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638|回复: 9
收起左侧

韩国当代七诗人作品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2-8-31 17: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韩国当代七诗人作品选韩国当代七诗人作品选

赵鼎权诗一首
赵鼎权,1949年生于汉城。1971年毕业于中央大学英语教育系。1970年在《现代诗学》发表《黑板》,登上文坛。1985年荣获第五届“绿园文学奖”;1988年获得第二十届韩国诗人协会奖;1992年获得第十一届金洙     文学奖;1992年获得第六届“素月”诗歌文学奖①;1994年获得第三十九届现代文学奖。主要诗集有:《看雨时的七种心态》(1977年);《诗篇》(1982年);《虚心颂》(1985年);《天幕》(1987年);《山顶墓地》(1991年);《神圣之林》(1994年);诗选集有:《纸上的星光》(1985年);《草叶中的绿色力量》(1986年)。
注①:“素月”诗歌文学奖,以韩国著名诗人金素月(1902-1934)命名的文学奖项,设立于1986年。

山顶墓地

登上冬日的山顶我放眼远望。
最高的事物在最寒冷的地方
像冰一样发光。
结冰的瀑布深深沉默。
活动于寒冷中的岩石
在冻裂的苍白的溪谷间结冰
最高的精神
把这一切歌唱。
夜雪溶化的清晨,
山顶
披拂着冰衣
正把晨光承接。
如果我的灵魂梦见天上的楼阁
我想念
神仙居住的苍天一隅。
就像最高的精神总是向往最冷的地方
流动在下方的事物它们不是结冰
而是从此选择了沉默。
移动的事物它们不是停滞
而是从此变成沉默的歌站入沉默的行列。
但是精神一旦入眠
没有拐杖的鞭打
不会从深深的休止中解脱。
一个形象
没有木棍的打击
不会把自己改变。
肉体如同破衣。
一天天在无聊的休息和睡眠中徘徊。
我的灵魂
在沉默中
如果不能发出击掌般的声响
它就再也梦不见任何形象。
现在,冰封的季节,夜晚来临
水与水,缠绕着向前
我听见结冰的歌从脚下传来。

整个夏天
水柱陶醉于自我的力量
它让溪谷低鸣,又乘瀑布而下
慢慢地结成冰。
溪谷之间挤满
冰块
冰块们陶醉于自我的力量。
冰冻的风啊,
请朝着我的血管
猛烈地吹刮。
从脚底到头顶
把我的精神
穿透!
占领!
让它陶醉!
山顶的鸟
在枯树梢上
收敛翅膀梦想着陶醉时刻
果实留下几颗干瘪的种子
陶醉在果壳里。
整个夏天,和雨珠亲吻的
树根在冰封的岩石旁
口衔泥土陶醉于自己的牙齿
岩石陶醉于自己沉闷的重量
它们都在喜悦中颤栗。
看,岩石它陶醉于
背上的负担。
苍天把无数心灵献给虚空。
朝着心灵消失的虚空,
无数的手托举烛光
可曾登上裸木的阶梯,那里堆满光的祝福。
把怀抱贞洁种子的火花
献给天上的每一级阶梯
我的眼睛可曾梦见陶醉的时刻。
反而受累于成熟那耀眼的重压
我的时间可曾在平静之中下降。
夜啊,现在就发出动身的命令。
近些,再近些
将我的血管,我的骨头
占据,压倒,
把它穿透!

曾几何时,黑暗日复一日以雨雪的形象走向我。
曾几何时,黑暗日复一日以风暴的形象走向我。
有时也化作水和火,黑暗一天天走向我。
厌倦于黑暗中无聊的休止和漫长的等待
我可曾用日复一日的劳作
把不眠的夜迎接。
黑暗中树木的芬芳洒满存在的居所
我的灵魂多么渴望被这芳香渗透。
我渴望梦见
灵魂祝福自我的辉煌的极昼。
肉体不过是飘在风中的破旧衣服,
如果不是灵魂静静降临到它身上。



黄芝雨诗一首
黄芝雨,1952年生于全罗南道海南。本科和硕士分别毕业于汉城大学美学系及西江大学哲学系。1980年其作品《沿革》入选“中央日报”新春文艺;1980年在《文学与知性》杂志发表《为了没有答案的日子》等,从此登上文坛。1983年获得第三届金洙暎文学奖;1991年获得第三十六届现代文学奖;1994年获第八届“素月”诗歌文学奖。主要诗集有:《鸟群飞越世界》(1983年);《从冬天的树到春天的树》(1985年);《我是你》(1987年);《螃蟹眼里的莲》(1990年)。

鸟群飞越世界

电影开始之前,我们
全体起立,聆听国歌。
三千里华丽江山的
乙宿道,鸟儿结队
白色鸟群仿佛芦苇丛
一队队伸长脖子
一队队唧咋鸣叫
一列,两列,三列横队
飞向它们自己的世界
飞向这个世界之外的某个地方。
我们也结伙成群
吵吵嚷嚷
热热闹闹
形成我们自己的队列
离开这个世界
想要飞向世界之外的某个地方
可我们大韩国民要永生永世
保卫我们的国家。
我们坐回各自的座位
庄严地坐下。



李圣善诗一首
李圣善,1941年生于江原道高城。高丽大学教育专业硕士。1970年在《文化批评》发表《诗人的屏风·外四首》,从此登上文坛;1988年获江原道文化奖;1990年获得第二十二届韩国诗人协会奖;1994年获第六届郑芝溶文学奖;1996年获第一届诗与诗学奖。主要诗集有:《诗人的屏风》(1974);《叩敲天门》(1977);《即使被缚在地》(1979);《我的树向你的树》(1985);《星光照耀的屋顶》(1987);《只须到达星光》(1988);《清晨花香》(1989);《散发芳香的夜》(1991);《颠峰之歌》(1991);《昆虫诗人》(1994);《泉眼里的海》(4人合著,1987);《时间的泉水》(4人合著,1990);《大地上霰雨如歌》(4人合著,1992),等等。


悲歌

高山切割巨大的灵魂。
苍天之下
被展翅的大鹏
飞越的雪岳山上的树
日夜飘浮在星星中。
遥望山顶
云彩轻柔地舒展
铺向东西,身体像岩石一样
充满了风。伸向四处的稜线
满载哭喊。
落日的山肩负幽长的时间
跳着没有舞姿的舞蹈
说着没有言语的语言
雪岳山的树啊
我却从未见过你。
从未听过用玄鹤琴哭诉的
你的烦恼。
在夜晚上路遭逢宇宙中的某人
你是否回来过我没有看见。
可是我看见你
在静谧的夜里歌唱
在空旷中你歌唱山巅。
我看见你在哭泣
在灰色的天地间像巨人一样伫立。
你就在我身体的内部。



黄东奎诗两首
黄东奎,1938年生于汉城,汉城大学英文硕士。1958年在《现代文学》杂志推荐发表《十月》、《片纸欢心》等诗作,登上文坛。1968年获第十三届现代文学奖;1980年获韩国文学奖;1990年获金宗三文学奖。现任汉城大学英文系教授。主要诗集有:《某个晴天》(1961);《悲歌》(1965);《平均率  1》(与人合著,1968);《平均率  2》(与人合著,1972);《雪落三南》(1975);《我看见轮子就想把它转动》(1978);《苦夏日记》(1984);《风葬》(1984);《你是让我小心鳄鱼吗?》(1986);《难以忍受的卑微之在》(1988)。诗评集有《爱的根》(1976)等。

寄港地·1①

一路步行到达港口。
寒地的风长长刮过
摇撼海边的房屋
仿佛落下了细长的雪
火光低低地闪烁
把画在纸钱上肃穆的图像
折好,放入口袋
影子似的熄灭抽了一半的香烟
以平静的心
走向停船的地方。
停泊中的龙骨②漆黑一片
全都抬起了头
向港口的内部张望。
黑暗的天空中几片雪花飘过
鸟群在其中翻飞。
注:①寄港地,船舶中途停泊的港口。
       ②龙骨,指船的脊骨。

爱情短歌

昨天夜里收到你的信
经常跟随你的路
突然消失了
和路一起消失的还有别的
孩童时与我们一起
玩耍的石头
把脸遮住躲藏在各个角落。
我是多么爱你,寒冷的夜空
缓缓出现裂缝
稀疏的雪花飞走
不在大地上停留
雪花颤抖像你睁开的眼
无尽地飞舞。



李晟馥诗一首
李晟馥,1952年生于庆尚北道尚州。汉城大学佛学硕士。1977年在《文学与知性》杂志发表《有爱的游廓①》等作品,登上文坛。1982年获第二届金洙暎文学奖;1990年获第四届“素月”诗歌文学奖。著有诗集《四处滚动的石头何时醒来》(1980);《南海金山》(1987);《那个夏末》(1990);《虎狼加时树的回忆②》(1992)。
注①:游廓,旧时妓女聚集接客的处所。
    ②:虎狼加时树,一种常绿阔叶乔木,夏天开白花,有核果,观赏用,常用作圣诞节时的装饰物。

那天

那天,父亲七点钟乘火车前往金村
九点钟妹妹去学校,那天母亲陈旧的老腿
肿得更高了,我去报社闲聊了
一整天,前方平安无事,世界完美无缺
该来的都来了,那天车站前的妓女们来回游荡
将在几年后成为妓女的孩子们现在帮着做家务
或者在家照顾年幼的弟弟妹妹,那天父亲因为要债
和经理干了一架,妹妹和恋人一起听音乐会去了
那天我在下班路上看见穿着靴子的摩登女郎
我在想如果爱一个人能否爱到把她杀死
那天我看见树木泰然自若,而飞过了树木的
却不是鸟,我看见草地上拔草的女人剔除
生活中的杂质,在家无所事事的男子汉们攻陷了
自己的天空,长于鸟占①的老者,多情的便桶
那天的几起交通事故弄死了几个人
那天市区的酒吧和旅馆拥挤如前
那天的呻吟声谁也没有听见
他们都病了他们都没有感到痛楚

注①:鸟占,一种占卜方法,将写有卦辞的纸片放入鸟笼,根据鸟的衔取判断吉凶。



白石诗三首
白石,原名白夔行。1912年生于平安北道定州,1929年到1934年就读于东京青山学院。1934年归国后入朝鲜日报社工作。1935年在《朝鲜日报》发表诗歌《定州城》,登上文坛。1942 年在安东从事税务工作。1945年解放后在北朝鲜进行文学活动。主要诗集有:《鹿》(1936)。

定州城

山脚下的看园小屋空了,火光孤独地闪烁
隐约听见灯芯上蓖麻油燃烧时毕剥的声音

倾颓的城墟昏昏欲睡
萤火虫飞舞,它尾上的光仿佛绿色的灵魂
哪里传来的声音?一只巨大的鸟飞向黑暗的
山谷

定州坍塌之后留下的城门
黯然失色
天气好时,卖梨的长须老者一路缓缓走来

女僧

女僧合掌施礼。
飘来腋下的气味。
天色阴冷,旧如从前。
我像佛经般满怀悲悯。
平安道的某座山上某个深邃的金矿
我在那里向一个憔悴的女人买玉米。
她打年幼的女儿她如冬夜般苍凉地哭泣。

她用十年等待蜜蜂一样出走的丈夫
她丈夫杳无音讯
追随桔梗花的芬芳,幼小的女儿走向石冢

忧郁的日子里,山鸡都悲伤地哭泣
那样的日子,在山寺院子里,女人的青丝
像泪珠一样跌落


故乡

我独自卧病在北关
有一天我去看医生。
医生面相如佛,须如关公
就像古时候的某个神仙
他伸出留着长指甲的手
长时间默默地为我把脉
突然问我家在哪里
平安道定州。我回答
那也是我一个朋友的家乡
你认识我的这个朋友吗
医生面带微笑
他用手捋着胡子说那是他的莫逆之交
我告诉他那个人正是我的父亲
医生这次又轻轻地笑了
什么也没说抓起我的胳膊继续切脉
他的手温暖柔和,我知道
我还有故乡,父亲仍在,他的朋友们也在。



李盛夫诗一首
李盛夫,1942年生于光州。1959年就读于光州高等学校时其诗作入选“全南日报”新春文艺。1961年在《现代文学》发表诗作《白昼》、《列车》等,登上文坛。1964年毕业于庆熙大学国文系。1966年其作品《我们大家的食粮》入选《东亚日报》新春文艺。1967年与朋友合作创办同仁刊物《诗学》。1969年获第十五届现代文学奖。1977年获第四届韩国文学作家奖。主要诗集有:《李盛夫诗集》(1969);《我们大家的食粮》(1974);《百济行》(1977);《平原》(1982);《空山后》(1989);《深夜山行》(1996)。



稻谷倾斜
互相依偎着生活。
阳光越灼热
稻子越成熟,出于自我珍惜
的考虑,他们把自己向邻居们托付。

各自的身体纠缠、捆绑在一起
这些越发有力的众生。
因为清白,一有罪
他们的心便烧灼。稻谷们跳着舞
悄无声息地离去。

在秋日的天空下,稻子知道
洗濯悲伤的眼把自己收拾干净
若有风
就能掩饰他身体里的愤怒
他知道自己内心的焦灼。

稻子离开,奉献出
宽广的爱。
病倒了站起来,捧出
浸血的思念
这力量已足够……
发表于 2002-9-1 12:04:2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薛舟兄的劳动!译得都极出色,我最最喜欢

谢谢薛舟兄的劳动!译得都极出色,我最最喜欢其中黄东奎,李晟馥和李盛夫三位的。

另外,关于“那天的几起交通事故弄死了几个人”这句,似乎“弄死”这个词用在交通事故上不太妥帖,或许“干掉”或“断送”之类更合适。当然,这是根据我个人的阅读习惯,未必有道理,谨供薛兄一哂。



发表于 2002-9-1 15:5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国人比我们写得扎实啊。不耍花招,不搞小动作。

韩国人比我们写得扎实啊。不耍花招,不搞小动作。
-------------------------------------------
不是一般的黑。
发表于 2002-9-2 23:31:55 | 显示全部楼层

译文很好,都是

译文很好,都是挺好的诗。
谢薛舟。

-------------------------------------------
无限地扩大着自己的生命
你等待又等待这独一无二的瞬间
 楼主| 发表于 2002-9-4 19:02:1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绿豆兄周瓒君梅亚的阅读。

谢谢绿豆兄周瓒君梅亚的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02-9-4 19:03:1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绿豆兄的建议,我觉得干掉确实不错,已经改过来了。

谢谢绿豆兄的建议,我觉得干掉确实不错,已经改过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02-9-7 20:5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国诗人金素月作品选读

韩国诗人金素月作品选读金素月作品精选

薛舟 徐丽红 译


金素月,韩国著名诗人,原名金廷湜,1902年生于平安北道定州。1924年与诗人金东仁、金亿等创办同仁刊物《灵台》,开始文学活动。1934年服毒自杀。著有诗集《金达莱》、《素月诗抄》等。金素月以民谣格律为基础把韩国人普遍的情绪升华到最具韩国特征的诗里。金素月被称为民谣诗人是因为他把爱情这一普遍主题用格律诗表达出来。他的情诗并没有局限于异性之爱,而是把殖民地人民的暗淡情绪和虚无意识扩展、溶汇到爱的形式中。1977年11月号的《文学思想》发表了金氏的47首遗作,这组资料的出土更加证实了向来以抒情诗人名世的金素月有着远为宽广的题材领域,其中《忍耐》一诗中的抵抗意识甚至可以与著名的民族诗人韩龙云比拟。因此,韩国诗歌界对金素月的解读是个远远没有停止的渐进的过程。金素月死后在韩国诗坛产生广泛深刻的影响,1986年设立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素月”诗歌文学奖项。


山有花


山上的花儿开了

百花盛开

忘记了春夏秋冬

百花在盛开


山啊



盛开的花儿

这般孤独地开放


那在山上鸣叫的小鸟

居住在

百花盛开的

高山


山上的花儿谢了

百花凋零

忘记了春夏秋冬

百花在凋零



孤坟


你走后我心里长出一座孤独的坟

即使在春天,坟上也没有花开。


你一去十年,我却怎么也忘不了

每到节日,我就加倍地想念。


尽管他们说时间会把一切抹平

可我依然无法忘记悲伤的从前。


该把这些揪心的遗憾放在哪里

我只有捶打胸膛用泪水迎接春天。


金达莱①


当你厌倦了我

离我而去

我将心怀虔敬默默地送你远走


宁边药山上的

金达莱

我将采来一束,撒落在你的路途


让你离开的每一步

都轻柔地踏着

我为你采来的金达莱


当你厌倦了我

离开我

我将用心地忍住眼泪


注①:金达莱,即杜鹃花,俗称“映山红”。



忍耐


孤独的孩子,没有父母的孩子,

谁来带领你们,呼唤你们

教你们唱欢愉的歌,勇敢的歌

你们这些还不长大的孩子,懵懂的

孤儿。


懵懂的孤儿——从哪里学会了

“我是枯萎的草啊,站在干涸的河床”,懵懂的孤儿,或者你们也唱

“倍达①的健儿,快些出发去战斗。”


年幼的孩子——你们要忍受饥饿,

虐待和贫困,你们哭泣。

你们哪里能有欢愉的歌?

“快出发、去战斗,快出发、去战斗,勇往直前。”你们唱得多勉强。


人,在悲伤的时候唱悲伤的歌。

尽管现在唱悲伤的歌并不是罪过,

可你还是唱起欢愉的歌。

对我们来说这才是最悲伤的。

既然心存悲痛,何不唱悲痛的歌。

谁又能说悲伤就意味着不完美。

最优美的悲伤就是忍耐。

既然心存悲痛,何不唱悲痛的歌。

无论悲伤还是欢乐,我们的歌里

自有祖先们健全的精神

在这样的精神里,我们的生存才有意义

因为悲伤,我们才必有“快快出发去战

斗”的歌,

悲伤有多大。无益的煽动是我们的毒药。

我们是没有父母的孤儿。

只在酒醉时

才能勉强忘掉伤口的疼,挣扎伤害的是

自己。

我们这些没有父母的孤儿,不要动辄

唱起“我是枯萎的草啊,站在干涸的河

床”

这样的歌是我们最强烈

的反抗。当我们唱起祖先的歌

就不会有乞怜的心。

要忍受所有的耻辱,才不会被饿死。

忍受是最大的德。

要蓄积力量

要懂得学习。

当我们长大

当我们拥有足够的智慧

那时候胜利将属于我们。


注①:倍达,上古时对韩国的称谓。



春日春宵和春雨


在我眼中主任先生的脸更加清晰。

春天的夜晚,下着雨,今夜的雨

稀疏,轻盈,可怜又可爱的雨

在滴落。有雨的春夜,

一家国民学校三年级教室,不知世事的雨

怎么落进我贫瘠、不幸的心里?

地理课上我们记诵五大江的名称,

临津江,大同江,图门江,洛东江,鸭绿江,

在铁桥,雨水降落像是要把铁桥溶化。

灯火闪亮,传来汽车的声音,这是汽车在歌唱。

这里是国境,朝鲜的新义州,鸭绿江铁桥,

朝鲜人,日本人,中国人,三五成群,三五成群地

走过,他们是路过,有钱人,不能果腹的

穷人。

我站在桥上。迷茫?抑或清晰?

苦闷成了朝鲜的命运!

抬头仰望,天空黑暗、深邃。

汽车在远处鼓起肿胀的双眼,

噪音追赶噪音,异味连着异味,

人们嘟哝着从桥上走过,电灯发出黯然的光。

桥下铺着幽长的阴影,阴影在动荡

绿色的水波在流,曲折地流。




春风


春天吹来的风,

吹过了山坡,田野,

昨天今天你吹开了发出新芽的柳絮

铺开一片碧绿,近处

山坡上的草地,你吹拂着草地上的草,

天空,大海,你一一吹过。

哦——魂牵梦萦的春风啊,

吹过蒙古的沙漠,吹过北支那古老的

废墟,

当你越过了鸭绿江

你将吹拂新义州,平壤,群山,木浦,

宁静的鸟,一座孤独的岛,

那就是济州岛,你从那里吹过,

吹啊吹啊,吹过南洋,

吹过对马岛,那里的国家

山川壮丽,风物淳美,

你吹过一笑倾城的名妓那肥大的衣袖,

奇异的绸带,你也吹过人们大腿间宽广的缝隙,

你定会把当今的美国有力地吹刮!

从绿色的眉毛,白色的鬓角,高耸的乳房,

到走在世界前面的摩登女郎,时髦的小孩

你吹过他们微笑着充满诱惑的嘴唇,你吹过酒杯,

你吹过外交的旋涡,吹过欧罗巴的舌苔,

吹过诈骗者和机械业者和外交官的舌苔,

五指花被你吹开!你重新回到这片土地,

绿色的田野上,朝鲜人民的

桃花盛开!杏花盛开!我是他们中间的一个

你吹拂我的心房。

到了把菖蒲地里的金鱼

当作下酒菜的时候!

哦——春风,春天吹过的风啊,请把耀眼的

阳光采摘,

啊,你爱抚富人家儿媳妇雪白宽广的

额头,光洁的胴体①

你爱抚躺在阴暗的茅草屋里做梦的小孩

那可爱的面庞。

还要多久?

还要多久

把我们囚禁的心灵深深地欺骗!


注①:此处原文不详,译者根据语境暂定为“胴体”。



父母


树叶纷纷坠落在

漫漫的冬夜,

我和母亲两个人坐下来

听她讲起从前的故事。


我为什么降生到这个世界

来聆听这个故事?

不要问,等到明天

当我为人父母,不就什么都知道?



J·M·S


你从平壤来,J·M·S,

你讨厌没有道德的我

却喜欢有点才华的我。

居住在乌山的J·M·S

十年来我只在今早想起你。


这些年第一次从没有梦的夜里醒来。

起伏的麻子脸,瘦小的身材里

洋溢着钢铁般的气节

温和的眼睛格外地明亮。

为了民族他欣然放弃了一切。


朴素的品德,一如从前的仁慈,

而我却被酒色之欲纠缠

十五年来虚度岁月

为什么你还要

在心里不住地把我寻觅?今天早晨

一切如此美丽。深切的爱并非注定消亡,

而是变成回忆,常常隐藏在我心底。

我的疯狂粗暴的心,就让它睡去,

直到我从这个痛苦的世界离开。



垄沟上


我们两个

坐在垄沟上,地里长满高高的大麦

放下手里的活儿,享受这休息的愉悦。

在我们若有若无的闲谈中,有花开放。


炎热的太阳光直射下来

鸟群唱着欢乐的歌飞过

恩情溢出我们活着的身体。

所有的沉静把我们的心灵占据。


世界的尽头在哪里?慈爱的天空伸向遥远,

我们一起劳作,生活

仰望天空和太阳,日复一日

每天都能创造新的幸福,在同一片土地上。


又一次畅快地欢笑,我们走进

在风中摇摆的大麦田,

我们荷锄走进,均匀的脚步

给我们带来难言的兴奋,那是生命在前进。




心灵的眼泪


我的心里流出了眼泪

后山上葱郁的白杨树叶一定知道。

我想做的事情都让我做完。

他们知道我的心,我的心在流泪。

想看我的人们,快来看我一次。

对门的新生儿他也想看我吧,

我的孩子他还想看我吗,

我也想看你们怎样长大成人。

难以忘记的是你的胸怀——,

忘不了,忘不了的是我为之痛苦的朝鲜。


今天我的心里流出了眼泪。

前山后山大路上的绿叶一定知道,

我的心里下起了心灵的雨,

新生的孩子们快来看我吧

大路上现在还有人迹吗,

那应该是母亲来过的证据。

灶台旁边的老鼠已经逃跑了。



 楼主| 发表于 2002-9-7 20:5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国当代诗人郑芝溶诗六首

韩国当代诗人郑芝溶诗六首郑芝溶诗六首

郑芝溶,1903年生于忠清北道沃川。在沃川公立普通学校读书的四年间攻读汉语,高中毕业后前往日本学习,1929年毕业于日本京都同志社大学英文系,归国后在母校担任英语教师,同时担任《京乡周报》编辑。1926年在《学潮》发表处女作《法兰西咖啡馆》,开始文学活动。1930年创办同仁杂志《诗文学》。1933年担任《天主教青年》顾问,同年组织结成文学团体“九人会”。1939年出任《文章》杂志社推荐委员,年度推荐新人朴斗镇、朴木月、赵治勋、金南洙等六人。1945年担任梨花女子大学教授。1946年出任朝鲜文学家同盟中央执行委员。1950年被胁迫到北朝鲜。其早期作品注重感觉性意象,写下许多此类的现代主义诗歌,后期转向古典抒情诗。日帝强占时期虽以纯诗人著称,但在光复后参与朝鲜作家联盟,显示出他的政治意识。郑芝溶与李箱同为韩国战前派和现代主义诗人,其战前派的倾向接近欧洲的达达主义,早期虽然以此手法写过几首诗,但他很快就放弃,意象主义倾向却始终贯穿他的全部创作。郑芝溶继金素月之后开创了韩国现代诗歌的第二个阶段,他潜心于意象派,向人展示了一个行将抓住现代主义的文学世界。在他的作品中,人们可以看到他们正在抛弃统治20世纪第一阶段韩国诗坛的拉斐尔前派色采,代之以现代主义风格。主要诗集有:《郑芝溶诗集》(1935)、《白鹿潭》(1941)、《芝溶诗选》(1946)、《郑芝溶全集》(1988)。


法兰西咖啡馆


到法兰西咖啡馆去

在移栽来的棕榈树下

长明灯斜斜地伫立。


这个家伙穿着俄式衬衫

另一个家伙打着波希米亚人的领带

那站在最前面的家伙面皮干瘦。


到法兰西咖啡馆去

夜雨倾洒像蛇的眼

人行道上火光在抽泣。


这个家伙的头如同倾斜的林檎

另一个家伙的心脏像虫噬的玫瑰

那个淋湿的家伙像燕子一样跑开。





“哦,鹦鹉先生!晚上

好啊!”


“晚上好!”(这个朋友

怎么样?)


郁金香小姐今晚在

轻纱窗帘下打盹儿!


我不是子爵的公子我什么都不是。

和别人不同因为双手白皙而悲伤!


我没有祖国也没有家

我的脸颊因为触及大理石桌而悲伤!


哦,杂种的狗崽子

来舔我的脚。

狗崽子在舔我的脚。


玻璃窗


玻璃上,冷冰冰的悲伤

若隐若现。

紧贴玻璃,口中呼出的

气息,蜿蜒流动

像一只驯服的羊拍打着

冻僵的翅膀。

当我把它擦干,再去看

漆黑的夜拥挤着出去

又回来,碰撞着,

浸满水的星星,闪烁,像宝石

镶嵌在天幕。

夜晚,擦着玻璃

孤独的心事无处安放,

弯曲的肺血管被撕裂

你如山鸟一样

飞去!


白鹿潭——汉 拏山扫墓


1

越靠近山顶,大花蓟看来更加低矮了。再上一层山脊,连山腰都消失不见,放眼看去山梁上只见花蓟的脸庞看不见长穗的茎。像是刻在版上的花纹。冷风遭遇咸镜道的边缘在那里,大花蓟缩成彻底的点。如同遍布八月夜空的星辰一样灿烂。汉拏山巨大的影子黑暗,长满大花蓟的田野里,星星们点起了灯。在自己的位置上游移。而我已经精疲力尽。


2

岩古兰,结着药丸一样美丽的果实,它只有缩着脖子生活。


3

我生活在白桦树旁,直到白桦燃烧,化作烛泪。我将死去,像白桦一样洁白无暇。


4

在神仙都怕寂寞不来居住的角落,山雨花在白天独自展示它令人惊异的湛蓝。


5

海拔六千尺的高山上,动物们活得自由自在,它们无视来者。马和马在一块,牛和牛在一块。牛犊跟随母牛,马驹跟随马驹,跟随又分开。


6

第一个牛犊的降生,几乎要了母牛的命。转过了百里山路,它出人意料地跑向西归浦。乳嗅未干的牛犊多么瘦弱,它哞哞地呼唤着母亲,它不顾一切地纠缠着马,纠缠着登山的客人。我们的孩子向毛色不同的母亲们把自己轻易地托付,这如何能不让我伤心。


7

风兰散发的香气,黄鸟们相互叫唤的声音,

济州短翅树莺吹来的口哨声 ,水滚岩石的声音,远处大海冲击海岸的声音。我在水青木、冬柏、槲树之间迷失自己,取道葛藤缠绕山石的小径,我走向盘旋的山路,突然遭遇迎面而来的斑马。


8

紫薇、山蕨、沙参、桔梗和牛蒡,我将铭记星星一样的水珠垂挂在这些高山植物上,我在它们中间陶醉而沉沉睡去。山脉之上那些描画白鹿潭清澈潭水的人们,成群结队,比天上的云更庄严。若是雷雨天,他们把彩虹擦干,粘满露水的屁股显得有些肿胀。


9

白鹿潭,石蟹没有来,水中倒映的天空在旋转。绕过我疲惫又残疾的腿,牛群走远。一抹疾飞的微云就让白鹿潭变得阴沉。在我的脸上有白鹿潭半日阴天的凄凉。醒来后更困倦,连祈祷都被我遗忘。


乡愁


向着广袤原野的东端

潺潺的溪水在老故事里回旋,

长着斑纹的黄牛

在日落时分的金光中懒洋洋地叫唤,


——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被遗忘在梦中。


当氮化炉内的灰烬凉透

闲置的田地里夜风把马群驱赶,

老父亲陷入轻微的困倦

他拿起草枕头垫在背后,


——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被遗忘在梦中。


我的心灵在泥土中成长

它想念湛蓝的天光

为了找回射出的箭镞

我被草丛中的露水打湿了双手,


——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被遗忘在梦中。


小妹妹黑色的双鬓飞扬

就像传说中夜晚起舞的波浪

我那平凡朴素的妻子

赤脚走过了一年四季

她们背负炎热的阳光捡拾起稻穗,


——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被遗忘在梦中。


夜空里寥落的星星

走向不可预知的沙之城,

寒鸦凄切飞过简陋的屋顶,

围绕阴暗的火光传来谁的低诉声声,


——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被遗忘在梦中。


忍冬茶


老主人的肠壁上

随时都有忍冬渗出的水

流下来。


宽叶白桦又一次

燃烧,冒出红色的火苗,


阴影在角落繁衍

萝卜发芽,看上去是绿幽幽的一片,


泥土的气息混合暖融融的口气盘旋

他用心地听着

外面风雪交加的声音。


深山里没有日历

冬天一来

天地茫茫。



九城洞


经常有流星

被埋葬在山谷。


在黄昏

喧嚣的冰雹堆满一地,


鲜花过着

流放者生活的地方,


呈现寺庙的废墟

风都不来聚集


山影稀疏时

有鹿站起,飞快地越过山脊。



 楼主| 发表于 2002-9-7 20:5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国当代诗人徐廷柱诗四首

韩国当代诗人徐廷柱诗四首徐廷柱诗四首

徐廷柱,号未堂、穷发。1915 年生于全罗北道扶安。1929年入中央普通高中读书。1936年作品《墙》入选《东亚日报》“新春文艺”,同年创办诗歌同仁杂志《诗人部落》。1946年结成朝鲜青年文学家协会,并担任诗分会委员长。1950年组织从军慰问团。1954年被推荐为艺术院终身委员,并任文学分会委员长。1972年任韩国文人协会副理事长、韩国现代诗人协会会长。1977年任韩国文人协会理事长。尽管徐廷柱的民间形象有些起伏,但是他还是普遍承认为本世纪韩国最优秀的诗人,直到不久前郑芝溶恢复名誉后他才失去这个地位。徐廷柱的作品的吸引力首先在于语言的运用。他的语言十分富于他的家乡全罗道的特色。第二,他的作品喜欢表达感官的享受,这在他比较早期的作品里尤为明显,当时曾有人以之与波德莱尔和叶芝相比。第三是他回复到从新罗精神主要是佛教精神中寻找价值观念。他的态度是诗应当具有启示性。他的抒情诗很短,具有强烈的谈禅式的启发性。主要诗集有《花蛇集》(1941)、《归蜀途》(1948)、《黑珊瑚》(1953)、《新罗草》(1961)、《冬天》(1969)、《菊花旁边》(1975)、《歌》(1984)、《你知道这样的国家?》(1987)、《八面来风》(1988)、《山诗》(1991)、《未堂徐廷柱诗全集》(1991)。


花蛇


家后面的路上充满麝香和薄荷的气息。

美丽的蛇……

在多么巨大的悲伤中诞生,这么恐怖的躯体


像一丛珍珠兰。


你祖父用三寸不烂之舌诱惑夏娃

失去声音的火红的嘴急促地伸缩

那嘴叼住了蓝天,并怨恨地撕裂,


快跑啊,那家伙的狗头!


扔啊,扔石头,在充满麝香的芳草路上

追赶那家伙的背影

那不是我们祖父的妻子夏娃

就像吃石油一样……像是吃石油……呼吸那么轻。


她或许在穿针走线。比珍珠兰更美丽的光…


喝着克娄巴特拉①的鲜血,火红燃烧的

美丽的嘴唇……出击吧,蛇!


我们二十岁的新媳妇,

猫一样的嘴唇……出击吧,蛇!


注①:克娄巴特拉,公元前51——30年的埃及女王。


自画像


我父亲是个仆人。即使夜深了也不回家。

只有葱根一样衰老的奶奶和一株枣树站立。

母亲数着月份只想吃一颗未熟的青杏……

一堵泥巴墙,一盏煤油灯下

是指甲乌黑的母亲和她的儿子。

甲午年祖父去了海边再没回来

他们说我有着和他一样多的头发,一样大的眼睛。


二十年来养育我的是八面的风。

世界向前走,我却心怀愧疚。

有的人在我眼中看到了罪而离去

有的人从我口中听说了痴而离去

但我没有什么好忏悔。


某个阳光灿烂的晴朗早晨

把诗的露珠放置在额头

有时混杂着几滴血

或在太阳下或在阴影中我象一条伸着舌头

气喘吁吁的公狗来到这世界。


归蜀途


禁不住泪眼朦胧

你吹着笛子一去三万里

杜鹃花像雨,铺满你去西域的路。

白色的衣领你抿上又展开

巴蜀之路三万里,你不再归来。


我奉你为神,你穿过

的麻鞋会将悲伤的往事铭记。

我用绿色的刀刃切开银幛

为你系牢我微不足道的发丝。


夜空厌倦了灯笼的光芒

蜿蜒的银河水沾湿了鸟颈。

怎么能忍心闭上鼓起的眼睛

众鸟酩酊于自己的血,它们在归蜀途上痛哭

而你孤独地走向天涯深处。


光化门


我看见北岳和三角像兄妹一样并肩站立

我看见妹妹的脸庞从哥哥肩膀后面抬起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到了光化门前。


光化门

不如说这是一处萧瑟的宗教。

朝鲜人必然会长久地承受从头到脚

斜射在身体左侧的日光,

可是绿色的光明超越左边的天空流荡

光化门—像我这样把它置于翅膀之上的人不多。


双层的屋顶之上

是满溢的、丰盛的苍穹。

日光超越上层的屋顶却还继续流淌,

中间是洞房般的阁楼

然后又从下面的一层穿梭而过。


在天空之下

玉人满楼


低头,沿着城墙摸索前行

市井之声苍凉恍如太古

在我突然扬起的头顶

是白天的月亮微微颤抖,流淌。







发表于 2014-9-6 19:5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8 01:11 , Processed in 0.050280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