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1969|回复: 42
收起左侧

弗洛斯特诗一首:《进入自我》(Into My Own by Robert Frost)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9-14 22:4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译得很好:)

但是,我有一个疑问不知道周先生有没有考虑过,就是中文朗读起来可能象英文吗?哪怕只是节奏上的模仿。就是一首译诗听起来象原诗,有没有这样的可能性?或者这样的努力会不会在诗歌的其他方面造成伤害?使得一首译诗太象译诗,而失去汉语本身的节奏。




 楼主| 发表于 2004-9-14 23:5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鼓励 :-)

多谢鼓励 :-)inandout兄太看得起我了,这样的问题恐怕我给不出答案。翻译我只是初学,一切都在学习中,能力可能很不济,态度倒还算是认真的。
翻译界有等效翻译一说,我想这是不可能的。译文只能做到尽量靠近原文吧。能否模仿原诗的节奏,我没有试过,不好猜测。我的翻译习作做的是以顿代步,感觉这模仿的不是节奏,抑扬格、扬抑格之类的韵格好像跟节奏关系不大。我上面的习作跟原诗节奏还是各自为政。目前只想有没有法子加强译诗本身的节奏。下面是我近来突发的奇想,以后会不会自己都觉得好笑,就不知道了。

语言本身并无节奏,语言的节奏是我们发声时赋予它的。气息的吐纳和喉唇的开合是节奏的两大影响因素。一口气的长度,各人大致相同,这一口气中说出的字数几何及如何组合、喉咙或嘴唇闭合次数的多少及其间隔,就决定了节奏的变化。
现代诗的基本节奏单位(顿)应该是二字三字词。单字词也有,但往往与双字词结合成为一个三字节奏单位,如“我这就”可以拆成“我/这就”两个节奏单位,但念起来很不自然,节奏感较差;三字节奏单位一般是由一个熟词加一个功能字构成,如“我们的”“的我们”“昏昏然”“聪明地”“最是那”“充其量”“那一年”等,也可以是专有名词人名地名器物名等,如“普希金”“周旋久”“九华山”“自行车”“格律诗”等;四字节奏单位也不少,如成语,有些可以拆成两个节奏单位,如“兴高/采烈”“五十步/笑百步”,有些则不能拆,如“势不可挡”“良有以也”等。有些专有名词更不可拆,如“核反应堆”“司马相如”等。另外就是三字词加一个功能字构成的四字节奏单位,如“周旋久的”“的周旋久”“爱唠叨的”“好端端地”等等。至于五字节奏单位如“珠穆兰玛峰”“的司马相如”“司马相如的”,六字节奏单位“因特纳雄奈尔”“珠穆兰玛峰的” “的珠穆兰玛峰”等在十余字的诗行中是极少出现的,“因特纳雄奈尔”因太长,甚至一般文体中人们也不用了。
不同节奏单位如何影响诗歌的节奏呢?我觉得诗歌的节奏与歌曲的节奏本质上并无不同。以1表示一行诗,5表示对应原诗音步数的译诗顿数,X表示每顿时值,则译诗的节奏可仿照歌曲的拍号表示为 1=X/5。其中表示每顿时值的X不管此顿是二字顿、三字顿甚或四字五字顿在同一首诗如在同一首歌曲中是不变的,也就是说,如果这个顿是二字顿,那么你在固定的时值内可以慢悠悠地念,但如果是四字五字顿,那么为了在相同的时值中念完它,你就不得不念得很急促。通过这样或徐缓或急促的节奏单位的迭换,诗的节奏就出来了。既然各顿时值相同,那么由相同顿组成的诗行时值当然也相同。这样每行诗就相当于歌曲中的每一节。再加上各字的平仄变化,读一首诗就像唱一首歌了。
发表于 2004-9-15 02: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弗洛斯特诗一首:《进入自我》(Into My Own by Robert Frost)    进入自我
(罗伯特·弗洛斯特 )
  
我愿/之一/是那些/阴翳的/树丛
如此/老而密/几乎/不透/一丝风
非徒为/过去/那般/阴沉的/面具
而是/延生到/界临/死亡的/边区。

我不会/身受/羁縻/而某个/日子
我会/偷走进/他们那/茫茫/无际,
哪怕/在任何/时候/与空地/相遇,
或碰上/车轮/拨沙/徐行的/通衢。

我可/看不出/有什么/理由/回头
或人们/不该/循我/足迹/往前走
赶上我,/他们/将在此/把我/追忆,
想知我/是否/爱他们/一如/往昔。


他们会/发现/斯人/仍是/那个他——
但已/更确信/过去/相信的/看法。

  
选自《少年的心愿》("A Boy's Will", 1913)


Into My Own
by: Robert Frost
  
One of my wishes is that those dark trees,
So old and firm they scarcely show the breeze,
Were not, as 'twere, the merest mask of gloom,
But stretched away unto the edge of doom.

I should not be withheld but that some day
Into their vastness I should steal away,
Fearless of ever finding open land,
Or highway where the slow wheel pours the sand.

I do not see why I should e'er turn back,
Or those should not set forth upon my track
To overtake me, who should miss me here
And long to know if still I held them dear.

They would not find me changed from him they knew--
Only more sure of all I thought was true.  


参考译文(曹明伦先生译)

进入自我

我的心愿之一是那黑沉沉的树林,
那古朴苍劲、柔风难吹进的树林,
并不仅仅是看上去的幽暗的伪装,
而应伸展延续,直至地老天荒。

我不该被抑制了,而在某一天
我该悄悄溜走,溜进那茫茫林间,
任何时候都不怕看见空地广袤,
或是缓缓车轮洒下沙粒的大道。

我看不出有何理由要回头返程,
也不知那些此刻还惦念我的友人,
那些想知我是否记得他们的朋友,
为何不沿我足迹动身,把我赶上。

他们将发现我没变,我还是自己——
只是更坚信我思索的一切是真理。
发表于 2004-9-15 10: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稍拘束了些。

感觉稍拘束了些。
发表于 2004-9-15 10:12: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分析不错。不过在注意以上节奏的同时,不可忽视的就是人的自然呼吸。

这个分析不错。不过在注意以上节奏的同时,不可忽视的就是人的自然呼吸。好的诗句应该是好读的诗句。
 楼主| 发表于 2004-9-15 12:2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这首诗不太好翻

感觉这首诗不太好翻第一次花了一两个小时,没有完成,只好罢工;这次勉强成型,也不尽如意罢。可否请张兄指出几处不足或差错,好让我修改?
发表于 2004-9-15 15:3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试译——

我的试译——Into My Own
进入自我

by: Robert Frost

罗伯特/弗罗斯特

张祈试译

  
One of my wishes is that those dark trees,
我的心愿之一是那些黑色的树丛,
So old and firm they scarcely show the breeze,
它们那样苍老坚定几乎密不透风,
Were not, as 'twere, the merest mask of gloom,
不,它们绝不仅是看上去的阴郁假面,
But stretched away unto the edge of doom.
而是一直延伸,直到那死亡的最后边缘。

I should not be withheld but that some day
我将不会被限制,因为在某日
Into their vastness I should steal away,
我还将在它们的浩瀚无边中悄悄溜去,
Fearless of ever finding open land,
我不畏惧陆地的空旷被一次次看见,
Or highway where the slow wheel pours the sand.
也不怕在路上缓慢的车轮沙中深陷。

I do not see why I should e'er turn back,
我不清楚我为什么总是还要返回,
Or those should not set forth upon my track
也不在意它们不会起程将我的足迹追随
To overtake me, who should miss me here
——它们在这儿把我思念,也很想知道
And long to know if still I held them dear.
我看待它们是否还亲切如前。

They would not find me changed from him they knew--
它们不会发现我和那个他们了解的我有什么变化,
Only more sure of all I thought was true.
只会更加觉得我是对的,我思考的一切真实无疑。


发表于 2004-9-15 16: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译!击节赞叹!这首虽算不得弗氏的得意之作,

好译!击节赞叹!这首虽算不得弗氏的得意之作, 却也一样饶有兴味、发人深思。只是关于原诗的文义,小弟有几处疑惑不解,望周兄及诸位点拨。

1. “as ‘twere” - “[如]过去那般” ?   

        As it were 其实是一常见习语,用的虚拟语气, Webster 解作 “as if it were so : in a manner of speaking.” 有些情况下不必翻译出来。

2. “ever (finding….)” – “在任何时候/任何时候”  

     Ever 再次是用以表达一种怀疑的惊讶(”used to indicate surprise: used for emphasis to indicate surprise, shock, or incomprehension at something”)。例:If I will ever find the book, I’ll send it to you.(言下之意:I’d be surprised if I’d find the book. OR I don’t think I’ll find the book!) 这里是指诗人决心溜进森然广袤的林海,一探天地人生的奥秘;就算真的(ever) 不期然地遭遇open land or highway (“存在无意义”的象征 ), 也会义无反顾。

3. “Only (more sure…)” – “但已/只是”

     Only 在这里也不是最常见的“唯一”的意思。Only+形容词或副词的比较级,通常要表达的意思是“[不但不…,] 反而会更….”。

发表于 2004-9-15 17: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陋译(侧重语义的精确传达,无暇/无力顾及格律音韵)

我的陋译(侧重语义的精确传达,无暇/无力顾及格律音韵)     潜入自我

那一片幽暗的树木   老朽
僵硬得难再随风起舞
但愿 它不只是阴森的假面
而是延伸至终极的边缘

没人能将我阻拦  有一天
我要潜入那广袤的林间
就算发现旷野一片  或者
路上车轮缓慢  漏沙点点 (?)

为何要我转身回来
他们怎不将我追赶
我不在这里  他们会惦念
是否还爱他们一如从前

我变了  他们也不会看出来 ---
只会更相信  我的想法都千真万确
 楼主| 发表于 2004-9-15 22:3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又犯巨错了!

又犯巨错了!我把as it were当成as it was了!更离谱的是,我开始还当作as it is而译成"现在这般"呢。(感觉这三个短语都不痛不痒的,确实通常都不必译,像as it is即使译过来,通常也可以是“不消说”。一笑。)真是一错再错,错了又错!稍后一定按tommyleea兄意见改正。
你对ever的分析十分细致,很有道理。译成“在任何时候(at any time)”虽未能曲尽其妙,勉强还可以罢;而且我前面fearless不译“不怕”而译“哪怕”,这层意思也可以强词夺理地算进去了。:)
你对only的分析我也同意。从另一角度看,only作连接词时相当于but,所以我径译but more为“但已更”,也不算错吧。
这首诗是 A Boy's Will 的opening poem,地位特殊,因此我觉得是整部诗集的纲领性篇目。我认为这首诗以作者熟习的deceptive simplicity表达了其艺术理想。trees可以理解为poetry,dark trees另一层意思是intricate poetry,所以后面又将其喻为mask of gloom,之所以这样比喻除了树木覆生地表并投下阴影如阴沉面具的外,还因为Frost有strong intent of disguise,而gloom又有二义,除了呼应dark外,又有mild sadness之意。说那些树 so old and firm (that) they scarcely show the breeze,如此密不透风,可见树木之枝繁叶茂,难以进入(abstruse,impenentratable),这同时又是暗示诗意之隐晦。
作者的心愿是这些trees(poetry)stretch away unto the edge of doom,尽管是with self-doubtness(初到英伦,首次出版诗集,而诗很可能是此前在美国写的),作者希望它们“延生”到死亡上,跨越死亡的界限。现在看来,他的愿望实现了。
所以作者要挣脱俗世的羁縻,进入茫茫无际的诗歌之林。不怕遭遇open land(林间空地或迹地)和highway(也是一种空地,象征现代文明对诗意的消解),而在这大路上缓缓驶进的,正是历史车轮。
诗无达诂,正如Frost所说,只要能自圆其说,究无不可,这也可以算是一种解毒罢。
我跟tommyleea兄一样也对pour一字存疑,我理解为车轮檫地掀起的沙子,凭空想象好像还有点液体的泼溅感,不知谁有更合理的解释?
 楼主| 发表于 2004-9-15 22:44:37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兄译作理解与我略有差异

张兄译作理解与我略有差异自成一番气象。
 楼主| 发表于 2004-9-15 22:5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两行竟是如此截然不同!

最后两行竟是如此截然不同!究竟谁对谁错,还是两种理解都可以,我也搞不请了……
发表于 2004-9-15 23:2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觉得

我也觉得周兄的最后两句应该再斟酌一下,
tommylee的译法比较咬合原意。
 楼主| 发表于 2004-9-16 12:0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绞尽脑汁苦想后,虽说未能“more sure of all I thought was true”,

我绞尽脑汁苦想后,虽说未能“more sure of all I thought was true”,倒也硬抠出两点理由来:-)
1.        先接着分析原诗的思路。作者在第三个节首行说“I do not see why I should e'er turn back”,对自己的追求有信心多了,俨然一股义无返顾、一条路走到“黑”的劲头,拿布什最近的口头禅说是“we will not hold back”。:) 是否可以据此说作者的追求(track)是终生不渝的、不变的呢?接着诗人又说“Or those should not set forth upon my track to overtake me”,“还有后来人”的信心十足。诗人希望后继者赶上甚至超过他(overtake:赶上;赶超)。但这只是诗人的主观愿望,可能会发生,也可能不会,所以后面全部是虚拟语气。“Those…who should miss me here and long to know if still I held them dear”承接上句而来,后继者赶上我后会在这里(HERE!)追忆我。奇怪,既然已赶上我,就该会面了,怎么倒追忆起我来了?原来当后继者赶上我时,我已千古,只有all I thought was true remains HERE。作者以犹生之身,设想身后之事,竟说HERE,可见立场坚定,一贯的追求不会改变。再说如果在茫茫林海中我暗自转舵,我的后继者恐怕会无所适从吧?可能动摇的倒是后继者,“long to know if still I held them dear”,显然对我缺乏信心。所以最后两句作为reassurance,再次表明立场:我没有变,如果说真有改变,那就是我对过去追求的更有信心啦。总体看来,这首诗章法十分严谨,四节诗颇合汉语旧体诗“起、承、转、合”的套路。如果最后两句是“承”第三节的 “转”,顺着第三节的意思来,则心往不返,诗意层次受损,没有那么摇曳生姿了。
2.        当然上面只是一种解读思路,不足以说明最后两句就得照我这么理解。这里我再分析一下这两行诗句本身。“They would not find me changed from him they knew”也是承接上节而来,所以用的也是虚拟语气。如果后继者真循我的足迹赶上我了,那时他们会发现我还是我。我和tommyleea兄的分歧在于究竟是“not find”还是“not change(d)”。这是个语法问题,我说说自己的看法,但并没有把握。我觉得理解为“not change(d)”说得过去。如果把“我发现他没变”翻成英文,可不可以翻成“I don’t find him changed”呢?(还是糊涂,再翻回来好像又成了“我没发现他变了”。:( )再来看最后一行。究竟是谁more sure呢?呜呼,又要分析语法,而说到语法,我自己也头疼。——从语法上看,more sure前面省略了be或to be。如果理解为“they would (be) more sure of all I thought was true”,则这里省略了be;如果理解为“they would find him (to be) more sure of all I thought was true”则是省略了to be。我不知道前者是否可以省略,但find后面be动词省略却是通用法。问题至此不知能否解决,愿意再听听tommyleea兄、inandout兄及其他诸位的高见。
发表于 2004-9-16 15:4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一直没有想清楚,这里的他们(它们)是指树还是说人?

我一直没有想清楚,这里的他们(它们)是指树还是说人?从诗境上看,也许说的是树.
因为它们不会把我的足迹追随.........

但是...后面..........
也许是拟人化的手法.
发表于 2004-9-16 16: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通大白话又直线性的思路分析。懒得咬文嚼字了。个人理解,仅供参考。

一通大白话又直线性的思路分析。懒得咬文嚼字了。个人理解,仅供参考。     先尽力厘清原作的结构和思路吧. 我的理解是:

1)        “I do not see why I should e’er turn back” 为什么要我转身回来?!
2)        [I do not see why] “those should not set forth upon my track/ To overtake me” (=I wish they would set forth upon my tack and overtake me.) 为什么不是他们循着我的脚踪、将我迎头赶上?!希望如此 (my wish)
3)        But that’s just my wishful thought. Actually they wouldn’t set forth upon my track to overtake me. It seems they have decided to stay here. So they “should miss me here/And long to know if I still I held them dear.”  只是主观的愿望罢了!他们这些人宁愿呆在这里惦念我、胡思乱想,也不愿意/没有勇气与我同行、探索那密林的奥秘。(诗人肯定已劝说过他们多次了:Come on! Join me. Let’s go. ---- 终究是“志不同道不合”;对诗歌、人生、世界的观念实在是大相径庭。)
4)        别忘了:这是一首十四行诗!最末两句通常是对全篇的总结,而不仅仅是对上文〈3〉的承接。另外,这两句通常也会与标题呼应、深化,etc. “Into My Own” 我的理解是”Into my own dark trees of vastness”. 这里有一个很显然的隐喻:steal away into the dark trees’ vastness (自然世界的奥秘 - landscape)= steal into my own “mindscape” (更为神秘莫测、茫然无际的主观心灵世界) .

                最后两句的情境,我觉得是假设我“turn back”以后。如果我真的归来(“would” – 虚拟语气的标志),那么就算我真的变了(me changed),料他们也不会察觉(they would not find)。我早知道经过the trip into my own mindscape以后,我是一定会改变的;但是旁人却肯定不会看出来。以 Frost一贯的诗风来看,他在同时代的诗人里头绝对是一个现代派诗人(tremendously changed and different from Victorian poets and Romanticists of the time )。但一般人都不会轻易发现弗洛斯特诗歌的现代性 --- 直至今天,仍然有人把他当做浪漫派的乡土田园诗人来读! 这也难怪,因为他的诗呈现的是一种仿佛很传统的诗歌形像(“deceptively simple”): 合辙押韵、词短句长、吟风诵月、怡然和畅。用他老人家的话来说:When it comes to tennis, you’ve got to play with a net.

          也许临行前诗人就跟他们说过, “You will find me unchanged when I’m back.” 此时,乍看之下,诗人倒也真的好象无甚变化,因此愈发相信诗人以前所言确实不虚 (“[They would be] Only more sure of all I thought was true”)---- “不必瞻前顾后,a trip into the vast doom/ a trip into your own mindscape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么?” 说最末两句的时候,我们可以轻易地体会到speaker/poet那种自得的口吻 (undertone) – “瞧!我变了!可他们就是看不出来!---- 我可不像那些咋咋唬唬的所谓前卫派、现代派,我前卫、现代得叫人看不出来,所以我比他们还高明!” 这是弗洛斯特招牌式的老顽童幽默(不知怎的,我觉得在这点上,钱钟书好像也是这样)。
发表于 2004-9-17 12: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一下,分析透澈,翻译中理解差异,或犯错是可以理解的,诗难译

提一下,分析透澈,翻译中理解差异,或犯错是可以理解的,诗难译学习交流为上,有时路露点丑也许是好事啊,是为了少犯错
 楼主| 发表于 2004-9-17 13:06:3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说得对,这是一首十四行诗。

你说得对,这是一首十四行诗。tommyleea兄不说,我还真没发现。见笑!:)还亏我汲汲于foot和rhyme scheme呢,连这个都看不出来。
大体上我觉得我对字面的理解与你相近,我们的分歧好象在于诗意浅深而无关乎对错,如果你同意,我们可以先把这一首shelf一边,暂且求同存异。我又有新习作期待你点拨了。:)
十分感谢你的指正,这样的交流实让我获益匪浅!
 楼主| 发表于 2004-9-17 13: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果河子兄所言极是。

果河子兄所言极是。我尽量避免犯错,但要真犯了(就像这一次和以前的无数次),有人来帮我指出,我实在是感激不尽,比人家夸我千言万语都要来得实惠。所以认为我有不对的地方,不必留情,请尽量批,我绝不会因为这个心存芥蒂;有时我也会固执己见,但对批者,感激之情却是不变的。
 楼主| 发表于 2004-9-17 13:3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道理!我觉得也可以理解为those stretching trees

有道理!我觉得也可以理解为those stretching trees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7 02:25 , Processed in 0.048006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