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1840|回复: 28
收起左侧

[新诗] 六月评灯:国志峰诗歌大家评--我来发帖,你们来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14 17:3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国志峰,网名风过之痕,黑龙江哈尔滨人,78年生。

◎山中的睡眠



晨雾

为了度过一些日子
我有左边的山峰
和遥远的右边
遥远的还有树林,不知
名的植物,因为陌生
而无法接近
无法抚摸无法
折断。除非风从背后
吹起,太阳把一切晒得
暖烘烘的,让人顾不上害羞
而湿漉漉的早晨,雾气遮盖
的山峰,我和我不认识的树
为了完整地度过一些日子
我有左边的水雾
和遥远的右边




又一只鸟从头顶飞过
我不知道是不是刚才
那只,在前面的山头隐没
又从原处出发把我重新经过
在野草的香气里满怀疑惑是
奢侈的。躺下来路就不见了
闭上眼天就不见了
也只有那只鸟,一次次
飞过我。现在,哪怕在随后
悠长的睡眠里,它也是
唯一的事物,在这个中午
或许它起飞之前,就已经进入睡眠
那么就一定是我,在它的影子下
一次次穿过,我同时模仿翅膀的声响
并一次次抬起头来


抒情曲

过分的安静让我无歌可唱
我背靠一棵树望着另一棵
一想起你远在天边再也不能相见
哦,乌兰巴托

今天早上一只蚂蚁偷走了我的
面包屑,我一路跟踪
直到它把面包屑拖进洞口
想起你远远的站在天边
哦,乌兰巴托

有叶子还青青的就落下来
同样青青的草爬满山坡
有只鸟跳到我的脚上又跳下去
再也不能与你相见啊不能相见
哦,乌兰巴托

湖面上有微风吹过
我在午后的花香里倾心睡眠
想起以后的日子里我将慢慢的
把你忘掉,哦,乌兰巴托

哦,乌兰巴托
我不知道那座城市和我想你
有什么关系,可是我那
难以言说的寂寞
乌兰巴托啊,乌兰巴托


小童话

水边那朵不漂亮的花
不是真的在开
万佛寺房顶的野草
不是真的在长
河水哗哗的
不是真的在流
太阳就要落下去了
它不是真的在落

我一觉醒来
看见林子里飞满蜻蜓


远处的雷声

我也不是
木耳,在一场
雷雨后疯长
看不见的山峰
看不见的湖水
无法分辨相当于
不复存在
狼在洞穴里,鸟
在羽毛里
同样悄悄的还有
我,一声不响地把一只
带毛的手搭上木门


简单的睡眠

山间的睡眠,要
多简单就
有多简单
我躺在
木头床上一声
不响,这
就是全部内容
顶多是
太阳透过
窗子照进来
我身上有黑白
相间的影子
那么安静
的午后,也只有
湖水在窗外
轻轻摇晃
而此刻
波平如镜
哪怕我现在就
睁开眼
回到后面的
山顶,整个长
长的下午
都不会有任
何一种想法
浮上来


回声

我不出声你就不出声
要矜持就让你矜持个够
说这话像是我恨恨的
谈到一个女人
我这一路
经过多少艰难险阻
才看到类似昨天的景象
而你日复一日坚持变老
我爬行于你的表面
你的内心包藏小鼠与
野兽,我安稳的睡眠和你
静谧的树林
还要走多少路才能
抵达你的深处
那高低起伏那绵绵不休
当我提到大山
同时我也提到女人


鸟鸣

我曾经看见兔子
在没人追赶时飞快地闪过
我也见过小鹿在离我
两米的距离不出声地看我
经验告诉我这些
都是不可靠的
沿着溪流,风吹着背后的林子
有鸟落在我的脚边喝水
而我却无法走进任何一片鸟鸣



石头

一定是一片荒地
一定是五十米之外
才有花,本来以为
是一群石头
其实只是形状
复杂的一块
想来也曾被雨水
冲刷干净
而现在晴朗
一块赤裸的
青黑的石头被风吹着
让人不会觉得
似曾相识
也不会心生眷恋
我横穿荒地
经过石头继续向前
如果在归途中
我碰巧累了
也许会坐在它上面
也许还会随便勾起些回忆
想想这些年做过的事
在一片荒地的中央

◎钥匙




早于晨雾出发的人
曾与一只狗的影子交错而过
菜市场吐出喧嚣
和左手上带鱼微微的颤抖
前门在他进去后重新关闭
他惊讶于木屋里难以名状的安静
随即在后门处消失不见




鱼贩在稍早的时候到来
一只靴子和长长的吱呀声
从一块红砖中浮起
椅子上的鱼贩和椅子旁的带鱼
一组关于鱼尾的计算使他志得意满
让他更加满足的
是一件值得守口如瓶的事
他推开前门时
天已泛白




整个晚上只有一只狗来过
当一只爪子探进门缝
一只喷着雾气的黑色鼻子就显得理所应当
空房子和空椅子在两侧同时被看见
同时的还有气息
对嗅觉的灵敏判断使一只狗陷入茫然
当然这不会太久
只是一只狗经过一座木屋
随后它将仍旧走在路上
置身于所有可能的气息




而唯一的两把钥匙
只属于一个孩子
此刻它们正在孩子的胸前叮当作响
书包反复磕碰他的后背
越来越暗的天空和对面的大楼
声音总在下一刻才会响起
在寂寞的回家的路上,孩子把钥匙抵上石墙
孩子因此看到了火光

2008.09


◎伊斯坦布尔

首先是“伊斯”
它们构成
一个音阶
像一个英文
字母
紧凑的,以
S 收尾
读“坦”的时候
把舌头放平压低
就像用山东
口音在读
“布尔”
最好在读“布”
的时候
就把舌尖
翘起,“尔”
就跟着
出来了
现在
连在一起
“伊斯-坦-布尔”
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
全部内容
关于那座土耳其
的海港

2008.08



◎物像

你散步
是因为湖水和柳树
延着长长的湖岸
风从遥远的地方吹来
柳树有轻微的晃动
湖水更轻
带着这么轻轻的摇晃
左边的湖水和右边的柳树
延着长长的河岸
因为你在散步

2008.09


◎乌兰巴托(一)

如果我说我喜欢这个名字的读音
你会说我在诗歌里走上了老路
如果我说我喜欢去乌兰巴托时经过的漫漫草原
你会说我顾左右而言它
如果我说我对这个地方从来一无所知
你会问我为什么要写这首诗
乖乖。这正是我要说的

2008.09


◎乌兰巴托(二)

我想有一个情人
生在乌兰巴托
长在乌兰巴托
在那里唱歌,跳舞
嫁人,生子
老死时洗得干干净净
一辈子都不认识一个诗人

2008.09


◎乌兰巴托(三)

乌兰巴托一定是个
逃难的好地方
可以一边躲藏
一边享受那么安静的
辽远的天空
在我某次杀人之后
月黑风高
偷渡一定容易
唯一的问题是
那个被我长期计划的倒霉蛋
当他在我脚下悲哀地蜷着身子
一声不响
我不能确定我还有没有
逃离他的欲望

2008.09


◎乌兰巴托(四)

也会有人离开
如同所有人都曾
想过逃离所有城市
往往抢在天色微明
赶上羊群走回草原
吆喝声同样也不明亮
鞭子落在最近的羊身上
也有人走得累了
抱着鞭杆蹲在土丘上
像一头草原狼
蹲在土丘上

2008.09


◎乌兰巴托(五)

应该有经幡,敖包
僧侣和天葬台围绕着它
应该有鹰和狼在它的
郊区徘徊
应该在某个夜里
某个人持有乌兰巴托深深
的悲哀,装满一袋烈酒
起身向北走,走了
就不回来了

2008.09


◎乌兰巴托(六)

我已经为这座一无所知的
城市写到了第六首
完成后我对它的了解仍将干净得
像一张白纸
我喜欢白纸
这也是我为什么喜欢乌兰巴托
起风的时候
一张白纸在另一个国度里飘
以一张白纸特有的
美妙的姿势
当然风也会停下来
那时乌兰巴托就轻轻地落在
结满露珠的干净的
草原上

2008.09

2009.06.06

◎金刚

后山的果子
飘满枝头,香气
漫山遍野
沙弥撒水,扫径
拄帚发愣,阳光好的
时候,安稳地午睡
方丈每周下山两次
带回茶叶
和几个熟人
夜里秋蝉寂静
花朵随意凋零

2008.09


◎梦

在梦里吓出一身冷汗
就醒了。听我说
我不能告诉你那个梦
因为我们正在同一条船上
结束午睡,我不能告诉你我在
梦里看见的山峦
此刻正在两岸起伏
船桨在你的身边落下
我也不能告诉你那水声

2008.09


◎钟

把一只老挂钟挂在墙上
总不是件坏事,每天早上
洗过手后,弓着身子
打开前盖。清晨的阳光把你的
影子薄薄地摊在钟面上
咔嚓咔嚓,慢慢拧紧发条
桌子上的早餐,门前的狗
你感受你的手,把时间从中午
一点一点拧到黄昏。只是每天早上
都不能忘记。如果赶在你
站在屋子中间,钟咔的
一下,就停了,屋子里的
声音一下子都消失了。就只剩下你
停在最后一个动作上
眼前一点一点泛起白雾

2008.09


◎我是多么不爱写情诗

我是多么不爱写情诗。我坐在
你的椅子上,摆弄笔记本
你坐在左边的琴凳上,只是
为了抱紧膝盖,你靠墙
坐在琴凳上,让钢琴空着
阳光从右边的窗子照进来
让我半边身子明亮着。我在
你的笔记本前,整个下午
一言不发。你对着我阴暗的半边
有时站起来,冲一杯咖啡
那个下午,如果你知道我有
多么不爱说话,你就知道我有多么
不爱写情诗

2008.09


◎肺活量

一个家伙在电视里说
他的肺活量特别大
大得胸腔里面全是肺
根本没有放心脏的地方
没听完我就开始笑
笑得说不出话
笑得流眼泪
笑得直咳

2008.09


◎总要送走一些人

总要送走一些人
不管你愿意不愿意
总会有人在你的面前
闭上眼睛。人生在世
总会有悲伤落在头上
让你放肆地大哭几声
你别无选择。你只能
送他,在秋天沿着河岸
一边咳嗽,一边猜测他在
某个你不能理解的时刻
突然间看到了什么

2008.09


◎一切是那么美好

火锅还没点起来
阳光暖哄哄地照在菜谱上
一个孩子从我对面的
椅子滑下又爬上来
旁边走动着气急败坏的服务员

2008.09


◎比较合理

我说不要每次炒菜都放肉
切成一小块一小块
残忍又没滋没味
要吃纯粹的蔬菜
或者把生菜洗洗,蘸酱
直到什么时候馋得不行
煮上一大锅肉
抓住骨头大嚼一顿
我说这样吃肉比较合理

2008.09


◎下午三点一刻

或许只要我喊一声
他就会回过头来
我们就会把这个问题
谈清楚。我就不会继续
怀疑可能有一个阴谋
正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悄然酝酿。可惜我一直没敢
出声,从他出现,到他把一只
白色塑料袋拽进防盗门

2008.09


◎国庆节就去山上吧

既然都在欢庆节日
随便哪座山
但一定要有林子
坐在树下,随便
想些什么,可说来容易
那么凭空的想,最后
想起来的,一定是这些年
干过的丑事

既然都在欢庆节日
树叶落了又落
把我埋了又埋

2008.09

◎江南

道也是,春风又过
拂发,若有丝竹
闲来晾书,出门打伞

应是,杨柳老于湖畔
浮云睡于塔尖,运河
横于门外,偶尔有船

纵然,住秦淮,也不过
如花美眷。烟波复烟波
三千里无话可谈

2009.03.15


◎涵谷

若枣树不结
若梨花不开
若飞鸟不来
来了又栖南枝
若不归去
如此何关风水
某腰悬木牌
吞吐平常
料一日天不假年
随处取某金丝楠

2009.03.15


◎颖阳

琉璃杯,玉脂露
尔等犹作神龙舞
鼓将息,日将暮
不见各自坟上土

我醉欲眠,我醉欲眠
我醉欲眠去!去!去!

2009.03.15


◎长安

少年翩翩,妖女纤纤
湍濑玄芝,空谷幽兰
两兔并行,难煞少年
其目也损,其形也倦
青铜其顶,金铁其肩
其路也石,其踏也砖
其路非石,其踏非砖
顶本冠带,肩本青衫
目不必损,形不必倦
兔而不视,倏忽渺焉
湍濑玄芝,空谷幽兰
少年翩翩,妖女纤纤

2009.03.15

◎镜像

上学时从来没有
学到过这个词
现在我想,它的
意思也就是,你对着
镜子,里面的脸和
你区别不大
顶多是,你看着那张脸
看见它右边眼睛下
面有条疤,你伸手在左眼
下面抠一下
疼痛区别不大

2009.03.27


◎午睡

我已经长大
不会走失。顺不顺着
这条巷子都一样
可我无法从某个安静
的地方绕过这场
午睡。即使在早一些
或者稍晚的时候
只有一侧墙壁在阳光里
我即使走在影子
的边缘上,太阳也
不会把我照得
一半黑暗一半明亮

2009.03.27


◎船尾

你看不见鱼鱼也看不见你
不如庄周啊不如庄周
吟诗做赋去船头
喝酒吃饭去船舱
只有一个时候你在船尾
你看不见鱼鱼也看不见你

2009.03.27


◎日升月落

太阳升起来月亮
不一定要落下
有时他们同时在天上
在清晨或傍晚
这点常识想必你也曾遇到
那年我坐在湖边
同时看着西边的太阳和东边的月亮
我看见湖畔,杨柳
湖面上几只鹅
随水波轻轻摇晃
静谧,安详,长脖子的肃穆
从不懂得什么叫悲从中来

2009.03.29


◎河流

我无法描述那条河
我也无法放弃描述那条河
在一条河流上优柔寡断是危险的
那么,给我鸟鸣和如画的风景

2009.03.29


◎晚餐后的多尼

走到门口的过程
耗尽了我一夜睡眠
每次我侧身从
杂乱的桌椅间挤过
绕过两个墙角
最终回到原处
右前方的墙角立着
一把扫帚
每次路过我都从那上面
折下一根尖利的竹签
左前方的墙角有一台旧风琴
每次我都要摸一摸
我看见那上面的琴谱
每次我都读出它的标题--
晚餐后的多尼

2009.04.01


◎水一样

你迈着水一样
的脚步走到
窗前
我知道这么说
要多矫情就
有多矫情
总有些事
会让一个牛逼
轰轰的人突然间
变成娘们儿
比如那天
晚上
你看够了城市
的夜景
开窗就把
自己
泼了出去

2009.04.01


◎藏猫猫的理论分析

普罗旺斯的薰衣草和江苏
的油菜花是一样的
金门大桥和松花江上的渡
轮是一样的
飞机跑道和停车场是
一样的
孕妇和出家人是一样的
说得太多不如不说
写得太多相当于没写
所有观点都是对的
只有你的名字是错的

2009.04.01


◎吉它

我醉心于一种
指尖的振荡
在某个夏天的傍晚
我直立头发的影子
一直铺到门口
所有想法变换着
拨出来,那种
被称为技术的东西
从不会让我失望
我醉心于每根琴弦
意料之中的颤抖
我听到旋律之间偶尔
有怪异的滑音
我找不到它,但
它使曲子变得完整

也许那个傍晚我并没有
坐在窗口
我坐在他身后的角落里
垂下来的头发在
我面前又遮上一层
我看不见我的吉它,只有
手指随音乐微微勾动
这里应该有一个
滑音和一串慢板
也许我真的那么做了
也许没有。角落里太黑了
我看不见我的吉它

也许那天我根本没有
出现在那间屋子里
我看着书房里的两把吉它
仔细想想
也没有什么曲子可以弹

2009.04.02


 楼主| 发表于 2011-7-14 17:4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想起前年母亲节写过一组黑色的诗。就我个人而言。关于母亲的诗。怎么写都不可能超脱于那组诗的照射。所以决定以后的母亲节不再写。

再贴一下。聊做回忆

◎母亲1987



老宅的杨树
还在房子的西边
母亲就顺着
杨树斜斜的影子
站着,有风的时候
常有大叶子翻过来
露出银灰色的叶脉




好看的虫子
从杨树上成群地
飞下来,围绕着母亲
有时也围绕着我
它们围绕着我们
有一次母亲把我抱紧
我果然就害怕了




三个人吃晚饭的
影子,沉入一块砖头
的内部,后来还有流水声
刹车声,1987年
母亲在另一棵杨树下
把一枚暗红色的石头
放在怀里抱紧




“如果有空位子
就去
没有位子
就回家”




麻雀翅膀的投影
从母亲额头上抹过
那个下午如同
后来无穷的下午
太阳先是向西
然后,再向西




太黑的夜晚
只属于我们两个
象石块不停地敲在
窗子上
一只空碗在午夜
陀螺般的转




如果我不提醒你
1987年,你的不成双的
鞋子,踩着田埂
向南,再向东
再向南
积雪覆盖着一个位子
关于那个位子
母亲,我们还说它吗




最后一碗汤还在火炉上
1987年的香味
顺着分分秒秒飘过来
午睡的最后一刻
有人在窗外摇晃巨大的树冠
母亲坐在屋角
掀开全身的瓦片

2007.05

◎夕光记

朋友们赶到对岸去了

我仍然在一片酒意里
难以自拔
浅黄色的阳光洒向河面
又洒向我
我向前走,沿着河岸
远远地,和我的朋友一起

我的朋友们远远地沿着
河岸,和我一起,向前走
阳光洒在他们身上
又洒向河面
他们在各自的酒意里难以自拔

不得不更慢一些
由于两岸由于
平缓而浑浊的水流
阳光更暗了渐渐填满山谷

2009.12.23


◎梅花

如果你是我
你坐在我的椅子上
你也会看到
一枝梅花正伸向我的窗台

如果你站起身
去泡杯茶,或者睡一觉
不管多久,当你
再次坐在我的椅子上
你仍然会看到
一枝梅花正伸向我的窗台

如果你看见天寒地冻
看见雪地里一株纠结百转的
梅树,你一定会想那
不单单是一枝梅花
你想苦寒想芳香
想花瓣上落着的两片雪

而你毕竟不是我
你不会坐在我的椅子上
看见一枝梅花
它正伸向我的窗台

2009.12.23


◎柳丝

越是在细的地方打结
越挂不住
而粗些的地方
又容易折断
也只好掉过来,用细稍
穿透青蛙的肚皮
可它穿不过脊背
柳条还是太软
他想了想,捏开青蛙的嘴
把柳条伸进去
青蛙的叫声越来越粗
也越来越小
后来就不出声了
柳条从屁股捅出来
这是他穿的第一只青蛙
他知道哥哥还会送来第二只
第三只。他也想象哥哥一样
去稻田里捉青蛙
可是现在不行
他还太小

2009.12.23


◎孩子

孩子的光头裸露在雨中

远处的树冠轻轻摇晃
轻轻摇晃的还有湖水
水草,小船
石头和对岸
你的双腿和左右
摆动的小路
在摇晃中发不出一丝声响

孩子的光头裸露在雨中

2009.12.10


◎八月

一辆警车延着路边开过去
里面空空的没有一个罪犯
我在热浪翻滚的广场上
想你。也只是突然间想起你
就开始想你
仍然有人在炎热的天气里
放风筝,把我的视线牵到天上
有时我也低头看看来往
的孩子,等他们走远了
再继续想你
我在八月的广场上想你
想着想着就想起那辆
警车,里面空空的没有罪犯

2009.08.04


◎白马(一)

你在更早的清晨醒来
薄薄的影子浮于水面
周围仍是昨天景色
鱼翔浅底
鸟从头顶斜斜地飞过
那么静的山谷
你不出声就再没有声音了
你看山看水
看漫漫征程
你要向东
一直向东
要很久以后,才能从西边
回到原处

2009.12.27


◎白马(二)

全世界的白马
都是同一匹
它不驮包裹
不着鞍辔
白得难以分辨
不管什么时候
它都刚刚渡过
一条河流
甩甩鬃毛
趁着暮色踏入草原深处

2009.12.27


◎白马(三)

白马之白
白得难以描述

水从山上流下来
裹着石块,泥土,草根
我在树洞里想别的

水从山上流下来
一些流向我
另一些离我而去
那时我正在
树洞里想别的

整晚都有水从
山上流下来
那看不见的夜色
我整晚都在想别的

2009.12.27


◎白马(四)

白马再白
也是马
赶在荒年
赶在所有能吃的
都吃光了
它没有理由不被牵出来
先是马肉,马头
然后是马心,马肝
马胃,马肺,马肠
最后是马蹄,马皮
节省些,应该
能够吃上半月
那时也该可以
挖到草了

2009.12.27


◎白马(五)

说实话我喜欢
这个标题
我以前也常随手写
“白马”这两个字
一写白马我就
想起那座寺
应该是在河南
我又想寺外应该
有一大群白或并不
很白的牲口
每天被一根长鞭从东
赶到西
个个头顶冒着白光

2009.12.31

◎霞光

霞光渐渐铺满山坡
我的羊在山坡吃草
吃着吃着就走进霞光
是我的羊,不是
别人的,更不是一群
是一只我的羊
在霞光里吃草
也许霞光还照耀着别的
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2010.03.30


◎潮湿

陈年的背伤和
初春的雨
疼痛总在下雨的
前一夜开始
这有多难堪
我并不是水里的鱼
疼痛让我无法理解
潮湿的确切含义
你不知道我多想
在一片潮气里
游来游去,我多想
在雾气里看你
如同你在四年前
的雾气里
脱下我的衣服
抚摸我滴水的脊背

2010.03.30


◎清明

总得写点什么应个景
要不然就不像个会写诗的
应景也弄得并不及时
清明节那天太忙了
大家都忙着拔草
撒水,擦墓碑
勾着头跪拜
陵园里一派热闹景象
那天真是太忙了
根本没空写诗

2010.04.06


◎夕照

你不能一看见
晚霞就满心喜悦
你也不能总是
试着把车开进落日
油门踩得再深
都不行
你只能眼看着夜幕
一点一点把你盖上
四野无声
回想起半个小时前的
喜悦与悲哀
那么大而无当

2010.05.04


◎广场

行人越走越慢
舞曲越放越慢
清洁车的引擎越来
越慢
打太极拳的老人渐渐
停在某个动作上
夕阳落下去了
人停在广场
鸽子停在天上
空气越来越干
灯光迟迟没有亮起

2010.05.13


◎西域

能不回来就
不回来,在干燥的
风里向西走
总会有大太阳把
头发烤热,总会踩到
干瘪的水囊,总会有
稀疏的鸟从头顶飞过
总会在日落时分
走回古代
总会看见一支驼队
缓缓沉下山坡
驼铃声越来
越低,能不升起来
就不升起来  

2010.05.24


◎风把她的裙子吹得很好看

首先是鞋,一双
好看的高跟凉鞋
和好看的脚踝
然后是腿,又白又
直的如同你见过的
最好看的腿
臀部好看,臀部
有好看的摆动
后背好看,长长的
卷发覆盖着的
好看的后背
好看的胳膊轻轻摆动
柔软的胳膊和细小
的手链
所有这些被放在一阵
风里吹着,连同一身
蓝色连衣裙
我在最后才注意到裙子和风
从而轻巧地掠过抒情的陷阱

2010.05.30

◎致老朱

多年后当我回忆起
我们眯着眼睛
面对空酒瓶子追思怀想
我一定也会回忆起你时而
忧伤成一面水雾
让我意识到自己刚刚穿过
湿气弥漫的渤海以北
老朱,我们都是柔软的人
我看得见你不经意间吐出烛火
一个男人在北方的水边把弄生活
胸怀往事如同胸怀铁器
迟疑中隐约变老
还能说什么呢,老朱
你把花开在眼前
把姑娘开在海上

2010.07.31


◎麦子

既然青着
就一直青着吧
最好永远不要
成熟,不要干燥
让人永远无法收割
麦杆青着,麦芒青着
麦穗垂也要垂得
满身弹性
起风就竖起来
雨水多了就竖起来
即使在最安静的清晨
也要自己竖起来

2010.08.01


◎燕山

起初我以为是
一段长城
近了发现果然
是一段长城
在午后明亮的阳光下我突然想哭
我看见我的爷爷在死去多年以后
背上长满了草
通体乌黑地趴在一截山岭上

2010.08.01


◎燕山之二

我不是第一个在这座
城楼里撒尿的人
几百年前一定有一个
挽着发髻的
士兵站在这个位置
撒出同样绵长的一泡
那时延着这道山岭
一定爬满了长城
作为士兵,晚上他
可能就睡在这里
起风时想起妻儿还在远方
手里绞动一截枯草
而白天的景致大致相同
雾气笼罩群山
我们都无法看得太远

2010.08.03


◎托尼娅

托尼娅说完就
转身走向海水
阳光在她的后背上跳跃
如果我不写下这句
就会不记得谁是托尼娅
那天下午阳光在
每个人的后背上跳跃
直到我一觉醒来
看见陌生的老人坐在对面
手里摆弄着一把钥匙

2010.08.03


◎背包

我的背包表明我是旅行的人
在每个可能的地方坐下来发呆
另一些人专注于谈笑
神情散漫地走来走去
他们从不看我一眼
他们的背包表明他们是本地人

2010.08.03
 楼主| 发表于 2011-7-14 17:4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山

恐高是有道理的
怕蛇也是有道理的
所有这些都发生在山下
树叶落下来飘满山坡
就是秋天了
阳光照在落叶上
嫩嫩的浅黄
让人难以
安心踩上去
让人踩上去就忘记
要好好生活

2010.09.21


◎山坡

我的羊在山坡
草从右下方的树林
漫延到左上方
的山顶
稍远的前方
是两块石头
和它们短短的阴影
更远处一条河
弯曲着流走
明亮的水流
越来越细
我的羊在山坡吃草
偶尔抬起头
看到这些

2010.09.21


◎山脚

夕阳从山的另一面
斜下去了
接下来更黑的山里
将埋伏多少莽蛇与大虫
习惯吃素的行人怀抱
青衫睡在树下
最好在黎明时分醒来
趁着朝阳入山而去
如果睁眼刚好看见
月光洒满山坡
也只好心满意足地向回走
如同从未来过

2010.09.22


◎空山

当然没有钟声
什么声音都没有
如果走在山里
你就是唯一的声音
一座不知道
名字的山
在灰白色的月光下
除了山,你找不到
第二个词形容它
根本不会有风
月光在群山的静谧之上
再洒满一层
当月亮照着这座山
又高又远
月亮也照着树下的小鼠
又大又圆

2010.09.25


◎山梁

全都是黄土。或者
仅仅有一些草
延着这道山梁
右边的男人和
左边的女人
为了在天黑之前赶回家
风不停地吹着后背
而你看不见风
你当然在另外的山梁
你甚至看不见慢慢
低下去的太阳
你只能看见高一些的
男人和矮一些
的女人
为了在天黑之前赶回家
女人的身影有时进入
男人的身影
有时出来

2010.09.25


◎山林

一想到它那么深
就觉得可怕
害怕的念头让我总想
走进去,偷偷藏起来
总会有什么事发生
在越来越暗的林子里
也许会有另一个人
像我一样走进林子
偷偷藏起来
我们偷偷看着第三个人
走进林子,藏起来
越来越多的人走进
林子,藏起来
一定会有什么事发生
越来越暗的林子
一想到它那么深
就觉得可怕

2010.10.13


◎山影

阳光下的山峰
山坡上的玉米和
玉米地旁的小屋
一把用破的铁锹
一个老人想把它斫断
成为新的铁锹
声音从黑色的石壁折过来
刚好在他举起锤子的时候
好看的是水里的倒影
古长城和墨绿色的山
白云从上面缓缓飘过
整个下午我低头看着这些
一声声铁响让我时而激动

2010.10.24


◎山脉

当你描述一条山脉
当你试图描述它绵延不绝
当你描述你眼中的一段
你知道它在下一段等你
你描述远处的山脉
你描述外省的山脉
你的描述追随山脉
在三千里外探入海洋
越来越静。越来越静
在漆黑的海水里
你甚至写不出水声

2010.10.24


◎山洞

最好每天都没有风
连云也没有
大太阳天上照着
四野苍葱
秋虫寂静
我整天懒洋洋地
倚着石头看外面
随意思想
时而哭笑
不言语,不书写
旁边石头上
几根女人的断发

2010.10.24


◎蘑菇

我跟着采蘑菇
的人翻过一座山
我想拍一张采蘑菇的剪影
我想拍他把手的影子
捏在蘑菇的影子上
赶在轻轻用力之前
旁边是一条
弯曲的小路
被夕阳暖暖地照着
伸向远方
而我一直调整不好角度
直到他最后转过
一个树林不见
整个山坡就只剩下我和蘑菇

2010.09.13


◎冰面

不管在什么时候
总要过河
你站在岸边
不知道冰有多厚
当你走在冰上仍然不知道
明亮的阳光照着你
明亮的冰面照着你
你听着冰下的水声
想着鱼群
当你抬起头
四野难免空阔
再没有什么比温暖
的冬天更让人舒服了
舒服得让人觉得
既没有什么好记起
也没有什么好忘记

2010.09.13  

 楼主| 发表于 2011-7-14 17:4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志峰:
感谢老哥们儿们还爱诗。
感谢大家还在谈论诗歌。
感谢大家还在思考诗是什么。
阿香勤快,让我也把自己的东西读了一遍。前面一些让我觉得有些生疏了。07和08年写了很多。那时常怀有一种表达的冲动。诗意手法俯仰皆是。后来渐渐懒了下来。有段时间我喜欢把它们写在纸上,写完读一遍,好看就撕掉,心中一丝坦荡。不好也撕掉,不作他想。及至如今,偶尔写写。大多时间只是想想,诗意到表达之前为止。靠靠说懒,当然懒是一种很好的存在状态。与我说的慢有所雷同:)
说这些,其实我想说的是,什么是诗。绝大多数时间,我喜欢把它想成一件环状物,不轻不重,无尽无休。而另一些时间里,它是梭形的。之前之后皆是虚空。
似乎不够字数。去年看了安东尼奥尼的电影《夜》。结尾一段独白很抓人。写下来大家看着玩儿:
今早我醒来时你仍在熟睡。我听得见你轻柔的呼吸。端祥着一小束零乱的头发下你紧闭的双眼,我深深地颤动。我突然想大哭,想叫醒你,而你睡得正甜。我看见你燃烧着生命的那个部分,那么温暖那么甜蜜让我直想亲吻。而我害怕惊醒你,我害怕你在我的手臂中醒来。我害怕谁会把我带走。带走我的孤单,而这正是你永恒的肖像。在你的脸上,我看到纯美的知觉,展现了我整个生命的美景。所有的岁月都将来临。所有的岁月都已过去。最为神秘的感觉是--你已属于我,这个夜晚会永远继续下去。你的热情,你的思想,你的心愿,我认识到我是多么爱你,我因为一种强烈的情感而泪流满面。
  

李小敢的评论:懒得回复哦,回复,就必须登录,现委托襄哥哥转回,读国志峰,应当敞开心胸来读,不要带着固有的诗学观念,我和国志峰南辕北撤,我写不了国志峰那样的诗,国志峰是一个很会享受生活的人 包括享受诗写的愉悦,国志峰诗的特点,有很多人忽略了。国志峰的诗,有强烈的在场感,和浓郁的生活气息。贴身,及物,看似高蹈 ,其实在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一己的生活。风过之痕对诗的追索,我想,他就是想把诗写得像一个人每时每刻必须的呼吸,或曰等同于一个人的呼吸。

邓博丹的评论: 国志峰的诗歌我看的比较早,不管是静物还是过程,所展现的就是它们存在过的证据,这些证据同时又恰如其分地映射了我们头脑中行将固化的具象,它们之间的关联,仿佛规律。由此我们知道,哲学之所以被称作“智慧学”的缘由。因为我们知道,现在越来越细致分科的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它的源头正是这种智慧学。而诗人充当了发现智慧的先锋。
     朔本清源,我们就知道,描绘具象与发现智慧,用最节俭的语言抓住他们之间共通之处,就是诗歌的正源。国志峰的诗正好有这样整体的特质。因此,不读国志峰的诗,你不会找到汉语诗歌的出路,不读国志峰的诗,你就不知道我们在当下的环境中,如何完成自我修为。
     我印象最深的一首诗是《一群羊将我们引上大路》。那种自然的美,羊群、汽车、我,那才是真正的和谐社会啊。
     我还清楚,有很坛子里的哥们特别欣赏老国的诗,有的人在帖子里欣赏,有的人从内心里欣赏。我是属于后者。就通说,老国的诗很牛叉。也代表了我的看法。牛叉的人很多,真正牛叉的能有几个????     


发表于 2011-7-14 18: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围观可以不。。。。。喜欢老国的诗
发表于 2011-7-14 20:34:3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庄
我觉得如是
发表于 2011-7-15 09:04:0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多老贴 大家能捞几个回来呀?
发表于 2011-7-15 09: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家伙的东西,总能轻而易举的就让人安静下来
发表于 2011-7-15 10:4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蝈蝈怎么能那么蛋定的?
 楼主| 发表于 2011-7-15 12:27:28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已经七月了。酒桶千呼万唤不出来
发表于 2011-7-15 12:35:10 | 显示全部楼层
谁能把我那个帖子找回来,我就继续弄下去。。。
 楼主| 发表于 2011-7-15 12:3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耍赖,闹脾气,自己的帖子,还要谁去找回来啊
发表于 2011-7-15 12:4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不厚道。也该安慰下撒~
 楼主| 发表于 2011-7-15 12:44:51 | 显示全部楼层
谁不需要安慰啊,大家都需要安慰。两个选择:
要么,自我安慰,
要么,互相安慰。
发表于 2011-7-15 12:4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恨不得把老施狠狠滴揍一顿~~{:4_102:}
 楼主| 发表于 2011-7-15 12:55:09 | 显示全部楼层
揍群歌的意思就是一群人去揍老施
发表于 2011-7-16 09:57:1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是好,但可以更好一点
发表于 2011-7-16 11: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就揍群哥八!
发表于 2011-7-16 20: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能去掉格式,应该会更好。分行的格式破坏了很多平实的情绪。
发表于 2011-7-21 19: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经意地读读老国 不经意地就被那些句子触动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9-27 22:28 , Processed in 0.055246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