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667|回复: 2
收起左侧

白菜粉丝豆腐汤构筑的梦想 舒婷廓清顾城之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7-5 09: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白菜粉丝豆腐汤构筑的梦想 舒婷廓清顾城之迷 白菜粉丝豆腐汤构筑的梦想 舒婷廓清顾城之迷




舒婷 文



  顾城死的前一年,我见到他和谢烨,我还送了谢烨好几件衣服。我走的时候
把我的衣服都放在床上,摊着让谢烨挑,你需要什么都挑走。她挑走了一件水洗
的真丝磨砂的夹克,一件红衬衫,一件牛仔裤,苹果牌的牛仔裤。第二年就听到
她出事了。她死的时候肯定穿着我的衣服,真的。因为他们在国外非常节省,非
常非常节省。

  后来我看到别人写的文章,我觉得很生气,里面好像对顾城有点误会,说顾
城养了两百多只鸡,说他有嗜血的本性,居然在一夜之间把这些鸡都给杀了。这
话是不对的。

  事实上,是执法的小官吏上岛来,给他限定3天以内要把鸡剩下12只,如果
两百多只就侵犯了他人利益。所以他们必须把这些鸡都杀了。谢烨跟我说的,说
得非常生动,说他们怎么杀:舒婷啊,杀得真是血流遍地!她说,杀两百只鸡,
3天以内必须要杀完。

  那鸡放野了,放在岛上,抓到这个鸡都很困难。杀完了放在毛利人那个酋长
那里。他们打猎人有那种大冰库,放在大冰库里面冰着。谢烨拿出来做鸡肉春
卷,跟顾城到墟上去卖。他杀这个鸡确实是迫不得已,但是有人把他说成是嗜血
成性啊,亲手养的鸡,一夜把它杀光。说得顾城原来就有杀人的倾向似的。


  我觉得顾城其实很可怜的。真是很可怜。

  开始的时候,谢烨跟顾城在一起其实很苦,非常痛苦。痛苦的原因是,顾城
不要谢烨打扮,谢烨上海女孩子,爱美的天性,完全是得到最残酷的压制。顾城
不让她戴耳环戴项链,穿衣服都要顾城审过。谢烨跟我们游泳,顾城就很不高
兴,不喜欢她穿游泳衣在公众场所。我们游泳在一个美国佬的游泳池里,我,还
有谢烨,还有艾蓓,反正很多人,而且里面可能还有北岛,还有几个男的诗人在
一起,顾城就不下来,而且脸上很臭。我根本就没想到顾城会这样的。都是老朋
友,有什么好忌讳的。

  我就问谢烨,顾城怎么啦?谢烨就跟我讲:他就是这个鬼样子,他就是看我
穿游泳衣不高兴。我就跑上跟顾城说:“顾城!”顾城还是见大姐姐的样子,顾
城老叫我干姐姐嘛。我跟他说了两句,顾城笑笑说:没什么,没什么。

  外国人,包括很多汉学家都认为,顾城的诗是谢烨写的,因为都是谢烨在外
面出面,翻译啊,而且包括顾城的版权代理,都是谢烨帮他签帮他看的。他朗诵
的时候,他上台之前,谢烨还给他提条给他改字呢。就像舒曼和克拉拉。这是不
可能的嘛!但是外国人他不懂。他们觉得谢烨聪明又漂亮,又能应酬。像小说。
他们那个小屋是他们两个人亲手盖的,吃了很多苦。顾城跟我讲,怎么从山上把
石头搬下来,为了盖这石头屋,盖了洗澡,又没自来水啊,做个蓄水池在屋顶
上,怎么艰苦。讲了很多这种事。这小屋是顾城整个的心血,作为一个男人,顾
城到那时候神经也崩溃了。设想一下,如果顾城自杀,事情就会很圆满。他自
杀,然后谢烨整理顾城的东西、遗物,出版,儿子也很好了。而且将来再结婚,
在西方也是理所应当的。她如果不结婚,我们还要劝她结婚呢。一切是不是都很
圆满了?我是觉得实际上人性是非常复杂的,这种一瞬间的东西,或者天性中间
的东西,它的转换,外人是感觉不到的,你不能用常情来推测他们。所以说顾城
是天生的杀人犯,是不对的。

  77年8月份北岛给我写了第一封信以后,还没有见过面。到办了《今天》是
78年年底。79年秋天,我忘了几月份,去了北京,才见到了北岛。然后呢,在80
年的“青春诗会”上才第一次见到顾城和江河。

  那时,我跟江河比较谈得来。因为我们老是一起开会。那时候江河跟北岛开
始有点分歧了。79年见到杨炼。他们那时候很穷。在北京,他们两个来看我,顾
城隔段时间就要到窗户看一眼。我说“干吗?”他们说自行车放在下面,怕人家
偷了。我说:“你们怎么不坐地铁来?”他从他什么大院到我这里来,我住在京
西宾馆,地铁就是一毛钱。他说:“我们就是没有一毛钱。”他们连一毛钱都没
有。他们后来做的一些事情,我觉得非常有意思。有一次有人给他们寄了一笔稿
费,很大,一百五十块。就很开心,跟谢烨两个人手拉手穿过一个很大的公园,
手拉手去存在银行里。可是到下午就发现了,必须去领十块钱买白菜。然后就手
拉手去领了十块钱。第二天早上,又发现他们自行车胎破了,就跟谢烨手拉手,
又去领了十块钱。后来那个小姐就问他:“你能不能把下午的十块钱一起领
了?”我觉得太好玩了!一百五十块钱对他们就是巨款。后来我就开玩笑说他
们,他们一直走路鞋破了,再去领十块钱买双鞋子。

  顾城一辈子都穷。一向为了这个钱犯愁。

  他的稿费非常少。都是五块七块三块的。虽然和家人住在一起,让他自己生
活自己买菜。顾城就做了一大锅白菜粉丝豆腐,天天跟他老婆两个人吃这个。一
锅菜,中午吃剩了就晚上吃。后来92年到了美国,那时候顾城的精神已经比较异
常了,可以看得出来。我们住在旅馆,旅馆的早餐是不要花钱的。我比较迟起
来,拿了杯咖啡,拿了块蛋糕,蛋糕吃了一半,太甜了,就放了一半在咖啡盘子
上。顾城把我的一半就拿来吃了。我以为顾城是傻,不懂,我说:“顾城,那边
很多?”那早餐有很多东西啊,意思是你不要拿这半块,我吃剩的嘛。谢烨就跟
我说:“你不知道,他今天早上吃了七块蛋糕了。”为什么呢,那个美国佬发给
我们钱,三天发两百块,三天三天发。三天两百块美金,自己吃饭,早饭是旅馆
给。晚上经常有宴请和Party,几乎都有,没有自己吃晚餐的机会。就一顿午
餐,附近吃一碗海鲜面,有大虾,有鱼片,有肉片,一大碗面才四块九,加小费
也不过五块五吧。这个他都舍不得花。他把七块蛋糕吃了,然后就去睡觉,睡到
下午四点起来,准备吃晚饭。这是谢烨说的。我心里很难过。人家每三天给你两
百块钱,等于一天有七十块钱吧,完全够你吃两顿饭的。但他舍不得吃。这不怪
他,我觉得他是缺钱缺怕了。


  他一直没过过好日子,一直都愁钱哪。


  谢烨早就应该动摇了,早就应该离开了,她离开是没错的。但是从另外一个
世俗的角度看,在那个年代里,谢烨如果不是跟顾城有这一层婚姻,她不可能在
国外走。

  一次,我们去逛一个小商店,谢烨看到一个玩具,是个小青蛙,摁一下,哒
哒哒叫一下。下面写的是中国制造。谢烨就说,我这个买给儿子。才1.99美金。
在国外,两美金,付小费都不止。她就出去了,就去付账。顾城就坐在地上,真
坐在地上,就跟小孩子撒娇一样坐在地上不走了。我又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我以
为顾城犯病呢,我赶紧过去,“顾城你需要一杯水。”谢烨就很生气,在旁边就
哭了,说:“他就这个死样子,他就因为我买了这个东西,他就这死样子!”我
就说:“我买了,我买给木耳(顾城和谢烨的儿子叫木耳─编者注)。我买
了。”后来他不好意思,起来了,我们才一起走。我一路上一直在说他。他也不
说话。他这个事情已经很异常。70年代未80年代初,我们这帮诗人中间,比较像
男子汉的,在花钱上面,一个是北岛,再有一个就是顾城。北岛他很早是大哥
了,我们到北京,到纽约,他都要请我们吃饭吃面,他付钱。他比较像大哥。他
请我们吃饭,到他家去。其他的人都不会。有次印象最深了,大家去看我,那次
北岛没有来,写诗的一帮朋友,一共6个人,到宾馆去看我。那时也不敢像现在
开会,把一帮人全叫过去吃公家饭。那就到附近的饭馆,我请他们吃饭。好了,
那一帮人就坐在远远的椅子上,说说笑笑,热闹,看着我去点菜,付钱,一盘一
盘给他们送菜,送啤酒,北京那种黄色塑料杯的。花的钱极便宜,可是没有一个
男子汉过来帮忙的。我当时觉得,北京人太混蛋了,根本不像绅士!如果在南
方,女士跟一帮男士吃饭,即使我要付钱,也有人来和我争一争。如果没有争一
争,至少来帮我端菜拿酒,哪有一帮人坐在那里看着我。我觉得北京人太没有绅
士风度了。但是,只有顾城,拿了一张十块钱来跟我争,那十块钱非常小心地折
得干乾净净的,来跟我争付钱。当然我不会要他付钱。比较其他男人,顾城还是
显得很有绅士风度。他比他们都穷。这事情我印象很深。所以我不认为顾城是一
个小气的人!而是因为他确实太没有办法了。他那个小岛要分期付款,如果他没
付款,银行要没收回去,拍卖,他就无家可归。木耳寄放在酋长家里,酋长就到
法院去告他们不能负父母责任。顾城没有钱雇律师,他就替顾城雇了一个律师,
酋长居然自己请律师跟顾城打官司。顾城说,为了表示他有抚养能力,他要象征
性地每年给这毛利人酋长付一点他儿子的抚养费,不然要剥夺他的抚养权利,毛
利人就想把这孩子接管。为了保住这个儿子,他必须还得付这个钱。所以他:我
在外面参加笔会,跑来跑去,所有的钱我都必须带回家去。

   我觉得他最可怜了。

  他做了一件力不从心的事情。力不从心的一个梦。


  谢烨很苦。所以,后来我看他的文章,我觉得他是要放谢烨走,他是准备谢
烨自己生活,他要跟她离婚。

  在今天的中国文坛上,我最想念顾城,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另一种视角:英儿再谈顾城,刘湛秋


  2002年 1月上旬,“激流岛事件”之后飘然而去的李英开始直面北京的阳
光。有关她的事情,《美洲文汇周刊》在最近几期一直有所报道,希望读者能够
对整个事件乃至李英本人有全面的了解,本刊本期再次刊登英儿的有关说法,希
望读者多加注意。
  对于接受国内媒体的专访,这个生活在噩梦和“坏名声”中的女人需要付出
很大的勇气,李英始终都在微笑着。她说 5年就是一代人,希望时间能使传说中
的“英儿”成长为一个具有着独立人格与独立情感的“麦琪”。从一个虚幻的影
子到一个实在的女人,她纵身一跳,用了自己16年的生命。

          诗歌北京,和他们相识在同一天

  记者:你生命中经历的两个男人都是著名诗人,你是怎么进入诗人圈子的?

  麦琪:1986年,我还在北京大学念书,同时沉迷于狂热的诗歌写作。那是我
在大学最后一年,同时选修了谢冕先生的当代诗歌课程。时值全国诗歌运动风起
云涌,各类诗歌活动与诗人聚会作为一种时尚随处可见。 6月,谢冕带着我和张
颐武一起参加了一个可以称之为改变我命运底色的诗歌研讨会。研讨会由《诗
刊》出面组织,到会者全是当时国内影响广泛的青年诗人,其中就有顾城、谢烨
夫妇。
  顾城有个习惯,凡是参加国内、国际诗歌活动,他都会向主办方提出要求带
上谢烨,否则拒绝邀请。在我看来,顾城和谢烨是一个如此密不可分的完美的神
话,他们就像一个教堂一样使人敬畏。这一次见面,顾城话很少,不带人间气
色。但在遗作《英儿》中,顾城却显示出对“英儿”的“一见钟情”。这使我暗
暗吃惊。刘湛秋时任《诗刊》执行副主编,在舞会活动时,刘湛秋请我跳舞。眼
前,刘湛秋时髦的打扮和《诗刊》领导的身份,的确激起了我的幻想。舞会后我
爱上了刘湛秋。尽管他已早有家室并且身边还环绕着许多女人。
  记者:在80年代,这种违背道德的“情人”关系在社会中所获得的生存空间
有多大?
  麦琪:压力太大了。整个“80年代的新一辈”处于文化思潮的断裂处,我们
背负的传统与我们面对的“理解万岁”每天都在较量。当然,社会不可能对个人
进行绝对的宽容。那时候连自己的好朋友都不可能理解你,更别说社会了。一个
女孩有了爱情,一般会去跟自己的朋友一起分享。但我不行,一开始我就把自己
限死了,就是一个无法见到阳光的影子。这种等待最初是甜蜜的,几个星期后越
来越痛苦。因为我后来调进了《诗刊》,为了避人耳目,我们不得不使用了大量
的暗号。去公园,我们一前一后相隔几十米远;进餐厅,他先进去看一圈,看到
没有熟人,再出来叫我进去……当时他对我说,就是他离了婚也绝不会跟我结
婚。天坛公园和陶然亭公园成了两人幽会的固定去处。一周大概有两次时间可以
在一起。

         进入《诗刊》,主动追求刘湛秋

  记者:你是怎么进《诗刊》的?大家对此还有猜疑,是像外界说的你利用了
刘湛秋吗?
  麦琪:大学毕业后,我分配到《健康咨询报》做编辑,后来听说
《诗刊》面向社会招聘两名编辑。我知道后,跟刘湛秋说这个事,他不赞成,他
有自己的顾虑。我对他说,你可以不帮我,但是我要是应聘上了,你不要反对。
我打算去《诗刊》,因为这样自己就能时常光明正大地见到他,看他处理工作,
打电话,听他上下班走动的声音。幸运的是,我通过了招聘。他还是不高兴。有
一次他关上办公室的门,跟我说结束关系,他不能接受同事关系下的来往。我一
下子就哭出声来,但这件事情很快就过去了,我们仍然如故。很大程度上是我在
争取一切机会追他,而他在极力拒绝这种方式。事情往往比想象的简单。
  记者:描述一下那次诗歌研讨会后你跟顾城的交往。
  麦琪:从诗会回来后,我跟顾城仅仅见过四五次面。有一两次是在诗人的聚
会上。大家谈的话题都特别的狂热而空灵。特别是顾城,他的话很少,但他说起
话来会不理会身边的世界,把你带到一个只有天空、鲜花、草坪的纯净空间里
去。他和他的帽子一样高高在上,我那时涉世不深,很怕跟他主动说话。他的名
气对我就是一种压力,我只能尊敬他。后来我被一个朋友叫到他家里聊天,我们
这才算话多起来。哦,顾城不是那种什么人都见的人,这让我感到很荣幸。大概

(19)87年后,顾城与谢烨出访德国,我们开始信件交往。
  记者:那时候顾城在国内生活得压抑吗?
  麦琪:还好,因为在国内大家一直处于文学的位置,涉及到一些具体的文
本,感觉都挺实在。而且有了谢烨在身边,他已经可以不理会太多杂乱的生活。
在国外,比如说在激流岛,顾城已经基本上不写东西了,他把自己的精神世界像
宗教一样进行建构,实际上已经偏离了人性。在国内,各种社会的、朋友的无形
约束对他是一种尺度吧。一个正常的人不能离开社会的舆论与压力。

           多面发展,刘湛秋始终知情

  记者:刘湛秋知道你和顾城以及其他诗人的交往吗?
  麦琪:知道,我当时因为跟刘湛秋的感情,弄得自己很少有朋友。他知道我
跟顾城的交往后很高兴,他很放心,顾城的为人他很清楚,不像其他诗人那样浮
华,刘湛秋只让我不要跟杨姓诗人交往?
  记者:顾城在国内和你的交谈中以及在国外的信笺中有否流露出对你的感
情?
  麦琪:从来没有。在国外,顾城写来的信都是他写上半截,谢烨写下半截,
谈的都是从德国到英国再到新西兰的旅居见闻,而且每一封信刘湛秋都看过。顾
城就是对谁有了感情,也不是男欢女爱的那种,女性对于他始终是纯洁的象征。

  记者:怎么想到出国了?一开始就想着和顾城夫妇生活在一起吗?
  麦琪:八九十年代相交的那会儿,国外的东西跑进来让年轻人一下子处于文
化吸收的亢奋状态。国内的像摇滚、绘画纷纷打开了新的人文视野,提供了新的
艺术元素。同时想跑出去的人也越来越多,虽然有些盲目,但大家毕竟都感受到
一股更有活力东西要来了。我跟其他年轻人一样,梦想着出国,也好摆脱我当时
那种不规则的生活方式。出国时我想到了顾城夫妇,最后是在他们的担保和邀请
下,我到了新西兰。顾城夫妇邀请我去岛上同住一段日子,于是我就去了激流
岛。湛秋托我给顾城带去了他们在一个国际诗歌研讨会上的合影和一封简短的问
候信。去激流岛后,我把信和相片转给顾城,顾城不屑一顾,说我怎么跟这种人
交往。看到顾城不高兴,我就没敢说明我和湛秋的关系。后来我在岛上给湛秋写
信,留的地址是另一个当地朋友的家里。一开始只想着出国之后自己就自由了,
没想到接下来异乡的生存很艰难, 3天后我跟他们说想去奥克兰找工作。我把想
法跟顾城说了,一下子,顾城就不说话了,脸色变得十分阴沉,一边的谢烨马上
示意我不要说,等过一段日子再提。我答应了,我没想到会让我尊敬的人如此失
望。我心里也有一些过失感。我再一次提出要走的时候,又过了十几天。

           事情发生,陌生极了的感觉

  记者:后来走掉了吗?
  麦琪:问题就出在这里。那天顾城对我说,你要去找你自己的生活是你的自
由。然而半夜里他来到我的房间……我醒了过来,但随即又处于半昏迷状态,此
后的记忆是失效的,直到第二天我醒来后才明白发生了什么,猛一回头发现他站
在门边,一束阳光从他的头顶射过来,我本能地又尖叫一声,这时只听见“轰”
的一声,他就像一块木板一样倒在地上。谢烨跑过来紧紧抓住顾城的手,直到他
醒过来(顾城在情绪失控的时候,都要让谢烨紧紧抓住他的手,别人就不行。只
有谢烨能给他安全感)……这时候我感到时间太陌生了,激流岛太陌生了,好像
我根本没来过这个地方。我一时无法接受一个一直生活在精神里的“神”突然用
这种暴烈的方式闯进我的生活、压迫着我的神经……后来国内有人说,怨我为什
么不关门。他们不了解,那个所谓的房间其实是没有门的,只是用木板隔成的一
个小区域。
  记者:后来是顾城感到了愧疚还是你接受了你命运?
  麦琪:谢烨警告他不要再打扰我,顾城很听谢烨的话,像一个孩子一样。此
后,他曾经多次夜里偷偷地起来,但再也没进我的房间,只是在门口站着。但我
的睡眠从此是不安稳的,岛上的生活离我想在国外开创的生活差距很远。但是,
顾城不允许我走,谢烨也挽留我,她说你要走了,他会死的。后来我只得搬到半
山腰上的一间木房子里住。日子就这样缓慢地度过,我也和顾城重新像以往一样
谈论那些遥不可及的飘渺的诗歌精神。这段时间我发现,我已经习惯了岛上单调
、宁静的生活,外界离我很遥远。我一度认为,顾城的精神在我是神,是高于一
切的。如果这个人认为我的爱情是世俗的,那么我的爱情就是毫无意义的,应该
被摒弃的。我给湛秋写了一封绝交信后,把他的所有来信全都烧了。

          男欢女爱,顾城的爱情不是这样

  记者:顾城在这之后有没有像其他诗人一样为你献诗?你们后来是否变得快
乐了?
  麦琪:顾城的感情已经超越了爱情,他近乎宗教一样无所不在。我和顾城之
间也从来没有男欢女爱的感觉。从来没有“亲热”过。顾城对性很压抑,性对于
他是很羞耻的事情。他做爱时很紧张,做完后又很羞愧,匆匆忙忙地做完后又匆
匆忙忙地逃走。有时我劝他放松,但无效。
  记者:你们三人在岛上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是像外人所传的世外桃源那样
吗?
  麦琪:我在岛上一共生活了1年零8个月。我和顾城夫妇一起生活着,我们闭
口不谈自己的事情,而话题都是一些纯粹的东西。在岛上,养了两百只鸡,有一
块地,顾城的破房子经常需要修补,也是很忙的。谢烨像母亲一样宠爱着顾城,
从来不拂他心意,顾城对她很依恋,也很顺从。顾城要开垦地,每天还要往半山
腰的养鸡场挑饲料。谢烨把鸡蛋拿去卖,换一些生活必需品。她希望顾城回到正
常的文学圈子中去,但又怕他暴怒。他们的孩子寄养在当地一个朋友家中,顾城
不让孩子回岛上,谢烨只能每周去看孩子。
  记者:孩子不跟顾城夫妇住一起?
  麦琪:顾城和谢烨的孩子寄存在朋友家中。顾城自己不喜欢孩子,他觉得孩
子是入侵者,他在自己的精神王国里根本没有设置“孩子”这样一个位置。“小
木耳”长这么大,顾城没抱过一次。也许,要是那个孩子是个女儿会好一点,顾
城对女性有一种天然的亲和力。
记者:卡夫卡说埋葬一个人最好的方法是以一本长篇小说。你现在写的这本书意
味着埋葬过去,树一个生活的坟?
  麦琪:生活要是真能埋葬就好了。但它就是这么一个无法绕开的悲剧,就像
我从一个影子到一个影子地活着。这么多年来,我像一个没有隐私的裸体人走在
别人的视线里,现在我自己正在完成向一个具备独立人格和独立情感的女人的蜕
变。现在我应该要获得安宁了。
  记者:顾城的《英儿》是以你为原型的,你对这部书有什么看法?
  麦琪:看到这部书后觉得有一种巨大的错位。英儿让我觉得很陌生,顾城把
我写成了一个很那个的女人,而且他的那种感觉我从来不知道。我有一种深深的
自责,有许多假设在折磨着我,每天清醒过来,压力很大。 8年时间有个空间慢
慢清理。我在另外一本书《魂断激流岛》中作了我的描述。
  记者:你经受过这么多,看起来还是无比健康。
  麦琪:有人说我用完年轻人用老年人,用完老年人用外国人,是一个坏女
人。而《英儿》的读者都希望我死掉,这样才是完美的结局。时间可以澄清一
切。顾城唤我“英儿”,湛秋唤我“英子”,我给自己起的笔名叫“麦琪”。在
最新出版的《爱情伊妹儿》中,我披露了我和湛秋的爱情,我想用这个纪实小说
划个句号。以此,从阴影中彻底摆脱出来,我不会再对我的事情发表任何看法,
我会写另外的东西,那个写作者叫麦琪。
  记者:你怎么看待道德评判下的自己?
  麦琪:我没有去想过。在80年代就爱上一个有妇之夫,这在当时是不可思议
的。后来又以一个不明白的身份在孤岛上生活了 1年多,这怎么说。是什么让我
意识到自己的真实,我不知道。至于我自己,我这个人究竟有什么错?我不知
道。在我感觉中,生活,就是你经过了一些人,经历了一些事。
  记者:你现在的生活状态如何?
  麦琪:在悉尼,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文员,很少人知道华人世界的事情。我和
湛秋早都离婚了,他北京的家是我的,我悉尼的家也是他的。我们事实上生活在
一起。出上一本书《魂断激流岛》时,我们重新联系上了,爱情最终是圆满的,
落在了60岁的他和40岁的我之间。误解再也不足以干扰我们了。事件发生后的第
一个春天回去过岛上,为了别的事。“小木耳”在他的岛上监护人那里应该生活
得很好!祝福他!
  记者:现在看来你的每一步都具备了偶然性,但你根本改变不了。想没想过
假如……
  麦琪:没有假如,也不要去给自己假设什么。这是我这8年来最能说服自己
的一个说法。


 楼主| 发表于 2003-7-5 17:4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极光》2003年第一期(总第三期)全目录

《极光》2003年第一期(总第三期)全目录《极光》2003年第一期(总第三期)全目录
谭延桐辑
诗歌 谭延桐
某些所谓的诗人们(随笔) 谭延桐
精神弥撒
------谭延桐诗歌浅论(评论) 十品

雪松辑
诗歌 雪松
随笔两篇 雪松
汉语在诗歌中的智慧
------论雪松的诗歌特质(评论) 长征

曹国英辑
诗歌 曹国英
我才是我的道路(随笔) 曹国英
在诗歌之外(评论) 江非
丰富的安静(评论) 严冬

芦苇泉辑
诗歌 芦苇泉
一棵轻轻晃动的树(随笔) 芦苇泉
在故乡和童年中奔跑
------芦苇泉诗歌印象(评论) 马知遥

长征辑
诗歌 长征
行走的长征(评论) 张清华

王夫刚辑
诗歌 王夫刚
答《诗选刊》21问(随笔) 王夫刚
我的朋友王夫刚(评论) 戴长伸

路也辑
诗歌 路也
捶碎黄鹤楼倒却鹦鹉洲(随笔) 路也
我是风中最敏感的一根触须
------路也诗歌论(评论) 耿建华

马知遥辑
诗歌 马知遥
在黄昏的色彩里写下诗歌(随笔) 马知遥
穿越与流浪
------侧观马知遥(评论) 夏鲲鹏

柏明文辑
诗歌 柏明文
不破不立
------柏明文诗歌浅谈(评论) 普珉

马累辑
诗歌 马累
随意写下的几句话(随笔) 马累

薛舟辑
诗歌 薛舟
倾听薛舟:在想象中的土地上诗意地生活(访谈) 木朵
诗歌和我(随笔) 薛舟

沉默的石头辑
诗歌 沉默的石头
诗歌是一张地图(随笔) 沉默的石头

老了辑
诗歌 老了
春天、县城生活里的小资情怀(随笔) 老了
一只会思考的跳蚤(节选)
------老了诗歌摘读(评论) 赵思运

严冬辑
诗歌
随笔两篇
一个人一条路两大难解命题
=====评青年诗人严冬和他的诗歌(评论)
严冬与失忆,或者不仅是严冬与失忆(评论)

 楼主| 发表于 2003-7-7 12: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界限 2003年第4期 栏目

界限 2003年第4期 栏目   本期主编:李元胜  副主编:欧阳斌  董继平  执行主编:楼 河   
本期编辑:余笑忠  小 海  聂 权  安 西  沈 方  沈 苇

   
界限特约专稿
捷克政坛剧变以来的捷克诗歌——致中国读者
彼得·波尔科维奇诗选  - 图

本期关注
王小妮诗歌新作专辑
王小妮随笔三题

河北新诗人专辑
五木的诗
旋覆的诗
东篱的诗
李寒的诗
马明博的诗
晏榕的诗
十二月的诗
张祈的诗
吴又的诗
可风的诗
缪克的诗
沉香木的诗
杨献平的诗

鬼魅两种
12只污秽夜鸟的吟唱 /楚歌
惯性花开 /风尘之恋

诗人新作
可以带着你飞(外五首) /弥赛亚
儿童节的早晨(外八首) /余笑忠
还乡记(外三首) /西楚
元音(组诗) /阎文盛
往返(外一首) /韩少君
市长演说(外两首) /沈方
两个世界之间(外五首) /沈苇
情诗 /吴岩松
继续下潜(组诗) /张执浩

帖诗精选
尾声(外一首) /金辉
鸽子(外两首) /金黄的老虎
纸飞机 /古荡
六盘山以西(组诗) /李满强
大三峡:淹没线下的风景(组诗) /李尚朝
再去浑河(外一首) /林溪
鼓舞唱词:秘密(外一首) /冉仲景
像一片叶子那样轻(外四首) /唐果

外国诗新译
埃里·曼德尔诗选

主编碎语
绿色星期一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9 16:42 , Processed in 0.047212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