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622|回复: 1
收起左侧

动性写作诗学宣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30 12: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动性写作诗学宣言



                   张昌军



                     一



    优秀的诗歌,总是和先进的诗学主张有着密切的联系。诗歌不仅是诗学的源泉,更在于诗学推动着诗歌创作的发展。自有诗歌以来,诗学关于诗歌的理论原则、鉴赏标准的概括总结和阐释,始终离不开诗歌的创作实践,而诗歌创作实践又离不开诗学主张的引导。尤其在网络时代,这一点显得尤其重要。

众所皆知,随着网络的发展和咨询系统完备,人类共同拥有信息的时代已经开始了。它在悄悄改变人们生活,也在冲击着人们传统的观念。其中,尤以文学创作首当其冲。这不仅是视觉的,也同时是写作方式和思维内函的改变。在这样一种形势下,过去人为的一切界限,都将或者已经被打破,过去的一切命名都将有重新被命名的可能。

这个时代艺术领域竞争和角逐不同于过去任何时代的最大性征,是不以话语权征服和权威意识命名。它将打破过去那种地域的狭隘意识,从而走向全国,乃至全世界,在更为辽阔的空间展示和实现人们之间的文学艺术交流。它是一个崭新的时代,这个时代要求我们的文学创作必须顺应它的到来,做出反应,积极应对。如果我们还沉醉于狭隘的利益观念里,沉湎于传统写作意识的温柔之乡,那只能跟在时代的后面鹦鹉学舌。这对文学是不负责任的。其实,这无异于动物为躲避寒冷实行的一种几乎近于假死的冬眠术。

这个时代的到来已经不可避免。开始可能是渐进的,或者悄悄地抵近,甚至我们可能还感觉不到它的到来,可是它却无孔不入,而且在征服人心、征服所有生活在我们这个时代的人们。在文学创作领域,这个时代的到来是社会发展的必然,是任何个人都不可抗拒的。恰如孙中山先生所说: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这个时代是网络的时代,也同时是诗歌的时代。这个时代诗歌阵地萎缩,并不是诗歌自身的萎缩,而是通常人们所说的纸刊版面的减少,从诗歌的传播和受众面上看,实际上大大超过过去以纸刊发行为主的时代。所以,从诗歌实现交流的范围看,不是萎缩,而是扩大。网络使诗歌的交流变得更简捷经济。它意味着少数人管理诗歌作品的时代已成为过去。这不仅是诗歌所面临的窘境,也是小说、散文等各种文学作品所共同面临的大时代局面。

目前,好多人喜欢称网络是虚拟的世界,而对于文学来说,却是生动再现生活的巨大平台。在好多人看来,好像不上网才看出自己的水平、清高。其实这是一种新形势下(网络时代)的迂腐,不值得称道。我认为,在参与网络写作的同时,积极主张入世写作,反对游离世界之外的写作,是这个时代的诗人明智的选择。



                                         二



动性写作诗学认为诗当是背负人类历史责任的情感咏叹。当代社会,尽管浮躁,但人们的情感并没有泯灭。它由于人们的多元的需求,多元的取向,而变得千姿百态、五彩纷呈。尽管,我们无力建筑世界共享的精神乐园,但诗人有责任和义务在精神乐园吹响情感的诗笛。让诗的艺术经验在现实体验基础上实现对生活歌咏。

当然,诗当背负历史的责任,并不是简单的复制生活,而是情感的升华和提炼,以打动人心诗篇让人震颤。它的目的不是哗众取宠和低俗的献媚。在信息社会的大前提下,犹如运用现代栽培技术一样,满足人们口味的变化。它可以不断生产出各样各式的蔬菜,陈放于餐桌之上,供人们选择。它不仅形式各异,而味道也各尽其美。新诗不同于旧体诗。旧体诗是空框结构。在已有的定型的空框里,填词咏叹即可,新诗是多元结构。在多元社会的背景上,任何作空框式的探索和尝试,都将是徒劳的,也是没有意义的。它在人的艺术审美取向中,现代人是以理想的个性自由潜意识作为艺术审美前提的,所以新诗自由的结构,不是诗人要这样,而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从社会学角度看,这种审美观念尽管悄然而来,但它却势不可逆的。诗人只有注意到这一点,才能适应社会发展对诗的最基本的要求。这也是解释诗学多元现象的一把钥匙。在人类精神共同的家园里,越趋向多元,也就越趋向一种更广大背景上的大同。诗的多元发展并没有什么不好,我们人类的终极目标是要把世界建成人人安居乐业的乐园,让每个人都具有享受自我个性需求的独立人生的生活空间。这只有在人类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生产达到与人类的自身繁衍生产呈现高度和谐的状态,人类才能有真正定义上的相互尊重。这才是诗创造的源头和终极归宿。诗人情感的波动和张显,如果离开这个大的背景,任何浅酌低唱都没有太大意义。

另一方面,诗歌是时代精神的凸现。诗应是具有情感色彩的语言对人类责任的渲释。从我国流传下来的《诗经》、《楚辞》、《汉乐府》、唐诗、宋词以及现代、当代的新诗,走的都是这样的道路,无数诗人通过诗的形式,所传达的都是对社会、国家以及个人所处的历史阶段上的现实,所做的历史责任的咏叹,那些灿烂的大诗,无不在闪烁诗人睿智的同时,也闪烁着历史责任的晶莹。从全世界大文化背景上看,那些哺育世界文明人的诗篇,如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奥德赛》等,以及更近一些的像莎士比亚、歌德、海涅、泰戈尔、普希金、惠特曼无不背负着这样的责任,而世代传咏。

这让我想起公元前2 O纪中叶到公元1 3世纪人类历史三次大的迁移与争战。文化落后的游牧部冲荡文化较为先进的农耕社会区域,他们以占领和征服者的自傲,雄视世界。但是没过多久,他们便被农耕社会的先进文化所融合、吸收和同化,他们在失去自己的家园以后,连自己的民族也一同失去的史实,至今值得沉思!现在,从世界范围看,人类已进入知识经济、信息经济的高科技时代,人类已不可能再有历史上那种波澜壮阔的迁徙,但有可能失去自己对已有精神家园的依恋,尤其数代先贤矢志建造的精神乐园将受到昌明的文化的无情冲荡,虽然人们可以老守天园,但是知识的大面积迁徙、信息的高速交流和转换,使生活在世界各个角落的人们每天都面临着新的挑战。知识、观念在不断的更新,人类的精神在上升?还是在沉降?抑或是既没有上升,也没有沉降而只是作悬置意义上的空间滞留?诗人都是不可能无动于衷的。

我常常想起人类历史上的迁徙,也由此想到人在自己的生命旅途,知识的迁徙和跨越。当然,知识的迁徙不同于人类历史上前三次大迁徙,它不需要以暴力来破坏各自的家园为代价,它只是观念的更新和思想的解放。在这个大的潮流里,我们背负着故乡的行囊,走在生命的旅途,到底谁是精神家园的守护者?诗人应该在情感的呼喊中,背负人类的精神而融入新的文化潮流之中,为更多的读者打开尘封已久的诗之门户,登入诗的高雅殿堂。其实,也只有这样才有希望在新的世纪中,让诗获得解脱,消除诗作者与诗读者的旷日已久的隔阂,而使心灵上的相互交流成为可能。诗人不应该把生命的情感体验禁锢在一个狭小的天地里。在人间乐园,让人们共同分享人类的物质和精神文明的果实,从而也让诗永生。



                                        三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海低于大地,宛如人的心胸,辽阔博大,有着宏大的胸怀;海的质感虽然柔软,但它有柔情,也有惊涛拍岸的雄丽。蓝海诗歌是诗的海洋,也是诗人扬帆的乐园。我们的时代已经进入多元取向的时代,在诗歌审美上,允许多元的创作风格存在,是我们繁荣诗歌创作的基础。诗的好坏不在风格,而在诗的自身。任何诗歌创作风格,都是好风格,都可以写出好诗。动性写作的诗学主张,是对诗歌本质的张示。其目的更有助于诗歌的继承。它继承自五四新文化运动开始新诗创作以来,并由此上溯至屈原、诗经、孔子、先秦、两汉、唐、宋、元、明、清以来诗歌艺术成果,包括国际优秀诗人的诗学主张。当然,继承不是简单的、消极的,而是积极的、批判意义上的传承,是在批判吸收这些宝贵的民族文化营养的同时,坚持大时代诗歌创作观。它同时包括小说、散文等文学作品在内的广义的文学艺术主张。至中国新诗发展史上三大重要诗派“自由派”“象征派”“格律派” ,它包括新诗写作以来涌现出的九叶派、新月派等,以及一个以时期以来存在的诗学主张,如诗到语言为止、口语写作,还有民间写作、学院派、第三条道路、神性写作(第三极)等等,我们都给与关注。我们认为,这些派别和诗学主张的出现,均在不同程度上,丰富了诗坛的创作,让诗坛更具活力的同时,也涌现出为数众多的新作和力作,都值得学习和借鉴。在诗歌创作上我们不反对现存的诗学各流派的创作主张,而是各流派的共同生存、相互借鉴、共同繁荣。

在这样一种诗学精神的鼓舞下,蓝海诗群,已经迈出了坚实的一步。蓝海诗人在近年的诗歌创作中,已经由感性诗歌创作,走向理性诗歌创作阶段。我们的诗歌主张在注重个体多元发展的同时,逐步实现了完美的统一。这些诗歌主张在诗歌实践中,日渐清晰。



                                              四



动性写作认为诗的本质是动。它是诗人以囿具诗的意象审美,传达自身关于世间万物和谐或者倾斜的动态(静是相对于动的一种状态)体验。它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从诗的本源出发。诗是诗人主观源于客观主体的同动。诗和其他文学样式一样,是一个动态的载体。过去一切关于诗歌是静的说法,是人们看到的表象,而不是诗的本质。二是在诗歌文本表达上,由于动是客观事物必然状态,反映在诗歌创作上,也必然是事物动态的表达。它反映在诗歌创作实践上,不仅是诗的意识艺术再现,也同时是人们包括情感、理念、观点等在内的艺术动态体验的重现。诗真正的技巧,是虚实间的动,决定着诗的节奏、韵律、活力和方向。

动性写作是诸要素的结合。它包括表现于外的动态、体现于内的动感、作用与他人的动情、取得诗意效果的动人,等等。通过诗人具有诗的意象的捕捉,表现在语言上则是重在通过及物动词的运用,使诗文本具有跃动的审美感受。处于感性写作阶段的诗人,常喜欢用很多形容词,来实现的只是词藻的华丽,这常常影响到诗的品位。好诗不是形容出来的。这是鉴别一个诗人理性写作和感性写作分水岭。



                                          五



动性写作是诗歌评价之第一和最高的标准。我们主张诗动性写作,是具有严格诗学意义上的命题。从诗学意义上说,这不仅是诗的写作标准,也是诗歌的鉴赏标准,更是评判诗的优劣的一个重要诸元参量。

诗的动性写作,主张最大限度介入生活。社会在发展,动性写作倡导诗歌创作最大限度的反映诗人个体动态社会生活的真实性。它应该尽最大可能反映我们时代主流精神,同时倡导健康写作。诗歌作为一种文学载体,也同时肩负文以载道、文以至远的功用。反对无病呻吟,做到言之有物。

诗是文学王冠上的明珠。尽管它和小说、散文等一样都是语言艺术,但是它和其它文学样式的最大区别,是在于语言中动词地运用艺术。它强调通过动词组,展现诗意的生活、展现生动宏观景物的同时,尽最大可能让人们在感受到诗人面向世间万物时的情感。它应该是健康的、向上的、动态的,不应该是颓废的、苍白的、呆板的、扭曲的。

诗是诗人个体行为。它是根据诗的创作原则,由诗人完成的诗性艺术语言的建构。诗的动性写作,尤其重视诗的动态语言的运用。如柳宗元的诗“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我们只要细心的体察,人们就不难发现,这首诗,恰恰表明诗的本质在于动,而不是静。诗中巧妙地运用了“飞”“灭”“钓”这些动词,才烘托出诗中瞬间的静,使之更具苍凉的神韵。退一步说,即使诗所表现的诗境画面,是静的,但是作为一首诗,在写作上决离不开动词独具匠心的使用。当然,在汉语中,有些形容词也兼有动词或名词的性质,如赤橙黄绿青蓝紫,既可以理解为可见光光谱段的命名,也可以作为动词来使用,如王安石的“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这里的“绿”正因为兼有动词的词性,读来我们才会有更为鲜活的感觉。所以,我们也不完全否定形容词的使用,关键在于怎样使用。不言而喻,对于可动性化的形容词,出现在诗中,又易于收到出奇制胜的效果。

诗必须是真实的。这种真实,不仅是客观事物原相对诗人创作思维的必然要求,也是诗人对客观事物表现出的艺术真诚。人们反对虚伪,在艺术上也同样。我们只有把诗建立在客观实在的基础上,才能让人感到你对别人的艺术尊重,才能因为认同,而接受。真实,才能打动人,感染人,与人和谐相容。诗和其他文学样式相同,必须让人感到具有公共的认同感,或者说感受到艺术的真实,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交流。诗歌可以通过夸张或者浓缩的艺术处理,表现忧伤、激越、悲悯、愉悦等心境,如杜甫的“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在表达诗人凄苦感受的同时,也在激愤。它无论过了多少年,无论谁读到它,都能引起他人的共鸣。

我们不仅重视诗的整体原创,同时更重视诗句的原创。诗意的表达来源于诗人个体的创作冲动,反映在诗的完成上,无论在建构风格还是在语言运用方面,你可以兼容、借鉴、吸纳,但反映在自己的诗歌作品里,首先应该是原创的。

诗是客观事物作用于诗人以语言为材料的艺术建构。从存在事物动态引发人的思考,进入“诗”的创作冲动,并不是偶然突兀的,而是经历了一番沉思之漫游的结果。因此,诗人的柔情、刚强、浪漫、唯美、忧伤、激愤,这些内质,进入诗的文本,也可以说是诗歌艺术的合成。

显然,一首诗的形成是诗人的一个复杂的心理过程。它是在人有了创作冲动后见之文字的最后果实。从心理学意义上说,人首先是视觉注意,当然也不排除听觉、触觉、感觉等等。视觉注意对人都会产生不同的刺激。因为人的世界观不同,阅历不同,文学倾向不同,其感受的指向性也是不同的。人的情感是受思想支配的。对于同样一件事,可以以不同的文学样式来表现,比如散文、小说、报告文学、视频、绘画等等,对于诗人它可以通过诗歌的形式来实现这种表达和交流。一首诗不是形容出来的,而是通过动性写作来表现的。动性写作是诸要素的结合,包括动态、动感、动情、动人,等等。



                                           六



海德格尔认为:诗是持存之创建。从“存在”思入“诗”,并不是偶然突兀的,而是诗人经历了一番沉思之漫游的结果。因此,诗人的柔情,刚强,浪漫,唯美,感伤等等这些动态的要素,介入诗的文本,也必然是沉思漫游的结果。也可以说是诗意的揉合。诗的语言性、音乐性、艺术性、文学性,以及诗体的风格和形状,在最高层面,都可以在动性写作的诗学主张下得到完美的统一。

诗的本质是动这个命题,是诗学发展到今天历史的必然认知。因为诗学本身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过去的人们一切关于诗的本质的认识,都具有阶段性的认识。即使海德格尔在一生中不同时期,也曾经对他的诗学理论有过不同的界说,他先后说:诗是真理之创建;诗是存在的词语性创建;诗是道说神圣的歌唱;诗是对诸神的命名;诗是持存之创建。他的这些界说,其核心有着相对的具体指向,分别是:真理,词语性,道,神,持存。通观中国诗坛,自五四新诗运动以来,人们对诗学的思考始终都没有停止过。尽管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建立起权威的诗学体系,但是,经过一代代艰辛的努力,正在日趋完善。

排除人们给诗学一些主观随意的附加,我们认为要写好诗必须首先了解诗的本质是什么,才能把诗写好。否则,如蠡测海,必是茫然。动性写作的标准,谁坚持了它,谁的诗必然因充满灵性,而受到普遍的欢迎。我们主张动性写作,在一定意义上说,也是为着最大限度的避免诗的概念化、散文化和庸俗化倾向,让诗歌始终沿着健康轨道发展。



                                         七



在呼唤文学精神几成“时尚”的今天,我们认为当前,在各种文学样式中,诗歌精神更值得人们敬仰。全国有无数诗人,在没有任何利益的情况下,依然坚守着、挺进着,这不仅是一种民族精神的延续,也是文学精神的传承,更是诗人的对文学的忠诚。

至少在当代,诗歌是不能拿来换钱的。诗人们坚守这块阵地,可以说没有任何个人的利益驱动。虽然有少量的诗人作品,但是绝大多数的诗人,他们的作品写来不是为了发表,他们的交流方式除了诗歌网络论坛以外,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发表在自己的博客上,免费供人们阅览。在这样一种情势下,诗人们依然保持着良好的创作姿态,每天都在创作着。

在诗歌不那么受欢迎的今天,值得庆幸的是诗人以少有的精诚和热忱保持了诗歌创作姿态。诗歌不仅是中国当代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更是影响当代文学发展的不可或缺的动力。诗人们始终没有停止自己探索的脚步。他们以高质量的诗歌,保证了诗歌的创作水准。据专家们研究的结果,回顾近30年的中国文学的发展,诗歌的成就依然居于其他文学文本的首位。这是值得诗人和天下文学爱好者引以为自豪的。

提出动性写作的诗学主张,是诗歌发到目前阶段历史的必然。我们坚信,在这一诗学主张的倡导下,诗歌一定会朝着健康的轨道前进。
发表于 2010-12-30 21: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的评论 ,元业来学习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5 13:25 , Processed in 0.037454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