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856|回复: 8
收起左侧

莱耳\木朵\谷列看看这样,能不能加入首页?SARS之后的中国诗歌:一场夜生活的革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6-25 09:3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莱耳\木朵\谷列看看这样,能不能加入首页?SARS之后的中国诗歌:一场夜生活的革命 SARS之后的中国诗歌:一场夜生活的革命

中国诗歌想要睁开眼睛

(文化先锋www.whxf.net)

一场大雨让北京憋闷已久的天气长舒了一口气。就在这喘息的间隙,一场名为“睁开
眼睛——SARS之后的中国诗歌”的专场朗诵会于6月22日在海淀购书中心“书饕夜
会”活动广场举行。


一场夜生活的革命

牛汉、任洪渊、李亚伟、西川、杨黎、黑大春、沈浩波、尹丽川、颜峻等二十多位中
国知名诗人同台亮相,这些老的少的愤怒的温和的激进的舒缓的诗人们轮换站在一幅
红色的、写着“睁开眼睛”四个变体大字的广告背景前,舞台聚光灯打在他们的身
上,他们的声音穿越过麦克风与电缆线,从舞台两侧的大喇叭中汹涌喷出。在这个舞
台的周围,是书店里整齐陈列的一本本畅销书籍,它们像士兵一样等待着前来购买的
人的检阅。

等待检阅的还有这些诗人的诗歌。在全民诗歌时代过去之后,诗歌一直处在一个尴尬
的境地,诗人与读者之间互不信任,诗歌也越来越局限在一个狭小的圈子里。为了增
进诗人与人民之间的感情,也为了使这个新开张不久的购书市场受到更多的关注,更
为了使诗人有一个可以集体亮相发出声音的机会,“让诗歌睁开眼睛,让读者贴近诗
歌”便成为主办此次诗歌朗诵会的主要目的。众多流派的诗人聚会在诗坛历史上还为
数不多,因此,主办方海淀购书中心认为:“这次的诗歌朗诵会就不仅是中国诗歌的
一次活动,而是中国文化界的一件盛事。”

是否是文化界的盛事还有待商榷,但就从现场来看,购书中心的店堂人头济济,观众
们前赴后继,还有个别观众为了争夺座椅发生了小规模的口舌之争。虽然有一小部分
观众忍受不了诗歌的“不说人话”或是对一些刺耳的字眼感到莫名的憎恨而提前退
场,但还是有大部分的人留了下来坚持听完了二十余位诗人不同风格和腔调的朗诵,
一些观众还表示:“现在市场经济了,去哪儿都要掏钱买票,这样的免费活动真是
好。多亏了我们的这些诗人,才让我们有了机会听听这些有意思的东西,建议以后经
常举办这样的活动。”


听觉兼视觉的小宴席

其实不用这些文学FANS建议,主办方也是这么打算的。在接下去的这整个夏天,海淀
购书中心将会举办一系列类似的活动,例如“像鸡毛一样飞——露天电影展”、“你
发育健全吗?——人文阅读大盘点”、“名人欲望闲话——饮食男女吃喝玩乐”、
“常回家看看——人文讲座”等等这样的主题活动,他们的野心是——倾力打造“一
场读书人的盛宴,一次夜生活的革命。”

此次的诗歌朗诵倒确实有点“革命”的效果,老诗人牛汉来了、朦胧诗时期的代表来
了、“莽汉主义”的诗歌代表来了、“非非主义”的领袖来了、“知识分子写作”的
翘楚也来了、“圆明园酒鬼”也来了、“下半身诗社”的中坚力量更是倾巢出动,大
规模的来了!

该来的来了,不该来的也来了。荷兰汉学家柯雷先生是中国诗歌活动的常客,这样的
聚会自然是落不下他的,在现场他还用他的母语朗诵了一首诗歌,虽然绝大部分人并
不知道他念的是什么,但是还是为他报以了无比热烈的掌声。颜峻,这位一直致力于
青年亚文化建设的乐评人自从来到北京的这四年,就常常以不同的身份参加各种不同
的诗歌活动,这次主持人简宁(也是诗人)介绍他的身份是“批评家”。就在颜峻挑
剔现场的音响效果时,大雨不请自到,雨敲打在购书广场的天棚上,倒是带来了一些
意想不到的效果,有点像涌动的海潮。

最具视觉和听觉效果的要算是最后出场的“圆明园酒鬼”黑大春了,他不仅自己带来
了他写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诗,而且还带来了一支爵士乐队,荷兰人柯雷也在其中客
串了一把萨克斯手。坚持把诗歌带进声音里去的黑大春朗唱给这次的诗歌朗诵划上了
一个完美的句号。

当然,也不能忘记那些提供了另外的视觉效果的诗人,这些诗人就是那些“美女诗
人”们。尹丽川、春树、水晶珠链等,她们让人们的眼前为之一亮,她们靓丽的身影
不但有助现场观众更好的理解诗歌的涵义,而且又能从她们的穿着中品味一下知识分
子女性的服饰嗜好,然后感叹:“她们和我们原来没有什么不同啊!”


SARS之后的诗歌

这次的朗诵会还有一个深刻的主题,那就是“SARS之后的中国诗歌”。可以这么理
解,有一部分诗人认为SARS是一个中国诗歌写作的分界点,像西方的“奥斯维辛之后
的写作”是关于写作良知和承担的话题的探讨,中国的SARS也可以成为一个界限来进
行SARS前后诗歌写作的对话。

沈浩波在此次朗诵会会刊的题序——“睁开眼睛的可能”中说:“在SARS之后,在多
事的2003年春夏之交,我以为我又一次看到了这种可能性,我甚至愿意相信,一种可
以命名为‘SARS之后的写作’的诗歌现实正在一些诗人身上凸现。这种凸现可以看作
是诗歌‘睁开眼睛’的又一次开始,不再傲慢,不再矜持,不再冷漠,正视自己的读
者和所身在的社会现实,这样的‘睁开眼睛’,并非妥协,更不是媚俗,而是一种对
双方而言都存在的内心需求。”

“下半身诗社”的代表人物沈浩波的这个倡议在现在的诗歌圈子里到底有多重的分
量,是否得到了其他诗人的响应,现在还不得而知。起码现在在学院派诗歌那里还在
推崇着切·米沃什。沈浩波对自己的这个讨论建议也并不自信:“现在的问题是,一
旦诗人们睁开眼睛,一个时代的诗歌将被改写!但又有几人能理解他们的写作呢?在
与当代读者的关系问题上,也许我一开始就是一个虚无主义!”

很明显,当代诗歌想解决的是一个和大众的关系问题,SARS也许是一个最好的机会。
如果在不久的将来,诗歌写作确实睁开了眼睛,平视周围的一切,那么这次的朗诵会
就如导火索般的有引爆的含义。可问题的关键在于,中国诗歌真的会摒弃了门户之
见,放弃对峙的状态,站在一起慢慢地睁开眼睛吗?

杜吗得 (文化先锋www.whxf.net)

发表于 2003-6-25 09:4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好的,放进去吧。

挺好的,放进去吧。
发表于 2003-6-25 11: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行啊,多转些这样的信息来充实诗通社

行啊,多转些这样的信息来充实诗通社只可惜不是我们首发。
我也曾想多转些这样的信息来,只是因为时间不允许。兄见闻面广,人缘又好,可能上网比我方便,你就多辛苦些!
另,不知我的东东你收到了没有?未知你回音,甚为担心邮路丢失。
 楼主| 发表于 2003-6-25 11: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哈,一直没见着,所以一直没有回音呀!

哈,一直没见着,所以一直没有回音呀!
发表于 2003-6-25 11: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说,有可能完了!别人的基本都到了!

这么说,有可能完了!别人的基本都到了!我常常担心中国的邮路,朋友们寄我的刊物和书籍有时我也收不到,事后问起,我才大吃一惊!
唉!兄再等等看吧,或者问问单位的收发室。
又:我是以你在现场论坛那里的资料上的地址寄的。

 楼主| 发表于 2003-6-25 11:26:17 | 显示全部楼层

地址没问题.我再等一等试试.不知几时寄出的?

地址没问题.我再等一等试试.不知几时寄出的?
发表于 2003-6-25 11:3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六月七号寄出的,我的诗集《曾经如此》。

我是六月七号寄出的,我的诗集《曾经如此》。早想寄你的,只是一直没空去邮局。一般我一寄就是七八个朋友,往往等到这个数才寄。未想,至今下落不明啊!
 楼主| 发表于 2003-6-25 11:3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快三个星期了,估计邮路出问题了,要不早就该收到了.一般七天左右

快三个星期了,估计邮路出问题了,要不早就该收到了.一般七天左右
 楼主| 发表于 2003-6-26 18: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大喜讯:谷列的书今天刚收到.容研读.先致谢哥们!

重大喜讯:谷列的书今天刚收到.容研读.先致谢哥们!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7 22:39 , Processed in 0.056273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