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774|回复: 5
收起左侧

2010年诗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20 21: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扎西 于 2010-12-20 22:08 编辑

夜雨

在雨中没有雪的位置。
她只要片刻倾诉的权利。
她用数不清的软弱、软弱,
表达着绝对......你的无数耳朵里,
沈阳在咆哮,像一枚炮弹,
纠正着你的价值观。

落下吧!分分秒秒。
你要,你要——

你要外形与表皮,
你要世界是一张冰冷的邮票。


孤立

雨下了一夜,如同胡扯的旧事,
考验你的耐心。我是无心的。
或者,我的心不是雨能触动的。
它的焦急,不是简单的胡扯
能说清的。如果雨特别一点,
机警的靠近我的念头,
我可能会分心。平静的分析
雨声,被雨淋湿的人和
雨淋不到的灵魂。我怀疑
雨是明白这一点的。在窗外
一直押着不同的韵。似乎提醒我:
你不是唯一的——我的确不是。
我是我的唯一——坚决的孤立。


悲伤

我没有悲伤。即使灾难也不能让我悲伤。
我冷漠地度过日与夜,再次醒来,
还是没有悲伤。
我的身体被欢乐放大,到了尽头;
悲伤被拦截下来,只能陶醉。

我愿意相信我是悲伤的敌人。
我不能侮辱悲伤——
如果我回去,重燃与悲伤斗争的勇气。


失去

我知道,什么都会失去。
甚至这些哀苦,也会燃烧。
我放下笔,也放下秘密。
我不再为隐喻发言,
也不做失去的邻居。

我剩下的不多了。除了
巧妙地和你约会,
哼一支熟悉的歌。

是哪条路向我走来?
并放缓脚步。
我身上诞生过的美,向它敞开。


富士工人歌

别担心,爱情还在履历表中等待。
只要几个字,你就有了家。
地址会代替你旅行。夜的尽头,
你的房子比你更孤独,一直在寡居。

你什么都拥有。记忆的文件夹里,
美妙的裸照比你光得更隐蔽,
更懂得平衡。你刻意培养的
与虚无的友谊,总是很有效。

就像它接见过你,同时,
也向你敞开过虚无之门。
你对希望的看法是正确的,
绝望总是比它更晚一点抵达。

如果非要加入定义的行列,
你是打工者,这是一首打工诗。
重要的不是明天你在哪里,而是
添好每一张表格,工作到忘我。


最后一场雪

我不关心雪。最初和最后
一场雪都不会让我关心。
仿佛灾难,如果不是在身边发生,
就不是灾难。像一面镜子,
没有人能在镜子中居住,
没有人注意镜子中发生的事情。
一面镜子的恐惧
只有玄幻小说会提及,才会记录
镜子的善与脆弱,麻木与自私。
当镜子中是一片雪地,没有人
赞扬镜子是一名好演员。
他模仿的能力越来越强,
他的沉默越来越久,他身上的
脚印越来越乱——仿佛他就是雪,
而不是一个相反的世界。




这可能是今年的最后一场雪。
雪成就了小小的改变,包括视野
和心情。即使拿起拖布也是好的。
这些天,我像冬眠的蛇,
不知道日子是什么,生命
还有什么意义。只知道近了。
突然到来的雪让人欣喜。
我行走在街上,像穿着彩衣的企鹅。
我已经接受了寒冷、臃肿、
脚下的羁绊。但是雪味没有闻到。
浑身是雪也闻不到。我揉着鼻子,
如同是在梦中。猛的一跤,
我匍匐着无法动弹,也不觉得尴尬。


不开心

最近我不开心。因为早早起床,
也要面对房价的压力,
市府的关于让百姓
轻松的谎言,
和插在我们身上的吸管
又在增加,人与人间凌乱的
复杂的感情,
我的生活显得艰难。
我强求着与人分享的快乐,
北方终于吹来的暖风,
仿佛馈赠的小小的赝品,
它轻拂着我,宣告我在万物中的位置。

雪人

偶然到来的雪让人欣喜。
她打破了平衡。因为,
忽冷忽热的天气,难以捉摸的
冗长沉闷的生活,像一块坚石,
无法移动。我走进雪中,
如同裂缝。清凉培养清净。
我不能像雪一样飘落,
雪不允许。我只能起伏着,
和雪融为一体。似乎在说:
谁说我不是雪人。


子夜

一天过去了。嘈杂的声音和
蜘蛛一样的意志都收起翅膀。
世界又恢复了它本来的面目:
安静、幽蓝、神秘。失眠的人
在计算一天的得失。寒冷
仍在持续。远处的郊外
隐藏着很多虚幻的人。谁被想念,
谁就会真实,并且拥有完美的身体。
感觉一种最亲密的行为,
我也在捏造一个小小的肉体。
她从云层后走出,清晰了,
高跟鞋踩着地板,只能无限接近。


孤单

我知道,生命是孤单的。
每一个生命都孤单来去。
来,不知道为什么?去,不知道去哪里?
鸟儿拍着翅膀,不知道明天
在树上还是在空中。

明天多么易得,人人拥有它。
在前面,树林在呼叫;
后面,柏油路追赶着,
一直超过你,可能奔向死亡。

那么多神秘的名字,等着你变弱。
在你看不见时,填着简单的表格。


空虚

我空虚。没有问候,
我就问候自己,并且回答。
我失去的世界在等我。
那也许不是世界,只是阳光照临
让我温暖。
我拒绝他人,也拒绝
被自己拥抱。
我已经过了拥抱自己的年龄了。
我认识自己。
我像母亲那样看着自己,
握着他的手,我想给他爱、沉默,
修复他被诗歌毁掉的笑容。


纪念母亲

8
我已经很久没有感恩了。
我知道我已经失去了普通的愿望。
一个普通的礼物,一次普通的问候,
一场普通的爱情。原本鲜活的灵魂,
现在像鲜血染成。
不平凡降临在我头顶。
愿望在伤口中生长。
现在我多希望闭上眼睛,
就能回到你身边。
我想说爱你,只要一次,
虽然它对死亡没用。


7
墓碑上刻着你的名字:王淑清。
生前很少使用,现在
它是你骨骼的标签,我祭拜之所。
你有一个无能的儿子。无论你
怎样爱他,都不能改变他的一生。
他的命运像你一样:屈辱、不甘,
也将归于土。你的一生没有秘密。
无能的母亲和儿子,在雨后的山丘,
低声交谈,走向归属。


6
但愿我还能做你的孩子。
你可能不知道我是谁。
我的行为和态度,
过于古怪和亲密。
不能发声,我只能用灰烬告之:
我作出多大努力才走到这里。
你不必担心我是谁,
不必设置障碍。
你只去看一眼新生的墓碑,
就会记起我的样貌,我是谁。

5
我不想像你一样犯错,母亲。
没有幸福,没有快乐,没有
外省的诱惑。如同木偶,
甚至想象都被节制,甚至
爱你的人都没有。如果你有灵魂,
我不想你的灵魂继续犯错。
别怀疑自己的能力,别相信
灵魂国度中的道德。即使
接受谴责,也不接受木偶。
学会交流,学会美丽自身;
保证迷人的部分常在,保证
行走的渴念和回忆时的天真;
学会狡黠,学会爱和被爱,学会伸出手;
学会等待,在幽暗不清时沉思;
学会拒绝,学会一切,母亲,
别在青春时犯错。

4
我想看见你笑,在云层中。
每笑一次,我都会开心。
你的墓碑是属于我的。
像我的心灵一样的名字
是属于我的。我抚摩着
那名字,从此之后我将
向它输血,使它不至于干涸,
不至于像泪水滑落。
我想看见你的灵魂。
向我敞开吧!母亲。
不要隐秘的沉睡。

3
没人在意你的死亡。
正如,没人在意你的卑微
你也是卑微的。你的听力
与能力使你成为次品。
你与人交流时的过错和笑话
让人欢欣。如果你的生命
只是点缀,如果你不介意
成为人们口腔里的灰尘,
你也许是幸福的,幸福得
就像不被人注意的阴影。
如果你不是要求尊严,与父亲
勇敢地斗争,你也许是幸福的,
幸福得就像幸福的奴隶。
你对生活的理解也许就是
不犯错,不树立威信,
能忍受的忍受,不能忍受的
也要忍受,偶尔的抗争是无用的。
你终于认识到人群与父亲
是危险的。你浑身颤抖,
但不能哭,你已不是孩子了。
你的父母也是这样过来的。
过着过着就会习惯的。
成年累月的压抑使你变得病态,
你终于幸福地得病了,你笨拙地
处世能力终于不再重要,你不精致
的厨艺终于不再被父亲指指点点。
你可以休息了,终于成为家庭的中心。
我们给你关怀,给你地位,
给你未享受过的退休生活。并且,
今天,我们给你哀悼。


2
我们知道,只有身份证和残疾证中
你的名字才被使用。
现在死亡证和墓碑上
你的名字又如同新生。
你的照片代替你坐着,在我对面,
类似于安静或沉思冥想。
我们知道,这是平常的死亡,
你的名字将不再使用。
但是在悲伤还没有
完全消散之前,我们
试图将那名字从溺亡中
拯救出来,仿佛国家又为你
颁发新的证明。


1
你的身份是母亲,或者说
你被迫作一个母亲。命运
是反对一个少女的幻想的。
而一个是失聪的少女的幻想,
它反对的就会更彻底。甚至
不是反对,而是命令,即使
你的心还是少女的,你的身份
也是母亲。我是刚刚想到这一点的。
我明白,你是孤独的,你无法适应
少女与母亲之间的联系。然而,
我不能帮助你,我也无法适应
与一个少女之间的母子关系。并且,
在三十年后,我突然发觉:
你是一个衰老的少女。
你的衰老没有目的。我们只是看到
你的衰老,但是忽略了你少女的心。
像反常的胃,你吃下自己的生机,
吐出天真。而天真只有魔鬼需要,
只有贪图小便宜的小人需要。
这是命中犯小人的秘密。你不清楚,
小人究竟有多少,魔鬼的欲望
究竟有多深。你只是奇怪,
艰难总和你作对,制造
使你卑微的、可有可无的面具。
一个人戴着这样的面具衰老,
不会留下任何痕迹。我不相信
我说的,我一直尝试找到理由,
证明你是重要的,是我的信仰。
我们是孤伶伶两个人。为什么
孤伶,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是谁夺去你的生命。是与你
纠缠一生的父亲,还是暗中
支配你心灵的天真?当我抚摩你
平静的脸庞,当我只能在
纸张上骄傲,而在作为人的风险上
估计错误,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涌出来。


感恩的一天

就像你已经读到这首诗,
我能表达的仍然是祝福。
用平常的方式,平淡的语言,
祝贺你被忠实的朋友围绕,
度过这一天。

时间没有色彩,没有线条,
生命转瞬即逝。有时你不能忍受
这平凡——太苦闷了,太多余了!
你希望不朽的天赋应运而生;
我也曾经因为艰难沉默。

在母亲的葬礼上我更加沉默:
我还没有报答她。后来,
借着酒劲我说出了对父亲的不满:
一个女人,只有遇到疼她的男人
才会快乐。不然,伴随她的将是遗憾。

如果我们不把自己当作献给不平凡的礼物,
我们就会轻松。我是平凡中的一员,
从小学课本上就读到纪念。它也许是因为
痛楚、灾难,也许是因为
生命中的某一天。

它与往昔相似,但是,作用在
你身上就很特别。
仔细看一看,因为你
星星渐趋明亮,
生命走到了感恩的一天。

                        ——赠最瘦的人。

因为诗歌无用,才离我们更近

在冬天,如果你摔倒在雪地上,
帮助你站起来的不是诗歌。
它只能把你摔倒的记忆留下来。
在变烂的雪地上,在春天,
它也能指认出你倒下时的凹痕。
而我知道那不存在。

它将收藏的四十年光阴重放。
那里——其实是这里。
你是它对任何事物的称呼。
我和你睡过觉被它说成
你和你睡过觉;她爱过你念成你爱过你。
而我暗想:我需要这样的逻辑。


给莱耳的一封信

我给你寄去短信,邮件,
以及秋天的问候(现在是冬天了)。
我是坚决的作者,
每个字,都在行动。
然而我不是一个好的引导者。
我剖开身体,吸收血液,
就像我张开嘴,呼吸氧气,
二氧化碳也会进入肺中。
我不知道怎样拒绝那些氮和氢。
我想和朋友在一起,塑造70,
给它群体之美。
田力表示,70压迫他。
他抚摸自己60年代的身体,
却在70投影,
他快错乱了。
惟小马甲将成人妇,
夜来受拆迁之苦(短短数周,沧桑巨变),
天河巡游者于通货膨胀中已无暇他顾。

有人要进来。 小跳跳,我所愿也。
无论在何时,何地,她都是一枝好笔。
无锡鼓燊,我所愿也。散文漂亮,
性情相投。那勺,我所愿也,
安静闲适,有阅读之美,
有淡淡人生。仲诗文,
70年代之兄长,能很好地组织众人,
能适应挂牌之优美,案牍之劳形。
最后的人选是:
夜来、蒋振宇、那勺、小跳跳、无锡鼓燊、仲诗文。
此辽宁国与南方诸国之友谊,珠联壁合
(斑竹太多,扎西可以是联络员)。

我给你寄去之人,已敲打你的房门
(已经很久了),可你不在我的回应里
(我今天再次修改它,在寒冷中念着你的名字)。


雪中

我试图从雪中找到
孤立的理由。
这条街上什么也没有。
除了虚弱的风声像一个孩子。
除了神秘的篝火点燃了啜泣。
沈阳,我已经老了,无家可归。
在长椅上丢下我的梦
和母亲的照片。
我平静地接受你黎明前的照看。
如果你需要一个雪人,我会奉献;
并感谢你仁慈的双手触摸。


沈阳

又一场雨。是雪要来了。
多么熟悉的雪啊。去年,
给了他很多诗。向外望。
雨珠打在雨珠上。那么急切,
汇成河流。他作为幸存者,
孤立的一滴,感觉到失落。
只有一两个人知道,他
内心的风暴,多么纯洁。


演员

我的职业是表演。没有观众时,
我也在表演。我必须把握分寸:
我的喜怒哀乐,我的冷漠、变心,
都让我分心。如同年龄
不由我掌握,我也不掌握
角色的分配。如果在一出戏中,
我是小妾,我只有接受;
如果在一出戏中,我是暴君,
我会是暴君本身。我的性格是橡皮泥,
我的人性强于蛇的弹性。
塑造是我的本能之一。
迷惑别人必先迷惑自己。
我对迷惑自己感到满意。
不能迷惑自己的人不是勇敢的人。
过于迷惑自己的人我也表演过。
我表演过灰尘被风吹走的样子,
也表演过文章中不能提及的名字,
在新鲜的雪地上,我表演过雪
由白变黑,最后化为泥污的过程;
我表演的矿工,如同父亲;
我表演黑暗时,轻松得没有一句台词。
不是不允许,而是
我对黑暗的理解,只有这么多。
我没有过多使用身体的权利,与能力。
仅从表演的角度看,有多少表演
是值得相信的,有多少表演
不如不表演。就像一百是一个敏感的数字,
苟延残喘是一种勇敢。我表演勇敢时,
仿佛在表演沉默,也仿佛在表演纪念。
只有沉寂的勇敢才是勇敢,
或者,只有刚出生的婴儿才不需要勇敢。


像百叶窗,像井

如果那些鸟儿、爬虫、灰沉沉的梗茎,
能分清什么是软弱,什么是力量,
并且原谅沉默的头骨——
我无忧无虑地散步,摸着
一枚硬币——一面是菊花,
一面是小写的数字一,它有些磨损,
但不妨碍相互生成——我是在
用它们写诗——一会是软弱,一会是力量。
一会是别的,叫不出名字。像百叶窗,像井。


给狗写诗

我已经很久没有写诗了。
我已经忘记了文字在纸张上排队的快乐。
我不喜欢排队。每次遇到排队,
我都会走开,我是个不喜欢秩序的人。
但是在写诗上,能指挥这些出入不同时空的
文字排队,我还是乐意的。
A,站好排;B,手不要放在外面。
我不说这样的屁话,这太幼稚园了。
我只是调动它们的情绪:A,你和B弄一下。
它们如果能擦出火花,就在一起了,
像领了结婚证。C,你他妈的太靠前了。
什么事都往前挤能行吗?你就是打狼的命。
D,你只要流泪就可以,不要露牙。
有不听话的我就剔除。这点权利没有还行?
我不要主角,我要的是顺从、漂亮、完整的一支队伍。
很多年后你还会想起这些:A的面孔,B的面孔。
它们排好队后集体窒息的表情;它们
从纸张上逃跑,越跑越绝望的表情;
它们学会了怎样组合成一条狗的表情。
那样含情脉脉地看着这个世界,
那样温顺、快乐,被人牵着回家的表情,
很多年后你会记起这些。


7月28日

从窗口望去,只有依稀的灯火提醒你,
这是人世,每一件事物都和你谈过心,
都曾用绝望安慰你。而喜欢多么仓促,
就跳向平淡。虚无的岂止是光阴?
只有土地从不说话。
有时你看见声音向里面汇集,
像雨点落下,慢慢干爽了;
风从远处袭来,像燃烧——
另一边,阳光倾覆而下,
天堂修复了门窗;
风推开所有人走近你时,喜悦走近你。


发表于 2010-12-20 22: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富士工人歌 第四节没前面的三节给力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0 22:3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想要定义去了。
发表于 2010-12-21 08:39: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
很好,很好
除了信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1 11: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都不错,哈哈。
发表于 2010-12-30 18:5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元业来学习扎西的诗歌,语言很硬朗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2-3 00:56 , Processed in 0.042651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