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6684|回复: 0
收起左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2-13 16:5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熊熊



纯粹是一团黑夜:
它们、它们所在的世界。
伤口是死火,在严冬,凛凛闪至熄灭。

在中国北方它们被囚禁于方寸
铁笼,身上创口接着铁管,
日夜抽取新鲜的胆汁:拯救世人。

狰狞的森林从它们体内拖曳而过
而它们不识。只有血腥伴随,
官员们说起现状像说起一个童话:

“现在已经用更大更舒服的铁笼。”
“它们的牺牲保护了其他可能
被私猎的黑熊。”酷刑便成了必要的善。

它们仍然被抽取,
从一团黑夜里抽取出更黑的人心。
风从西刮到东,又从东刮到西,夜仍无法安静。



我曾构思一首诗
考虑命名为《熊的前半生》,
没有想到囚笼,只想到平原、森林。

我想象夏天时我在莽莽苍苍间没命地
猛跑,停下来大口喘气,喝光半湖清水;
冬天时我躲在洞穴里

好奇地观察雪花旋落、消失,
饿得发楞,把手掌上的盐舔得干干净净。
然后慢慢睡去,谁也不梦见。

雪还没融完我就迫不及待冲向
记忆中的花园:那里有巨大的蜂蜜。
当我向这深渊般的蜂巢探头,星光轰鸣!

我仰天长啸,吓跑了养蜂人。我不知道
我的痛快,是叫做“哭”还是叫做“笑”。
风从西刮到东,又从东刮到西,夜仍无法安静。


            2006.2.11.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5 13:48 , Processed in 0.033518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