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442|回复: 14
收起左侧

[新诗] 大路朝天(自选几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19 00: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说书》

还是火车。一个神经兮兮的
男主角,靠着金属过道的玻璃门,
叼着纸烟,眼睛东躲西藏。
而在千里之外,在一条大河之上,一个女人
身材窈窕,举止娴雅,朴素,
性感。干净得让人发慌

2009,03,11

《大路朝天》

一边是汽车
一边是火车
路面上冒着蓝烟
铁轨间歇似呻吟
整个下午阳光明媚
风声不断
我走在空地上
两边来回看
没有一个是我能追上的

2009,03,17

《路过》

柳岸一段。这边烟雨,那厢红尘,
楼上有人还在养身子。
我是白家大少爷,今晨打你窗前过,
瘦马忒无礼,饮水三分钟,
响鼻一声,抬脚就走了。

2009,03,23

《宽容》

在教室里
马克思和恩格斯
列宁和斯大林
以及我们的伟大领袖
他们一并站在
黑板上方

我们唱歌
我们跳舞
我们吐口水
我们打群架
我们也站成一排

2009,03,26

《托身浮云》

一个人靠着一面墙,如同一只鸟
落于枝头,青烟直上
雨脚直下,羽毛浮在空中,到处充满警惕


《空》

一條石凳上坐著兩個人
左邊一個老人,右邊一個老人
兩個人中間是空著的
空著的地方適不適合再坐一個老人
整整一個下午
都讓我難以描述

2009,06,22

《一个人的哭》

你无法预见一个人的悲伤
当她一个人坐那里,坐在
十月的某个黄昏,在雨中
夜风如常,街道空无一人
车辆走在冰凉的刹车声中
泪水.两颗鲜红的桃子被
不停地挤压,我不知道她
为什么哭,哭得那么投入
像一条刚刚离开河水的鱼


《雾》

一只斑鸠站在树桠上
活蹦乱跳
在冬天的雾气里
等到另一只斑鸠扑打着翅膀
从不远处飞来
正好并肩站在一起
空气一下就安静了
你能听到的鸟也能听到
但你能看到的
鸟却看不到
特别是你端着猎枪瞄准
打下了一只
另一只只是微微转了转头
仍然站在雾气里
一动不动
就像旁边从不曾有过另一只

2010,10,30

《野河》

你走近它时
它正卧在川东的一条省道边上
在冬天下午的阳光里
温暖得快要睡去
街上空无一人
你亦无法走得更慢
高音喇叭悬挂在秃顶的电线杆上端
时刻都有怒吼一声的可能
时刻都有撕破你胸膛的可能
但你仍然无法确信
路过此地纯熟偶然
总有一刻你不得不停下脚步环顾四周
天空低垂
暮色四起
一个腰系麻绳的人叼着旱烟
正从山坳里钻出来
随即消失在某个墙角

2010,11,13

《涂井》

这是两个并不特别的字
连在一起的意义
很多人都不知道
它地处忠县东北部
长江北岸
位于东经108°03′49″
至108°09′00″
北纬30°21′51″
至30°30′03″
除了本地方的人
很少有谁到过这里
因为它就是一排房子
一条街
像根弯曲的朽木头
搁在一条峡谷的半山腰上
站在山顶看不到它
站在山脚也看不到它
只有等到黄昏来临
太阳从它对面山上斜斜地照过去
同时还要有风
扒开覆盖在它身上的树枝
见到它的第一眼
我后背一下子就凉了

2010,11,13

《时光》

小花狗在园子里打滚
离它三尺远
一个胖女人正在晾衣杆下
尽力地向上拉伸自己
没谁能够打扰谁
也没谁喝彩
转眼就是半个钟点
小花狗裹了一身草屑
仍没有停下来
而它身边那个胖女人
早就把屁股满满地压在了石头上

2010,08,18

《美人图》

如果你有一对
世上最美的乳房
我希望它们
安身在绸缎中
只在略微透明的帷幔里
徐徐打开


《水鸟》

河水越过拦坝
从一段长长的斜坡上一滑而过
随后跳下悬崖
宛如绸缎
自高处往下一垂
而平静的河面上
两只水鸟
像两只翡翠珠子
正不停地摇晃
整个白天,似乎都
一直悬在那里


《丹青吟》

我对河岸的那几棵水柳感到厌倦
我对跳来跳去的那两只画眉感到厌倦
我对树荫下一动不动的那个钓鱼人感到厌倦
我对顺流而去的那些枯树枝也感到厌倦
当落日拖着长长的影子
消失在断溪之上,我突然对整个下午感到厌倦

2010年4月20日吴江震泽

《肖像》

现在她裹紧了衣袍
蜷缩在沙发上,面朝窗外
像一把温软的茶壶
陷在陈旧的木器里
雨水从宽厚的叶面上
缓慢地滑落
清脆而又低沉
午后的天光逐渐暗下来
像她手中紧握的杯子

2010年2月17日

《万般皆下品》

若一个人住进山里
又正赶上雨季
屋子周围全是汩汩的水声
那么就可以
点上几根松香和蜡烛
弹去满桌的积尘
再那么宽大地
往椅子上一坐,然后
阅金经
调素琴
哪怕黄昏尽在咫尺
流水绕林三匝
你也照样可以装聋作哑
背你的诗词

2009、8、23

《李白有话说》

天生我材必有用
我想,瘦筋筋的杜甫
也是。天这么冷
穿什么都一样
你念念不忘的那些人
都没用
你怀里抱着的
也没用
一卷诗一捆柴
一个人的日子
并非那么难熬
下笔的时候请多用点力
破一卷是破
破万卷也是破
请把杯子高高举起
请将自己托起来
请把火炉抱在怀中
哪怕为师一天
也得收一个道童
如若酒醒
就请挑灯看剑
如若眼花了看见一枝梅
麻烦结个草庐

2010年1月17日

《理想》

一棵树下面
一定能埋下一个人的骨头
埋在下面的人
可以从树的各个方向
朝天空散开
开一树鲜花
狠狠地占据着
原来并不属于你的
那一段时光

2010年1月17日

《等闲之辈》

溯流而上
有时会想起一些词
比如清风不怠
比如水波不兴
比如与天地同寿
与日月同辉
但假如你不曾
停下来坐在河滩上
长长地舒那么一口气
你其实与那条河
仍然遥遥无望

2010年5月4日,上海

《无题》

令人烦躁的电锯声
又一次响起。要是没有它们
隐藏在树林里的这间木屋
应该是无人知道的
那时,我似乎还在梦中
忙着跟工人们打招呼
要不是这孜孜不倦的电锯声
我也不会体察到
这个上午马上就要过去了

2010年5月2日,上海

《雪》

一场革命
一场悲剧
放眼八荒
白茫茫一片
突然而至的静谧
和安祥
正以前所未有的耐心
熔化石头
熔化黑铁
当你从胸中缓缓地吐出一口气
接着再吐一口
你才觉得
这些一刹那的纯净
多么大而不当

2010,12,17


该贴已经同步到 太白酒桶的微博
发表于 2011-7-19 11:02:51 | 显示全部楼层
雾 一个人的哭 野河等几个蛮喜欢的
发表于 2011-7-19 12:4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是代表作
发表于 2011-7-19 13:35:07 | 显示全部楼层
帮你顶一下,技术上接近成熟了,我的感觉
发表于 2011-7-19 16:4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干净、通透
发表于 2011-7-19 18:27:1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学习
发表于 2011-7-20 09:58:3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诗章 写得 挺臭的 看似浅白 其间的深意 其中的意味 却需要我反复多读几遍
酒桶哥哥 我已经愈发地懒惰了 不然我真愿意为这些臭不可闻的诗章写一大堆文字
发表于 2011-7-20 10: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酒桶说: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发表于 2011-7-20 10:02:24 | 显示全部楼层
和尚说:少喝酒少吃肉多吃菜蔬 肚子大了 肉垫厚了 办事不麻利
发表于 2011-7-20 23: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来了一小批:)
发表于 2011-7-21 00:2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读,还是那么有味儿,这些漫不经心的片段。。。。。。
发表于 2011-7-21 02: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男人爱唠叨
发表于 2011-7-21 14: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啧啧
发表于 2011-7-21 18:56:2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书》

还是火车。一个神经兮兮的
男主角,靠着金属过道的玻璃门,
叼着纸烟,眼睛东躲西藏。
而在千里之外,在一条大河之上,一个女人
身材窈窕,举止娴雅,朴素,
性感。干净得让人发慌

      我不知道男主角和女人有没有关系,这种怀疑来自两者的反差(前三句和后三句)。火车和千里之外,其中充满太多的悬念,两个端点之间的空余尤其辽阔。当然,他们一定是有关系的,这就更加有了神秘与传奇。


《大路朝天》

一边是汽车
一边是火车
路面上冒着蓝烟
铁轨间歇似呻吟
整个下午阳光明媚
风声不断
我走在空地上
两边来回看
没有一个是我能追上的

      火车,汽车,我,大路朝天!非常有意思。但是我说不出”所以然“,只是感觉它恰到好处。

最喜欢这两个。
发表于 2011-7-26 20:44: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点也不像太白吗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6 03:08 , Processed in 0.048354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