
  灰色的小坑
  雨水把二十年前的春天
  扫得七零八落
  母亲却不允许我出去
  她从来就没有发现
  我需要到门外观察
  水花四溅的土地
  和枇杷枝头的雨燕
  她只允许我呆在门缝里
  羡慕那些光着脚
  疾驰而过的朋友
  听耳边呼呼的风声
  看一头公牛
  穿过白色的天空和斜风细雨
  不紧不慢地从我眼前走过
  
  [森林漫步者]
  
  打鸟的人
  并不是猎人
  屋顶上的星辉
  不能满足他的眺望
  手电筒的黄光
  将他照入森林
  打鸟的人
  不能用两只眼睛
  同时凝视黑夜与枝头
  他的步伐轻盈
  黑色的枪管
  在他的肩膀上
  发出铜锈的光
  这冰冷的玩意儿
  并没有招来一群野猪
  或者一匹想象中的白狼
  打鸟的人
  用他的咳嗽将整个森林唤醒
  露珠撒在他的睫毛上
  在蓝色的幽光中
  他因为一无所获
  而满心欢喜地
  穿过整个森林
  打鸟的人
  在这坦荡的森林之夜
  拿起他的猎枪
  瞄准、瞄准又瞄准
  整个臆想寻猎过程中
  他都没有让枪声
  响彻泉林
  
  [大雨和村庄]
  
  两三滴雨
  就可以把我的光头
  整个儿打湿
  从黄启芳的宿舍出来后
  我并没有意识到
  这突如其来的
  大雨
  我以为外面就像
  我们摆起来的麻将一样
  时而喧哗
  但是总体上很平静
  我以为大雨至少会迟一点来临
  我骑着摩托车
  一连穿过两个
  暗夜中的村庄
  雨水准确地打在
  我的光头上
  眼镜上还有眼睛里
  雨水越来越大
  我的手脚都被打疼了
  眼睛已经
  难以睁开
  雨水越来越大
  还有风
  已经把道路两旁的桉树
  扫得呼呼作响
  昏暗的车灯照在
  桉树脱了皮的伤口
  发出惊人的白
  我必须吞食一口唾液
  打一个猛颤
  才能紧紧握住
  车把
  往前开一小程
  我多么希望前面的路
  长亭更短亭
  我可以像杜甫
  或者李商隐
  在那里停下来写一首
  关于雨的
  现实的或者浪漫的诗
  但是现在
  我必须眯着眼睛
  看前面的路
  并且小心翼翼
  防止车轮打滑
  我必须向着另一个村庄前进
  我前进的速度
  正好和雨的速度
  成反比
  雨的确偶尔也小了一些
  我可以从他们拍打
  皮肤的力度和声音
  感觉得出它们
  也需要积蓄力量
  以便和我
  把这个艰难的迷藏玩下去
  雨还是下得那么大
  除了水泥路面
  和瓦房的屋顶
  整个村庄都没有
  对这场雨
  作出反抗
  风也越来越大
  甚至可以听到
  桉树枝折断的声音
  地上的水波纹
  在昏暗的车灯下
  一圈圈漫开
  新落下的雨滴
  并没有把它们
  死死钉在
  那个固定的地方
  而是迅速地
  随波逐流
  雨由大变小
  由小变大
  已经八次了
  我要到达的村庄
  暗夜已经
  把它收藏
  
  
  ■李明
  
  [莱布尼茨的春天]
  
  已知:诗歌。
  数学。
  求证:诗歌+数学=爱情
  证明:我追求:度数——
  你的刘海上
  左起第三根与
  右起第四根秀发
  的幽雅的夹角
  你的殷红的
  上唇与下唇
  的热情的夹角
  你的白雪的
  颈和肩
  的感性的夹角
  我祈请:函数——
  它们的八个三角函数值
  是那样精确地分别相等
  就像单位的本身
  
  我祷告:减法——
  对你修长的玉腿
  提取公因式后
  余数为零
  我请求:作图——
  胸部与臀部的切线
  是那样清凉地平行
  我请求:求导——
  对于前后左右四条曲线
  我得出那玲珑的常数
  而弹性分析之后
  美好令我昏厥
  
  上帝,我祈请:献诗——
  我谨以唇的丹丹旋律
  为你的曲致
  献上一组天然的
  方程式
  
  检验:只要水儿开心
  只要你的温柔对我稳定
  管它是三角形
  还是四边形
  
  今夜月明
  你的睫毛
  飞出七十七只花喜鹊
  来接李大公子去畅游秋水
  
  [桃花乱开的夜晚]
  
  随意走进桃花
  我们彼此击中
  这个夜晚桃花粉红胡乱盛开
  双手轻轻抚摩
  那水蜜桃一般的性感
  我看见,桃花仍在香艳
  
  桃花忍不住的香艳
  桃花忍不住的胡乱香艳
  
  李,你喜欢三儿哪里呢
  我们还手拉手玩点小情调
  三儿,天气太冷,还有一朵桃花
  留到下次开放
  
  [天下酒事]
  
  又租了一个浪子的名份
  蹓到西晋的某一个竹林
  与李白称兄道弟
  
  大肠小肠们便凑在一起
  切磋一下万宝路与红塔山
  谁的焦油含量大?而女儿红
  已含羞离去,众二锅头
  齐声大喊要爽死我们
  
  白兄早已甩去附点音符以及
  破折号之类,笑声们
  从杯底腾起
  溅我一脸胭脂,我便说
  白兄你醉了,待小弟扶你回图腾中去
  刘伶他们哥几个都已肝硬化了。却见
  他秀口竟直伸向——酒池
  我大惊,胡说白兄你还是去
  无伴奏弓虽女干历史吧
  李白便大笑道真他妈好主意
  接着又女人了一句:“为兄不在
  贤弟日子自己过。”
  
  七夕已过,却感动
  在竹林里的天空放晴的日子
  我仔细辨认那些星象
  
  
  ■仆固怀恩
  
  [准时到达]
  
  每个人都向着窗外张望
  火车走了一天一夜
  每个人有一天一夜不同的风景
  现在就要准时到达
  我们将面对同一个出口和嘴脸
  现在我怀疑究竟会不会准时到达
  火车依旧没有停下来
  女人的脸正失去水份
  男人的胡子正缓慢地长出来
  
  [喂奶]
  
  她解开外衣
  她解开内衣
  她抓起乳房
  
  他张开小嘴
  他吸
  他笑
  
  我们素不相识
  我们毫不羞愧
  我们从不提起
  
  [过期嫖客]
  
  亲爱的
  请为朕献上
  晚清的身体
  我付给你
  民国的纸币
  时光跑的太快了
  我们该留下来
  做爱
  如果被地火凝固
  那该是多美的
  春宫
  
  
  ■茱萸
  
  [误会从来没有停止过]
  
  窗帘体态臃肿,秋天很不客气
  拒绝浅的睡眠
  或者选择酿造一缸并不存在的酒
  提炼出绿色。我恨这个季节
  
  反复无常。绕一棵树航行一圈
  很容易丢失起点。误会从来没有停止过
  
  镜子陈述寓言的底色。别折磨我
  肢解绿色像肢解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虽然该动物我已几年没见
  但我应该可以做到
  刀法熟练,迅速解决
  
  [渡河]
  
  再不能在盔甲上开出一朵花来了
  天色尚早,露冷苔滑
  城池久攻不下,鼓角声悲壮
  你提三尺剑登上城楼
  队伍就着平平仄仄的拍子,斜行
  
  时光的这端很安静。我散漫已久
  水依旧冰冷,我离黄河很远
  有关它的改道,历史语焉不详
  该企求于谁的重复讲述
  一段不可能再现的时光
  捅在心口
  
  “吾兵已在城下”
  中原的倒影让江南发颤
  北狩不见人还。我带着长满青苔的舌头
  游说细密的针织物
  壮士。发髻。汉家衣冠
  高挂在你的暮年
  我自北而返,你三呼“渡河”而去
  
  [我就是不说]
  
  像蝴蝶翅一样把我撕开
  是从脊椎下刀。如此高的技术含量
  肯定不会让人觉得疼
  ……
  
  此描述见于《中国法制史》的某一页
  版本不详。这种刑罚有一个突兀的名字
  叫剥皮。我就是不说
  在哪一页看到的
  它太美。美得令人难以想象
  
  
  ■施世游
  
  [回忆一九九九]
  
  炒白菜
  要多放油
  别放水
  放水就不好吃了
  
  火要猛
  要快翻
  要让锅吱吱响
  香味就出来了
  
  二婶在炒白菜
  给玩火铳
  震碎心膜
  全身水肿
  坐着等死的堂弟
  吃,外面
  阳光很温暖
  
  [太湖归来的车上]
  
  在越国途中
  和一女子闲聊
  她来自于楚国
  我们都在
  回南宋临安的
  同一辆车上
  
  聊着聊着
  她打起了瞌睡
  我也假装瞌睡
  这没有什么不好
  
  车,已经
  过了孙权的故里
  进入拱墅区时
  她醒了过来
  指了指窗外
  告诉我
  证券交易所后面
  那幢深色的房子
  是她两月后
  新婚的房子
  
  窗外,落日隐入
  渐渐弥漫开来的
  大雾之中
  东风还没有来
  
  [白纸之白]
  
  白纸之白是因为没有前生
  白纸出自于蒿草、翠竹或者山林
  白纸出生时并未定方圆
  裁切之刀割断其脐带
  白纸以桌子的形式
  才四平八稳端坐了下来
  之上不为贵族,之下也不为百姓
  白纸之白层层叠加,积雪很厚
  令政事严寒、温情酷热
  一纸号令竖起的帆
  可以使国家的炮火返航
  也可以感召鸿雁逆冬北上
  白纸之白不在其白
  白纸之白在于反衬其黑
  或者红,或者边缘地带
  白纸过喉是一种过瘾
  高手过招时并不觉得痛
  一滴血是血,两滴血
  或者更多的血,就不再是血
  而是可以拿捏的印泥和刻章
  而是梅花,或者盛开的牡丹
  阅读者翻动白纸会突然
  发现骨头在弯曲、断裂
  发现自己在衰老,手中的孝服
  比骨灰盒略大,或者略小
  但同样都不留记忆,使白纸不白
  白纸之白在于其可以再生
  
  [选编2007年1月1日]

该贴已经同步到 传灯的微博
发表于 2011-7-21 17: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门主都从哪里寻来的?
阿角的《戒指》看不懂。
发表于 2011-7-22 21:25:40 | 显示全部楼层
人说时间啊,是把杀猪刀。
发表于 2011-7-23 09:5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我已经这么老了!还有楼上的小子,你又”猪”又“刀”的,有那么想我吗?
发表于 2011-7-24 12: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半读过一半没读过的,很有料。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9 07:09 , Processed in 0.051807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