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037|回复: 9
收起左侧

自我广告——《张祈诗文集》由美国柯捷出版社出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6-25 20:0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我广告——《张祈诗文集》由美国柯捷出版社出版   近日,青年诗人张祈的诗歌散文合集《张祈诗文集》由美国柯捷出版社出版。
   在各种流派起伏、骚动的当前中国诗坛,青年诗人张祈的存在是一个异类。张祈出生于七十年代,从发表第一首诗起,张祈的诗歌写作已经有十年。在许多人放弃和摧毁的地方,张祈开始了属于自己的有关中国当代抒情诗歌的缓慢建设。《张祈诗文集》是他十年写作的一个小小总结,里面收入了大约250首长短诗作和30多篇散文随笔和文论作品,但这些诗文只是他全部写作的一半。追随着自己的命运,不断地思考和询问,关注着祖国和民族的现实,通过这些仿佛是一出手便是成熟的诗章,张祈向这个世界诉说了他的深刻的思索与热烈的情感。除去早期的一些代表性作品,《张祈诗文集》中还收入了作者曾经广受关注的抒情诗代表作《遥远岁月里的中国》、长诗《我来到这个世界》以及作者重要的长篇批评文论《诗歌的北京》。由于张祈抒情诗歌自然清新,感人至深的特色,他的写作得到了梁小斌、梅绍静等著名诗人的称赞和认可,而通过不断地询问发言,张祈也在青年诗人中间得到了许多的信任和支持。
   《张祈诗文集》是做为“文心丛书”之一种由柯捷出版社出版的,“文心丛书”是由目前海外较有影响的文学社团“文心社”编辑,他们此次编辑出版的“文心丛书”共有十册,除《张祈诗文集》外,还有由秋潇雨兰女士主编的“荆棘桂冠系列”的头三本书:著名诗人黃翔的近百万字长篇巨著《自由之血》、自传《喧嚣与寂寞》,以及秋潇雨兰的纪实小說《荆棘桂冠》;由近年来十分活跃的女作家、文心社创办人之一、现任社长施雨所编辑、汇集,十七位作者参加写作的《中国人眼里的美国人》,施雨本人也以轻松笔调描写中美文化差异环境下家庭亲情,在这套丛书中出版了《施雨幽默散文集》;此外,还有署名为“兴禄延陵氏”的章回式长篇小說《新西游记》和“科幻、武侠、侦探三栖小說”《荒唐女侠》;有回忆老知青难忘岁月的幼河中篇小說集《路》,以及女作家梓樱笔触细膩、感情真挚的《另一种情书》。
“文心丛书”的出版在海外引起了反响。多维新闻网以大幅的图片和报道对文心丛书的内容和作者进行宣传。在对《张祈诗文集》的介绍中,该网引用了大陆优秀青年诗人李南对张祈诗作的评论,并称诗文集作者为中国大陆涌现的“新一代诗人”。  
《张祈诗文集》全书370页,封面设计朴素大气,内文编排赏心悦目,定价21.5美元。有意购买或者收藏者可以直接通过网络向柯捷出版社订购。订购地址:http://www.cozygraphics.com/,以上文心丛书系列也可以于同处订购。
   


附:《张祈诗文集》目录



封面

作者简介与照片


序诗

诗歌卷

短诗

第一辑 飞翔的树 1992

祈祷词
奔跑的狗
短章
我的记忆沉默的轮廓
阳光
在少女们身旁

飞翔的树
暴风雨
乡野的诗
云之歌
银河
在树枝与树枝之间
河流
我祈愿我的歌能随风传播
我们不善于抒情


第二辑 推开永恒的门 1994

我钟爱这五月
你好,家乡
牧歌
明天
推开永恒的门
渴求
自然的和谐

平原的睡眠
年轻时写下的墓志铭
在我的身上我梦见
存在与风景
花瓶
游鱼
饮酒歌
四月的小诗
谦卑之歌


第三辑 继续 1996


序曲
我感到如此很好
致友人
星光夜
继续
春的诗
泉水在何处流淌
在不同的地方我看见
我想揭开自然的帷幕
献给我妻子的一首非情诗
忠告
田鼠的家
红蜻蜓
石桥镇的清晨
两个人
一个卖票的女孩
迟滞的旅程
相会
别离之歌
28个春天
花的城堡
我的诗歌是一座天平
我们是汉语清洁工

第四辑 图形与时光 1997


历史
人与物
数字七
成吉思汗
项羽
图形与时光
但丁
无限之路
致诗人

第五辑 星星在头顶飞舞 1999


我的诗神

一切都已经杂乱无章
有人来向我询问
生命短得像是一天
星星在我的头顶飞舞
我再一次漫步乡间
漂泊者的歌
命运从来没有如此宽厚
天边现出一缕曙光
我无法追赶时代
我想说出我的焦虑
今天我还不能纵情高歌
信仰
信念
叹息
“初秋的天气”
孤独
时令的诗
月季花开了
仲夏遣兴

午夜
城市之钟
汉俳十首
在路上


第六辑 另一种生活 2001


另一种生活
石头村
汽车上的邂逅
擦皮鞋者之歌
魔术师之歌
我和你
某次事件的亲历
2001年9月12日凌晨四时
献给父亲的挽歌
写给六岁的张驰
永恒
幸福的生活
孩子们
低语
黄昏中的三棵树
致自然
深深地屏住呼吸
“混迹于喧嚣的人群”
“道路似乎越来越狭窄”
“在所有的神祉中”
梦想者之家
在模糊中
我是诗人
我喜欢赤裸着身体
幻象九章


第七辑 向荷马致敬 2001


致荷尔德林
致丘特切夫
伊利亚特
米开朗基罗
特朗斯特罗姆
致波德莱尔
阿赫玛托娃
咏济慈
我愿我的精神纯洁
“现在是夜晚”
他们是堕落的一代人
未完成的诗歌睡在
田野里全是麦子
祖国
MARRIA

青草谣
桑椹谣
在教堂
一个不存在的车站
短暂的告别


第八辑 北京信札 2002

再致友人
北京秋夜
给朵朵
给母亲的诗
为某女士画像
一百年?一百年什么意思
我们都是暂住者
写给自己的诗
我躺卧在十一月的田野
在德胜门
夏天的傍晚
五分钟
应该
幻觉
镜中蝶
“珍贵如黄金的闲暇”
五月的北京阳光灿烂
让每个人找到他自己的神
“我把孤独的被子抱紧”
“孤独,你不再使我哀伤”
清晨,当我骑着自行车
我的钥匙无用了
和友人一起谈论美
三韵诗


第九辑 遥远岁月里的中国 2002

遥远岁月里的中国
每当我看见晚霞在西方
“用了那么多的蜂蜜”
我总在不断地行走
秋天的下午
欢乐的葬礼
老黑牛
春天的伤痛
回忆
普希金胸像
上海,2002
秦俑
杜甫在天水
史前的一只尖底水瓶
祁连山晨歌
一场大雪把我的头顶覆盖
莫高窟前的一只燕子
索菲亚教堂
镜泊湖


第十辑 反抗者 2003


高处的光明
给他们
雪中的北京
自由
永恒的静观
约伯在路上
我的儿子喜欢猫
孤独的梦游者
绝非完美
“当我离开我的童年时”
我的平安夜
梦境之门
积水潭
杨树村
我漫游在这古老的首都
12行圣咏
心灵的秘密
我喜欢和别人对话
“我曾经嗅过青草的幽香”
珊珊来迟的春天
即将开始的战争
善与恶的争执
反抗者


长诗


树林
我来到这个世界


散文随笔卷

散文

七幅画中看故乡
一个人的山峰
向日葵
书的告别
六点钟的早班
不要伪装成一个有信仰的人——树才印象
与毕加索对视
有缘难识梅绍静
工笔牡丹
宛然纯真一少年
简说李白
回家


随笔

小随笔一束

树与影
暮色
林间书房
一个奇异的女人
蛤蟆与天鹅
夜间飞行
在书店里
年轻的杀人者
一部佛教电影
永不破碎的花瓶
在一个下午消失
图书馆
一座房子的倒塌
长长的睡眠
漂与飘
两个房间的生活
一个唯美主义者的诞生
在建国门遇见布莱克
闪耀着蓝光的红玫瑰

随想录


文论

诗论
诗之原则
译文下的诗歌写作
我与《遥远岁月的中国》
大写的散文
诗歌的北京


温暖孤独旅程(代后记)
附录:张祈主要著作目录







 楼主| 发表于 2003-6-25 20: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张祈作品相关评论六篇

张祈作品相关评论六篇张祈:晓白如常
梁小斌

  这次青春诗会,当推张祈的诗写得最简单,最好懂。张祈做手站在诗歌现代主义的语言变异的进程之外,他恢复着一种我们已经久违了的诗歌语言的正常状态。


  张祈的诗歌几乎无须解释,他的语言所列举的生活形象总体代表着他积极向上的人生姿态。譬如他写蝴蝶从不用"黑色的灰烬"来指代,他伸出的手指,也不指望通过想像再长出什么枯枝败叶。


  参照张祈诗歌语言的老实态度,我跟着想到我们曾一直沿用《鲜红的太阳》这种说法,有一天有人说太阳里有黑子,我们的确被吓了一跳,这大概就叫做"震撼力"吧,我也读外国诗,某诗写炮声炸响,不说雷声滚过,偏说"背后咳嗽几声"意在反讽战争制造者的行为轻率;千百年来,圣经中所说的红葡萄酒是耶稣的血。如要用修饰法说出就是:"象耶稣的血一样鲜红的葡萄酒啊。"如此修饰形态一成不变,我相信世界各国人民(包括诗人)都曾生活在各自的传统语言中间。语言的变异反映了思想的变革和信仰大厦的倾斜,但是我相信,仅有一个隐喻"以血指酒"就足够了,追求诗歌语言形态的恒定,也是所有诗人的最终期待。


  如果我盲目的提出张祈的诗歌语言再怪一点就好了,这显然违背作者本人的诗歌理想和写诗初衷,张祈不是没有读过外国诗,他以最为老实的语言对诗坛"怪力神"诗歌现象做出了一个严肃的反驳。



透明的张祈
李南


  那是个深秋季节,因为出差,我来到河北的一个小城,他们告诉我这个地方素有"水咸地碱人甜"的说法。到了这儿以后,我看到的是尘土多而树少。


  当时的张祈在一家报社做记者,我们因为工作关系一同在一起采访,合作了两天。张祈在工作中是个称职敬业的记者,对事情有自己独特的观察,显示出一个诗人面对现实生活时的机智与理性。工作是紧张的,这两天下来,几乎没有时间来谈谈写诗。


  临别的前一天,几个诗友终于有机会坐在一起。祁胜勇、张祈、王秀云、阿敏,我们把酒话重逢,每个人的心境都格外的好。记得那天张祈穿着件大红的夹克衫,凭添了几分英气。席间几乎一直在谈诗,这种认真是我十多年没有见过的了。这次见张祈我对他又多些了解,通过交谈后结合以前看过的他的诗,我感到了他对文字有一种深深的敬畏。


  张祈读书,善于从作品去解读作者。从那些大师的身上,他不仅仅学习作品的写作技法,更多的是在与他们进行心灵对话,寻找与自己精神取向的暗合。他痴迷于诗歌,对于他喜欢的诗人,他甚至能张口背诵作者的诗句、原话。这一点让我自愧不如。


  张祈1990年开始写诗,早期的作品清新朴素,单线条、透明的抒情质地,让我想起叶塞宁。呵,梁赞省赤脚跑出来的叛逆男孩儿。张祈是农民的儿子,他身上永远葆有着淳朴厚道的气息。张祈写诗也是如此。他的诗没有晦涩隐喻、没有让人不知所云的作秀成份。他写大自然,连花草都是晶莹的;他写爱情,连别人也要爱上这个女孩;他写人世的苦难也一样透明,没有自闭者的心态,没有玩世不恭者的忿恨,他能够健康坦然地去写生活赋予他的一切。我喜欢这样真挚的诗人。


  后来张祈去了北京。他为生计奔忙的同时,又写下了许多诗。有一次,在北京诗人殷龙龙的诗歌作品研讨会上,我又见到了张祈,他交给我一些打印的诗稿,让我提提意见。我吃惊地发现张祈的诗在自觉地突变。这些诗,他不仅在形式上进行多种风格的探索,如十四行、歌谣、三韵诗、长句式--更可喜的是他对事物的认识有了更深层面的理解。


  张祈写记忆中的童年:"母亲在外间屋里切菜/三个孩子在另一个房间嬉戏/童年又回到了我心间:/宁静、甜蜜,短暂而又漫长。(仲夏遣兴)"从诗中可以看到他对事件细节的把握,这是一个诗人诗意空间的延伸--由感觉漫延到理性深处。他写爱情的无奈:"我把温柔放在你的心间/我曾经把正午推迟/我知道我错了,错了--风暴袭来/太阳和云朵已经被全部取走。(无题)"在激情中做到节制,慢慢去品酌爱情的温馨与苦涩。


  张祈的写作视角是宽阔的。他的生活经历与艺术认同决定了他诗歌的基调,他仿佛在唱一曲男低音,像一支老歌,听似耳熟,却每每能听出新符。有人爱听新歌,有人爱听老歌,我曾经向他谈到过,读他的诗感觉有一点笨拙,少一种技巧上的灵活,那就是诗歌的异质成份。这是因为我个人对阅读感觉的要求,强求不得。不是吗?


  可以说张祈的诗大部分是充满理想与唯美色彩的。他守秩序,写得老实、崇高,那么是不是这样就算完美的诗行呢?有一天,我突然眼睛一亮--我读到了他另一些富有探索的新诗《石桥镇的清晨》、《欢乐的葬礼》《老黑牛》等一系列作品。多好啊!我在心中感慨。这些作品是他用那双明亮的眼睛在打量这个世界。美好感动的以及龌龊肮脏的。这些诗中他没有对这些事物原样白描,而是在这种混杂中去发现诗意的因素,发掘高洁的人性之美。他不再去回避现实中不尽人意的状态,而是直面它们。是的,那些粗糙的生活细节难道不能入诗吗?这些纷杂熙嚷的场景不正是我们生活的空间吗?我有理由相信诗人对现实的关注。


  知道张祈不仅写诗,还在写散文、写随笔、译诗,也曾经读到他一些散文随笔,像他的诗一样,写得透明深情,沉着大气。印象最深的是他译一行禅师的几首诗,"我用双手捂着我的脸,/ 不,我没有哭/ 我用双手捂着我的脸,/ 我在把我的孤独温暖--我的祖国就在这里 /--香蕉园,竹林,河流,燕麦/ 我的脚下遍布污秽, /可是每当我仰起脸,/ 我总是能看见美丽的星辰。"


  又是很久没见张祈了,他一个人在北京漂泊,也不知道过得好不好?




张祈印象:和谐
鲁西西



我认识张祈不到十天。他很能够倾听。这是我遇见他时感到的第一个意外。他的倾听不全是静态。从他时刻表现出来的静思让你觉得他的倾听,只是参与的一种形式。见面的第一天,合肥通往黄山的车上我们说了很多话。都是我一个人在那儿说。但谈到阿赫玛托娃诗歌的高音部分时,张祈突然起来反对,说,不,是中音。"我仿佛听见了远方的呼唤/可是周围没有人影,没有声息……"。从这一首以及她更多的诗我的确听到的是高音,而且不可企及。张祈听到的却是中音--"她听起来的高亢或许是来自下行的深度……"。这使我注意到张祈的宽容。他的宽容来源于,他并不将一首诗从一个人的写作背景里分开。他是一个理解阿赫玛托娃的人,他甚至抓住了她创作的隐秘初衷。张祈生于70年代,并竭力站在70年代诗人的写作优势和起点上:广泛地阅读,思考,观察,倾听。我甚至可以说,只要不涉及张祈所钟爱的接近古典化的诗学传统,如:阿赫玛托娃的均衡与中音,但丁的隐秘声响与真实,张祈都可以寂然无声。
当我决定写张祈印象时,突然想到他经常提到的一个词,就是和谐。对张祈来说,这个词给他的最大挑战,或许不是它的动词性,而是--假如他身后根本就缺乏这个使他的写作变得真实生动有力的背景,那么,张祈为自己树立的这个写作标尺的难度可想而知。
这可以从青春诗会争论较多的《遥远岁月里的中国》说起。近些年,许多诗人开始触及有关"祖国"的诗歌,关于祖国的消息纷纷闯入我的视野。但我认为,祖国一词基本是以情感为基础的。从这方面来看,张祈无疑找到了起点。诗歌里面的建筑,服饰,花草,山水,不仅给张祈提供了相应的衣食住行,还提供了"中国不是悬在空中"的生命情感。
如果用和谐来衡量张祈与祖国的关系,我就不得不赞赏张祈的写作勇气。这至少说明,他的所说与所写产生了一致。他自称把这种写作当作练习曲,可我宁愿将这支练习曲当作一次冒险。因为他完全可以写得更聪明,更隐晦。
2002/6/5



向张祈致敬
苏小和


我18岁的时候,曾经写过一首爱情诗:
4月1日,自由的空气弥漫大地,
爱情节节长高。一切都在奔跑,雨水在奔跑,大地在奔跑。
你也在奔跑,是谁为你插上透明的翅膀,
拿着画笔,唱着歌曲,欢笑着,朝着我的方向奔跑。

十几年过去了,我忽然发现,我再也写不出如此纯洁,如此透明,象一个孩子一样蹦跳的诗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学会了刻薄、麻木,理解了脏脏,并开始在生活中随波逐流。与此同时,太多日常生活的技巧和操纵语言的技巧同时进入我的世界。反映在诗歌写作上,就是大量冷静,客观地叙述、罗列、反讽、结构、解构、模糊、时间穿插、空间移位,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到这里,诗歌对于我,已经不再是一种纯净的表达,而是一种技术的演练。
事实上,在我阅读的诗歌范本中,我最心仪的仍然是人类文化源头的作品,比如萨福,比如荷马,比如《圣经》,比如《诗经》,比如《九歌》,这些高不可攀的作品是没有技术的,自始至终都在追求美好,追求力量,追求提升,在这些范本中,没有人工斧凿的痕迹,她们代表着永恒的艺术精神,而且是毋庸置疑的民间文学文本。
我经常问自己,是什么原因导致我们理直气壮地丢弃了这些弥足珍贵的文化品质?在我们这个时代,还有谁矢志不愈地坚持着对纯洁的守望?
有一个问题我们必须搞清楚:什么叫探索,如果说对新技术的非理性发现,对未来人文世界的否定式建构,是一种探索的话,那么,对人类文明源头的回归、复兴是否也是一种有价值的探索呢?时间永远是双向的,一个方向朝着未来,一个方向朝着过去,我们有什么理由对我们的历史,对我们出发的地点妄自菲薄!
当我思索着这些简单的道理,我深深理解张祈的诗歌,在大众纷纷迷恋琐碎、阴暗,迷恋欲望、潮湿的时候,张祈用一种源头的方式守住了人性情感中纯净的部分。
向张祈致敬,也就是向纯洁的情感致敬。
向张祈致敬,也就是向我们的源头致敬。

星啊,请你收拾起温柔的羽翼来
到大地的最深处降落
让我的灵魂也随着你安眠。

这样透明的诗歌具有非常强大的时空穿透力,直接指向无限,我不明白,是什么原因导致我们理直气壮地丢失了这些弥足珍贵的文化精神,甚至丧失了对这些高贵品质的欣赏能力,转而对那些肮脏的、形而下的卑琐事物孤芳自赏?




美丽与真诚
--读张祈诗文集《我来到这个世界》
罗易农


其实,想要给这部诗歌作品找一个固定的格式是困难的--它像一座繁花郁草的花园又像璀璨斑驳的天空.正如诗人诗之原则讲的:"一首伟大的诗歌里面包含着无数首的诗歌,但前者与后者的内涵和外延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当然,这句话也说明诗与现实的关系。
有人说成为一个伟大诗人所应具备的条件是有一颗高尚的灵魂,一个永远醒着微笑而痛苦的灵魂,一个注视着万物反光和自身的灵魂,一个在时间的河岸上注视着沉思着的灵魂,一个有血液,思想,情感的灵魂,一个为爱驱动的灵魂。除此之外,就是语言,一种能在峡谷和镜子里发出回声和倒影的语言。如果仅仅以此作为一个优秀诗人的标准的话,那张祈达到了。
加缪说:"把一切置于阳光下,一生就不会一事无成。"《我来到这个世界》中的作品有对理想的追求,对信念和信仰的捍卫,对命运的探索,对爱情的执着,也有对各种诱惑的抵御。不仅全面的反映了诗人真挚的情感和热情积极的人生观,更主要的是表现了诗人的哲学思想。"把一切置于阳光下" --《我来到这个世界》就拥有这种明澈和亮度。
最好的诗来自美,来自真,来自自然。张祈的诗中充满了活生生的大自然的意象--太阳,星星,花朵,飞鸟,空气--诗作者了解他的乡村,理解那些树木的生长和河流的方向。我们有理由相信,假如诗人不是对生活有极大的热忱,没有和自然融为一体,他就不会看到"绽放鲜花无数"的星空和天边现出的一线曙光。进入张祈的诗,我们就像回归到大自然,回到我们生活的美好现实。我们就不再惧怕生活中的苦难。犹如站在一面镜子前,直面自己,直面人生。好的诗是能够唤起读者共鸣的诗,而《我来到这个世界》还让读者展开自己想象的翅膀,诗人送给你一支笔,一支歌,一幅画。让读者变成了自己的诗人。这才是一个诗人存在的使命,诗歌存在的意义。
爱是我们最美好的情感,也是最难以表达的意愿,《给母亲的诗》质朴的语言为我们大家表达了对生育我们养育我们的父母的感激和爱。这首诗能引起好多人的共鸣是应该的。在实用主义泛滥和注重势利的今天,《致友人》,《给朵朵》,《梦想者之家》对真诚友情的呼唤是如此高亢响亮,总让人想起那些我们曾经耳熟能详的遥远而古老的诗句。
被张祈爱的女人是幸运的更是幸福的,她被诗人赞美成天使般美丽。每个诗人有属于他自己的缪斯--那是一个比任何女人都年长的女人--我们可以不知道那些情歌的主人公是谁,但是那些真情洋溢,缠绵婉约的歌音已经足够让我们动容。
面对生活,诗人是清醒的,那些理智的诗句告诉了我们,诗人对这世界的爱并不迷惘,也绝不等同于那些虚假的颂歌。那是否定之后的肯定,是在绝望中对人生意义的再次确认。诗歌就是我们的世界。我们是相同的,我们的真实意愿并不高远,只要认清我们自己,认清自己与世界的关系,对我们经历的人生历程,只要充满爱,勇气,自信,当遇到人生道路上的艰辛和苦难时,就会敢于面对,努力向前走,也一定最终会看到"最美丽的风景"。放声高歌吧,让我们一起"在沮丧和绝望中高呼""在泪水和伤痛中举起双臂" --因为,"总有一天我们会回来,就像今天的我们一样回来。"
2001



钢琴师与不倦的心灵探索者
--张祈抒情诗歌解剖

蓝宇


不知道为什么,在目前一些读过张祈诗歌的诗人和评论者那里,张祈的诗歌被普遍地获得了这样的看法,那就是张祈的诗清新明快,易解好读,容易讨人喜欢。而对于这种"讨人喜欢"的特质从何而来,人们却谈得很少。
在笔者看来,张祈诗歌风格的形成和确立比人们玻璃杯外面看到的要复杂得多,简单地说,由于张祈诗歌元素来源的多样性,他对诗歌的综合感受力和在创作中表现出来的微妙而尖锐地突进被他的作品的和谐与优雅掩盖了。当然,这并非是别人的过错,而是张祈的有意而为。因为在张祈看来,虽然诗歌的技巧极为重要,但那并不是诗歌的核心。在张祈的一些诗作中,人们甚至看到,本来他可以在意象的深度和跳跃的难度方面再进一步的地方他却莫名其妙地收住了脚。
从张祈已经公开发表的一些诗作看,用一种中性的语言,良好的节奏和旋律,半传统的抒情风格似乎是张祈的特征。张祈的语言是一种稍口语化了的书面语,就像是中学语文课本里的那种语言,他采取这种语言的原因或许和他曾经当过语文教师有关。但是,我们不可忽视的是,使用这种语言,一方面会减少诗意传达的阻碍,从语言的流变学上来看,这种语言也可以使他的文字存在保持某种相对的稳定性。张祈在诗中从来不用生造的词和不规范的词,也没有明显的倒置和强烈断行,他所用的材料都是每个中等学历以上的人在写书信时所能用到的。显而易见,张祈在语言方面的选择只是一个目的,确保自己在诗中要传达的电波能够在读者那里得到全方位地接收。
音乐性或许是张祈诗歌给人好感的原因。当然,也有人对此持不同态度,认为他的诗歌"太甜"。然而,张祈为什么那么喜欢"糖"呢?在和笔者的一次交谈中,他做了如下的解释。"尽管一首诗并无意于取悦它的读者,但是如果诗句能给人带来欢欣,自然要比让人一见生厌好得多。普希金在谈及诗人的使命时,也提及了甜美的声音,而不是别的什么声音。"
张祈对汉语的韵律有极强的敏感性。在他看来,一首诗如果没有节奏和韵律,且并无其他特别用意,这错误是不可饶恕的。中国传统诗歌历来有押韵的传统,可吟可诵是保证一首诗存留的天生依托。近年来有不少诗采用欧化句式,虽然诗意不错,但很难让人记住,没有韵律是其根本原因。张祈诗歌押韵的方式近于中国传统的韵律,但诗体、句长和顿法却大多采用西式,押韵方法也比较多变,这使得人们在读他的诗时,既有传统的亲切感,也不乏诗体的新鲜味道。

我祈愿我的歌能随风传播,
风铃草一样地随风传播;
我向旷野跑去,歌声在草尖上掠过,
我的歌在草尖上轻盈地掠过。
--《我的歌随风传播》


我钟爱这五月寂寥的乡村,
也喜欢这宁静的初夏的树林:
在这里我能看见玻璃色的天空,
阳光下开敞的果园,立体的田垄间
交叉着竖立的纤细竹竿--
还有那些开窗的褐色小屋,已经
许久没有人居住,不时有乡亲扛着锄头
在它面前走过,向我微笑着打招呼。
我愿意看燕子在田野上翻飞,啼鸣,
也愿意听蜜蜂在枣花上嗡嗡地爬行--
我钟爱这田间美丽的五月,因为
我懂得自己是单纯而快乐的少年,
只能从这里吸吮生活的甘甜:
白天我总是不停的行走,凝望,
夜晚我会迷醉于月亮,清香或者是
幽暗草丛中的繁密星光。
--《我钟爱这五月》

这是张祈早期诗作中的两首。从中大家不难感觉出作者在规范诗节和自由诗节中对韵律的把握。在近期的诗作中,张祈又增强的韵律的难度,并适当地采取了一些不至于让读者因韵律的重复而疲倦的做法。

你在诗行里偷偷减去一个词,
好让大地只能捧着你沉重的花枝,
一个纤细的声音高喊:"我爱,
可是我不说出我心脏的名字!"

陪你散步真是让人劳累,
已经开始我们就无法返回--
青铜街道,槭树,黄昏的云朵,
在夜幕间驻足的是白色坟堆。

一件黑披肩紧紧遮着脸,
你的美丽真得让人如此恐惧?
--"不,我已经止不住自己的哀号,
我担心您也会因此而哭泣。"

--《阿赫玛托娃》





张祈对抒情诗的信念也许是来自于他对人类心灵的研究和中外杰出诗人诗作的解读。尽管时隐时现,在张祈的诗歌中,我们还是能够分辨出他接受的包括聂鲁达、帕斯、米沃什、惠特曼、佩斯、黑塞、帕斯捷尔纳克等二十世纪诗人以及更传统些普希金、华兹华斯、歌德、但丁、荷马等人的抒情诗歌的影响。
张祈喜欢学习和模仿,对诗歌的领悟力也很强,他能够很容易地感觉到每位诗人独特的音质和呼吸,并且从中寻找到以自己的音高可以唱到的位置。"对于一个诗歌的初学者来说,没有模仿的痕迹是不可能的。众所周知,画家提高画技的重要手段就是临摹,一个诗歌初学者去向大师们学习,这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再有,只有通过较为完整地学习,他才能对诗歌的疆域有一个清晰的了解,一个不了解传统的人谈创新是荒唐的。"张祈如是说。
张祈把自己的诗歌写作分为两类,一类被他称为练习曲式的,里面有一些技术的尝试和模仿,另一类则是自己由心灵来构造的。张祈认为,对于一个诗艺并未成熟的年轻来说,这两方面的修习是相辅相成的。

夕阳是远的,因为它面向你
山尖,树和云片,屋舍与河流
都被你的脸遮掩。

你的脸是远的,因为它侧向我
发梢,额和鼻翼,嘴角和下巴
比我的记忆还清晰。
--《沉默的轮廓》


我有一双红色的手,它燃烧着你纤细的腰
我有一双橙色的手,握得住那么浑圆的柔情
我有一双黄色的手,它指向你夏天的裙幅
我有一双绿色的手,一起生长吧,你的头发
我有一双青色的手,它爬上秋天的山脉和你
我有一双蓝色的手,把忧郁的幻想注入你的心
我有一双紫色的手,它托起你又把高贵掩埋

其实我只有一双白色的手,它纯洁美丽
在你肌肤上,如在雪地上
它时时刻刻自由自在地起落。
--《阳 光》

依然是两首早期诗。但第一首的线条感和第二首的三棱镜的运用已经使人感觉到新奇和灵动。再看两首近作。


一切都已经杂乱无章,
路标,碗柜,书页,睡床,
你推开的每一扇门都不再称作家,
漂泊的抽屉一旦打开就不再合上。

倚靠在车座上的头总是昏昏沉沉,
铲子与炒勺总是碰得丁丁当当,
干涸的墨水瓶,灰尘,倦怠的笔,
写了半截的诗稿总是一张叠着一张。

宁静而温柔的甜蜜无处寻觅
--枕头失掉了友伴,被褥忘记了家乡,
如果你记起一片唇曾触过另一片唇,
那也一定是在梦中想象。

难道这一切是命中注定,无法更改?
你不怀疑,却也不完全同意--
你要把这些颠三倒四的词语再次排列,
你要给自己的生活和道路重新建立秩序。
--《一切都已经杂乱无章》


我看见有三棵树
伫立在幽暗的暮色里
显得异样的温柔.挺拔与坚定

我在心里悄悄地
给他们取下了名字
--爱情.信仰与生命
--《黄昏中的三棵树》

请大家注意一下第一首中的混乱中的严谨和第二首里没有痕迹的技巧。在张祈的诗歌中,这样的尝试还有许多。张祈认为,形式要和内容有某种适应性,而一个优秀的诗人是能够找到这其中的隐秘关联的。





张祈诗歌语言的平易性并不和他的诗歌深度成正比。就张祈的诗歌主题看,他写的也大都是一些诸如生命,存在,时间,自然,爱情等普通的主题,但张祈还是在其中有所发现。以张祈的自然诗为例,在张祈的眼中,大自然是人类的一部分,它和人和谐地共存,因此他的诗通常接近于白描--

黎明时的阵雨
为我送来一个清凉的初秋,
夏日已经过去,但白色的云朵
依然在热情潮湿的树林边缘逗留。

燕子的黑点在高空里飞,
不知道明天它们是否就会远走--
田野宁静而空旷,寂寞中的收获
已经挂在了它沉甸甸的胸口。
--《秋》

田野里全是麦子,
黄色的,马上就要干枯
的麦子--除去远处
地平线上的树,右边的果园,
田埂上一丛丛深绿色的
灌木--整个大地
就像是由金块堆砌。

天空亮得有些发灰,
太阳躲在草帽顶上--
汗滴,脖颈,热灼的风
--那个画家的黄颜色用光了,
依然举着长长的画棒,
时刻准备着在什么地方
重重地来上一笔。
--《田野里全是麦子》

在这些诗句里,张祈的眼神是宁静的。但存在的悖论也并非没有将他困扰。在一首题为《存在与风景》的诗中,他在结尾写道:

他低下头来凝视脚边的稗草,突然想到假如
能把自己从这里面抽掉,这风景是否还会如
此坚定不移地存在?

而在另一首《我想揭开自然的帷幕 》的诗作中,他也将诗人的审美意愿与无生命的自然进行了对抗--

赤裸的树干,虚妄的气体,
细胞核,肮脏的泥土和砖石
--这就是我在那里所带回的一切

深深的失望迫使我的意念转向:
为了忠实于我最初的使命,
我伸出双手将自然的幕布合拢。



对于现实的理解,张祈属于有自己的理论。他认为对于一个诗人来说,心灵的现实才是真正的现实,现实并不是一个人看到的一切,而是让他感觉到刺痛和温暖的地方。张祈诗歌中有严肃的批判:

我无法追赶这快捷的时代,
而且明晓即使追上也是徒劳--
那列疾驰的列车不会把我带往远方,
我也无法忍受那车厢里的混乱与喧嚣。
--《我无法追赶时代》

我想说出我嘴巴的哑寂,
我想说出这个世界的脆弱无力,
我想对谁说:"滚开吧,该死的东西!"
大家的耳朵却再次听到了无声无息。
--《我想说出我的焦虑》

读到这样的诗句,想必每一个人都会知道那些话语背后的真实景象。再比如,在一首叙事诗中,张祈对人类灵魂和社会黑暗的复杂性探究到了如此深度--

我的嘴巴张开,四肢
无力,仿佛马上就要死去
--遥远的星球和历史,狮子和狩猎者,
神灵和魔鬼的搏击--
崇高而神圣的使命与盲目的躁动
在一起激励着我,游离在
伟大与渺小之间,我省悟到自己
曾是那样的嗜血,
凶猛和残暴。
--《2001年某次事件的亲历》

这样的主题甚至出现在童年的回忆中,这里面是纯洁的眼神和疯狂的暴力的对映:

我愿把它们全部穿在一起,
然后去交付给母亲的灶火;
弟弟却不然---他张开手指,
一下子就把红蜻蜓撕成两半。
--《红蜻蜓》





在很多情况下,张祈的世界是一个自足的圆满的世界,在一个乡村小镇的琐碎生活中,他却突然有了这样的发现--

肩背药箱子,卫生院的王医生
急匆匆地向镇北头走,
心里充满了对这个乡村小镇的烦恼与厌倦

---但是对于那等待出生的婴儿
和那痛苦不堪的母亲来说,
他无疑就是这世界的中心。
--《石桥镇的清晨》

再比如张祈对死亡的破解:

然而这一切仅仅是
对他而言--在那些
呼吸尚存的人们眼里,
当一个人死去,也就是
一个人死去--就像一滴水
加入进一片水,一缕空气
融汇于一片空气--
所有的事物都保持着原状
一切也都没有遗失--
道路,风景,花香,土地
就连那扇把异已者
排除在外的大门
也在静静地对严,复合
--啊,它是这样光洁无比。
--《当一个人死去》

在一些近作中,关于信仰的主题,和对永恒的追问成为了张祈思索的中心。在一方面有坚定的信念的同时,诗人也不免感到疑惑和困顿--

我在摇摆的灯影和
晃动的绳索间
建立起我的信仰;
这间屋子以松软的石头奠基,
这座高塔以倾斜的梁柱支撑,
这个天堂由虚无的云彩构造。
--《信仰》

永恒是我头顶这扇窗户
--这么大这么蓝--
我担心它会摔碎。

永恒是我眼中这颗太阳
--在灼灼地燃烧--
我怀疑它会熄灭。
--《什么是永恒》

有人来向我询问
我所站立的是什么地方
我还来不及回答,一阵风吹来
我也在大地上消失了踪迹。
--《有人来向我询问》

与此相似的主题还有漂泊者的命运。在一条路上等车时,张祈把自己幻化成了《两个人》--

我连忙招手
司机对我按了三声喇叭
径直在我眼前开过去
──我恍惚看到有个人
在车窗里朝后向我张望。





对现实的批判和存在的怀疑并不能消除一个人对这世界的爱,张祈把他的第二部诗集定名为《我来到这个世界》是有其深意的,因为"一个人生活在大地上,毕竟最终要爱上点什么。"--《给刚出生的儿子》。张祈对生命,对自然,对亲人和恋人的爱是一种赤子之爱,这些里我们看到的几乎全部是像瀑布一样迸发的激情--

第28个春天业巳降临!28个!
我紧紧抱住一棵发芽的绿柳
无法欢笑也无法哭泣。
--《28个春天》

父亲,今夜的乌云在吞噬着月亮,
父亲,今夜的你在等待死亡!
父亲啊,你的儿子只能望着你却无法救助,
我的父亲啊,这怎能不让他痛断了肝肠!
--《致病中的父亲》

张祈爱情诗数量多,内容丰富,技巧多变,但其中最让人感动的还是他那坦诚的胸怀,纯洁的真情,在这里,笔者也选出了两首的片断--

一股激情的风暴把我席卷,
一条赤裸的瀑布把我拥抱,
一颗灼热的星星在我的身体里燃烧,
在你浓绿色的剧毒的香气里,
我昏厥,苏醒,然后又再次昏厥
--爱人啊,我要用我
从来没有使用过的言词
(哪怕听起来有些让人害羞)
把你赞颂,直到我失掉所有的语言。
--《颂辞》


我并不希罕我的诗歌能够万古流传,
我只愿意它能永远地刻在我爱人的心上
--只要你活着,我最亲密在爱人啊
它就会在每个春天抽出柳树的枝条,
也会在每个夏天像牡丹花一样迎风怒放!
--《我已经为你写下了最美丽的诗章》





行文至此,可能读者早已经笔者对张祈诗歌的大段引用感到厌烦,但是对于一个诗人的介绍,最有说服力的工具还是他本人的诗。最后我再引用一首诗来对张祈的诗学观念做一个注脚。在张祈看来,诗歌最终是一种均衡,在纷乱中寻找秩序,在邪恶里捍卫正义是一个诗人面对这个世界是在美学上和道德上应持的态度。

我的诗歌是一座天平,
用它我来把世界量称:
在天平的两侧我加上不同的砝码,
却设法使它们保持微妙的平衡。

如果左边的天平里有了足够的善,
就让右边托盘里的恶和它对应:
如果我的右手拿了过多的美,
我的左手也会把丑拿个不停。

伟大与渺小,轻灵与沉重,
真实与虚伪,眼泪和笑容,
下降,上升,静止,运动,再加上
生与死,爱与恨,理性与非理性--

托盘里的砝码越堆越高,
鲜红的指针却始终停在正中,
不让那指针摇摆的是一块磁石,
那块神奇的磁石就是我的心灵。
--《我的诗歌是一座天平》

在以上称不上十分严谨的文字中,笔者对张祈的诗歌风格和写作倾向进行了一次简要的回顾。张祈写诗虽然已有十年,但对于一个真正的诗人来说,十年并不是一个很漫长的数字。
从目前的创作态势看,张祈的诗歌风格正在处于一个转型期,他早期的明朗轻灵的风格被一种厚朴重滞的语言所代替,诗歌的主题也更趋向于崇高和雄伟。做为一个读者,我非常愿意看到张祈在不断的学习和探索中弥补掉自身的一些不足,把自己的诗歌写作推进到一个视野更为广阔的地方。
(全文完)

2001年7月



发表于 2003-6-26 08:3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

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03-6-26 09:3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说,稍微的一点自我夸张还是可以接受的。

有人说,稍微的一点自我夸张还是可以接受的。现在这年月,写诗的人出书太难。
不如全部改行去写黄色小说。
发表于 2003-6-26 10:3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理!我要买一本

有理!我要买一本
发表于 2003-6-26 11:45:48 | 显示全部楼层

出版就好,自我总结和提高!

出版就好,自我总结和提高!致以祝贺!
这是你的一件大事!
 楼主| 发表于 2003-6-26 13:5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支持!

多谢支持!越写越迷惑是真事。

发表于 2003-6-26 13:57:41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一下,21.5美元啊~~我买不起。迷惑点好,说明还在思考~~

祝贺一下,21.5美元啊~~我买不起。迷惑点好,说明还在思考~~
 楼主| 发表于 2003-6-26 17: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等国内版出了再送大家吧。

还是等国内版出了再送大家吧。但愿能够找到婆家嫁出去。
发表于 2003-6-27 12:44: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迷惑是发现真理或艺术的边缘!

迷惑是发现真理或艺术的边缘!不错,哥们!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9 06:20 , Processed in 0.048951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