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367|回复: 0
收起左侧

与诗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30 23: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海珂逸 于 2011-1-30 23:28 编辑

与诗书
文/海珂逸

1.
向着你去了那么久,我一直不敢叫停
掠过我的迟缓,用它的轻捷划痛我的飞鸟
捎一封花香蝶舞的手书与你
我是贫穷的。一眼山中的小泉
不拥有齐白石大师的名“虾”
无让游人临渊而羡的美鱼。三五鹅卵
七八赭石,一池细细小小的迷茫
仿佛永不能赶上头顶的高远
一夜托出一枚香艳的夺目。一口气吞下了
一千多个忽热忽冷的日月
我捉襟见肘的墨汁,也只孕育了
一粒含在口中的珍珠。如羞涩的贝母
咬红双唇。怕一不小心那红豆似的
一小点日增夜长的倔强,匆然滑脱
暴露出一颗滚烫而明媚的“痴”
火红,火红。任我小小的手掌
怎么也捂不住的大羞愧。一枚核桃
从不轻易掏出自己的内心

2.

我至今仍不知道,你曾对我说过什么
一朵睡莲,睁开隔世的目迷
看见和暖的春光正为蒲公英的孩子
撑开远行的飘帆。燕子绕梁
呢喃回到旧巢的欢喜。我是背着沉重的空
和不可救赎的迟暮,向着你去的
步履蹒跚,义无反顾
从左脚跨出门槛的那一刻起,这一生
我一直丰收着的犹豫,和一座茶青色的退守
都交付与迎面而来,一季梅雨的
意兴阑珊。大榕树,青石凳,小木屋
翠竹,小溪,酸酸甜甜的红刺梅
你越来越近,越来越熟悉的父亲的味道
告诉我:这一路山重水复的且行且歌
不是追索,不是旅行,是一次千里迢迢的回家
前世,我一定是被你宠坏过的那个
顽皮,爱顶嘴,喜欢蝴蝶和蜻蜓
胜过学习写字的女儿。是不是某天午后
我趁你熟睡,赤脚跑出你的疼爱里
再没回来?你老了么?我曾经最喜欢用小手
给你梳理过的黑胡须降服于白雪了么?
别急,你的孩子,已在路上,已在路上
你说过,只要上路,再远都能到家
你一定说过,不然,都这么晚了
沿路的树叶一片一片都爱上了晚霞
我怎么还会想起:回家?   

2011-01-14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2-1 03:27 , Processed in 0.04228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