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513|回复: 2
收起左侧

一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6-12 21:5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蓝色玫瑰之恋1


她走在草原,与湖滨之间
她的另一个声音不喊累
终于风把她的潮湿的前额吹开——
露出一部分眼角。河水越来越深
没有什么超越前夜的蓝
她努力转动脚上的金拖鞋
而植物的感觉不在那里
某种厉害的气息触动身体中
不可复制的汹涌的颜色
目的既是在这,又是在那
她盛开着一小片野草地
或者更小的,带有汗味的
等待。其实她看到了游过去
一条非洲钻石神仙鱼——
她没有更大期望,微笑就好
别管爱会使人在夜里刺痛
一样不可对视的神秘礼物
然后是充斥于山谷中
轻微降落的薄暮——
摆脱也不是问题,向前边看
野外无尽的幽暗和宁静
一小块生命里全面展开的
带着露水的花瓣上的倾斜——


2011-05-30    龙山


【】     蓝色玫瑰之恋2


我略有一点紧张,就像八月面对石榴
愤怒来袭——
又无能为力

我尽量穿着舒适以及合身一点
庞大的棉花开在身上
没有登天的感觉,也没有更新身世

不害怕相当于害怕泛滥——
我有些简便的步骤
越过让人
感到神经绷紧的牛。但我不能使圆月重开——

突发事件总是接踵而来
小小的玫瑰带有,明显的金属质感
不久前十条河流相继汇合

我贴近花蜜吸取那香味
一匹马打着响鼻,从窗前跑过
它可能认识这些文字和笔
但又毫无兴趣。

它失神之处就在于
使陌生的人第一次在黑暗的河里相遇

它有美好而且不能被带走的心跳
不要提什么疑问或是条件
在这个地图上,只以存在作为正义


2011-05-31    龙山


【】      最初的选择


你看到的风无形无色
围绕在两臂以外
你不尊重心底涌起的欲望
和两只脚踝的活动范围
只吸烟草,伤害身后的马蹄声
伸向四季的树枝有什么道理
它得不到回应,除非
风也可以捕捉
并嵌以颜色丰富的金属片
有些人一生也离不开身体半寸
根本不想争取
一百次夜晚的自由
而你看出名堂
那时才十几岁
你摇晃一棵雨中的小树
对分离不那么容易感动
而它的确经历过死去
现在它回来了
被大风吹向寂静的路面
山坡林中的空地
以及邮寄给枉称智者的二次屠夫——
它刚被风吹得没有什么重量
和表情。所谓幸福就是出行时有一小块月台
回来时能够踏上灯火
用双脚走路的人未必都有一颗慈善的心
黑夜中两面通吃的恶狗
你一不小心,亲自手刃了它。


2011-3-25       龙山



【】      背离


没有咳嗽,也没有理发和刮脸
口袋里还剩下一块木糖醇

天空没有变黑,杨柳青青,草也青青
从原路上来到旧居
怀疑变成干渴——

我长满艾草的两肋不适合用来叙述
我就抒情。片刻不离滚动
我知道的火光都埋在地下——

逸出来的气息都是火山余烬
难怪受打压者对着月亮磨刀
这些港口岸边的沙丁鱼

无尽的陆地以及过于细小的诅咒
我几乎不知道被杀死的词语,有什么过错

但是小城在统治者的手里
泥沙都可以被捏出水
所以烟雾很大,看不清每个人的脸

没有面孔就没有身体——
我同情霉干了的菌球,也盗用两三声鸟叫

我封闭得这么好,不对谁讲诉身世
只有一次我的眼睛黑过了书写
而且我恐高,别对我用唯物主义——

不能在旧事重提时绕过失踪的两年
要完好保存我断掉的尾巴

星期五就是这么冷却和粉碎的
树叶还挂在那里,像一个腹部
我从来没有沙滩以外的柔软

(只提供给你若无其事的白
当你认识到生理熄灭后的空)

而我脊梁骨的尺寸和纹理
不符合向前弯曲之度
我还能惊异一下,我迷失的是自己的什么


2011-3-20     龙山


【】      一路烟尘


有必要在这时候诞生一束玫瑰
不是在花店,或夜晚——
想要明亮眼睛的盲人已经匆匆离去

又是大风后停下来的灰色塑料袋挂在树枝上
积雪开始小殒,在身后——

一片一片的阴影倒向自己的心脏
没有别的事物在那颗头颅里出现

回家的路上双脚细声响动
有人感到恐惧。确实恐惧
人们不太相信面食和颜色鲜艳的饮料

没有人说自己痛苦已久
天气太热,或很冷。千万别说
我本是草民,心底顽石一块

一阵香风正在吹,天幕纵深无限
我们在稍有磨损的地图前踌躇满志

这棵树如此机警,欢夜提前退出
群众和被分割明白的房间
有一些必然的联系——

时钟灵敏而且可靠,像计算器
从婴幼儿时慢慢计算到进入墓穴

中年人没有时间观察初期皱纹
更不能随手关掉流动,比如关掉一些灯
和硬化的血管、心脏——

棉花是谁的孩子?但是他跳跃
在街头和放下碗筷的餐桌上
一根一根的数睫毛,数完就会死去

但是死者的花纹太强烈了
他生前过于自信

所以他变得更少,更温暖
需要中性的果实填满
一生。一生中并不需要隆起的愿望。


2011-3-19      龙山


【】      时钟


他放了太多的风进来
趁着可有可无的烛光——
晚上是没有情节可以公布的
人类是情节中的尖刺
需要自得,或是暗自留恋
时间可能曲折而摆动
遍地都是声音的残骸
他一步也没有迫近自己
黑色的奔马与阴冷
细腻而且透明
但是只有真理而非有道
尘埃中的折断
摸一摸,就已形同陌路——


2011-2-10 龙山


【】    焚诗的狗


我观察落日很久了
我吃掉嘴角上斑驳的光线
不朽的雕像从人流中浮起
我不再背负它——
有些日子还是自己的
也有人看错了门牌号
狗咬的是制度而不是风吹过
这场皮影戏不多也不少
我看那颜色
有雨中戴帽子的人
少年汽车修理工
以及一条
在锅炉旁焚诗的狗。


2011-3-16 龙山


【】    惟有空想


不是鲜血,你指的是什么?
刚才红了好一阵子
现在是紫色,可能我不太懂游戏——

在糊涂和沉静之中
遇到自己。或自己与脱钩而去的鱼
有那么一点不相关

他说他用水来颠覆野性
他冒名顶替往年一落千丈的嗜好
沉默可真是不可仿效的运动

而逆境总是象征性的——

我不同意我们占有着红色的大陆
我不知道明天的太阳是什么

到底花开了
还是谁败了
我习惯于摸自己的心跳

我不累,也不想说话
我觉得夜色虽深,而灯光既是消隐

总要吹灭一点什么才好
而鸽子在远处——

还有内心要被摊开?
我得到你的粮米,净水,还有一点
球茎类植物的宿根

我在你活生生的月亮的埋怨中
埋伏着应该交易的一切中的唯一

没有什么相对论,苦难就是生灵之福
却不得不为了自己开一次花
你忘了如何开花?还好——

只是简单地长成野草或空气
或微风。忽然从这里经过——

2011-3-7 龙山


【】    无所谓


我用身体的根部来深入干渴——

我没有向墙角的蛛网说明来意
灰尘积压得太久了,裂纹若有若无

有一滴清水我就可以挥霍掉空白
这只生锈的手掌上,抓着一粒呼啸的子弹

谁也阻止不了火车上的昏昏欲睡和隆隆声
密谋与交换,不会停止
我的胸空从未长过茅草

要不要叫上小牛及小牛口鼻中喷出的热气?
小牛的腹部燃烧如火
我觉得春天就是这样一个惫懒的四足生物

但是他们的差别被恶意隐瞒和扩大
什么都改变了,除非历史博物馆
陈列的不再是我们和我们曾经的敌意

现在我把确认交还给尘土
大雪已经迫近到了灯光下一寸之处
带走我,或一只无处可飞的蛾子——

那可能是每个空出身体来的魂灵
在冰冷的室内最后一次狡辩
小鸟们都静悄悄地,无一外

也无一不让人想起俯卧在黑暗中
喘着粗气的野兽。它蜷缩着爪子,回忆起了血

冷风在眼眶中滚动。灾情不变
又是一阵香气从面前吹过
有你抓不住的枝条,也有被毁灭的小路

灯光随便而且沉重地撒在墙上
我可以指着像火鸡的那一块
说声好,再说声谢谢

我身上已经暖了,又一个夜晚抓住我的身体
和我身体上有感觉的某个部位——



2011-3-13    龙山



【】   一路有风




谦三尺,傲六尺
我和我的青春告别

也许吹走——
不便挽留——

胡子总是刮不干净
回家时无须辨认方向
在夕阳下飘,这有多么美——


2010-7-22   龙山


【】  中国脸


  ——饥饿者的饥饿和饱食者的饱食!

              (茨维塔耶娃)



我极少出门。我看不惯
路边摇摆多姿的景观木
所以我退出来,在一片
荡漾着红色泡沫的外海
长久地回想着液态往事
可是大风经常使人流泪
就像一个没有故事的人
始终不知道红松林尽头
是扭曲和潮湿的狩猎场
我手里已经没有那么多
可以测一下纯度的样本
血管中的光亮越来越少
也许中年人的集体症候
越来越明显。还好事实
是一个街头浪荡的酒鬼
摸到了手上有两枚硬币
一个正面,另一个背面
均有本时代认可的面值
而与伸手即可触摸的夜
相对应的死者的旧面孔
一边盖着红印章,一边
贴着油腻腻血淋淋的刀



2010-7-22  龙山


【】    犯错


刀子刻在泥土上,我有些冷漠
都市总是在风中扭来扭去
爱显得又轻又奢华,像稻草
速生和速灭。她们穿着加了摺皱的外衣
这不影响僻静的街头有一点点
湿冷。我说过晚景会很凄凉
这比你用刀子割断什么
还要有力。跳舞的小丑
只需要平静下来后的一点灯火
他微笑的时候,你不能打断
他干涩的舌头上滚动着的唯一台词



2010-7-25  龙山     



【】  山雨欲来



黑色的云层压过来
雨滴更大了
百灵鸟一声不响地飞走
所以我只剩下嘴唇
和一副愕然的表情
现在空气更加稀薄——
我变得无所谓
我望着游牧的牛羊
并不畏惧敏捷
而且不回想世事——



2010-8-15  冈干特乌拉



【】   随笔


有人从夜雨中走出来
又有人从草木中
走回去。当时脚步声穿引在地面上
我渐渐离开自己的肉体
一些不知名的小花
散落在还没有消退的薄雾旁
而我所能想到的,瞬间都沾染了些灰尘——



2010-9-5   龙山



【】    露



谈谈这些东西,你不会厌倦用眼睛
把心里的灰尘都清除干净
相反除了约会,我不得不收起
和早晨的微光一样冷淡的欲望——
我是枝头,不可恢复的雾水
虽然考虑生存时不抛弃任何一条线索
他们就像大海里捞出的针
时常扎进我的肉体,还有尽可能多的,对往事的依赖



2010-9-21   龙山


【】   你来毁灭我


你来给我一头狮子,可以杀人的
要么是蹒跚走路的熊
必须饥饿得连自己都想吃
我反正是看到了正在刨着蹄子的公牛
冲撞在受到屈辱的死神的心底!


2010-7-22   龙山


【】   石榴心


把我打碎,小鸟还是挂在天上
郊外那些翠绿仍然很浓——

7月不是回忆或者即兴的撕扯
即使有些痒。我也来不及收拾好惊愕的表情

后天我会爱上烧土豆做为下酒菜
我家里的粮食不多,但也

未必要停下来,把胃口整体打包
我确实有些老僧入定的决心——

我在观看蚂蚁望天时也是这样
一只脚翘起,一只手在怀里捏住一块皮肉

就像歌手飞起的欲望被舞台阻断了
穷人在自己的摇篮里哼着歌

只有遥远那才是必然的——
包藏祸心的兄弟,都有一张红色的脸


2010-7-6  龙山。


【】      2010/6/21致陶子的生日


对刺痛感到嗔怒,还是会心一笑?
游鱼滑入某个当晚。那次你刻意
把睡莲装进枕头。它究竟进入你垂下的梦里

还是掌心?胜败要早一些成型——
这些无所事事的砂与尘,泥和土。

无人值守的草地,你看到岁月
渐渐生出吹着吹着就发白的浮萍

没有人将它们剪掉然后装进花束,你更不忍
放下尊严随它呼吸,你左右着昏暗的水

和一小节煅烧过的岩石的碎屑——
把城市、幻想,手工拉坯成一个命题

这让你左右为难,无法下手
再镌刻上自己的名字,使它摇摇晃晃
继续坚持着又笑一回,所以,你就跟着流淌走


2010-6-21    龙山


【】   又是简单


今天如此窄小,连翻身
也是个问题——
黑蓝色的远处此刻诚惶诚恐
把罪人引入死、和涌动
我没有平面化的另一个自己
总是折断牙齿以外的声音
那么爆笑来自于谁呢?
回声缓慢,我坐在影子里
渐渐把无用的海岛俘获。


2009-12-19   熊岳


【】   致王冕


此处代表出生地,或者一块墓碑
伪装的盛年在你心里被揉皱
这一定是为了自身的疼痛而消磨掉
其他已经停滞的愉悦——
我给你月下池塘
而不是如生命一样动荡的安。


2009-12-14  熊岳


【】   身外事


我要杀掉紧密的红柳
低暗而无风的静
我折磨自己的手指
不让它有一刻沾上花香
把全部没有用的消遣用到
第一兴趣的左边
而且说着今天真快乐
直到敲打着心脏的
可怕的狂喜之鼓
已完全套上身体之外的形状


2009-12-14  熊岳


【】   劫


松动它,让它呼吸或是叫喊
从蚁群的腹部排出气味

粪便已经干燥成团,头脑也是一样
衣服扇动不等于鸟的飞行——

但是他捶打自己影子的胸口
把木棍插入异己的喉咙
夜不明则已,一明就是沙漠。

只有欢愉的日子不是你的
随便哭嚎,坐卧在雪地上
等待呼啸的火车碾压着黑沉沉的心

石块在心中得到了破碎
再研磨一万次。诚然——

蛊惑之辞失去唇齿间的翻滚
但宿命还是宿命——
离奔跑很远,离劫持很近。


2009-11-21    熊岳


【】   现在


寂寞有点冷。鸽群吹着哨子
天空仍然是一波一波的
云层——来回都是迎着灯光走
至今蒙受夜里的一切
可是帽子不会跳舞
留下眼睛张望四壁——
那一天向我们靠近的阴影
很快就会受到生活的遗忘
习惯中不存在对自己交头接耳
窗户上的红色剪纸
图案细腻,但含混不清——


2010-1-13    熊岳


【】   致独裁者


你没有雾和焦虑——
连一点沉迷都没有
作为摺皱里的气息
花开得要残忍一些
狼亲吻血液中的条形码
不留温和的笑容
吠叫停止在遮月的乌云上
谁还替自己辩护?
拿左脚试探余生有多长
我们中间飞来飞去的颤栗
一贯不懂得对粉饰微笑
生物体总是不停地再生
虽然有一两片残叶挂在枝头
风吹着吹着就碎了——


2009-12-20    熊岳


【】   美好,美好!


要美好,要幸运得像明天有空闲
要梦在茶水里一滴不漏
炉火很快熄灭,但心不能无声
话语是旧的,无所谓重复
靠近着身体之磨损
还有拥抱和火玫瑰——
裸体总是难以言表
我从又一个前额上步行
到深度睡眠后短暂的眩晕
夜里很受用的对话
我的出出进进
我没有入睡——


2009-12-19   熊岳



【】   沉静(一组)


1

冬天已过,春天又来
中间是我无可置换的心
惟有被风吹着——


2

根本不是黑暗、失意——
门一推开就看见
腐叶下面发烫的种子


3

我愿意铁轨伸展至无限
一步、两步——
某人在铁轨上望见了森林


4

有什么是无比坚实的
请对坟墓说
这里有山、有树、有泥土和风声——


5

我以前的名字是一粒砂——
我在空气的颤动中化为微尘
因而无论什么状况都是有福的。


6

三月的天气使阴影更冷
树冠望着云上
我不辞而别,惟恐从此睡意沉沉——


7

你又想称呼我什么?
难道我不够安静
在我还没有出现于荒芜小路的灯影下?


8

你一夜没睡,河水轻颤
你抖动一下眉头
你的样子是说:疯狂极了——


9

显现某人的痛苦并不太难
只要一转身
你还会想到离别的痕迹


10

两心悠悠,天很蓝——
天很蓝
然后又慢慢的淡去了


11

歌唱得很慢,正像水流
等待着岸边的落花
为何春风起处,只见冰雪不见葬影?


12

无是无非,无烦恼。
无关春夜——
只是一片好梦忽然着了凉


2010-3-15   熊岳城




【】   雾中人


大雾这么快就散了——
而我的牛还养在山坡上
路人的脸色似乎滴着水
我不跟圈养的鹦鹉讨论另一种天气
也不要带一个记者回家
他的袖子上有欠条
没有人愿意让他看见
光线游走在水底
无情的冷风吹过枯草
而满身尘土的人在雾中
有时清晰,有时辩不出口音


2010-1-13   熊岳城


【】   无题


他感到空气越来越挤
牙齿越来越松动——
他的存在也一如既往
不会因为冰雪消融而闲适下来
现在他要回家,向妻儿交代
一整个昼夜变化带来的收获
就像他吸烟,酗酒
发牢骚。但是忘了去年的一点小悲怆
他的家门前有近山、远松
却没有季节哗变,所形成的河流
他就在自己的面前摇摇晃晃
自言自语。这不算什么
今后还有更好的打算呢——
和妻儿一起闲聊,斗嘴
围着火锅吃涮羊肉
大不了再赌一回气
暗想自己的肋骨也抽出一根
变成一场冤孽或是
化成风,再把风声抱进怀里
下次对酒当歌
或许还能用得上——


2010-1-17   熊岳



【】   角落之歌


日子要紧。生存也不能松懈
街上都是去年就见过的人
脚底下有痰迹和碎纸片
还有警车,不怀好意的流浪汉
黄昏果然很美好,人们习惯了流动
处理掉手边多余的时间
剩下的就是观望、游荡
不拒绝群体演出,看一看也无所谓
你有生老病死,他有喜怒哀乐
把我们收入一小段历史
感谢布朗定律——
我们都像灰尘一样四处蔓延。


2010-1-30    熊岳


【】   一条白色的小狗


知道我们的命运是什么吗?
我们的命运是离弃和走卒。
我们对此不屑一顾,抬头望着天空
这是互相逆转的概念,上面沉郁
而下面是轻飘飘一无所有
生命仅此而已,树梢上面的风声
他人已经与灯火和寂廖无关
你一去不复返。但你被其他人迅速补上
这个略显僵硬的城市——
使晚霞和稗草离去
我们不再属于底片和纸张
我们是,忍受着抽打的一小块金属残片。


2010-1-30    熊岳


【】   雾中人


大雾这么快就散了——
而我的牛还养在山坡上
路人的脸色似乎滴着水
我不跟圈养的鹦鹉讨论另一种天气
也不要带一个记者回家
他的袖子上有欠条
没有人愿意让他看见
光线游走在水底
无情的冷风吹过枯草
而满身尘土的人在雾中
有时清晰,有时辩不出口音


2010-1-31  熊岳城



  【】    流年(一组)


        (一)


我看它一眼它就破碎了——
在那薄雾中。植物园的旁边
然而叮噹声并不一定是
身后的自行车发出来的。我给她一个眼神
她也会破碎。向前疾走的
所有人金属般的内心和微笑
城市不就是这个样子的吗?
所谓农校学生,烧烤摊主。以及
车站附近游荡不安的旅客
金黄色发夹上面亮闪闪的玻璃片
羞愧止于暗处的阴影
那是植物的枝干,而不是叶片
这个季节有脚步却没有尖叫
所有平静都是最坏的
我在这里停顿一夜
留下一个标点
但我不能终止漆黑
那决定生发的力量,还在海的最深处



          (二)                     



以前的事情逐渐我都忘记了
因为我的头脑实在太轻
太慢。但是新型车厢也不能
使我忘记归路——
唯一的街道,要走上几百遍才会熟悉
就像“连房”是一个名词
不会动,也不会跑,不会故意折磨人
靠它吃饭就足够了——
而“伟大”是一条汉子拉的一泡屎
形容词里的败类,一会儿就被风干
氧化。像一层政治人士
脸上的油彩,拂不掉的大笑
而关于植物园大墙内外
我不想再谈。我发现那些钉子
似乎都要在我的夜晚
生出巨大根系来——



           (三)



你已被现在的风声忘却——
你没有天真和湖水

喜鹊差点自己掉下来
在灰空的天际,缓慢的流水以上

我也没有更多的流年用来计算了
收割已成定局。他们的命

坏就坏在提前用完了早春
不给他们面子,就像他很穷

但是照亮一个弯曲的灵魂
又有什么难处,刚好进入黄昏

我都已经知道了手心里的铁锈
不可能涂到观众脸上

不,不可能是因为闪电一样的词语
那么轻地折断我心头上的枯枝

     
          (四)


大风令人称奇——
所有的树丛都在高空中滚动

一枝巴西雪茄独自在暗处明灭
蚂蚁们都结婚了。火车已止轮

但是我投入到烈火与灰烬中
紧紧扣住上下唇齿
把灯光拒之门外,即使佛也动心

没有为外乡人而下的夜雪
给我们惊愕、惶恐或窃喜

也没有喊叫。空气中扭结成群的楼房
将来会被烟草熏黑;并且
没有一张,任何人的肖像照被留下

其实安分只是一种状态
而人成了房间里的一个借口

我们认为神圣是石头中的石头
因为理解而心地变得透明

父亲为家人定制了终生信仰
我们不再感谢他,像一束花对待花瓶



             (五)



重得令人恐惧的清冷——
根本上无法得到改善
钥匙突然生锈,它不会说话的齿痕
正咬住缓慢死去的自己
其他人走在其他人之中
连孩子都知道冷静
何必要热烈呢——
盐融于水,而又蒸发掉水份
但它是固执的,不交谈就是成功
装做什么都没看见
可是一扇打破的窗户向外开着
街边的树影玲珑可爱
没有人说出:我爱我们之间
销魂蚀骨的沉默——



2009-11-8   熊岳


【】   灵异拼图



一切变成死,无来由的废话
他们又要去死第二回
就像寒流再次回来那么容易
自然——
而我兴奋得要发疯,忘了换季后
应该添加棉衣服
这就是我挥舞半截烟头的理由
然而我生活在自己的屋檐下
浓雾被搅动。时间散开
草地多么平静——
它死在自己的怀中。


2009年-10-11  龙山



【】   小戏



给一块燃煤下定义
需要极度耐心
还有勇气,和缘分——
我说煤块正在变白
而日出还远,仍在林中
跟一串莫名其妙的日子交媾
谁都不需要献出温情
他们相互耳语
在雪地上拥挤或指责
而晨光的内部是什么?
花斑的胡须,发臭的水
离鸟穿过一座座城市
我给摄像机镜头用上蒙太奇
火车轮下都是血案
山也好。河也好
以后的台词总是:
夜继续变黑,并爱上遗忘——


2009年-10-11   龙山


【】   夜钟



甜蜜灌满袖口
我不会在自己面前
涕泗横流。何况拧着笔帽
我的咳嗽多过否认
没有一中气息属于烟纸
什么期待、隔阂啊——
泡过汤的一小段历史
还不如盗版光碟
让人眼底轻微擦伤
一点一点的咳着
一小块儿一小块儿地吐出
与天黑——
我打开它的盒子
就是卫生间里的词组
多如牛毛的想象和小鸟。


2009-10-11   龙山



【】   独角戏



我熟悉这敲打,豁然醒悟
过的枝节的奥秘——
还有我不熟悉的沉睡
然后迟迟不能归还肋骨上的创伤
甚至我了解,我所不了解的
那些快乐,独立而且丰满
要超越菜青虫肥胖的腰身
我量了量悲伤的尺寸
向再生的事实投去犹豫
停在电线上的喜鹊
看上去很好,我不用沉思
你们的满足形成之前
突然泄漏了偷来的哭泣
晚饭前一只猫不停地寻找我
还有多少信心留给牙齿
它让我痛得无法入睡。



2009年-10-12   龙山



【】   妙


善是人类特别得到的果实
但花期已过,恶从中来
我只能摆弄一件
丧失了生命力的铁器
向着阳光处挥舞几下
我不能得到含糊的应声
就像铁器钝了
而世事仍然明晰如昨天。



2009年-10-12   龙山



【】   荒城



我尝试这种寂静——
使书本都像死了一样
在那些枯萎的花朵附近
嚼一嚼烟叶
想着冬天可以躲避过去的擦伤
没有滋味真的很好
我想在丛林里
大象的意义,不过是猎人的一座肉山
当这寂静变成长矛
投向不停移动的骸骨
也没有什么能够
透彻地表达,一个人的忘情了。


2009年-10-18  龙山


【】    失控



我努力地望向他
想使他变形
或者,稍有些意外的变化也好
我坚持就这样疲惫地
等待掌声。
他何时才能慢慢醒过来?
谁知道呢,一个失误
使我从早上到现在
都不能,有深邃
乃至眼神清澈——
一直到茫然的感觉。


2009-10-4   龙山


【】   2009.7.22 观日全食


我们如在爱中。望着静默的楼群
光线有时穿过小区花园
形成寂寞和时尚的斑块
我们丝毫不在意它们,即使像风一样
愉悦吹进身体。不能夺走的是唯一的平和
这么坐了一整个上午都不会生出疑心
看着白蝴蝶飞起的窗口
和路边一两处相近的事物
任何失落都没有真正存在
忽然相信陆生植物都已远我而去
空留一阵昏黄,在逐日的途中——


2009-7-22    龙山



【】   后抒情时代


一天之中,我的隐忧复发
从来没有次数限制
窗外细雨和白杨,已经高过街边的七楼
肖小的鸟雀飞落其上,路人不肯仰视
它们虚空的追逐。我坐在车站以北
狭长的红楼里,猜想世事如铁
如今瓜果成熟——
有了金属的质感
我看到空气中一张木讷的脸
受污染的胸腔及某棵不驯服的树
正在垂手肃立。除非真的是风暴经过
我们才有倒伏,有拉扯
唯独不发出绅吟和叫嚷
阴雨天气使我感到略有抑止
与安宁。不再称病和不屑
我如他们所安抚的那样
没有了真实与如果
我剩下一副懒洋洋的骨头
绕过自己,某个年代
曾经憎恨过的、偷走呐喊的猫
那不是负罪。我们实在无法相处
仿佛角质的手掌上
近在眼前的仇恨——
我与夹杂在节日中的幻想
一起逃离。历史上也许不会有窒闷的河
但是发光的水鸟,爱着我的环形山



2009-7-23  龙山



【】   一点隐喻



我能表达不满.或者内心的寡淡
相比之下初秋深入肌肤
没有游说的技巧,没有献礼
城市接近于空洞。“地面上只有落叶少许——”
当你问我有什么或者没有什么
我也如此地扪心自责一次
这个巨大的格子与管道构成的空间
使你我相互遵循独立法则
远远观望并且暗生戒心
损毁不无目的。对于公共设施
一定是一些人在抗拒
指定程序上的冷漠
大大小小扩张和收缩着的病灶
有人疼了一下,又皱着眉头离开——



2009-9-1   龙山


【】   写真



1


凹地上有积水,深夜里有隐忧
吸烟的人吐不出火苗
花朵摇摆使我有些憎恨
从一间屋子走进另一间屋子
我开始感到体内循环
不仅仅是风吹窗户那么直接明了
还有游荡在街头的醉汉
使家狗叫了一声,然后又叫一声——


2


我遵循生存法则——
时常愉快地,奉献出一枝一叶
工作的影子使我减淡、缩小
或者冲压变形,我无法
在街头冒充另一个自己
他是没有根基的,除非重活一次
仍然还能保有对时间的敬畏


2009-9-16  龙山





发表于 2011-6-18 08: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发表于 2011-7-2 05:31:43 | 显示全部楼层
顶夜老师的肚皮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0-24 18:09 , Processed in 0.042122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