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603|回复: 3
收起左侧

杂咏3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15 01: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公交车上唱歌
那个大声唱歌的人
那个  戴尖顶草帽的人
在旗峰路口   下了车;
我坐在他的座位上了
不知为什么  我也哼了起来
声音越来越大  越来越响
就象  他还坐在车上

    北京路
北京路不在北京
北京路  与北京无关
北京路  与看报纸的小偷无关
北京路  与长着灰指甲的孤身少女无关
与警察和吞火的老头子无关
北京路  与飘荡在天空的歌声无关
与洒在我脚面上的尘土无关
北京路  一个
我深深热爱的地方

夏天已经远去
火车驶出京郊
突然快了起来
大地的震动
沉着  有力
母亲坐在车窗边
风和夕光
把倦意绵绵的河山
投射在她的脸上——

远处  大平原渐渐隆起的地方
几棵又高又直的树
已经落光了叶子
光秃秃的枝权上  蹲满了
黑色的大鸟。铁道穿行在
一片亮汪汪的水田中
一些不知名的植物
从田里冒了出来

公园
那天早晨
整个公园,就我一个人;
高的树、矮的树
还有水池中
没有凋落的荷花
被风摇动;
早晨的空气中
有一点淡淡的烟草味
我看见  停在树丛中的
那架旧飞机  折断的轮子
被一堆烂砖头支着
它曾经飞在天上
现在  却成了一堆废铁;
我绕过它高高翘起的尾翼
我只想尽快穿过公园
回家。睡觉。

雨中
阴暗的办公室里  只有我一个
在缓慢地打字。因为久治不愈的牙疼
使我看上去  有点咬牙切齿

台风将近
五月将尽
有关台风和暴雨来袭的消息
扩散得很快
仿佛大家都盼着
众望所归的大人物
尽早降临
可是我知道
台风还在很远的地方
我们的不值得尊敬的生活
也还没有到过不下去的时候

路边的水果店
每次走到这里
走过兴华路横街的拐角处
我总是不由自主地
放慢脚步
空气中浮动着
淡淡的苹果香味儿
让我感到  虽然
这么多年过去了
那些不变的芬芳
还能  及时地唤醒我

洛溪桥上的灯柱  一杆  一杆
洛溪桥上的灯柱  一杆  一杆
码头向西  那么多的人和事
被风吹白了  码头向西
那么浑浊的江水  那样的
流动

码头向西。海鸟们叼起水流的长喙
偶尔  也会把巨大的铁环撞响
码头向西  依次熄灭的灯柱
一杆  一杆  一杆

在阳朔被雨打湿
接近中午
雨越下越大
天空阴暗而沉闷
独秀山  湿淋淋地
高大的树丛后面
有人在领唱
苍老的美声
带着一群倏高倏低的嗓音
听得出  他和她们
都很尽兴
雨越下越大  然后
慢慢停了
我得脱下鞋  才能
顺着来时的路
返回

佛说阿弥陀佛
——梅州千佛塔寺
香烟已散、又散
千佛起身  有的看、有的听、有的思;
经可诵、可取  但没有人能
带出山门

一切法都是世间法
——梅州东岩寺
在东岩寺
吾同树  兴奋地指给我看
印在粉墙上的一行标语
“自觉实行计划生育”
他那放光的脸  好象
正被佛光普照
——你知道
这可是一座尼姑庵
尼姑和庵堂
跟我想象的
没什么两样

周氏三兄弟
     一
1958年         周建人
出任浙江省省长
这一年  他七十;
两年后  他干了一件事
上书毛泽东  为一位女社员
讨还公道;
只因为  饥饿难忍
该女社员  偷吃了几棵玉米
被人民群众  剥下衣服
光着屁股  游街示众;
科学democracy和妇女权益
是温和的周省长
一生  最关注的问题


1967年         周作人
在被“红卫兵”暴打一通之后
溘然离世  终年
八十二;寿则多辱
对于这个  翻译过《希腊对话》
给鬼子扛过活的人来说
他确实  活得太久了


1936年         周树人去世
临死前  他立下遗嘱
其中  第七条
他是这样说的
“损着别人的牙眼
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
万勿和他接近”

      四
有一段时间  我偏爱
周作人的书;对于周建人
了解不多  只知道
他最后活了九十六岁  活得
比较累  活得
有点没知觉了;而对于周树人
我仅仅知道  他的名字
还知道  很多人都用过他的名字
比他本人  用得还要多

人民母社
如果历史可以假设
我想  我们一定会
集体爱上她——
当年  有感于
男女社会地位之不平等
该女社员  上书中央
和全国妇联  坚决要求
至少应当  把一部分“人民公社”
改称  “人民母社”

索马里海盗
他们抢劫过很多船
他们要钱不要命
他们热爱英磅  欧元  美金  人民币
但是拒绝卢布  日元  和贝壳
我见过他们  扛着机枪
蹲在小船上  跟普通的渔夫没什么两样
海盗的事业  就需要这样的人
我承认我干不了这活儿
畏惧把生命扔在大海里
每当想到这一点
我都自卑得要吐血

午夜
午夜  飞机飞过
在黑暗的云层上  一架飞机
悄悄飞过  我看不见它
就像一生中  飞临我头顶的
那些巨大之物  我只能听到
它的声音  听到我的心跳
被它牵动  只能想象
黑夜中  它载着一群昏睡的人远去  
降落在另一个城市的黎明

玛丽安
第一次看到浑浊的水
从一个人的头顶冒出来
大家都齐声尖叫
但是我沉默不语
这还不是最刺激的事情
我曾经看到  空气  水  火
同时从一个人的身体里冒出来
这些构成生命的元素
在她活着的时候  就冒出来了
当然是在电影里——
那个永远走不出河边林地的
卢旺达女人  她叫玛丽安

桃树
他说:生命从诞生的那一刻
就如此完美地打上了死亡的记号
他说:死亡的桃树已经开花
回到家的人  又再次出门

我站在桃树下数桃叶
数过的  就开始凋落
死亡应该如此数算
死亡是明月降临


在路上
花朵  和粮食
被风吹
落入枯井;

行脚僧
一语点破
浑浊的玻璃瓦

夜的垢
热乎乎地扩散

鸡鸣犬吠
都是  针扎在地上
一样的疼

爱上我的人
一个爱上我的人
如今  终于让我
看到了希望

秋天的早晨  我坐在篮子里  
给她写诗  “祝天下有情人
不再通奸!

我最近思考的问题
他首先在生理上  失去了
耐性和勇气
于是  那条尾巴
长出来了——
光秃秃的


风折向西(仿甲骨文二首)
夏六月
夏六月
风,雨,汛
有大桃浮于海
侯上高台  与夫人做爱
雷在野、在郊、在宫
响三次

风折向西
风折向西
再向西
土飞  树倾
桑亦倾
枕戈齐城门
齐女爱我
交手立
之于野  我不语

阿喀琉斯只为失败和死亡而战
你会在海边看到他们
大火烤熔了沙子  海水后退
但你还是会听见他们的声音
他们的肉体  早已做了圣甲虫的粮食  
名字却刻在石头上
这辽阔的世界  卑微和伟大
总是相互照耀  穿白袍子的人
依然会为不属于自己的荣耀而感动
但阿喀琉斯只为失败和死亡而战

    未见壮士归故乡
我喜欢阿喀琉斯的长发
缠在手臂上的兽皮绳子
甚至喜欢他的冷酷
他跃起在半空中  血却落在地上
战马倒下时呼出的最后一口热汽
吹开了沙子  露出凝固的血块
有三个人的血流在一起
这无须品尝便能分辨
战场如此寂静
海水吸收了天空的颜色
多么蓝  海水在后退
谁见壮士归故乡?

春天
如果我不能找到一个人
找到他的铁锨  找到他正在
挖掘的地方  他奋力挖下去
而我站在旁边  我蹲下来
如果我喊他的名字  他的
几万个名字中的一个
我的声音撞碎在羊角上
我坐在他坐过的地方  他扔掉牙齿的地方
如果我站起来  我看见在这
逃亡之路上  寂静的春天
已空无一人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5 01:41:04 | 显示全部楼层
苜蓿地里一遍蓝光
在苜蓿地里  大声说话
是一种禁忌  摔打蓝色的布口袋
或摇晃铁器  也是一种禁忌
当一个男人很惘然地站在
阴雨将至的屋檐下  长长的夏天
就要结束了  闪光的风在吹过耕种线时突然折回
而苜蓿还在生长
那些尚未败落的花穗  混在稠密的叶子里
只有牲畜们才能分得清

赭石
你学习过把葡萄从枝叶中剪下来的全部技艺
也懂得用悄声细语诱惑假寐的牧群
但如果阴雨不期而至  你是否会敲响赭石?

万物如此相互爱恋
云杉和丝柏都掩藏起久蓄的恶意
但如果酒杯中突然注入泥浆  你是否会敲响赭石?

黄昏,南昆山
士兵们撤离后
山上的落叶越积越厚
灰蛾在松树上攀爬
那些砍倒了竹林的老家伙
一夜之间  就失去了歌唱的好嗓门
但冬天还没有到来
雷神和夜游神  还没有出发

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
我们一直在跑
黑夜黑得就像兽群闭上了眼睛
我和老刘、老崔、小王
还有三姐
我们一直在不知疲倦地跑
风很大  裹挟着坚硬的麦粒
打在我们脸上
我们穿过了铁路
和正在成熟的庄稼地
踢起来的尘土
弥漫在大平原上
最后  我们跑进了大平原的最深处
虽然路还长  但是
我们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三姐问:我们还能
原路返回吗?
没有人回答她
黑夜中的大平原
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大
还要幽深
而深秋的水银
正在一点一点
把它淹没

元岭路
那辆红色小车好象被整个秋天的雨水敲打着
锈迹一直延伸到中心广场

那里的喷泉突然停止了喷射
模仿大人物的孩子们在草地上死去

高大的建筑下士兵们在聊天
我召唤他们出来  带枪的人应当保持一点仇恨

那里有黑暗的绿化带  还有剧院  红绿灯
停在树枝上的惊悚的鸟雀

宽阔的水泥台阶上撒满节肢动物的小爪子
破旧的华嘉食品厂  每天还在吐出甜蜜的空气

但秋雨连绵  鲸须下垂
灰暗的台风已在远处登陆

发着高烧的美人告诉我说
有一个大家伙就要来了  带着正电荷

此时我正在拧紧最后一颗螺钉
万物冰凉  另一条街道的灯光把这里照亮


女儿的生日
“爸爸  我们去哪里?”
“前面”
“我们去做什么?”
“好孩子  我们去
吹掉一些蜡烛!”
发表于 2010-12-18 14:51:40 | 显示全部楼层
细读.不过我不是很喜欢这样的诗

在公交车上唱歌
那个大声唱歌的人
那个  戴尖顶草帽的人
在旗峰路口   下了车;
我坐在他的座位上了
不知为什么  我也哼了起来
声音越来越大  越来越响
就象  他还坐在车上

 楼主| 发表于 2010-12-19 20:42:2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首,可算是我的得意之作。你需要喝点酒,或者什么时候想起来了,再来读读。问好!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5 14:09 , Processed in 0.056036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