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335|回复: 2
收起左侧

岁暮又寄马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10 11: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岁暮又寄马骅岁暮又寄马骅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
                     ——杜甫

一年又过去了,江河又冰封。
一连两夜,我们梦见你,
半夜醒来,互相诉说,
沉重地呼吸着本属于你的呼吸。
空间缺了一大块,
你坐着,空间仍缺了一大块。
我的梦是一个政治大片的拍摄现场,
你饰演某个元首,我饰演采访你的记者。
但是你露了馅:右手支颐,摆出风流浪子的姿势;
我也作了这样一个小动作,相视一笑——
那个世界里只有我俩是同党……
她的梦,应该由她来说,
关于你一再沐浴的身体、一起埋在泥里的玻璃珠……
昨天我正好读古代梦书,和泥土有关的梦
尽是不祥。但是管什么祥不祥!
能见一面就是一面,你知道我们是多么想你!
冰里看见的世界是什么样?
我在寒夜入水,想我们仍应是同党,
饮好酒、打坏人、大声读彼此的诗——
更多是旧世界的诗,只有我们还记得的旧世界。
水深波浪阔,你在冰中折断了钢铁,
扯出伤痕累累的我,沿着2001年无尽的四环路
把我送了回来。2001年的北京,大雪封死了、压灭了万物。

                              2006.1.10.
发表于 2006-1-10 22:06:26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读过你写给马骅的一首诗

以前读过你写给马骅的一首诗记得其中的“一团饿火”,那有一种很激烈的感情,这首诗歌却越来越慢了,慢得像是两个老了的朋友。

一直喜欢读你的诗歌,觉得写得实在好。
 楼主| 发表于 2006-1-11 14:52: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团饿火

一团饿火正是我们那一代人曾经的状态啊.
谢谢阅读,我也一直读你的诗,共勉!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1-25 13:41 , Processed in 0.035509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