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068|回复: 0
收起左侧

陈年旧作,翻出来晒晒。《水泥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10 20:5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水泥厂

                (一)

仅仅是一个下午,阳光已变成细碎的阴云
从半空垂下沙化的四肢,从身体里
空气过分地暴露了它的坚硬质地
这与你梦中的巨兽,有着相似的金属皮毛
但是,你无法跟随一辆老式卡车
驶进一张遥远的订货单

这里有滚烫的腹腔。看不见的骨头
被折断。一条河流在它前面
挣扎着火焰。参观者
从对岸公路上,卸下肩头的猜疑
开始发表赞美和关于建筑的妄想症
而厂房吞吐的烟尘,无视一群儿女如云的官员
把他们弄脏,并在他们的脸上
留下昏昏欲睡的报表和批条

“我为何如此愚蠢,混迹在一群乏味的人
中间,而不选择一个休息日?”
高耸的轰鸣激起内心的突变
你的灵魂,从变硬的日子发出尖叫
那是上个世纪的秋天,被唤醒的灵魂
夹在石头和天空里,嗅觉异常干燥
一切向上升起。蝴蝶,穿过燃烧的铁丝网
象落下的斧子,准确地劈开植物的心跳
而一片灰色云团的阴影下
水泥厂,保持着不变的孤独倾斜下去

                (二)

通过父亲的矽肺,我长大成为一个孩子
在此之前,我白发苍苍,熟悉这座水泥厂
和它巨大的轰鸣声。它堵塞的气管和肺叶
教会了鸟儿飞翔,它的分辨不清的晨昏
让一座城市顽固地凝结、滋长

对于现实来说,水泥厂就是另一种现实
象企图钻出海面的珊瑚礁,我曾在梦里
遇见。那些奇异的建筑,呈现几何的形状
迅速繁殖的楼宇、城镇,把羊群从耳边吹过
鼓风机传来密集的喘息,以及抱怨
曾经繁衍茂密丛林的肺是如此无辜!

我脱身于建筑工人的身份,以死亡的速度
理解水泥厂和相关的词
我看见耸立,也就看见了倒塌
然而这一切我没有说出

                (三)

水泥,不是水和泥的简单混合
不是一种骨头埋在肉中。还要考虑到血液
这照亮生命的元素,它是那么的鲜亮
几乎和新的一样

什么能够代表乡村公路艰难的上坡
我从乡村走来,进入一座城市的繁殖期
水泥厂首先从火焰里诞生,又在火焰里
把一些花朵安排在建筑的角落

而我所经历的劳动是灰色的
像燕子擦过水面,被季节染黑
迟缓的飞行终将抵达
让空间获得重量;让书本里
远至诸世纪的辙印坼裂般
张开地图。你挥手,抓住一把尘灰
却抓不住更多的脸孔
与那些迟到的衰老有着相同的颗粒
你仔细察看,寻找那五个指纹
在水泥厂,只有空气能够让我感到吃惊

                (四)

身上的骨骼变得更轻,沉默不语的工人
卸下了磨损的工具
离开钟表般循环的轰鸣,离开厂区

那些声音仍将跟随他,穿过熟悉的铁门
街区。许多耳朵躲在隔壁偷听
而被水泥灌满的耳朵,相信了一位官员的哈欠
把自己种植成各个器官的墙基

我们的身体被分隔成更多的房间
你拥有了你的厨房,我在客厅里幻想下雨
什么样的材料将替代——生活还是一切?
他搓着石灰质的双手,他就是我们
望见一束灯光伸出窗口,望见一株白玉兰
遮住未婚女孩的胸部。他呼唤两只猫
从房间里离开。终日浑浊的瞳孔
开始了恢复夏天透明的云影

征服的高度,在楼房之上
在星辰和太阳中间
世界变得陌生,不再那么坚固实在
仿佛冶炼炉里石料的粉碎
他开始惦记一次失误的操作
想起火焰撕裂的黑暗
他听见——水在嘶叫,石块
在埋葬了童年时代的深山
低声地抽泣。这些迫使他转身回到床上
继而失眠占据了这一夜的空白
同其余的夜晚一样,漫长、孤寂不堪……

                (五)

而秋天深深地卡在喉咙里,咳也咳不出
水泥厂是其发黑的核心,它使肺里的音节
持续变弱,言说显得更加焦灼
一阵低低的喘息——
              为什么是我的父亲
而不是其他的人?经常在出神的阅读中
从墙脚走来

你的回忆也总是在这个时候启程
一直向后退,到达西南省份的九六年
那个名叫八角的小镇
风中摇曳着不协调的彩旗,让人怀疑
建筑如何从一堆粉状物里
提炼、模制出自己的形体
甚至升到雅典的高度

或许,你将听从于某种召唤
再一次穿过尘粒细密的空气
柱形高炉的迷宫,听任时间在松弛的身体里
散去,宣告一场集会的结束
而世界是由灰组成的
操纵于塑造和摧朽的古老手段
一切有形的都将归于无形
每一座城都将经历第二次毁灭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5 13:10 , Processed in 0.033050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