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442|回复: 3
收起左侧

[新诗] 灵岳寺(又是9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19 18: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灵岳寺,影子



几乎所有的影子
都脱去了高贵的紫气
匍匐于寂静的尘埃里
将虚空朝向你的心
没有一丝杂念

俨然一个落难的皇帝
你,弯下腰去
从夏蝉料峭的长鸣中
艰难地,一个一个
将匍匐的影子们扶起来
像扶起忠诚的臣子

唯你知道,它们
从来就不是你的仆人
而你将永远是它们
不离不弃的兄弟

2011-6-7





灵岳寺,朝拜



走路的时候,我的脚在拜你
你就在它沧桑的鞋子里

跳跃的时候,我的身体在拜你
你就在它擦亮的空气里

说话的时候,我的生命在拜你
你就在嘴唇吐出的火焰里

静坐的时候,我的空虚在拜你
你就在这无所事事的空壳里

喝茶的时候,我的肺腑在拜你
你就在这茶香袅袅的余韵里

听风的时候,我的耳朵在拜你
你就在寂静织出的松涛里

眺望的时候,我的眼睛在拜你
你就在黑夜栖息的瞳孔里

朝拜你,因为心仪你的丰神
低入尘埃,高于天宇

朝拜你,因为你的慈悲像列车准时到达
任何一颗心脏的卑微时辰

朝拜你,因为尘世的梦已被淡定天光注满
而一朵花悄悄松开了芳菲的秘密

朝拜你,因为当你沉静,羞涩,多汁
纸上的闪电就会被镶嵌于命运的绝句

现在,所有的地方都是你:
我的呼吸、沉默、惊呼
我的眼睛、鼻尖、嘴唇和心

在我的无法拒绝的传统血脉里
你像一道强光莅临,猛烈多梦
将我本真的生命照彻。
2011-6-7









灵岳寺,香客



是白丁香的香还是红芍药的香
是黑罂粟的香还是黄月亮的香
是春梦的香还是冬夜的香
是一种香,是一种香

是暴力的香还是词语的香
是命运的香还是欲望的香
是仓央嘉措的香还是博尔赫斯的香
是一种香,是一种香

一种香如同一道平仄的闪电
将阴沉的天空劈开,劈开
露出里面物质的雨雪或冰雹
露出里面芬芳馥郁的佛陀

当你坐在时光废墟中静静燃烧
你的虔敬为你立起梦的碑石

2011-6-7













灵岳寺,心斋



坐于群山万壑之中
芳香馥郁,草木葱茏
鸟影几瓣,人家四五
山路一条,万物的劳作
整日不停。

日光澄澈如浆洗过的白布
白布里闪烁二王书法
光阴沉静似平正的砖头
每一块都有趁手的古典美
在心上搭建透明佛塔。

风吹你的僧袍,如吹枯叶
风吹你的肉身,如吹一面明镜
明镜江河不动
此刻,你坐于灵岳寺之东
演算减法。

减去群山万壑与浮光
减去繁复的草木与鸟影
减去炊烟、房舍与明亮的世界
减去脑海里眨动的旧时光
最后,减去你的肉体和双手的妄念
就这样一路演算下去
直到减无可减

风吹你的僧袍,如吹绿叶之绿
风吹你的肉身,如吹枯木之木
响声凝成一滴清露
一颗露自成一个世界
渗入石化的静默

于是,有一只蚂蚁在你的指尖上整理触角
有一只蜘蛛在你头顶的松枝上结网
有一只鸟站在你身旁的晃动的花影里叫
有一头野猪在你的静默里蹭痒儿
有一头豹子横在你的脚边舔自己毛里的疲倦

风吹你的僧袍,如吹一片透明的叶子
风吹你的肉身,如吹虚空的苍冥。

2011-6-8





灵岳寺,浮云



从这里眺望
连绵的山峰在天际融化掉了
一抹氤氲的紫
播放着薰衣草的音乐

从某座浑圆的山后面
捉迷藏的孩子似的
升上了三角形的白云
然后,转成四边形、六边形
……渐渐模糊了界限

它们舒展开来,淡去了
又在别处聚集,渐渐幻成浓郁洁白的波澜

这一切都以一种缓慢的形式进行
慢,慢得安静
更慢,极慢了
像一种彬彬有礼的仪式

而吃草的羊群就慢成了陌生的海兽
忙碌的日子慢成了闲散的花瓣
藏在山谷里的小村庄慢成了几颗清心寡欲的莲子

远处的风吹过来了
慢慢地吹,慢慢地
吹在脸上、手上、心里
吹凉灵岳寺的光阴

你,轻轻地飘起来,像一朵云
带着澄明的微光
溢出了生命的边界
2011-6-8
灵岳寺,形式主义的烛光



风走很远的路
来吹一枝形式主义的烛火,烛火里镶金的形式主义
微微摇晃

风走很远的路
来吹一枝灵岳寺的烛火,烛火沉入了寂静的池塘
像一颗半眠的心

风只吹了一次,就吹皱了乱翻图书的僧侣
黑暗前世的碎影
在水面上弄出迷幻时光苍白的喧响

风只吹了一次,那个扶风而立的人
就再也扶不住自己颓靡的尘世
他的泪水滚烫,越来越矮,低入尘埃里

风不能再吹。
风不能再吹。
风越吹,烛火就越动荡,人就越迷惑

烛火向下燃烧,挖掘蜡烛那被失败的白昼抱紧的心
它越烧越接近泥土,越烧越虚空
它眨动的独眼里缓缓溢出了形式主义的慈悲

风走出空空的屋子,有光的屋子
到外面去,它轻轻吹
吹去蒙蔽万物的色相

它吹静了万物,万物即是佛影
即是,本真的微光
在变幻多端的形式中显现明亮虔敬的脸庞
2011-6-9



灵岳寺,柳



柳,在晋代叫五柳先生,在唐叫柳宗元,在宋叫柳永
它的梦一直绿到了此刻
此刻,只有绰约的
清风。

柳在安眠,风在它的枝丫上荡秋千
蝉忙于高唱,用一卷山歌
将它的梦境慢慢卷起来,卷起里面空旷辽远
的寂静。

蝉的高唱如一线溪水,如鸣佩环
唤醒几重
前世:那堆满黄叶的风景

在白铁山下,一颗露水照彻了柳的身影
是一棵树。
是树上的蝉。
是蝉未饮的清露。
是清露中默默打扫庭院里纷纷鸟影的僧侣。

2011-6-9






灵岳寺,碎



贞观元年
一个士兵搬起一块石头放在前世的左边
他躲在石头右边的余生
不想被仇人的杀气找到
他不出声,野草在他身边沙沙响
风吹着铠甲上的月光,他不出声
握紧手中的短刀

月光在他的刀上凝结露水
蟋蟀在露水里弹琴
他不出声,屏住呼吸,听
一个阴冷的影子移动时折断草茎的微响
近了,更近了
他从自己密集的心跳中一跃而起
把那浸满月光的刀子闪电般
插上影子温热的胸口……

他听到了,从那慢慢倒下的身体
轻轻传出了心碎的声响

而此刻,在公元二零一一年的灵岳寺
清风,像一个僧人挥动竹扫帚
扫地上被秋雨打湿的落叶和碎石子
它穿着猎猎作响的僧袍
从镜头窥视的独眼里
慢慢走到预设的情节中去
有人听见它用微微颤抖的声音
念了句辽远的佛号

2011-6-9


灵岳寺,雪



灵岳寺的雪说下就下来了。
打坐的时候、读经的时候、看山的时候
灵岳寺的雪就下来了
下得悠闲如在纸上散步的无韵汉字
下得潇洒如嬉皮士火辣辣的摇滚乐
下得优雅如芭蕾舞者曼妙的影子
下得魔幻如镶嵌小太阳的飞毯
一直下,下到他的手上成为清凉的慰藉
下到他的眼里成为一颗泪水
下到他的沉思里凝成阵阵花香鸟语
或露水在草叶上滚动的声响

此刻,天空蓝得沁人心脾
群山弹奏的旋律深处,蝉声的噪呱
被日光慢慢拧干
他独坐于松影里抬头看到
松针上的寂静雪一样地落了下来

2011-6-10











发表于 2011-7-20 23:25:16 | 显示全部楼层
风吹你的僧袍,如吹一片透明的叶子
风吹你的肉身,如吹虚空的苍冥。

后3个 都很不错:)
发表于 2011-7-21 20:5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稳当,很舒服。
发表于 2011-7-26 20:5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寺庙     让我反感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9-24 18:01 , Processed in 0.038653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