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701|回复: 4
收起左侧

[新诗] 《去复归》——扔几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16 10: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黑里重新开始》
  
  像婴儿回到母亲的子宫
  今夜,我把自己再一次锁进黑里
  前灯、尾灯、街灯,都收起光吧
  连同对面的车灯
  让夜恢复夜,黑恢复黑
  我也是黑里的一部分
  从眼睛、皮肤,到心脏
  我是黑里的黑,核里的核  
  这世界此刻黑得纯粹
  黑得没有杂质
  黑得没有区别和差别
    
  《车过滹沱河大桥》
  
  凌晨1点,车灯晃过的一块标志牌
  被我的眼睛捕捉
  4608千米。96年的大水仿佛瞬间
  向我袭来。它们面孔狰狞
  不只来自天上,也汇集着人间积存的凶险    
  黯然迁徙的村庄、农民
  他们欲言又止的背影,涂抹的泪水
  和保卫京津的大义
  多么不合时宜
  无数个英雄被那场大水托出
  多年后他们辗转于人生的高处
  
  今夜,我只想起被大水淹没的村庄和良田
  以及迁徙的人民,他们现在哪里?
  夜色黑如幕布,多年前那场大水
  似乎又一次沿着4608千米的宽度
  在我心头哗哗淌过
  
  《擦过京都》
  
  先是南六环,再是南五环
  我们一环一环逼近京都的内心
  多年前,许多充溢着热血的人就是这样赶来的吧
  这个夜和那个夜没什么不同
  除了街灯,该黑的黑
  该明的明
  
  那时的血是烫的,心脏是活的
  血管的博动辐射到国土的每一寸肌体
  而今夜擦过的城市
  像是一个动脉粥样症患者
  心脏的起搏微弱至无
  环顾四周,一车人几乎都在沉睡
  和车外的城市如出一辙
  
  《唐山不见山》
  
  和我相遇的绿渗出了水。在唐津高速
  雨水滴落之前,湿意越发凝重
  它们似乎都集体沉默
  没有山,路上车辆稀少
  蹑手蹑脚,仿佛生怕一不小心触碰到
  多年前大地上那道伤口
  这是七月,田野像千年不变的海水
  绿意弥漫。我拒绝用“新生”与这个城市
  关联。我宁愿它只是一件旧衣
  完整如初,美满如初。从未残破。
  
  《天津只是一个地名》
  
  之前,它们只是一个名词
  挂在遥远的地方
  当我路过,那些笔划蚁群样蠢蠢欲动
  也许动的不过是我的内心
  眼前依旧是七月的绿
  和低下来的的暮霭
  一两颗树木偶尔伸出脖梗,瞬间又被抛于脑后
  几栋楼影若隐若现
  又被弥天大雾捂住了
  
  一个地名,不过是一处被禁锢的人群和土地
  如果注定是过客
  你终究难以探究它的内心
  就如同同行的路人
  即便一起爬上摩天轮般的索拉大桥
  钟摆一样悬在半空,俯瞰万物和人世
  有人依然在你对面,垂着窗帘和眼睛
  
  《想象海港》
  
  起重机从码头挪进城市上方
  围白手巾的无产阶级
  在码头上集体消失
  挺起的腰板重新弯成蚁状
  穿行于塔吊的阴影下
  清晨的薄暮里,他们骑三轮车的背影
  吆喝煎饼果子的声音
  和“从头再来”的歌声
  被海上的风,吹得断断续续
  
  《天上的唇语》
  
  过了天津,余下的只是雾霭和暮色了
  再也没想到,抬眼之后
  会发现夕阳,像一只卸了光亮的轮胎
  无精打采地暗红着
  中间的部分被深灰的云层隔住了
  像张开的嘴唇,正在天地之间说着无法破译的言语
  一会功夫,上唇的红也被云层吞没了
  只剩下唇,还在竭力支撑
  此刻,万物正被夜色一点点吞没
  连同道路和我

      
  《御用城市》  
  
  路面空荡,限路时你须要绕弯
  夜晚清凉,出行时须带身份证,须要注意时间
  拍照须要看地点
  开空调须要看限不限电
  满街的花朵,随时会翻脸无情
  驰过的警车,总在清除蚁雀
  有人要路过,有人要安睡
  你我在“人”之外,须噤声
  禁行。好在,夜风不分人群
  吹在脸上和身上,都一样湿润凉爽  

      《夜里不见海》
  
  这个夜晚,没有想象中的涛声和海浪
  没有渔火点点
  和天上的星光呼应
  依旧是市井的喧嚣
  沿着打开的窗子攀援而入
  
  瓶子遗在沙滩上
  空着内心,无法启程
  海水在海里,话语在心里
  说出口的都化成空气
  未说出的,在胸口澎湃汹涌
  它们一千次击打海岸
  一万次返回海里
  腾起的白,挂满风霜 
  
  《看海》
  
  又一次来看你了
  看见你的时候,我希望海边空旷无人
  你看见的我也是独自一人
  我们就那么对坐着
  什么也不说,什么都不用说
    
  而事实上,海边到处是人
  我听不见你的内心
  你或者也在人群中辨不出我
  我知道海的那头还是海
  像无尽无休的日子
  许多人在海水里浮浮沉沉
  我在岸上,依然逃不开这样的命运
  我想我需要离开了
  和所有的结局一样
发表于 2011-7-16 10:4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产啊。
发表于 2011-7-16 12: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见过霜姐。。慢慢细读。{:4_95:}
发表于 2011-7-16 23:3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想表达的时候,往往失去了什么,我感觉是的,不知道阿童木GG是什么意思,咔咔卡
发表于 2011-7-17 00:44:26 | 显示全部楼层
唐山不是上
想象海港

让人感动!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9-24 16:38 , Processed in 0.038324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