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0884|回复: 3
收起左侧

扎西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2-21 00:2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我回忆

当我拥抱我的绝望时,
我摸着他的手,他的脚,他冰冷的
尸体一样的感情,他在人世没有希望
——我像父亲拥抱他,而他不再相信。


宗教

他们相拥时真的很般配。至少看起来
就像丘比特在为她描眉。
温柔聚拢在他们身边如同稀薄的空气。
他分开那空气,分开那空气,一遍一遍
将目光落在她脸上——
我看着这景象,我的心里也是爱、年轻、幸福。


迷路

我迷路的愿望得到保证。
它是由父亲、我,和我的倔强完成。
我们在爱中仇恨,在仇恨中爱着对方。
我们无法依靠彼此,只有仇恨和爱,和孤独。


刺柏

将痛苦留给对方时,我的身体并未减轻。
也许在痛苦缺失之处,又长出孤独,
和重逢的愿望,和重逢时认真的玩弄。
这种愿望神秘、坚硬,在风中摇摆。


羞涩

就像每一个少年,美女经过时我也会看,
关注她的点点滴滴。美女也会低下头,
像是鞋尖发现什么东西。
今天再次这样——她的脸仿佛
滴下液体,但是她的目光——她昂着头,不斜视,也不注目
——她像营养滋润我的心,然而我觉得羞涩。


再见,青年

这些乱是我的——
清晨时我打扫,将它们挂起、装进袋子,在出门时丢掉。
我也打扫自己,尽量看着整齐、干净。
我知道,我内心知道,我的厌倦。
可我还是想给别人一个好的印象,朝气蓬勃。
我打扫自己,向镜中的社会告别,我说:再见,青年。


运河

我从未这样,热烈地追求一个女人。
就像两个人充满敌意。
我搂着她,庆幸终于得到她。
她不相信,我们安静的争吵、纠缠。


致歉后

向我对不起的人致歉后,
我内心很平静。觉得
道歉使我平静。一个人
终于将心放在地上,看他发芽,
慢慢成长为一个干净的少年。
看他活泼,在天地间呼吸。
他像一棵树:粗壮、潮湿、坚定,
枝叶向着云朵摇摆。
他有时肃穆,是他认识那朵云,在向它问候、寒暄、告别。


感想

最近,我所经历的每一件事情,
都在撩拨我的心。
它们像蚂蚁,一个个啃着我。
不疼,痒,伴随可悲的忧愁。
它们不能使我专注。
我也像蚂蚁,沙粒般聚集在一起的蚂蚁,
成为我,一口口啃着世界的心。
不疼,痒,伴随可悲的忧愁。
就像我和世界是同一面镜子。


宿醉

宿醉醒后,我捧着头,忍受那击打。
浮尘在正午的光中曼舞,像彩排过的。
我坐在那儿,被光穿过——
我也是浮尘,半醉半醒的浮尘。
不了解真相的人以为我在沉思。
他们不知道尘埃堆积了我,又将我毁坏。


一首诗

我终于认出一首诗——
它像人,它们是人,可以用道德衡量它。
它真快乐,在你心脏的区域,它真快乐。
它是一个瘦子,它是一个胖子,它是一个美人。
它太晦涩了,可能有几十年女人没搞它,它应该做神甫。
看,街角那儿站着一个忧伤的人,它使这条街的建筑死掉。
只有风在和它对话——它不要像社会!像史料!像报告!


先生

又一次,朴素的欲望征服我。
还有怜悯。
卡佛说:亲爱的。
我也说:亲爱的。
跺掉脚上的泥巴——
一个懒人,没有女人搞他,情人节也没有。
但是,我叫我先生。向我的荣光,我的壮志,我的先生。


我喜欢的诗

我喜欢的诗必须像树干——
挺拔、笔直,在梦境也不呻吟。
当我长久地观看之后喝着绿茶,
窗外的树就像我喜欢的诗,
挺拔、笔直,忍受着我的审视。


日记诗

做为一个对他人没有任何危险的人,
我觉得羞愧。
我甚至不会去河边钓鱼,甩一根线。
我只是对电脑倾注了热情。
我编排的愤懑的表情挂在博客上,证明我活着。
一个蠢人,只为自己活着。


那女孩

就在我眼前:
这女孩活泼、调皮,每一刻都不安静。
那是她的灵魂在被雨追逐,她在躲闪。
当她长大,有一天,向上看着自己的灵魂,
就在她眼前,孤单、纤尘不染。
在星光和云朵间,那深蓝的背景神圣,
过于美丽、单纯,还有、还有伤感。


绝望

在过街天桥,我看见一个老人
伏在地上,嘴里叼着烟,向过往的行人乞讨。
他的眼神里面没有冰冷的对生活的绝望,
相反,他无动于衷,只是在女人经过时
才会多看几眼。我猜他想要搞她——
往他的铁碗里扔钱的女人。他的眼神像我——
几乎是坚决的盯着,并且点头——
我知道那不是感激,因为——
我也没有感恩之心,我的心里只有欲望。


日记

每天都一样。
写诗有什么用呢,修炼技术如同仙术。
一颗心难以安静。对美、情欲、幻象、
快乐的香气、想要得到她;
忍耐、渴求,都不如放纵。
如果可怜自己,也情有可原。


像人一样

我对面坐着一个想要赚
很多钱的人。他时而点头,时而摇头,
在和我交谈时,始终
隐藏着自己的情感。而当我
说到感恩、自我的源头时,他低头,
像窗外的树:干净、光秃。
因此分手后,走在街上,我都在
看街道两侧的树:干巴巴的皮,
紧紧包裹着里面白色的湿润的肉身,像人一样,
只是缺少人的欲望。


快乐

我再次对女人的身体着迷。
真是美!仿佛我幸福得哭了,
她深入到我的心。我们搂抱在一起,
我沉沉呼吸,思想受惠于身体。
我四十岁,仍然奋力做爱,我很快乐。



几个词语的有效连接

这些日子,他每天都在抚摸
洋娃娃的褐色皮肤
欧洲人,美洲人,在他的抚摸下壮大起来
她的眼睛闪亮,喜欢这间小屋
她说:这些孤单的棋子啊
她说:如果你也孤单,我们可以下棋,喝酒
她指着我心里最阴暗的角落
说:他在那里。而如果他是我的法则
文明的部分,我就说:癫狂一点,和她跳舞
或是说:滚


祭坛

我知道某一天,我会为我的倔强付出代价:
我见不到母亲,我只能为我的倔强哭泣。
我见不到母亲,我哭泣时希望时间能原谅我,
不要将我送上祭坛,我在下面独自观看悲凉的景象。


有时

有时,从内心取出一张照片,
隔一会儿,再取出一张,
就像身体中的暗室终于开放。
陈年的相片被不断取出时,
悲痛不再是悲痛了,而是亲切;
而亲切的部分,往往变成沉默的部分。
时光的照相术,一遍遍将人捉弄,
而我仍然相信它,竟至于不相信自己的相貌与微笑。


弹丸之地

我在沈阳好多年了,
我仍然记不清路。我知道,
这是自我保护。我不是一个
能在外面独自行走的人。
沈阳于我也是弹丸之地。
我在弹丸之地,
才能快活得像鸟儿。
忙忙碌碌,忙忙碌碌。
不聪明,眼界不高,其实比什么都好。


仍然摇摆

所有的事情告一段落。
等待,剩下的只是等待了。
当枝叶凋零,树木用它年老的皮
表示结束,到了肃穆的时刻。
——那不是结束。
不是风在贪恋少年,不是风的暂时离开。
——是反向的风,从左脸吹过去的,
从右脸吹回来;使枝叶摇摆的,
如今,使根须摇摆——将那身子惊动、摇摆。


致敬

我端详镜中的面孔,小小的疼痛,
像沙子涌入眼眶。
一个姑娘已改变我,
一条道路如果我想走完它。

钟表吐露春光,蟋蟀在它自己的领地歌唱,
我摸到我的脸颊,
向他讲述我的爱情故事。

那个闪现于窗口的男人是谁?
巨大的游泳池中,有人偷盗去我的梦。
我弯腰拾起一封信,
那是我多年以前写给一个姑娘的情书。

在头发变白的时候,一个座位上的姑娘受到邀请。
在灯光变幻的舞池,一幅小时候看不懂的画至今依然无法看懂 。
我的发动机坏了,体温下降到零。
我在车窗上写下“我爱你”:
另一种生活,另一种排遣时间的时光到来。


诗中句子皆来自西川致敬一诗。


生活

这些天,偶尔想起亲人,
渐渐稀少的朋友,生活
并未成为向导,而是成为
破坏者和执法者;它
使我成为废物,像巨大的
苍蝇拍敲着鼓点,毫不掩饰
对美好生命的垂涎。

悲伤

我没有悲伤。即使灾难也不能让我悲伤。
我冷漠地度过日与夜,再次醒来,
还是没有悲伤。
我的身体被欢乐放大,到了尽头;
悲伤被拦截下来,只能陶醉。

我愿意相信我是悲伤的敌人。
我不能侮辱悲伤——
如果我回去,重燃与悲伤斗争的勇气。


孤单

我知道,生命是孤单的。
每一个生命都孤单来去。
来,不知道为什么?去,不知道去哪里?
鸟儿拍着翅膀,不知道明天
在树上还是在空中。

明天多么易得,人人拥有它。
在前面,树林在呼叫;
后面,柏油路追赶着,
一直超过你,可能奔向死亡。

那么多神秘的名字,等着你变弱。
在你看不见时,填着简单的表格。

空虚

我空虚。没有问候,
我就问候自己,并且回答。
我失去的世界在等我。
那也许不是世界,只是阳光照临
让我温暖。
我拒绝他人,也拒绝
被自己拥抱。
我已经过了拥抱自己的年龄了。
我认识自己。
我像母亲那样看着自己,
握着他的手,我想给他爱、沉默,
修复他被诗歌毁掉的笑容。


孤立

雨下了一夜。如同胡扯的旧事,
考验你的耐心。我是无心的。
或者,我的心不是雨能触动的。
它的焦急,不是简单的胡扯
能说清的。如果雨特别一点,
机警地靠近我的念头,
我可能会分心。平静的分析
雨声,被雨淋湿的人和
雨淋不到的灵魂。我怀疑
雨是明白这一点的。在窗外
一直押着不同的韵。似乎提醒我:
你不是唯一的——我的确不是。
我是我的唯一——坚决的孤立。


圣诞节

谁说我是热血的,
我的冰冷只有自己知道。
我的体温在这个社会是多余的。
我的智力对他人是无用的。
我的誓言不如灯盏。
与其说我平静,不如说我麻木;
与其说我麻木,不如说我假装活着。
只有自己和亲人知道我还活着。
圣诞夜,我望向星空:
它遥远、寂寥,它们是无情的。




这可能是今年的最后一场雪。
雪成就了小小的改变,包括视野
和心情。即使拿起拖布也是好的。
这些天,我像冬眠的蛇,
不知道日子是什么,生命
还有什么意义。只知道近了。
突然到来的雪让人欣喜。
我行走在街上,像穿着彩衣的企鹅。
我已经接受了寒冷、臃肿、
脚下的羁绊。但是雪味没有闻到,
浑身是雪也闻不到。我揉着鼻子,
如同是在梦中。猛的一跤,
我匍匐着无法动弹,也不觉得尴尬。


雪人

偶然到来的雪让人欣喜。
她打破了平衡。因为,
忽冷忽热的天气,难以捉摸的
冗长沉闷的生活,像一块坚石,
无法移动。我走进雪中,
如同裂缝。清凉培养清净。
我不能像雪一样飘落,
雪不允许。我只能起伏着,
和雪融为一体。似乎在说:
谁说我不是雪人。


不开心

最近我不开心。因为早早起床,
也要面对房价的压力,
市府的关于让百姓
轻松的谎言,
和插在我们身上的吸管
又在增加。人与人间凌乱的
复杂的感情。
我的生活显得艰难。
我强求着与人分享的快乐,
北方终于吹来的暖风,
仿佛馈赠的小小的赝品,
它轻拂着我,宣告我在万物中的位置。


最后一场雪

我不关心雪。最初和最后
一场雪都不会让我关心。
仿佛灾难,如果不是在身边发生,
就不是灾难。像一面镜子,
没有人能在镜子中居住,
没有人注意镜子中发生的事情。
一面镜子的恐惧
只有玄幻小说会提及,才会记录
镜子的善与脆弱,麻木与自私。
当镜子中是一片雪地,没有人
赞扬镜子是一名好演员。
他模仿的能力越来越强,
他的沉默越来越久,他身上的
脚印越来越乱——仿佛他就是雪,
而不是一个相反的世界。


夜雨

在雨中没有雪的位置。
她只要片刻倾诉的权利。
她用数不清的软弱、软弱,
表达着绝对......你的无数耳朵里,
沈阳在咆哮,像一枚炮弹,
纠正着你的价值观。

落下吧!分分秒秒。
你要,你要——

你要外形与表皮。
你要世界是一场冰冷的哀悼。


演员

我的职业是表演。没有观众时,
我也在表演。我必须把握分寸:
我的喜怒哀乐,我的冷漠、变心,
都让我分心。如同年龄
不由我掌握,我也不掌握
角色的分配。如果在一出戏中,
我是小妾,我只有接受;
如果在一出戏中,我是暴君,
我会是暴君本身。我的性格是橡皮泥,
我的人性强于蛇的弹性。
塑造是我的本能之一。
迷惑别人必先迷惑自己。
我对迷惑自己感到满意。
不能迷惑自己的人不是勇敢的人。
过于迷惑自己的人我也表演过。
我表演过灰尘被风吹走的样子,
也表演过文章中不能提及的名字,
在新鲜的雪地上,我表演过雪
由白变黑,最后化为泥污的过程;
我表演的矿工,如同父亲;
我表演黑暗时,轻松得没有一句台词。
不是不允许,而是
我对黑暗的理解,只有这么多。
我没有过多使用身体的权利,与能力。
仅从表演的角度看,有多少表演
是值得相信的,有多少表演
不如不表演。就像一百是一个敏感的数字,
苟延残喘是一种勇敢。我表演勇敢时,
仿佛在表演沉默,也仿佛在表演纪念。
只有沉寂的勇敢才是勇敢,
或者,只有刚出生的婴儿才不需要勇敢。


纪念母亲

但愿我还能做你的孩子。
你可能不知道我是谁。
我的行为和态度,
过于古怪和亲密。
不能发声,我只能用灰烬告之:
我作出多大努力才走到这里。
你不必担心我是谁,
不必设置障碍。
你只去看一眼新生的墓碑,
就会记起我的样貌,我是谁。


纪念母亲

我们知道,只有身份证和残疾证中
你的名字才被使用。
现在死亡证和墓碑上
你的名字又如同新生。
你的照片代替你坐着,在我对面,
类似于安静或沉思冥想。
我们知道,这是平常的死亡,
你的名字将不再使用。
但是在悲伤还没有
完全消散之前,我们
试图将那名字从溺亡中
拯救出来,仿佛国家又为你
颁发新的证明。


纪念母亲

没人在意你的死亡。
正如,没人在意你的卑微
你也是卑微的。你的听力
与能力使你成为次品。
你与人交流时的过错和笑话
让人欢欣。如果你的生命
只是点缀,如果你不介意
成为人们口腔里的灰尘,
你也许是幸福的,幸福得
就像不被人注意的阴影。
如果你不是要求尊严,与父亲
勇敢的斗争,你也许是幸福的,
幸福得就像幸福的奴隶。
你对生活的理解也许就是
不犯错,不树立威信,
能忍受的忍受,不能忍受的
也要忍受,偶尔的抗争是无用的。
你终于认识到人群与父亲
是危险的。你浑身颤抖,
但不能哭,你已不是孩子了。
你的父母也是这样过来的。
过着过着就会习惯的。
成年累月的压抑使你变得病态。
你终于幸福地得病了,你笨拙地
处世能力终于不再重要,你不精致
的厨艺终于不再被父亲指指点点。
你可以休息了,终于成为家庭的中心。
我们给你关怀,给你地位,
给你未享受过的退休生活。并且,
今天,我们给你哀悼。


纪念母亲

我不想像你一样犯错,母亲。
没有幸福,没有快乐,没有
外省的诱惑。如同木偶,
甚至想象都被节制,甚至
爱你的人都没有。如果你有灵魂,
我不想你的灵魂继续犯错。
别怀疑自己的能力,别相信
灵魂国度中的道德。即使
接受谴责,也不接受木偶。
学会交流,学会美丽自身;
保证迷人的部分常在,保证
行走的渴念和回忆时的天真;
学会狡黠,学会爱和被爱,学会伸出手;
学会等待,在幽暗不清时沉思;
学会拒绝,学会一切。母亲,
别在青春时犯错。


一条大河

我刚刚为机器工作完。终于可以
抽烟、休息。我加工的零件走了,
那么小,只有五岁、六岁,
是聪明、健康的小机器。并终将
成长为贪婪、阴暗的弄权者。
机器喜欢权利、金钱、还有女色。
现在他们的JJ还小,还是
纯洁的。他们看我时,
眼中闪耀着调皮、信任
和讨好。因为我引诱他们。
总得有人去做不该做的事,
并为自己开脱。我说:机器,您好。
看见天空像一条黑色的缓慢的大河。
我喜爱在河下行走。无论怎样,
我还是爱它的。河水下,我
清贫、朴素,不赞美祖国。


听崔健唱歌

我为崔健的现场着迷。
他穿着过时,但是
一直在使观众蹦跳。
有几次我想到诗
丢失的声音,不就在这里吗?
在鼓、小号、萨克斯、竖琴
和崔健的声音里。
等到那一天,等到那一天,
崔健高声喊。被他的节奏振奋,
我晃动,蹦跳,挥着双手,
好像真有那样一天,而我能够证明。


文字术

听,草木发声,
生长的过程也是旅程;
看,文字的花朵,不是灾难与惊悚,
但是,的确有伟大的迷魂。
将文字组成一首诗,就像
盖一间房子,或者改造大自然;
就像招供后,狮子温柔地舔你的脚趾,
外星人指引你抵达外星。
文字碰撞时,偶尔也像一场战争,
喧闹得使时间跪落,请求安静。
她降临时,果然有五彩缤纷,说:“你们创造的神就是我。”


我没有快乐的童年

今后,也不会再拥有。
时间和挫折已使我变成一个
谨小慎微的人。我需要什么?
哦,我需要的都在外面。
但我已没有信心出去。
爸爸,当昨天,我抚摩这两个字,
我说:爸爸。眼睛里都是水。
你给我生命却让我对人世充满憎恨。
当我仿佛又回到童年,当我像
一只隐藏的鬼开始回忆,
为什么是不安呢?为什么
我不像自己写过的诗,
像一个汉字排列在汉字里?
我知道诗歌里,文字毫无选择,
它就是战争,贫困;就是不堪,暴力。


为刘川作

每次写到你都匆匆而过了仿佛你
硕大的头是溜冰场光滑我的笔尖
在上面哧溜一下就跑了我还没有
掌握运作的技巧我必须自己动手
因为这首诗写你是我写的但对你
的了解我只局限于你的胖头你嬉
笑的神态我闭上眼睛你就去捉贼
兄弟我很少用这个词我每次看到
这两个字就冷就想到苟且了空气
向下压了半升我们还没苟且抱歉
我们都是凡人明白凡人的痛苦和
欲望只有魔鬼才是圣经的知音啊
仙人离我们太远了我不说兄弟是
因为我是自己的兄弟连襟我的多
重性使我肮脏又纯洁甲性和乙性
因为一个女人反目丙性和丁性现
在还缺少性就开始为一个固执的
相似的的观点刺向对方即使做敌
人他们也承认对方的芒刺高贵而
不如此他们就是狗屎了我相信你
也大致如此故事发生之后就觉得
这词俗我换个新的我们都是让人
厌烦又有点可笑的家伙总神经西
西地黄着脑袋转向某高尚无耻之
他为了挽救一个迷途少女而谆谆
使她解脱了走火入魔到纯净水的
境界比我们煞笔的精明人太多了
这让我感觉到严厉是时代的特征
之一得感谢时代仅以此诗赠你装
傻是你的路也是时代的路要继续
最后共祝我们成为这个时代杰出
的二逼努力另关于二逼这个词大
仙有个非常独到的解释你看看吧


记事

今天,我看到站在风中
鼓动的人群。他们穿着棉衣,
戴着手套,在马路上唱国际歌和
团结就是力量。哈气。不时高喊:
还我血汗钱。有人在笑。显然,
他们认为这也是很好玩的事。
在他们前面,是白色的隔离带,
警察和一些官员。表情,
很凝重的样子。有人在打手机。
他们后面,就是政府灰色的大楼,
朴素、整洁,红色的标语特别醒目。



偶然

我上网时坐在一个少女旁边。
我的血液立即奔流起来。
就像每一个为你创造的、适合你的
品位的尤物,她是属于我的。
我故意轻叹一声,寻欢作乐似的打开网页。
当她倦怠的趴在桌子上,我想像她无处可去,
她也从我的样貌,我沉默的身体中发现了秘密——
我们偶然相遇,我又恰巧是单身,
我们都渴望爱抚,通过别人的手
暂时抚平内心的迷茫、孤独。
一阵美好的紧张之后,她失望地盯着电脑,
我也陷入低沉,失望地盯着电脑。
经过短暂的五分钟,那柔弱的后背不再属于我了。
因为我没能邀请她,
我挣扎之后,还是拒绝了奇迹、偶然。


平常的下午

一个平常的下午,我和
朋友在一起,他捧着几本旧书,
一个旧砚台,满心喜悦。
我也满心喜悦,因为朋友相聚。
我抽着烟,周围很安静。
行走的人,飞驰而过的汽车,
都很安静。
我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从
天空中的云朵,从行人
边走边谈的不经意里,我看到
时间的流逝。
我们在下午透明的阳光里,
偶尔交谈几句,
他捋了捋头发,经历着时间的消逝。


静谧

风在抚摸你的头发,
也在抚摸我的。
风吹走你的悲观,带给我悲观。
我想到我们的联系,星空,行走的
距离和时间。
我埋头读书,像往常一样,
读着读着就开始写,
像沐浴一样沉进自己制造的是非。
多少个月,我该如何对待
我们的关系,我们之间
风吹过后的静谧。


遗书

昨夜,整理旧诗。
安静下来时,他感觉
温度还在升高。
是谁给他那些感情,
不同寻常的经历。
这些年,语气缓和了,掌握了
说话的技巧。
他听着窗外的声音。歌声、
汽车碾过柏油路的沙沙声。
想到社会没能给予他的。
终于完成了。这些诗
就是遗书。


生活

四个月,我的心被失望装满。
我不能正常生活。
风从奇特的角度引起骚乱。
我整理旧作,
觉得那是遗书。
每一个句子,
都是遗书。

我借了几本小说,按时
归还了。从老师那里借钱,
交了房租。
赢了官司,可是
走司法程序要很长时间,
有时会用掉一生。
千万别打官司,你会输掉快乐。


公交车上

我在公交车上看到一个女孩。
是在傍晚,下班的高峰期。
她在拥挤的人流中,显得过于秀气、单薄,
乌黑柔软的头发遮住半边脸,
可能知道我在偷看她,
可能已经习惯被人偷看。
她安静地坐在座位上,好像正在忧伤。
因为她的忧伤,她好像不是在公交车里,
我好像也不是在公交车里,我们在外面,
是上帝把她带到我身边。
我们坐在一起,经历着美好的夜晚。
所有人都在沉默、摇晃。
只有我在欣赏她的秀气、白皙;
她裸露在夜色中的疲倦、伤感。


街市

碎纸与塑料袋的街市,
不在意多一点烟灰。风一吹就散了。
不在意多一个人或少一个人。
不在意星星在空中叫。
它安静得要死了。
星星们在银河嬉戏,拂起白云;
我拂开空气,踩着垃圾。
我的目光如同玻璃,竖在半空。
我闭上眼,它悲壮地落地。


世界美好

我看到一个人,写小说,
在床上躺了三十年,
刚刚学会站立,说话时,一脸天真。
和因为天真而迸发的对人的喜悦。
他太爱人了——站着的人、交谈的人、写作的人。
他可能认为人就是美好,是希望与活力;
像远方逝去的水、城外群山,
暗示着美好。他微笑而热烈地望着我,
我也微笑着回望他。
我暗示自己:世界美好。
他才刚刚从世界后面走出,刚刚知道人的美好。


清晨

清晨醒来,万物仍然寂静。
我抽着烟,望着外面的轮廓,
想要发现意义。或者找一两个纯洁的词,
和我发生关系。洗去身上的烟味、酒味、人味。
人为什么不像草木,在清晨生出露珠。
爬在床上的蚂蚁,被我拍死,掸掉。
渐渐听到狗和鸡,开始透明的楼群,
仿佛另一种报纸,耸立在眼前。
你不能不写旧事,并把它称为新闻。
如果将楼宇换成群山、水域,
你不能不写奇迹。现在什么都未发生。
笔尖轻颤。你不能说眼睛是摄象机,
天一亮,社会就出现。世界不需要你的记忆。
发表于 2011-2-25 07:4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扎西 的帖子

扎兄你好,赐大作几个发我邮箱,附简介。
wangxipin1980@163.com
发表于 2011-7-23 13:47:3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一个应该被历史纪念的人.
发表于 2013-7-31 22:5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可言说。慢慢学习。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6-3 03:46 , Processed in 0.040728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